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為如此,所以阿哩才能在主營業務增速放緩的情況下,依然保持超高的市盈率。

但是阿哩卻有一個最大的短板,那就是技術產業跟智能硬體相結合。

可能是電商出生吧,早期的阿哩並不重視這一塊,去年初吭吭哧哧才做了個天貓魔盒出來;跟海爾合作的智能家居項目,也才剛啟動。

也許是意識到了短板,那個在她心目中很會講故事的小個子男人,去年成立了「達摩院」,要打造世界第一流的研究院,超過IBM、微軟、谷歌。

達摩院人才濟濟,囊括了8位中美院士,6位高校校長,其中好幾個是兩院、甚至是三院院士。

如此大的陣容,且目前實際已投資200億人民幣,遍布全球的建設工程都在啟動中。

但是讓阿哩震驚不已的是,天義科技這個既沒有三院院士,也沒有龐大科研經費的「小公司」,把他們未來要發展的視覺計算、自然語言處理、人機自然交互、感測器技術、嵌入式系統等,都給做完了。

如果說去年單十一那則視頻還可能是人為造假,那光感測器的面世,則意味著天義真的掌握了一項非常強大的技術。

再然後就是莫雯蔚的【花海世界】演唱會了,阿哩派了整整一個技術團到現場觀摩。

最後愕然發現,天義居然突破了純空氣不可以折射光的屏障。

到了這裡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天義掌握了「光子疊加法」,這也就能解釋他們在光子應用發麵取得的巨大成果。

像光感測器、圖形處理器,光影視覺,這些都建立在光子疊加法上面。

在光子開發應用發麵,天義科技已經走到了全球頂尖的地步。

目前全球許多大型科研機構都在試圖跟天義做技術交流。

總裁婚不可測 可惜,天義「敝帚自珍」,不僅不申請技術專利,也拒絕就光子疊加法演算法做技術交流。

這就讓人比較頭疼了。

要麼忍,要麼滾,要麼就做敵人!

阿哩怎麼選擇?

澎蕊不知道,這個選擇題只能交給那個小個子男人。

庶女毒後 ……

此時數碼城的沈心也在頭疼不已。

普通人在網上噴噴「馬總統」感覺很爽,但真等做了阿哩敵人後,你就會知道他的強大了。

他們的觸角無處不在,把你日常生活中能碰到的東西一網打盡,你怎麼跟他斗?

以沈心的處事原則是不想跟阿哩交惡的,這個托拉斯集團公司,實在是恐怖了一點,一旦惹毛了他們,後果會很嚴重。

不過光影視覺是韓義的逆鱗,阿哩想碰光子疊加法他肯定不會同意。 霸愛總裁:獨寵萌妻 至於怎麼選擇,沈心同樣只能交給那個小老闆。

考慮了一會,沈心拿出手機給韓義打電話。

天義實驗大樓。

韓義剛從實驗室里出來。

到洗手台把手腕沾到的油污洗掉,跟在後面的蘇瑞爾也是有樣學樣。

「來,放點洗手液。」

蘇瑞爾說:「裡面的化學成分會對合成皮膚造成傷害。」

「那油污……」

韓義還沒說完就發現,自來水沖刷過蘇瑞爾的手腕后,上面的油污就像粉末一樣脫落了。

韓義驚奇道:「人家是不粘鍋,你這是不『粘手』啊!」

剛感慨玩,褲兜里的手機響了,拿出一看是沈心打過來的。

「怎麼啦?」

電話里沈心把情況講了一遍,最後問:「你是怎麼想的?」

韓義回到:「讓他們滾蛋。」

「我就知道是這樣。既然如此,那咱們就要考慮重組后的聚美優品第三方支付了。另外以馬耘的性格,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算了的,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沈心不知道,韓義現在有一個強大的機器人手下,蘇瑞爾,他無所畏懼。

