樂正離喝了一口茶,聞言,鄙視的看了她一眼。

「我會連自己妹妹都認不出來嗎?」

鍾離玖有幾分意外,畢竟自己能被堂哥認出來是因為那天自己的穿著和氣質都是照以前的樣子來的,可是現在她的樣子和氣質她可是有刻意的掩飾的。

「表哥真厲害。」 豪門老公很癡情 她由衷的說。

樂正離冷笑「你要真覺得我厲害是絕對不會覺得你哥我是個傻子,裝著不認識我的。」

鍾離玖語塞「表哥,你現在都是一國之主了,能不能不要這麼毒舌?」

樂正離「我沒抄棒子抽你是輕的,現在,和我說說,你是怎麼蠢得掉下海,還和上官悠攪合在一起的?」

聽著樂正離的意思,好像沒有那麼反感她和上官悠的事情,忍不住問「表哥你不在意我和悠大人的事情?」

樂正離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嗯了一聲「我這裡是沒什麼,但是長輩那裡不太好過,尤其是鍾離家。樂正家我可以給你壓下來。」

鍾離玖星星眼「表哥威武。」

「別給我拐話題。」樂正離打破她渾水摸魚的想法。

「嘖,」鍾離玖放棄賣萌混過去的想法不是她這把年齡了還在樂正離跟前賣萌,就是樂正離真正動起真格來,那給人的壓迫力,要一定找個人比一下的話,鍾離玖覺得只有皇甫辰能差不多。

「就是你蠢妹妹我被喜歡的男人推下海了,我愛了他十幾年,他喜歡上了忽然出現的女孩,覺得我在用家世和手段欺負人家,就把我這個惡毒女配推下海了。」

樂正離又喝了一口茶,食指有節奏的敲在茶几上。

「所以你最近才在買夏侯集團的股份?」

鍾離玖點頭「是的,我要重新回夏侯集團,再次成為夏侯集團第二股東。」

樂正離冷不丁將幾分合約扔到她跟前,鍾離玖看了眼,瞪大了眼「這些,是股權轉讓書?」

好像還都是赫連妙培養的那些親信的股權轉讓書?!表哥是怎麼做到的?!

樂正離慢條斯理的道「不把那個女人給我整到生不如死,你也別過來見我了。」

「表哥你什麼時候開始弄得?」鍾離玖自認自己的行動速度已經夠快了,可是自己找的都是和赫連妙有仇的啊!都是被赫連妙針對的想要離開夏侯集團的,可是表哥找的這些人都是赫連妙身邊如今一等一的左膀右臂,在夏侯集團應該是春風得意才對,怎麼會同意的?

樂正離冷冷的勾唇「你說呢?有你這麼個蠢妹妹,你當我會真的任由赫連妙在夏侯集團培植她的勢力?就算我妹妹不要的東西,她也不配拿。」

鍾離玖低下頭,「所以,表哥是在我沒出事之前就在做這些了嗎?」

「把那個表字去掉,」樂正離道「我就你一個妹妹,你蠢成這樣,我能不幫忙看著嗎?」 鍾離玖更加羞愧了,她感覺自己在樂正離跟前,有時候就跟一個小姑娘一樣什麼都要靠自己的哥哥,這一點是在鍾離家那三個堂兄面前,都不曾有過的「謝謝哥哥,不過哥,我這次跟過來,是有其他事情。」

「是想問我大統領的事情?」樂正離一語中的。

鍾離玖忽然發現,樂正家雖然是十二家排名最靠後的家族,但是無論是在勢力上,財力上,還是樂正離這個家主本人,都是深不可測,怪不得家族會同意嫡出的少爺娶一個生過孩子的樂正陶然。

