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姐姐是少兒節目的主持人,在這裡作為嘉賓出席,也才二十十八歲的年紀,對待小朋友很有一套。

「金平叔叔,來告訴小朋友你多大了。」金平一開口,她立馬接茬,把年紀梗稱呼梗都接上了。

「討厭,你不知道男人的年紀是不能隨便透露的嗎。」金平故作姿態引得眾人發笑,一邊引著蘇眉朝位子上坐去,「小朋友,來做一個自我介紹吧。」

蘇眉身上自己帶著小話筒,金平開口問什麼,她就答什麼。她把大妖怪抱到沙發上,隨後開口:

「我叫林雅詩,也叫詩詩,爸爸叫我小詩。」

「嗯,吶,詩詩,金平哥哥問你,上台錄節目緊不緊張呢?」

蘇眉眨眨眼,小大人氣質盡顯,「不緊張。我都已經有過很多次直播了。」

「哦,所以詩詩你就是習慣了對吧。」金平也做到一旁剛剛開啟聊天模式,「哎,你們看了,詩詩還把大妖怪抱到沙發上,剛才也是牽著大妖怪出來的。大妖怪怎麼這麼聽話啊?」

金平一臉苦大仇深,「我家養的貓可調皮啦,從來不讓我摸,詩詩能教我幾招嗎?」 「金平哥哥你也養貓啊。」蘇眉笑了笑,直接開口回答,「那金平哥哥你看我的視頻,有時候我會把我怎麼養貓的方法說在視頻里的,你看我的視頻肯定能找到原因。」

金平:……

「enmm這個,那現在不是正在錄直播嘛,金平哥哥沒法看,要不你現場給我說幾個辦法唄?」

「就經常叫它的名字,它過來了就給零食。如果是本身就不理你的話也不能急,你也不理它,反正等貓咪把你劃分為他的所有物之後,它就會接近你的。嗯……最好的辦法還是從小就養成這種親人的習慣了,不然以後的這種不親人是很難改掉的。」

