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拿你有個用處。”王宇眼中精光一閃。

“什,麼,用,處?”小機器人滿臉問號。

“我拋!”王宇直接舉起機器人向那團黑霧拋去。

“啊!”小機器人一下子慌了。

果然,那團黑霧瞬間被小機器人吸引過去。

王宇也趁機可以靠近祕籍功法。

“嚶,嚶,嚶,主,人,你,坑,我。” 田谷

小機器人向那團黑霧發射激光,沒想到就連激光都被黑霧吞噬的一乾二淨的那種。

似乎那激光很對黑霧的胃口,那團黑霧似乎舔了舔嘴角,然後像惡狼一樣向小機器人撲過來。

嚇得小機器人說話都不打結了:“你不要過來啊!”

王宇終於拿到了功法,在握住功法的那一刻,那團黑霧像是感知到了什麼,扭過來頭看向王宇。

“那個,怎麼了嗎?”王宇感覺有些小尷尬。

“嗖”一聲,黑霧鑽進了功法裏面。

“呼。”王宇坐在地上微微喘了一口氣,真是太不容易了。

在黑霧鑽進功法的那一刻,整套功法也傳送到了王宇的腦海當中。

吞噬萬物功法,此功法乃可以吞噬萬物轉換爲最純真的力量化爲己用,無境界,無須消耗靈力,全靠一張嘴就可以吃遍天下所有招式。


我靠,這功法吊炸天啊!王宇睜開雙眼第一個感嘆。

當然,如果王宇能夠領悟到天地法則之後會更加逆天的那種,而《吞噬蒼穹功法》簡直就是類比系統的BUG,如果修煉這套功法,王宇相信自己就有把握戰勝外面的巨龍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吞噬蒼穹講究的就是兩個字吞噬,然而吞噬簡單內化困難,如果光吞噬要好修煉的多,但是吞噬,就代表王宇要在自己的體內重新構建一個世界,意思就是說,他需要足夠大的空間方纔可以。

內化構建空間,就首先得領悟天地自然法陣之中的空間法則,纔可以在體內構建體內世界。

“系統,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助領悟空間法則的方法?”王宇問道。

“叮,法則寶石,價值一顆兩百萬王者值。”系統說道。

“將王者值全部購買成法則寶石。”王宇說道。

“叮,恭喜您獲得二十二顆法則寶石。”系統說道。

王宇也不客氣,直接將二十二顆法則寶石煉化起來,很快,二十二顆法則寶石被王宇吸收殆盡,但是王宇連根毛都沒領悟到,就連空間法陣的入門程度都達不到。

“唉,寶石太少了。”王宇搖搖頭。

看來,短時間內想要修煉吞噬蒼穹功法是不可能的了,既然這樣,王宇只能先借助靈石突破修爲。

但是在這個房間也不是毫無收穫,王宇注意到那團黑霧居然可以從體內釋放出來。

“主人,那是什麼呀?”大白從王宇的體內出來問道。

但是沒想到那團黑霧居然如此兇狠照着大白臉上就是一口啃。

“哇呀呀!”大白疼的滿地打滾,雖然它也是一團白霧。

看着那團黑霧還想要啃大白,王宇開口阻止道:“住手!”

那團黑霧看了看王宇又看了看滿地打滾的大白便又縮回去了身子。

當初,王宇的級別便是元嬰巔峯卻沒有突破到出竅境界,如今再次經歷了這麼多事情,王宇對出竅境界又有了更深一層次的理解。

這不知道從哪裏收刮過來的靈石完全可以將自己突破到出竅境界,然而居然他王宇重生一世,就要改變自己的修煉方法,不再是一味追求等級,而是追求對境界更高一層的領悟。 元嬰期可以修煉出一個縮小版的自己,而出竅期跟真假美猴王不同,可以塑造出一個肉身,簡單來說就是賦予元嬰一個能力,可以擁有真身實力的十分之一。

但是他王宇是誰,他要走的是一條前人都不敢走的一條路,他要追求的就是吊打一切強者,所以出竅境界,王宇要領悟更高的一層纔可以。

這一次,王宇徹底遁入虛空當中,開始面對自己的元嬰。

“你是誰?”王宇問道。

“你是誰?”元嬰也同樣反問道。

在此之前,王宇從來都沒有認真考慮過這個問題,他變強的原因是什麼,爲了他身邊的女人,爲了守護自己想要保護的人,還是單純的就是爲了與天地爭鬥?

不,這些都不是目的,一路走來,王宇一直是處於一種什麼狀態,當初被人採補死亡之後自己穿越而來,爲了復仇一步步走到今天,然而火雀國的君主早已身死魂滅,那麼他就必須要尋找一個新的意念。

是的,他有系統這個BUG,但是一直以來他都太依賴系統的那種,他還是之前現實生活中那個從默默無名到打上國服第一榜的少年嗎?不,他擁有了前世沒有擁有的東西。

火靈兒爲了救自己而死,狗子爲了救自己重新變成了蛋,還有威脅他們生存的勢力在暗處盯着他看。


當初火雀國國君自爆致使狗子爲了護自己性命變成蛋,分神境界的真的就那麼強嗎?還是有人在背後搞鬼,他自問怡紅院這些年間滅了不少門派,真不好說沒有什麼勢力不注意自己,如果不是火靈兒,如果不是狗子,他早就死了。