「哥哥知道?」

能把手伸進夏侯集團,直接轉移了赫連妙眼皮子底下至少一半親信的股份,一眼就認出自己,而且很明顯,樂正離是知道大統領和那個皇的事情的。

「大統領的親生父親,是皇甫家的二老爺,但是在我的人調查下,大統領和製造我的克隆體洛笙的人有親緣關係,不確定是不是父女。」

「不必猜了,就是父女。」樂正離直接開門見山得道。

「所以如果你想擺脫眼前的局面,大統領是不可能有什麼幫助的。」樂正離讓四周的人退下,單手直接撐起結界「你們的長輩應該都對你說過,尊三氏的少主的,都是怪物這句話吧?」

鍾離玖臉色一白,像是想起了什麼難堪的回憶。

但是她到底是穩住了,最後狠狠點頭「我以前從來不認為是在說我。」

「確實不是說你。」樂正離忽然站起身,一拳轟到她小腹上。

鍾離玖猝不及防,直接被這一拳打的有些起不了身。

「從我妹妹身體里,滾出來!」樂正離趁著鍾離玖還在喘氣,馬上就要動用神聖之力自愈的瞬間,一團靈魂體就被他那麼狠狠得揪了出來。

鍾離玖看著自己昏迷時看到的自稱是鍾離家第三代家主的鐘離擇,這一刻眼睛居然滿布著殺意與戾氣,沖向樂正離「既然你要幫著這個丫頭,那麼我就奪舍了你吧,反正你也是君主血脈!」

樂正離冷笑一聲「不打算偽裝了嗎?」

之間他手上淡金色光芒暴起!鍾離擇慘叫連連,那聲音聽的人頭皮發麻。

樂正離狠狠將鍾離擇的靈魂體捏成一團「我真當你安分了,沒想到是妹妹血脈封印沒釋放你才跑不出來作妖!」

「你怎麼會知道這些!」鍾離擇顫抖著,質問「這些就算是尊三氏的家主都不應該知道才對!這些秘密都應該被封藏在上古了!」

總裁的抵債新娘:冰山不好惹 樂正離一雙眸子金光閃爍,沒有說什麼。

「這就是尊三氏的少主為什麼會被稱為怪物的原因,因為歷代尊三氏的少主,有可能都是這些老怪物奪舍的!只要一個家族一旦上升為尊三氏,就有權利去祖祠釋放先魂,上千年來認為是增強血脈,實際上是在釋放這些老怪物,但是一旦被下降地位,這些老怪物的靈魂體少了尊三氏的牌位滋養就會消散。所以除了鍾離家和皇甫家的老怪物不曾改變,其他家族都有可能在更改。」

鍾離玖意識到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哥哥你的意思是,夏侯淵……」

「他本身的血脈應該是沒有那麼強的,而且他從小表現出來的能力也太過人了。」

一個才八歲的小男孩,如何穩得住一個家族坐穩首氏的位置,直接謀殺了自己的親生父親,將家族每個人的價值利用到最大,這本身就很有問題,但是想到十二家的孩子一向早慧,鍾離玖也沒想那麼多,如今想來,夏侯淵根本就是被他的老祖宗奪舍了?!

「不是奪舍,夏侯家的第三代家主並未奪舍,而是真正的夏侯淵早在夏侯家剛被上升為尊三氏的時候就被親生父親活活打死了。」

「我記得那個時候」鍾離玖皺著眉「我第一次見夏侯淵不久,所以我見到的夏侯淵都是……」

「都不是真正的夏侯淵。」樂正離道。

夏侯家本身上升為尊三氏就是上官家本身的倒台需要一個家族來繼任,當時的夏侯家子嗣最多勢力也最單薄才會被鍾離皇甫兩個家族選中,只是沒想到會出現夏侯淵這個變數。

鍾離玖看著樂正離手中的鐘離擇『如果不是我的血脈被封印,我會不會也會被奪舍?』

樂正離將鍾離擇封在了專門封印靈魂體的琉璃瓶中,道「不是會,而是肯定,父親和我說了,老爺子說你是鍾離家不世出的天才,十二家最高的血脈是君主血脈,再是嫡系血脈的高中低,其餘的血脈都不算是十二家的血脈了,只能說有靈氣,雖然不確定你是不是君主血脈,但是不世出的天才至少是嫡系血脈的中級。」