「哈哈,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

……

暴風雨來不來,什麼時候來韓義管不了,反正他要回去陪女朋友了。

上午何瀟瀟陪俞靜瑤去金師大報道。

俞靜瑤報的是音樂系,校區在隨園,挨著金陵大學。

儘管已經到學校「踩過點」,但俞靜瑤依然興奮,一路都在嘰嘰喳喳說個沒完沒了。

在入學手續都辦好后,接下來自然是置辦各種生活用品了。

忙忙碌碌中,到了下午時俞靜瑤的興奮勁過了,開始為明天的軍訓擔心了起來。

下午4點30分,隨園女寢走廊里。

見何瀟瀟要走,俞靜瑤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哀求道:「姐,你再陪陪我。」

何瀟瀟摸著她的腦袋,大言不慚道:「乖,住個兩天就適應了。要像姐一樣學會獨立,你看姐大學四年,不是過的好好的嘛。」

俞靜瑤哭喪著臉說:「姐,要不今天我再跟你住一晚?求求你了好不好?」

「晚上要查寢的。」

「今天晚上不會!我問過了。」

「那……」

俞靜瑤一看有門,就扮可憐道:「好姐姐,我求求你…你就是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祝你跟姐夫舉案齊眉,白頭到老。」

最後一句擊中了何瀟瀟軟肋,伸手掐住她的臉蛋,眯眼笑道:「恩准了。」

「謝謝姐姐,我愛死你了!」俞靜瑤抱著何瀟瀟,在她臉蛋上狠狠親了口。

兩個人下了寢室樓,跟隨在學生家長人潮中,朝校門口走去。

走到一半何瀟瀟電話響了,韓義打過來的。

「你到南門口等我們,馬上就到。」

……

隨園南門口。

放下電話韓義從儲物箱里拿出一罐紅牛,邊喝邊等。

九月初的秋老虎依然毒辣,而他停的車位不怎麼好,光線直直的照射進來,儘管有隔熱玻璃阻擋紫外線,但依然刺眼。

喝了兩口紅牛他就下車了,站到樹蔭下等著。

馬路對面的校門口人流熙熙攘攘,車輛進進出出,那些一看就是新生的學弟學妹,臉上帶著對大學生活的憧憬、和身邊人熱烈的攀談著。

重生年代福妻滿滿 韓義又不自覺想到了自己剛入學時的情景。

那時的自己也是這樣,懵懂中帶著對未來的期盼、興高采烈著;哪怕半個月的軍訓都沒有澆熄自己的興奮。

現在想想,那個時候的自己多單純?像白紙一樣。

而現在的自己卻變成了稿紙,記憶著或喜或悲的故事,卻再也回不到那個單純的日子。

不過就算能回去,韓義也會擺擺手說:滾!老子不回去。

就在他胡思亂想著的時候,校門口出現了兩道熟悉的身影。

一個搖曳生姿,已頗具女人味;

一個娉婷裊娜,如青蘋果般誘人澀嘴;

