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龍符!

龍符的能力有兩個,一個是林寒主動祭祀上蒼,另一個,則是可以掠奪任何祭祀中的一部分力量。

雖然這屍閻殿的聖子選拔儀式上的祭祀很是低級。

但終究是一場完整的祭祀。

以林寒如今的修為,若是掠奪一些力量,對他而言還是有著極大的裨益的。

暗暗激發手中龍符的力量。

一瞬間,林寒只覺得自己手中的龍符,不遠處的古老祭壇,還有那片天宇,三方形成了一種微妙的循環聯繫。

「轟!」

瞬間,一種磅礴強橫的氣血,開始在林寒體內增長和爆發。

「是那三百頭大荒凶獸的氣血,雖然只是一部分,但卻是如同氣血汪洋一般。」

林寒心有震動。

隨即他不再猶豫,開始運轉太古龍帝訣,瘋狂吞噬那從龍符中沖入體內的祭祀力量。

祭祀力量,乃是上蒼賜予下來的神秘力量。

這一刻,林寒體內的靈力、氣血、骨骸,包括靈魂,都是在進行一種不可言說的改造和蛻變。

整整半個時辰,林寒都是在那祭祀力量的洗禮之中。

他雖然修為沒有突破,肉身之力也沒有得到提升。

但林寒知道,自己獲得了巨大的好處。

這種好處,無法明顯表現出來,但在自己日後的武道路途中,絕對有著潛移默化的驚人潛能。

「看來,以後到了靈界中心大地,得多探聽探聽祭祀方面的消息,若是哪個大勢力或者某個古老皇朝進行祭天,肯定要去湊個熱鬧。」

林寒心中暗暗想著,忍不住暗暗竊喜。

這種等於是白送給自己的祭祀力量,要是以後遇到了,可不能錯過。

終於,在一陣古老的祭祀歌謠中,祭祀正式結束。

而林寒也是收回龍符,有些意猶未盡。

畢竟,剛才那種肉身和靈魂被祭祀力量洗禮的感覺,十分舒爽,靈台一片空明,就像是要立地成仙了一般。

祭壇之上,那主持祭祀的枯瘦老者身軀一動,便是來到了白玉廣場的前方。

他蒼老的眸子如同鐵鉤,充滿一種銳利之色,環顧掃射了一周,開口道:「此次聖子選拔,和往年不同,往年都是各大天驕之間的大戰,從而選出最為強大的那一個。」

「但由於雪州真龍會就要臨近,我們總殿上層經過討論,為了防止你們在聖子爭奪戰中受傷,從而錯過雪州真龍會,所以此次聖子選拔,所有人將會進入『屍聖塔』中。」

……

「屍聖塔?」

在場的眾人聽到這個稱呼,都是神色猛地一變。 屍聖塔,是一座紫檀木鑄造的九層巨塔,佔地面積極大。

巨塔表面,澆築了一層紫金鐵水,看上去充滿了尊貴,但同時也是帶著一份冰冷鐵血的氣息。

屍聖塔,屍閻殿當年開派祖師,一尊真正的聖人所鑄造出來的建築。

說是建築,倒不如說是一尊戰兵。

根據屍閻殿歷代的古籍記載,這屍聖塔,其實乃是一尊真正的聖兵,擁有著恐怖的大威能。

不過,不到屍閻殿有著滅宗的危機,聖兵這種能夠鎮壓一族底蘊的強大寶物,不會輕易動用。

人群中,雪幽正在向林寒解釋:「此次聖子選拔既然挑選在屍聖塔中,少主你一定要記住兩點。」

「第一點,屍聖塔一共有著九層,每攀登上一層,就代表著你被選中為聖子的潛力越高,所以,若是有能力,一定要堅持到力所能及下最高的一層。」

一個人的一往情深 「第二點,當所有人都站在了自己所屬的那一層后,屍聖塔的那一層中,會有天地靈力,凝聚成歷代闖到屍聖塔這一層最為強大的天驕虛幻分身,和你對戰。」

「戰敗者,將失去參與爭奪聖子之位的資格。」

「這種屍聖塔凝聚的天驕虛幻分身,每高一層,凝聚出來的天驕實力,會比底下一層要強大很多。」

「所以第一輪的攀登屍聖塔,也不要攀登太高,雖然能給自己加分,但第二輪的時候,與你所在那一層的天驕虛幻分身戰鬥落敗的幾率也會越大。」

「總之一切,都要靠自己把握。」

……

林寒點點頭,道:「我明白了。」

唰唰唰!