鍾離玖這個是知道的,她一直以為自己堪堪是低級血脈,鍾離家和樂正家混雜,偏向與鍾離家而已。

沒想到至少是中級。

「等等,如果我是因為封印陰差陽錯躲了過去,那麼皇甫辰不會也是被……」

「皇甫辰?」樂正離一向淡然的眸中,罕見地出現一抹深深的忌憚「他不是,他是唯一一個,皇甫家剛出生就被立為少主的變態。」

呃……鍾離玖想了一下,「用天才形容不是更好?」

變態怎麼說都有點貶義。

「你覺得,能把自家想要奪舍自己的老祖宗趕出自己身體的能只用天才形容?」

「他自己趕出去了?」鍾離玖不可置信的問,人比人簡直氣死人啊,都是兩家常年位於尊三氏的少主,自己呢?這個歲數了還在靈力四層,如果不是樂正離幫忙估計小命都不保,人家呢?「嘖嘖嘖,真是個變態啊。」

「那麼皇甫家的老祖宗……」鍾離玖終於想通了,也終於明白樂正離為什麼要告訴自己這些了「你的意思是,皇甫家的第三代家主奪舍了皇甫辰二叔的身體?!那個皇……」

「沒錯。」樂正離點頭「但是有一點我不明白,就是為什麼第一次復甦的都是第三代家主的靈魂,他們為什麼要奪舍,他們要幹什麼。我從古書上知道這些,但是原因卻是不明白。」

鍾離玖看著他手中的琉璃瓶,勾唇「或許,我們可以問問我的老祖宗。」

樂正離點頭,想到什麼「如果你一定要和上官在一起,我給你的唯一忠告是,保護好自己,不要再為了一個人把自己的命都搭進去了。」

鍾離玖含笑「哥哥,若是小陌的母親有了危險,你還會這麼想嗎?」

樂正離神色一肅,最後表情幾變「那麼,隨你吧。」

如果說,宇文瀲有危險,別說是把命搭進去了,把一切搭進去,他都毫不猶豫。

「我們倆今天的談話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還有先不要輕舉妄動,目前怎麼看我們都不是那個人的對手,你先把赫連妙的事情處理了,再想著怎麼和鍾離家解釋你和上官悠的事情,畢竟你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來處理赫連妙了,鍾離家很快就會找到你了。」

鍾離玖揉了揉臉,哭喪著臉道「了解了。」

想到什麼,磨牙「我一定會給赫連妙一段終身難忘的日子!」

樂正離狠狠敲了一下她的腦袋「上官把你寵成什麼樣子了,還磨牙,坐規矩了,女孩子家家,像什麼樣子。」

鍾離玖「……」人家宇文家主大庭廣眾之下倒在沙發上打瞌睡你不也沒說什麼嗎!哼! 樂正離看了看錶「時間不算早了,一起吃個午飯?」

鍾離玖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是在想上官悠那裡?」樂正離將杯中的茶飲盡了,倒是帶著點似笑非笑的調侃意味問道。

鍾離玖摸不清自己這喜怒無常的表哥在想什麼,但是還是承認了,點點頭「不過應該沒有什麼事的。」只是一個中午不回去而已。

樂正離打通電話喚來助理,看著自家妹妹不長心的樣子,道「你是一直沒有真正的談過戀愛的,不過你哥我也沒有談過,但是你不覺得,你對上官家主的態度太冷淡了?」

鍾離玖迷茫?冷淡嗎?