兩個人一眼便看到他了,朝他揮揮手,韓義把喝掉一半的紅牛隨手放到車引擎蓋上、迎了上去。

「姐夫,你這麼大腕怎麼能親自過來迎接呢,這樣會把我姐寵壞的。」

「哈哈,已經遲了。兩年前你姐在我身上下了一種『不對她好我就全身難過』的毒,現在已經晚期。」

俞靜瑤抖了抖身體,咧嘴道:「咦,好肉麻噢~」

何瀟瀟卻一點也不覺得肉麻,撇開她纏繞在胳膊上的手,抱住了韓義的胳膊,咧著嘴樂道:「你是想把我美死,好繼承我的遺產嗎?」

「嘶嘶……不行了不行了,太肉麻了。」俞靜瑤揉著胳膊上的雞皮疙瘩,然後哈哈笑著朝馬路邊的奧迪跑去。

韓義當了把紳士,給何瀟瀟拉開車門,然後手托著車頂把她送進了車裡。

自己繞了一圈,從車屁股後面走到駕駛位坐進了車裡。

也就在這個時候,韓義看到了還放在引擎蓋上的紅牛。

剛打算下車去拿,車旁人行道上走過一個打扮時髦的女孩,到了車頭位置朝車裡張望了一眼,見到車裡有人後順手拿起了紅牛罐,從車頭繞了一圈,然後拉開車門就坐了進來。

韓義驚疑道:「幹嘛?」

女孩剛想說話,發現後座上有人,說了句「不好意思」,下車后匆匆走了。

俞靜瑤朝拎著紅牛罐的女孩背影看了眼、愣愣的問道:「她誰啊?」

何瀟瀟也楞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然後笑得前仰後合。

「啊哈哈哈……」

俞靜瑤拽著她胳膊搖晃道:「姐,說啊,她到底誰啊?」

「哎呦,笑死我了……」

韓義也反應過來了,邊系安全帶,邊樂呵呵問道:「你笑什麼?」

何瀟瀟反問:「你又笑什麼?」

「你那個只是道聽途說而已,現在都是在車窗前面放個紙板寫著徵婚或者交女朋友,然後留個放紅牛。」

俞靜瑤急死了,問:「你們在打什麼啞謎啊?」

何瀟瀟不理,嘻嘻笑問:「那這個怎麼說?」

韓義掛擋起步,「裝的!像這樣的一看就是社會上的,到學校里轉悠一圈出來,讓人誤以為她是學生,不信你問她要學生證,保證沒有。」

「啊……這樣啊!」何瀟瀟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你以為呢?都是套路啊!」 晚上本打算帶何瀟瀟去情侶餐廳吃個燭光晚餐的,不過多了個電燈泡,所以就在莫愁湖邊上一家特色旋轉餐廳吃的飯。

7點多,下樓的時候恰巧在電梯口碰到了現任光騰首席執行官岳敏才、和女朋友在這邊吃飯。

岳敏才今年37歲,顎省人,原來是深城「力方國際」有限公司的技術副總監。

力方是國內數字圖像三巨頭之一,在數字城市、虛擬現實、三維動漫、影視後期、視覺創意、多媒體以及軟體開發等方面,有著雄厚的技術積累。

而力方國際也一直雄踞國內建築CG動畫行業第一集團,像燕京奧運會、中海世博會、成督西博會,其數字媒體服務商就是力方。

在這樣的公司里當技術副總監,岳敏才技術如何是不用多說了。

能把他挖過來也多虧了沈心的牽線搭橋。

當時力方國際也不肯放人,最後天義做出了一定讓步,雙方簽署了《增強現實和企業級圖像處理器合作備忘錄》,岳敏才才得以過來。

從這裡就能看出,真正的人才是如何難得?

……

岳敏才高高瘦瘦,戴著一副金絲邊眼鏡,身上有著IT工程師特有的內斂氣質,笑容靦腆,37歲的人了,看到韓義時居然還有些不好意思。

簡單寒暄了一番,一塊去了樓下的「上島咖啡」。

街面上人聲鼎沸,隔著一道玻璃門的咖啡店裡卻音樂悠揚,配上昏黃但不顯暗淡的燈光,有了那麼絲絲燈光闌珊的味道。

知道他們有事要談,三個女人自覺的去了卡座,給他們留下了談話的空間。

雙方各自點了喝的。

韓義靠著椅背朝四周圍那些梳著大背頭、高談闊論的「精英人士」看了眼,笑道:「之前看到個笑話,說5個億以上的項目都在漫咖啡,5個億以下的項目來上島咖啡,你說我們今天談幾個億的?」

岳敏才忍不住笑了起來。

由於到天義時間不長,除了工作上,私下岳敏才沒怎麼接觸過韓義,外界也甚少有關於韓義的報道。不過在岳敏才想來,這樣的「理工天才」、性格應該是很嚴謹才對。

沒想到居然也有這麼逗逼的一面,讓他略微緊張的心情、放鬆了下來。

「韓總說的是。我第一次去漫咖啡的時候,甚至都懷疑自己走錯地方了,隔壁兩個戴著A貨勞力士的男人,張嘴就是10個億;還有一桌人正在談論一宗併購案,資金規模達20億。」

「哈哈,是嘛,改天我一定要到漫咖啡去見識見識。」

說著韓義朝不遠處的卡座瞟瞟,笑問:「還不結婚?」

岳敏才推推眼鏡,樂呵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大概年底吧。」

然後他反問道:「韓總呢?打算什麼時候進圍城?」

「我嘛隨時都可以,說不準下個禮拜你就會收到請柬。」

「那好!回頭我先把紅包預備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