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素的臉色,因為這段時間的驚嚇,臉上更是沒有了往日的紅潤。

頭髮被包裹在帽子里,毫無任何美感可言。

讓這些戰士們一個個大呼失望。

然而就在這些戰士們失望的眼神中,卻見這位性感的女神,居然邁步走向了病床的方向。

她的手上,還抱著一個小巧的餐盒。

這樣的舉動,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坐在床上的嘉吉爾,看著女神的目光迎向這邊,整個人心跳都隨之加速起來。

心裡有些不敢相信,女神會把目光看向自己。

「不會吧!難道是錯覺?真神啊,她走過來了,她朝著我走過來了!」

嘉吉爾猛地從床上坐直起來,想了想,迅速抓起一旁的水壺,塞進被窩裡,給自己撐起來一個小帳篷。

雖然這樣做看起來,有些滑稽可笑。

但也能夠勉強遮掩一下自己零部件缺失的尷尬和羞愧。

面前,女神迎面走來,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

嘉吉爾甚至可以看到,女神輕盈的步伐下,那對人間兇器,隨著步伐微微顫動的畫面。

令嘉吉爾只覺得腦子裡一陣眩暈感湧上來。

「該死,要是能讓我摸上一把,我寧願溺死在這對兇器中!」

嘉吉爾並不知道,抱著這樣想法的人,他不是第一個,而且就在不久前,已經有人付出了行動。

只見女神走到自己的床頭前,將手上的飯盒遞過來。

嘉吉爾不由自主的下意識去接。

可惜,卻是接了一個空。

只見克里·拉斯將手上的飯盒,遞給在一旁趙客分身的面前。

「給!知道你吃素,我單獨為你做的。」

趙客一愣,看著對方遞給自己的盒飯,伸手將盒飯接過來,在眾人的注視下。

趙客將飯盒打開。

頓時一股伴隨著朦朧水蒸氣,周圍那些軍漢紛紛忍不住深吸一口。

陶醉的神情,不知道的人,還怕是以為,這些傢伙實在吸毒。

簡單的擺盤,胡蘿蔔和蔬菜,青紅搭配下,精巧討喜。

而更令人所嫉妒的,是上面心形的荷包蛋。

這樣便當,簡直就是在示愛一樣。

一時間,趙客甚至可以感受到,周圍那些軍漢們投來的眼神里,帶著濃烈的殺氣。

那個表情,分明就是在告訴趙客,你丫的死定了!

對於手上的愛心便當,趙客心裡反而生出常人難以理解的怪異感。

他居然被撩了?而且是被自己撩了?? 「拿著,跟在我後面!」

廚娘克里·拉斯,把手雷和槍遞給趙客。

趙客伸手接過來,手雷上帶著一股青萍的幽香,以及她肌膚上的一點餘溫。

這應該是她常備在身邊的武器吧?

趙客將武器接過手,跟在克里·拉斯的身後,兩人沿著走廊,小心往下走。

克里·拉斯對醫院的熟悉程度,自然遠遠超過趙客。

巧妙的避開了每一個攝像頭。

撬開窗戶,只見窗戶外,剛好是一處監控盲區,一旁還有一根生鏽的管道。

熟悉的動作。

令趙客非常懷疑,這傢伙,之前怕不知道幹了多少偷雞摸狗的事情,不然怎麼會這麼熟練。

「請吧,男士優先!」

克里·拉斯難得的一本正經的向趙客說道。

趙客點點頭,這個時候,決然不是矯情的時候。

來者不善,對方的能力,令趙客有種很不好的感覺,和上次在現實中,被獵狗團偷襲的感覺一樣。

如果換做自己,進攻絕不會這麼簡單,怕是後面的殺招,相信馬上就會接連而至。

眼下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藏起來,避其鋒芒。

讓暴動軍團先把對方送來的殺招吃下去再說。

趙客順著管道往下爬,其實也不高,對於趙客來說,跳下去也沒什麼問題。

而就在趙客心裡正思索著,這夥人膽大包天,居然直接對暴動軍團的大本營出手,究竟是什麼目的時。

「喂!」

耳邊突然傳來克里·拉斯的喊聲。

「什麼??」

趙客迅速抬起頭,就見頭頂,克里·拉斯,迅速掀開自己的裙子的開了一角。

頓時,裙子下,那一抹分紅,被趙客看的清清楚楚。

粉紅色的DING,ZI,褲,毫不掩飾的出現在趙客的眼前。

趙客手一滑,差點從管子上摔下去。

看趙客手足無措的模樣,克里·拉斯捂住嘴,發出銀鈴一般得意的笑聲。

趙客沒好氣道:「正經點,咱們在逃命!」

「是你在跑命!」

克里·拉斯,從水泥管上跳下來,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里,不時閃爍著狡詐的冷光。