「你有主動給他打過電話,或者發過信息嗎?」

鍾離玖搖頭。

「你給他買過禮物,還是哄過他開心了?」

鍾離玖沉默了,還是搖搖頭。

好像一直是上官悠主動給自己打電話給自己送這個送那個,哄自己開心。

樂正離放心了「你這樣是對的。再這樣下去,鍾離家就不用操心了。」

鍾離玖捂臉「哥,你這麼毒舌,小陌是怎麼受得了你的。」

樂國太子殿下攤上這麼個親爹也是不容易了。

樂正離輕笑「你有了孩子以後,就明白了。」

鍾離玖「……」是在嘲諷她這把年齡了還沒有結婚嗎。

「不過鍾離家為你挑選的丈夫,很有意思。」樂正離忽然插進來這樣一句話。

鍾離玖不由毛骨悚然,能讓自己表哥誇上一句很有意思的……那位恐怕也不是什麼善茬。

「別把你哥我想那麼可怕,」樂正離站起身「好了,該去吃飯了。」

鍾離玖抱著憂心忡忡的心理用完了午餐急匆匆的回去了,回去的時候,樂正離剛把自己的牛排用到一半,見她走了,索性將刀叉放下了,沒什麼胃口的,擦拭了一下幾乎沒有沾上油漬的嘴角。

「你要我給她的東西都給了,不過上官,為什麼不親自給她呢?」

上官悠從剛剛鍾離玖與樂正離談話的房間旁邊的房間走了出來,長身玉立,溫潤如玉,笑容優雅親和。

「不自然。」上官悠道。

「你在赫連妙出現的時候,就在算計這個女人了?」樂正離冷笑「沒看出來,你一個男人比女人還敏感。」他對想娶鍾離玖的男人一向很挑剔,夏侯淵且不說,上官悠,勉強合格了。

「那個丫頭很傻,被欺負成那樣了也沒想過做二手準備以此好好收拾赫連妙,我當然要幫著了。」上官悠彎唇「我手上,還有更好玩的東西呢。」

笑面虎的名聲不是白來的,樂正離看著上官悠這樣的笑容,忍不住想,赫連妙那個女人最蠢的事情不是得罪了鍾離玖,而是被上官悠盯上了吧,這廝可是比女人還要斤斤計較,心細如塵的,看他笑得這麼危險,他忍不住給赫連妙點了個蠟。

「那麼,你是多早就開始盯著我妹妹的?」樂正離問。

上官悠坐到了他對面,剛剛鍾離玖坐的位子「比你想象得更久。」

如果鍾離玖真的嫁給了夏侯淵,他自然會放棄,將手上的一切不動聲色得交給鍾離玖,成為她的籌碼。他的女孩,當然要好好的保護著了。

樂正離這下真的驚訝了「沒想到上官夜那樣的人會生出你這樣的一個兒子。」

上官悠聽到上官夜這個名字,清澈的眸色微微漾了漾,像有波光在他眸底流動似的。瀲灧誘人,不過卻教人看不清他真正的情緒。

「我支持你和她在一起,不是因為你的家族或者說你的深情,而是我妹妹和你在一起,確實要比之前自然多了。」

更像是一個鮮活的女孩,而不是那個活在別人眼中完美無瑕的女神,連笑容的的分寸都要慢慢的思考和展示給別人看。

「我不想我的妹妹成為一個為家族尊嚴活著的可悲的傀儡。」

上官悠笑著,卻並不說什麼,有些事情,說了不算什麼,還是要行動才算有說服力,不過什麼鍾離家,樂正家,若不是鍾離玖在意,他是絕對不會下心思討好的,鍾離玖喜歡,他也喜歡,鍾離玖厭惡,他自然要幫著清掃道路了。

給鍾離玖絕對的自由是一回事,但是那絕對的自由里沒有說他不能幫忙吧?!