「詩詩會的好多啊。」橘子姐姐聽的津津有味,「詩詩是經常在網上直播怎麼養貓?那還有別的內容嗎?」

「嗯……網上的哥哥姐姐也會問我一些學習的問題了,出題目考我。還有就是發一些畫畫的視頻,做軟陶,還有改造娃娃的視頻……」

「這麼多!」瑤瑤是一個素人小嘉賓,聽到蘇眉的技能一堆,不由得露出驚訝的表情,看著詩詩的目光都有些崇拜。

「我想看娃娃改造欸。」

「女孩子總是喜歡玩洋娃娃的嘛,」金平哈哈笑了一下,「你們看瑤瑤聽到娃娃這兩個字,眼睛都亮起來了。」

「詩詩,那你覺得娃娃改造簡不簡單?要不要教教瑤瑤?」

「可以啊。」蘇眉眯起眼睛笑得乖巧。

節目組已經把材料都準備好了,瑤瑤從嘉賓的位置上下來,走到蘇眉身邊,一雙眼睛看著她在認真的學習。

這裡的東西都是多份的,蘇眉先讓瑤瑤選了一個娃娃,自己也選了一個娃娃之後。

用娃娃專用的卸妝液把娃娃之前畫好的五官全都擦掉。然後再重新配上自己想要的五官。

蘇眉是很有經驗的,但是瑤瑤這是手殘黨,她既沒有繪畫的基礎,也沒有娃娃改造的經驗。學著蘇眉把娃娃的五官擦掉之後,用筆畫出來的東西簡直慘不忍睹。

蘇眉:……

拍了自己額頭一下,然後幫瑤瑤把頭畫好,接下來就是用簡單的澆水或是剪刀裁剪出新衣服。除了針線活比較細緻之外,瑤瑤其他手工還是不錯的。

兩人忙活了十多分鐘,終於把兩個娃娃改造出來了。

不對比不知道,一對比嚇一跳。

如果沒有蘇眉幫忙重畫的五官,可能瑤瑤的娃娃還要更不忍直視一些。不過現在的兩個娃娃都涅盤重生,搖身一變變成了小仙女。

親眼看著兩人十多分鐘做出來的手工,橘子姐姐看著眼裡都帶著少女心波動,「詩詩,你做的這個娃娃能給橘子姐姐我看一下嗎?」

「能啊。」蘇眉走過來把娃娃遞給她,「送給橘子姐姐。」

「哇,謝謝詩詩。」橘子姐姐嘖嘖稱讚,雖然只是十多分鐘的改造。五官繪畫的也沒有太細緻,但是總體來說已經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娃娃了。

「金平叔叔,來對比一下娃娃改造的前後有什麼不同。」

金平一針見血,「我跟你說啊,改造前的娃娃是我花了十幾塊錢買的地攤娃娃,改造之後最少也能賣一百塊。」 「那,我就說詩詩是一個小才女吧。詩詩會這麼多東西,好像都是興趣愛好,這麼多興趣愛好,爸爸不會覺得你不務正業不學習嗎?」金平的這個問題終於問到了重點上。

在網路看不慣林雅詩的人,多是因為這個原因,覺得他不務正業,小孩子就應當以學習為主。

蘇眉又回到座位上,一邊給自己的貓——大妖怪擼著毛,一邊回答金平的問題,「因為我的學習成績很好啊。而且課本上的知識我都已經會了,考試也沒有成績退步,為什麼還要浪費時間在重複的事情上?我可以做其他我喜歡做的事情啊。」

「哎,這句話我覺得不錯。」橘子姐姐煞有其事的點頭,「其實小孩子只要成績不落下,發展發展興趣愛好也是可以的嘛。所謂技多不壓身,再說了好像詩詩會的每一種東西都做的很好啊。」

「嗯。」金平認同的點頭,「你別說,見過這麼多個孩子,學習好的也見過不少,但是學習好的還會這麼多東西的孩子,真是不多見。也就詩詩一個了。」

「那除了網路上發布的視頻和直播,詩詩,還有其他會的東西嗎?」

蘇眉笑著露出潔白的牙齒,「我還會卡林巴琴。」

豪門罪媳 「咳,我來解釋一下啊。可能很多人都不明白卡林巴琴是什麼,哎,我換個稱呼你們就明白了,拇指琴。」

女尊重生:妻主寵夫太逆天 「哦!」橘子姐姐恍然大悟,「就是那種捧在手上和手機差不多大小的那種琴,用拇指彈的。」

「嗯,對了。」

「還好我們節目組什麼都不多,就是樂器多。雖然卡林巴琴用的少,但是我們的樂師剛好平時愛好就是彈譚卡林巴琴。」

金平說話間,坐在樂器組裡的一個小哥就主動上台把卡林巴琴交給了蘇眉。

蘇眉又是演奏了一曲。

畢竟小孩子手指還比較短,彈的速度有時候會稍稍遲緩一些。不過節奏基本是對上了,並且十分連貫,沒有出現斷音錯音的問題。

其實蘇眉還想說,自己會的樂器並不止這一種,不過說出來好像有點太嚇人了。她還是決定閉嘴。

又是一陣聊天過後,大家對於這個乖巧懂事的11歲的小姑娘有了一個大概的認知,最後又讓蘇眉當場展示她的繪畫技藝,簡單畫了一副國畫的牡丹,節目就到此結束了。

作為一個小孩子難以掌控的突髮狀況,蘇眉在這方面是沒有亮點的。她的乖巧懂事,讓場面一度和諧。

但是作為節目本身,蘇眉的才藝又是目前為止,小孩子里最多的一位才藝兼學霸相聚。

大概很長一段時間之內,別人家的孩子將會被林雅詩三個字代替。

瞧瞧,林雅詩不但每一次考試都能拿到年級第一。會做飯做菜、養貓、繪畫以及其他的才藝。而自家孩子……

enmm一言難盡。

聽說林雅詩還會在直播間當場解答,網友提出的各種學習題目,並且還會說自己的解答思路,能夠幫助不少孩子提高學習成績呢。

今天你也別跟我玩手機玩電腦了,就看林雅詩的視頻! 林雅詩用自己在節目中的表現證明了,它並非如同網上那樣徒有其表空有虛名,由此,儘管還有人懷疑它的真實性,但是卻被眾多網友一人一個唾沫淹下去。