這個時候,一道道身影縱身一躍,都是朝著屍聖塔上爆射而去。

其中,就包括被所有人關注的荒天賜和穆神養。

剛才這一瞬間登上那屍聖塔的年輕天驕,足足有著二十多人。

但這二十多人中,有將近十個人,剛剛踏步進入了那第一層屍聖塔中,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轟飛了出來。

只有一半的人,在第一層穩住。

外面觀看的眾人,都是神色露出駭然。

他們沒想到,這屍聖塔竟然如此恐怖,將近一半的年輕天驕,在第一層就被轟飛出來了。

「太可怕了!」

「這屍聖塔中的力量根本無法阻擋。」

「第一層就有著如此強大的阻礙之力,那第二層,第三層,甚至是更高層的塔中,到底有多麼強大的阻力?」

……

眾人都是眼神震動,感到此次的聖子選拔難度,恐怕是有史以來最為艱難的一層。

而這個時候,林寒終於也是動身,踏步走入了那第一層屍聖塔中。

幾乎就在他踏步進入的瞬間,一種無比龐大的阻力,憑空出現,想要將他轟飛。

但面對這股龐大阻力,林寒眼神先是一愣,但隨即嘴角猛地劃過一絲古怪的笑意。

因為,他感受到了,這種龐大阻力,竟然是一種空間的力量。

江河之中,水流動,而產生阻力。

而此時,這屍聖塔中的阻力,就如同空間中有一股「空間水」在流動,朝著林寒拍打過來。

林寒周圍,不少年輕天驕都是渾身綻放神光,顯然在運轉功力,艱難抵禦那種空間阻力。

他們看到林寒踏步進來后,站在那裡竟然絲毫不運轉功法,似乎在故意等待屍聖塔中的神秘阻力將他轟飛。

不少天驕都是神色露出冷笑。

其中,荒天賜和穆神養都是看向林寒。

他們兩人是一眾年輕天驕中唯一兩個暫時還沒有運轉功法的人。

但他們看向林寒,都是眼神露出不屑之色。

顯然,兩人認為,林寒是在裝模作樣。

在第一層不運轉功法抵擋這種空間阻力的,只有他們兩個人有資格。

穆神養一身白衣勝雪,背負一柄散發寒氣的冰劍,他輕蔑看了不遠處的林寒一眼,心中冷笑一聲,「等會那股神秘的龐大阻力降臨到這小子身上的時候,他就知道他現在不運轉功法的行為,到底有多麼愚蠢了。」

荒天賜體型高大,渾身煞氣瀰漫,裹著一條烈焰蟒蛟的獸皮,顯得無比粗狂和兇殘。

此時,他看到林寒和他們一樣,沒有運轉功法,不由眼神露出一絲看好戲的兇狠之色,「哼,先天劍體,天賦倒是不錯,可惜你在第一層就要因為自大而被那種龐大阻力給轟飛出去。」

屍聖塔外,不少人也是神色不屑,看著第一層中站在那裡的林寒。

顯然,他們也認為林寒沒有資格不運轉功法,就能安穩通過第一層。

「空間的力量……」

林寒嘴角劃過一絲古怪的笑意。

這種在所有人眼中忌憚無比的空間阻力,在自己這個時空魂師面前,簡直是如同無物。

嘩!

妖孽王爺蛇蠍妃 林寒整個人像是融入了空間中一樣,那股從屍聖塔內部轟然爆發出的空間阻力,向他洶湧過來,卻是無法讓林寒動彈分毫。

他站在第一層中,同樣沒有運轉功法,但卻是穩如青松。

「怎麼可能?!」

這一幕,讓屍聖塔外的眾人都是紛紛變色。

這個牧晨,怎麼這麼強大?

