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在浮雲出一處樹木茂密的地方,一個壯年男子正在深一腳淺一腳的走着,渾身血跡斑斑,看起來受傷不輕。身上有幾處傷口還在不停地往外流着鮮血。鮮血映照着斑駁的殘陽,給人一種特別悲壯的場面。

踏踏……不多時間,受傷的男子還沒有走出多遠,周身就被一羣男子圍住,各個看着受傷男子就像老鷹看着小雞似的,有一種勝券在握的決心。

劉天,你就乖乖的交出龍珠,我血劍堂答應你,一定會保護你的人身安全,你劉天將會在我們血劍堂要雨得雨,要風得風,還不是兩全其美的樣子。一個穿着白衣的老者風趣的說道,一張佈滿皺紋的老臉上漏出一股狡猾的神情。

交給我們昊天宗……

交給我們無影宗門……

……

一聲聲誘惑的條件鋪天蓋地的向着劉天而來,這些條件無非就是隻要劉天交出龍珠,劉天以後生命中將會有享不完的榮華富貴,絕世美女,以及金錢,但是這些對於劉天來說真的有用嗎?劉天一陣冷笑,這些號稱天下名門的大宗們,卻爲了搶到自己的龍珠,變成了披着羊皮的狼。現在的劉天受了這麼重的傷,即使不死,以後也是個廢人,真的會像說的那麼好嗎?劉天一陣苦笑。

哈哈……劉天狂妄的笑道,就你們這些人面獸心的傢伙,你們的那點小心思我能猜不出來嗎?我劉天行走江湖半輩子,什麼樣的陰險的人沒有見過,不過天下再陰險的人,也沒有你們這些披着正義的傢伙陰險。噗……劉天剛纔由於太過激動,口中噴出幾口鮮血。劉天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到底是誰出賣了他有這顆神祕的龍珠,這可龍珠也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珠子,但是這顆龍珠卻是無比的神祕,擁有這顆龍珠的人,一身百毒不侵,甚至還能夠救人的性命,自從劉天曾經得到這顆龍珠後,劉天保守者祕密,知道的沒有幾個人,但沒有想到的是,最後它擁有這可神祕龍珠的消息還是被這些別有用心的陰險傢伙知道了。難道是他?劉天不相信,因爲他是劉天今生最好的知己了。

似乎是看出了劉天的疑問,一位老者手一揮,然後從後面的人羣中走出了一個人,來到了劉天的面前。

果真是你,藍八,劉天頓時感覺就像天塌下來似的。內心五臟六腑都在劇烈的翻動,直到這時候劉天不相信的事情終於被確定下來。

對不起,大哥,二十萬金幣可不是一個小數字啊,大哥你只要交出那顆龍珠,我保證你不會再受到任何傷害了。

哈哈……劉天欲哭無淚,這個吃裏扒外的自己所認同的知己,竟然就因爲二十萬金幣就將自己出賣了,劉天簡直不敢相信,這藍八的命還是劉天曾經救下的,後來這兩人貌似都有相同的性格與趣味,都一心追求武學,不求名利,所以兩個人成了最好的兄弟,劉天自認爲是自己的知己。果然還是那句老話說的好,在這個世界上,傷害自己最深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身邊最親的人,此刻的劉天是深有感觸。

別廢話了,大哥,你只要交出龍珠,我保證你不會在受到傷害的。藍八似是也回憶起了曾經的過往,內心也是隱隱有點兒傷痛。

你們這些人都得死,龍珠你們也不會得到,劉天突然就像一頭髮怒的豹子,眼睛充血,渾身骨骼咔嚓作響。

殺,劉天一聲大喝,劉天知道自己今天走到了生命的盡頭,但是劉天並沒有絕望,真正絕望的就是自己最好的兄弟出賣了他,這讓曾經注重友誼的他,怎能忍受?

劉天手中長劍一揮,劍光霍霍,首先向着藍八衝去,沒有做好準備的藍八,哪能料到劉天會有臨死時的反手一擊,措手不及間,藍八用手掌去擋。


咔嚓,一聲輕微的響聲過後,藍八的三根手指竟然被利劍斬斷,藍八慘叫着向着後面急速褪去,然而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間,幾乎所有的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劉天轉過身,從身上取出那顆龍珠,頓時間光芒大聲,讓衝上來的所有人止住了腳步。綠色的光芒響着周圍擴散。

這就是你們想要的龍珠,對於這可龍珠的神祕性我可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他能夠在人最危急的時候救下你的生命,還有,他會讓你百毒不侵,至於別的作用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此刻龍珠也救不了我的命了,然而遠遠沒有江湖上相傳的那麼神祕。劉天此刻終於說出了龍珠的祕密。在說話的間隙,劉天運行周身的血液倒流,所有的人看着這可顆龍珠,根本沒有看劉天的反應。