這樣的眼神,令趙客心中一愣,怎麼看都覺得有點太熟悉的感覺。

「這邊!」

只見克里·拉斯拉上趙客的胳膊,轉身走進一樓一間辦公室的門窗前,喚出無相劍經,將窗口切開個窟窿。

趙客和克里·拉斯爬進去后一瞧。

眼前的房間里擺放著亂七八糟的雜物,看上面的灰塵,怕是已經有很久一段時間,沒有人再進來過。

「嗯,應該是在這裡,你守著門,我找找。」

趙客也不知道克里·拉斯這個瘋婆娘到底在找什麼。

守著房門,側耳聆聽過去。

就聽一樓的走廊里,整齊的步伐開始向著門外衝出去。

整個基地,就像是一窩亂糟糟的馬蜂窩。

可詭異的是,儘管遭到了攻擊,但卻始終不見敵人的身影。

只是不時的會發現那些防禦系統開始出現了大崩潰的跡象,完全不聽從主機的指揮。

甚至強制重啟都沒有用。

之所以這樣,原因自然很簡單。

他們的敵人,此時根本就沒有出手,就見六個人,從始至終,就在基地不遠的大樓里。

地上血淋淋的幾具屍體正躺在那裡。

都是負責巡視周圍的那些暴動軍團的高級戰士。

實力不敢說有多麼強大。

但此時連一聲槍鳴警告都沒有,全數被擊斃在這裡,真的令人感到驚訝。

之前被趙客懷疑,具有時間能力的那位女人,此時正雙膝盤坐,身上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還沒有找到人?」

看看時間,都已經過去了十分鐘的時間。

面對著前方猶如馬蜂窩裡,傾巢而出的士兵。

一旁那名金色頭髮的青年,眉頭忍不住生出了幾分不耐。

「別催,三姐的能力現在被分散了很多,能做到這一點,已經是努力了。」

一旁肥豬坐在地上,雙手抱著豬蹄細嚼慢咽,吃的津津有味。

一根豬蹄被放入口中,也不見有怎樣嚼牙,等豬蹄再從口中拿出來的時候,就已經緊緊只剩下了光溜溜的骨頭。

對於肥豬的話,金髮青年根本沒聽進去,看著地上堆積如小山一樣的骨頭。

青年心中不禁露出一份不屑。

就如之前,三姐說的那樣,肥豬現在的能力,就剩下吃了。

雖然自己只是老七。

但被肥豬這個蠢貨,憑空坐上老五的位置上,心裡真的很不爽。

不禁鄙視道:「五哥,你現在除了吃,還能幹點別的么?」

肥豬一愣,想了想,旋即重重點點頭:「可以啊。」

只聽肥豬說完,身子大大咧咧的往地上一躺。

老七見狀,頓時被氣的要抓狂,追問道:「喂,現在不時睡覺的時候,你在幹什麼?」

面對老七的指責,肥豬反而認真的解釋道:「我在做吉祥物,咱們團隊缺個吉祥物,不如我來好了,不得不說,有的時候,我運氣確實挺好的。」

說完肥豬不禁一臉惋惜的追憶起來:「可惜,老四黑子這個傢伙不在,不然他的變形術,可以幫我變成熊貓。」

說起了楊老黑,一眾人情緒頓時出現了變化。

楊老黑的死,是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即便當時的楊老黑,實力並不算強,但他居然被一名低級郵差所反殺,完全是超出了眾人的預料。

「儘快點,我們時間不多!」

這時,一旁坐在椅子上的青年,終於開口了。

青年的外貌不過是進入空間后,自帶的偽裝,但即便偽裝再怎樣年輕幼稚。

卻依舊掩飾不了,青年冷漠和霸道的眼神。

作為獵狗團的首領。

他很清楚這一次的利潤究竟有多麼驚人。

也很明白,這一次,鬼市那裡大老闆們,為了他們能夠進入本次恐怖空間,花費了所多少郵分,浪費了多少資源。

甚至是《規則圖章》這樣能夠輕微影響恐怖空間的道具,都被這些大老闆們拿出來。

可想而知,若是不能成功把夢想寶石帶回去。

他們獵狗團接下來會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會變得很被動。

畢竟上次陰溝里帆船,被人憑藉著黃金饅頭的優勢,硬生生奪走了本已經到手的寶貝。

現在想一想,都感覺簡直是奇恥大辱。

所以,哪怕不是為了報仇,僅是完成任務這一點上,就足夠他們認真對待。

「奇怪,為什麼找不到他們。」

女主播養成計劃 三姐搖搖頭,控制著所有監控的方向,但始終沒有看到目標的出現。

對方好像徹底消失了一樣,根本找不到的樣子。

然而就在三姐不甘心,想要控制所有能夠被她控制的操作系統,將調動醫院周圍的大炮,這座醫院炸掉時,

突然,就聽一聲尖銳的嗡鳴聲,突然在三姐的腦海中炸開。

只聽醫院樓頂的大喇叭上,傳來刺耳的破音聲,不僅僅是樓頂的大喇叭,還有走廊里的擴音器。

尖銳嗡鳴聲,令人感覺整個腦袋都是一陣頭大。

紛紛捂住自己的耳朵。

彷彿是六十年代,村口的破喇叭一樣。

「啊!!!」

聲音還在持續,但三姐就堅持不下去了。

刺耳的嗡鳴聲,令她精神力受到極大的干擾,不得不從系統中退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