難道,他已經有了媲美荒天賜和穆神養的頂級天驕實力?!

眾人都是議論紛紛。

「不可思議啊。」

「太不可思議了,這個牧晨,隱藏的太深了。」

「看來這一次的聖子之位爭奪,又多出了一份不確定性。」

……

屍聖塔,第一層中。

荒天賜和穆神養看到林寒站立不動,本是神色不屑的兩人,都是差點把眼珠子瞪掉下來了。

他們可是清楚感應到,林寒的修為,不過才化龍境七重天,別說和他們兩個半步聖境的天驕比,就是和一般的普通年輕天驕,都是不如。

剛才那瞬間被轟飛出去的一半年輕天驕中,就有著不少化龍境八重天,甚至是九重天的存在。

但現在,林寒這麼一個化龍境七重天的小子,面對第一層中的那種神秘阻力,卻是身軀不動,依舊挺拔如槍。

「此子隱藏的很深。」

荒天賜和穆神養對望一眼,第一次,他們從一個小小的化龍境七重天武者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凝重和壓力。

他們兩人雖然心高氣傲,但並非愚蠢之人。

林寒能夠如此淡然站在第一層中,肯定有著自己的過人之處。

而此時,屍聖塔外,已經嘈雜一片了。

眾人火熱議論的原因,自然是因為聖子選拔中,出現了林寒這麼一批大黑馬,脫穎而出,驚艷全場。

「赤蛟魂皇收了一個好徒孫啊。」

眾人都是暗暗羨慕赤蛟魂皇的眼光和運氣。

當然,若是他們知道一代赤蛟魂皇,已經被他們此時羨慕的這個所謂的徒孫給親手擊殺了,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我等了這麼多年,聖子之位,誰都別想搶走。」

穆神養冷峻的臉龐上帶著一份決然,朝著屍聖塔第二層踏步而去。

「嘿嘿,雖然我對聖子之位並不感興趣,但聖子的獎勵,據說十分豐富,我可是感興趣的很。」

荒天賜兇殘一笑,也是邁步朝著屍聖塔第二層走去。

林寒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並沒有動彈,反而繼續站在原地,閉上了雙目。

這屍聖塔中竟然有著如此強烈的空間阻力,正好用來感悟空間力量。

眾人看到了穆神養和荒天賜都是朝著第二層進發,而林寒則是依舊站在第一層,都是心中感到疑惑。

不過,沒有人再說什麼譏諷的話語。

因為,林寒剛才的表現,已經深深震撼了所有人。

包括那些屍閻殿總殿的太上長老們,都是眼神一亮,暗道屍閻殿又出來了一個好苗子。

荒天賜,穆神養,再加上林寒,無論誰是聖子並不重要。

他們這些太上長老看的更遠,他們的視野,並不停留在靈武大陸,而是朝向靈界中心大地的神武學府。

從現在來看,這三個年輕頂級天驕,進入雪州真龍會前一百,絕對是夠資格了。

在遺忘的時光裏重逢 若是他們能在雪州真龍會後的神武學府的大陸考核試煉中存活下來,成為了神武學府的學員弟子,那他們屍閻殿在靈武大陸上的地位,將會大大提升。

要知道,創建神武學府的神武錢莊,可是能夠媲美海神宮這種海域龐然大物的古老傳承勢力。

在靈界中心大地那個神教、古宗和遠古大族……層出不窮的遼闊大地上,都可以算是一霸。

而就在屍聖塔外眾人議論紛紛時候。

屍聖塔中,五個年輕天驕踏上了第二層,三個年輕天驕踏上了第三層。

第四層中,兩道身影踏入。

正是荒天賜和穆神養。

不過,就算是他們,踏入第四層的時候,也是感到一陣吃力,不得不運轉功法,開始抵擋那種越來越強烈的空間阻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