總歸,蘇眉就是在這樣的成長環境里,度過了她的小學到初中時期。

之前因為被林恆威脅,後來也會找找自己女兒的親媽黃芳,現在看到每次女兒對自己的態度都十分冷淡,她大概也是被傷透了心,久而久之也就不聯繫了。

至於黃家是什麼樣,蘇眉更不想去觸碰。

從小學到初中,她一如既往的年紀第一,林雅詩的高中學校當然是本市最好的學校。

蘇眉覺得,這個世界可能是最日常的一個世界了,一直學習的她都快廢了,偏偏人生還有這麼長的道路要走。她可不認為僅僅只是擺脫黃家,就算是完成了任務,否則,她早就留下複製體,去下一個世界了。

到此,蘇眉也不得不揣測起任務的最終目的。

什麼是過一個自己想要的人生呢?

是完成理想?追求幸福?還是成為人生贏家?

這個範圍實在太大,她不好下定義。

不過在這幾年之間,蘇眉還是發現不少好玩的事情的。

這個世界里似乎混雜了不少男女主。比如當初是隔壁病友的張小峰,他混道上的老大似乎喜歡上了一個迷糊如小白兔的懵懂大學生。

又比如,娛樂圈裡兩年之內冉冉崛起的最新影后,據說跟娛樂圈或是好幾個叱吒風雲的商界大佬有些不清不楚的關係。

再比如就在她所在高中上演著F4王子與堅強灰姑娘的曖昧風雲。

蘇眉在此之中都處於一個吃瓜群眾的自我定位。一邊做日常任務一邊如同看真人版小說的感覺實在是……

太好玩了啊!

反正她的任務也只是大概的一個方向。具體怎麼完成蘇眉也不清楚,莫非是要她自尋一個優秀男人託付一生才算完成任務的話,那麼她現在也才十六歲。

談戀愛什麼的,還是高考結束后再說吧。

蘇眉目前的狀態十分慵懶,以至於懶散……

自從她上了節目,有更多人認識她之後。基本就成了別人家孩子代名詞。她的一言一行雖然像明星這麼受人關注,但是她也是光彩奪目的對象啊。

前提是不在這些劇情之中。

張小峰雖然見面不多,但好像他也是負責這一塊的頭頭,所以偶爾蘇眉也能看見他。再加上蘇眉變得這麼出名,張小峰自然也聽說了她。

想到當初還是隔壁床病友,兩人偶爾碰上了也能勉強說說話,一來二去,竟然成了好朋友。所以張小峰對於他老大的吐槽在蘇眉面前還是毫不避諱的。

對此,蘇眉憑著他多年的經驗,嗅出這豺狼對小白的一絲絲狗血劇情。

至於娛樂圈的影后嘛……那就只能說,只要是看電視的人都知道了好嗎!

以及……現在正在自己眼前所發生的,灰姑娘又不小心被女同學欺負,四大王子來給她找場子的現場直播。

蘇眉默默從書桌下掏出了一包零食,面無表情地看戲。

【是不是突然覺得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來了哈哈哈哈】 其實在冥冥之中,蘇眉覺得還是有點奇怪。