「不過你的那些桃花,最好自己收拾了。」樂正離淡淡的說「如果讓我出手了,就不僅是把那些桃花收拾了,而是連根拔起,你懂嗎?」

想到那個還在背後抹黑鍾離玖的白意,自己分明是鍾離家家臣的女兒,只是因為鍾離玖失蹤了才有了幾分上台前的意思,就開始這麼上躥下跳,樂正離的手不動聲色的握緊了。呵,一個家臣的女兒罷了,這要換做是以前,古代的時期十二家處置這樣的一個女人,活生生打死不牽連家族是給那個家族面子,誰管你知不知道那人是嫡系的公主,只要你敢惹上就是死,哪有現在這麼多約束和規矩壓制著。

不過現在,就算不能明面上讓你死的心不甘情不願也得死,暗地裡想要收拾人還是很容易的。

現在還留著她不過是白意還沒對鍾離玖下殺手的原因,不過只要她敢起殺心,她離死也不遠了,一個家臣的女兒想要刺殺主子的女兒,活的不耐煩了。

上官悠雖然不知道樂正離說的是哪一個,畢竟他周圍的女人,雖然他沒有半點心思,不過也實在是多,不過想要對鍾離玖不利的應該都被他收拾了才對,難道還有漏網之魚?

想到這裡,他的神色嚴肅了些「知道了。」

他從來沒有小看過女人的殺傷力,就算是一個不起眼的女人狠毒起來也是能叫人害怕的,所以無論是韓明月,還是之前得罪鍾離玖的,他都會下狠手收拾了,別跟他說什麼男人不能和女人計較什麼的,敢對他的玖玖動手,就別怪他心狠手辣。

鍾離玖自己當然是不怕這些女人的算計的,但是有些算計是防不勝防的,像一條毒蛇,冷不丁就會來咬你一口,他當然要在這之前,把那條毒蛇的毒牙卸了,或者直接宰了。

上官悠沒談過戀愛,也不知道人家是怎麼看待自己身邊這些桃花的,或者會不會幫著自己老婆料理情敵,反正他是會就對了,無論男人女人,對鍾離玖有潛在威脅的,上官悠一併列上黑名單。鍾離玖的手段太溫和了沒關係,他會在幕後一路保駕護航。 鍾離玖回到上官家,倒在床上,打算睡個昏天黑地。其實她沒吃多飽來著的,但是這麼一躺下,反倒是覺得有點撐。手機在這個時候響起。她無奈的接起手機

「小姐,拓跋少爺那裡,已經知道了您的身份。」

鍾離玖無所謂的擺了擺手「那就把他囚禁一段時間,到家族找到我為止。」反正在這段時間,不容許有任何意外,她跟拓跋煜的關係並沒有好到拓跋煜會為自己隱藏身份,至於夏侯淵,那個人估計巴不得自己無法恢復鍾離玖的身份,不然有鍾離家保護著,他再次想殺自己比登天還難。

「如果囚禁拓跋家嫡出少爺,很可能會被發現。」

鍾離玖坐起身子,覺得頭疼,揉著太陽穴,無奈的說「我把計劃發你郵箱里,按計劃上做,拓跋家不會起疑。」

「明白,小姐。」

鍾離玖抓人囚禁別人這種事情其實也不是第一回做了,她本來就不是什麼聖母,惹到她的人也不少,如果一個個輕易的放過去了,那麼玖公主也就那名字好聽點了,也不會叫那些女人想到她的手段就害怕了。

囚禁一個家族嫡出少爺是有點困難,但不算什麼大事,對於鍾離玖來說。

「小姐,鍾離家家臣的女兒,白意在S國的名流圈裡不動聲色的造謠您的壞名聲,已經有很多人信以為真了,打算給你一點顏色看看,是不是要反擊?」

「查查這個女人做了哪些見不得人的事情。」鍾離玖懶懶道「是個人就會有缺點,查到了給我狠狠地放大它曝光,誇張一點也沒關係,她不是喜歡造謠嗎?我就讓她體驗一下謠言對一個女人真正的殺傷力,對了,不許直接弄死,這個節骨眼來噁心我的人,我怎麼能讓她痛快。」

「明白,小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