身爲一個八尺男兒他王宇何時何地要一個女人保護才能苟活下去?系統告訴他只有自己變得足夠強大才能有能力復活火靈兒,他不想再這麼無能爲力下去了。

他要變得比任何人都強,他做事不要在猶猶豫豫,優柔寡斷,倘若他要是有足夠能力或許一切悲劇都不會發生。

悲劇的發生都是因爲當事人能力不足導致的。

這一次,他要捲土重來,他要成爲這世間的王者。

出竅境界,可以形意分體,但是這不是最重要的,出竅境界的本質理應是溝通天地靈力,匯入自身丹田氣海。

金剛不壞之身和召喚萬疆聖祖固然不錯,但是召喚萬疆聖祖消耗太大,不易多次使用,且副作用也同樣不容忽視。

之前他打敗火雀國國君就是因爲靈力消耗殆盡,如果可以引領天地靈力化爲己用,自然天地靈氣就是他本體,而他自身就是天地靈力。

王宇這次把所有的靈石都拿了出來,也許靈力大量涌入可能會將他體內的丹田撐爆,但是如果藉助大量靈石醍醐灌頂,自己就很有可能直接突破到出竅境界,領悟天地自然法則。

“靈石,起!” 心理科醫生

在自己周圍佈置了一個法陣,這個法陣是按照之前他購買的符咒佈置的煞血陣法,以自身精血爲引,將全部靈石的靈力全部牽引出來轉入一個容器當中。

一般需要極其強大的容器,而這一次王宇卻要選擇自身作爲容器,這一招極爲兇險,搞不好會自爆而亡,但是同時也是從元嬰越過出竅境界的巨大瓶頸。

“煞血法陣,開啓!”王宇精血爲引開啓法陣。

頓時法陣閃耀出血紅之光,所有的靈石都在其中瘋狂消耗,靈力源源不斷涌入王宇的四骸當中。

一道通天光柱灌天而上,一道道天雷被引過來,王宇這條路就是要逆天的,這次引來的是比劫雲還有強大的五彩雷雲。

“轟隆隆~”雷聲枕着狂風暴雨而來。

在外界的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紛紛停下腳步看着天上的雷雲。

“怎麼回事?”五個在試煉塔外面等候的守護者開始慌了。

她們看到了什麼,一道通天光柱直接突破了王宇的體內世界,雷雲枕着滾滾雷聲,帶着毀天滅地的力量而來。

“不好,主人怕是要渡劫了,我們趕快施法要守護主人。”凱特琳娜說道。

“嗯!”其他四人都重重點了一下頭。

然後開始在試煉塔外面佈置法陣,輸入自己的靈力。

“轟隆”一聲驚雷穿破雲層向王宇的頭上劈來。

剛剛接觸到五個守護者的法陣,法陣就在這一道驚雷當中灰飛煙滅,五人都受到反噬震飛出去。

“主人……”凱爾滿滿的不甘心,爲什麼爲什麼她守護不好自己的主人。

鑽心的疼痛不斷刺激着王宇的大腦皮層。

“金剛不壞之身,開!”

“勇者護盾,開!”

“壁障之風,開!”

王宇連續開啓了所有的護盾。


“轟隆”又一道驚雷下來。

王宇的所有護盾在接觸到的那一刻轟然潰滅。

接着,是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驚雷劈了下來。

王宇咬牙堅持,而在王宇體內,那顆蛋卻有了一點動靜。

驚雷蘊含的毀滅性力量正在他的體內瘋狂的遊竄着,破壞着他全身的經脈和凝聚的丹田。

“噗嗤。”王宇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驚雷已經將他裏面全部都破壞掉了。

“主人,你承受不住的,放我出去!”大白感覺到王宇的身體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創傷。

傲世毒妃:邪帝,滾過來 ,不允許大白出去。

而這時,那團黑霧卻毫無徵兆地從王宇的體內鑽了出來。

只見那團黑霧看到劈下來的驚雷相當興奮,將所有驚雷毫不猶豫地吞下肚子。

雷雲看到了,有些惱怒,一旁看戲的劫雲卻默默不語。

一下子上白道驚雷劈了下來,將王宇在的那家客棧直接劈成的渣渣,而客棧還有周圍鄉鎮裏面的人早早的就已經撤離了這裏。

“欸,你快看,那裏好像有個人!”一個在附近歇腳的修士對着旁邊的人說道。

“你眼花了吧,那種地方怎麼還有人吶!”另一個人質疑道。

“真的,真的有人啊,好像是在渡劫。”修士說道。 驚雷被那團黑霧吞噬之後裏面的純元能量都會轉到王宇體內,就連大白也收到了裨益。


那團黑霧吞了上百道驚雷依舊感覺不滿足,竟然流起了哈喇子眼巴巴第看着上空的通體光柱。

我靠,雷雲頭一次受到挑釁,它可是萬年都不會現身一次的超級雷雲啊。

一下子又劈下一道超級黑雷,這一道黑雷帶着毀天滅地的力量而來,就算是遠遠觀看的人都感覺到頭皮發麻。

“這是……萬年難得一見的黑曜雷電,我的天!”有個閱歷豐富的老者驚呼出口。

在遠處的一個地方,那裏仙氣繚繞,一位仙子急匆匆地趕來跪伏在地上。

隔着一紙屏障將屏障後面的人影襯的神祕而又高處不勝寒一般的氣質。

屏障後面的人緩緩端起一杯茶水在嘴邊輕輕抿了一口道:“小倩,何事如此驚慌?”

“回……回宮主,東南方向出現了萬年難得一見的雷雲,似乎是有人在渡劫。”仙子說道。

“噢?”那人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頓。


“那今天還真是趕了巧了,小倩,隨我去一趟好了。”那人輕輕站了起來。

“是。”喚作小倩的仙子起身向旁邊引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