按照道理來說,四星級界面應該難度增加才對,而這個世界實在是太日常了,除了虐熊孩子,調教調教熊父母之外。似乎她只需要按照正常規律生活下去,就能完成任務。

但……按照系統坑爹的尿性,蘇眉覺得這個世界並不是那麼簡單。

所以她才會關注這三種看起來完全不相關的男女主劇情。

黑道大佬的迷糊小嬌妻。

影后的娛樂商業四夫氏。

高中校園王子與灰姑娘。

蘇眉又木著臉津津有味的看完了一場高中校園二王子為灰姑娘出頭打臉女配的戲。

「許悠,再有下一次,我會讓你消失在這個學校里!」

二王子懷裡摟著的女孩子宛如一株堅韌的小草,哪怕是之前被許悠狠狠羞辱了一番,她也只是紅著眼眶,而沒有掉下眼淚,正是因為這樣才招人憐惜。

那個叫許悠的女孩子屯著眼淚,一臉妒恨和畏懼,但短時間內大概是不敢動這個所謂的灰姑娘了。

不知不覺中,蘇眉的零食吃完了。

正巧也打了上課鈴,結束了這一場鬧劇。

校園灰姑娘版本的五個主人公都在自己班上是個什麼樣的感受?蘇眉表示看戲更方便了……導致她原來不吃零食的,都開始日常囤著零食,等下課一邊看戲一邊吃了。

刺激。

才十六歲就這麼咄咄逼人氣場強大,真不愧是劇本里的男主男配們。

蘇眉所在的學校是全市最好的學校,所在的班級是全校最好的班級。女主是堅韌不拔學習優異的灰姑娘,這四個男主則是各種技能亂點偏偏不好好學習的四大校草。

蘇眉她……

她是穩坐年級第一寶座堅定看戲不動搖的完美吃瓜群眾。

然後……

在高一新學期開學的第一次月測,蘇眉就被捲入這場風暴之中,被大王子帶著一群人攔截了。

她:??

你不去追你的灰姑娘來攔老子一個路人甲幹什麼?

「林雅詩。」為首的男主先開口……嗯,這貨大概是這個劇情里的男主吧。蘇眉也就看著他最狂傲不羈,中二晚期了。

爺的影子殺手 「我認得你。」在他狂炫酷霸拽的凹造型,蘇眉淡定的背著書包一臉無辜站在他面前,好像完全沒有接收到他危險的眼神和氣息。

「聽說,你搶了晚晚的年級第一?」

蘇眉:……enmm?

這一坨人是不是腦子有毛病?

誰有本事年級第一就是誰的,什麼搶不搶。女主都不著急你們著急個蛋蛋?

這樣中二病的男主一開口,蘇眉頓時就覺得無法交流了。她乾脆假裝啞巴,看著他們還能給她說出幾條罪行來。

然而……沒等這位大王子再次開口,他口中的「晚晚」就飛奔而來擋在蘇眉身前,一臉的義正言辭:

「韓墨言你是不是有病!誰跟你說我要年級第一了!這又不關林雅詩的事情!你為什麼老是欺負其他女同學!」

鳳求凰之醫妃難求 蘇眉在心中默默點頭,沒錯,這男主的確是有病。

韓墨言「呵」一聲笑得狂傲,帶著他一貫如火不可控制的上位者姿態,「為什麼沒關係?別忘了,你是我的女人。」 蘇眉表示自己已經很多年沒有聽到過這麼狗血的台詞了。看著眼前上演的青春偶像劇,她甚至有一種自己已經老了的錯覺。

羅晚晚臉上也不知是被氣的,還是羞的一抹紅色,跺著腳更大聲的反駁著:「誰是你的女人!你不要整天造謠侮辱我的清白!」

韓墨言玩味地勾著唇角,似乎是在回味著什麼,他的目光直直看著羅晚晚的唇瓣,「哦,那個吻……難道不是我對你的蓋章嗎?」

「你!你!」

蘇眉默默看著這場戲變成男女主的互動,她的腳步往後挪了一下。隨後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她的時候,慢悠悠的離開。

啊……

那對話真是讓她充滿窒息感啊!

這絕對不是戀愛的酸臭味,這是鯡魚罐頭的腐臭味!!

不想,她才剛經歷過男主跟他小弟的攔截,在出校門不久后,又被二王子他們攔截了。

蘇眉:……

你們是不是有病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