既然我不能擁有它,你們這些陰險的傢伙也休想得到它,這時候的劉天突然虛幻了起來,給人一種虛無縹緲的感覺。劉天順勢講龍珠吞進了口裏。

快退,他要自爆。精明的人開始反應過來。


然而一切都已經遲了,彭,一聲爆炸的聲響,頓時間血肉橫飛,塵土飛揚。各種胳膊斷腿在空中飛揚。

只有還沒有圍上來的人倖免於難,一代高手劉天就這樣被隕滅,背叛劉天的就是劉天心中那所認知的最親的兄弟。

劉天徹徹底底的死了,自爆導致劉天身體灰飛煙滅,一些活下來的人在這裏找了三天三夜,最後沒有發現那顆神祕的龍珠,最後惺惺的下了山。 「殺了,」

輪迴道人淡淡開口,他身後的九個大聖同時縱身一躍,如鷹一般撲向了白起等人,

白起等人急忙後退,可是已經遲了,那九尊大聖已經殺到他們身邊,他們逼不得已,只能出手迎敵,

「轟隆……」

白起等人根本抵擋不住攻擊,全部被震得後退,噴出了血,

九尊被複活的大聖,等於是輪迴道人的傀儡,輪迴道人要讓殺了白起等人,他們便會出全力,毫不猶豫的殺了白起等人,絕對不會留手,

在白起等人當中,以白起的修為最高,他已經斬殺了七次因果,可是那九個傀儡大聖,最弱的也斬殺了八次因果,白起的修為比不上九個傀儡,

不過,白起擁有殺戮氣場,關鍵時刻他釋放出氣場,壓制住了他對手的修為,

就在白起想獨自逃走的時候,輪迴道人突然冷哼一聲,一指點向了白起,頓時一圈圈氣浪席捲向白起,

白起急忙出手抵擋,可是他又豈會抵擋得住一個準帝的攻擊,

刷的一聲,白起便被斬成了兩斷,他的元神從體內飛走,朝著遠處星空遁去,

「你跑得掉嗎,」輪迴道人譏笑,又抬起了手指,準備擊殺白起,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驟起,

輪迴大陸中央,大地震動,金光如柱,衝天而起,

嗖的一聲,一桿千丈余長的金色長矛從金光中飛射而出,長矛上瀰漫著無數古老的符文,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一股恐怖之極的氣息從長槍中散發出來,整個輪迴大陸,甚至整個輪迴星域的人都感覺到了這股可怕的氣息,

即便是強如大聖,在感受到這股氣息的時候,也為之心悸,

「這是……」葉峰瞳孔一縮,在這桿長矛之上,他居然感受到了超越准帝的氣息,

「終於出來了,」輪迴道人笑了起來,

孤鴻子掃視遠處,笑著說:「六大門派的掌教們應該都回來了,否則這件帝器也不會出現……」

他們似乎早就意料到長槍會出現,而且他們居然沒有絲毫懼怕之色,

突然,長槍微微顫動了起來,隨後居然朝著葉峰等人所在的飛行寶船疾射而至,長槍所過之處,空間直接撕裂,一條條粗大無比的空間裂縫蔓延開來,

葉峰悚然,這……這絕對是一件帝兵,

只有帝兵才有如此威力,輕易間擊穿虛空,粉碎一切,

「帝兵一出,輪迴殿的餘孽必死無疑,」

六大門派的人都不認為輪迴道人能夠活下來,畢竟,輪迴道人面對的可是一件帝兵,

何為帝兵,能夠媲美准帝,或者大帝境強者的道兵,才能被稱為帝兵,眼前這把長槍,已經超越了准帝,只怕已經和大帝沒有什麼區別,

然而就在這時,輪迴道人忽然一笑:「回來,」

那九個傀儡大聖突然飛回了輪迴道人身邊,他們的力量全部注入了輪迴道人體內,輪迴道人氣息很快便超越了准帝,幾乎和那桿長槍散發出的氣息沒有任何區別,

這便是輪迴道種的可怕之處,可以借用被輪迴道種復活之人的力量,使自己的力量倍增,

與此同時,孤鴻子身上散發出無數金色的文字,全部都是奧義九字,他的氣息居然也突然超越了大聖巔峰,超越了准帝,直逼輪迴道人,

葉峰瞳孔一縮,這便是奧義之力大成后的威力嗎,

「轟隆,」

輪迴道人出手,與帝兵激戰起來,只見長槍驟然縮小,擊穿虛空,閃電般射向輪迴道人,輪迴道人打出輪迴之印抵擋,

一人一槍所過之處,虛空不斷崩塌粉碎,空間像是紙糊的一樣,

突然,孤鴻子的眉心突然釋放出了靈魂念頭,演化成驚世大陣,九個古字為陣眼,困住了長槍,

「轟隆隆……」

長槍四處攪動,把孤鴻子的大陣擊穿,輪迴大陸的人抬頭看去,天空中到處皆是空間裂縫,像是末日來臨一樣,

葉峰悚然,大帝之間的交手實在太過恐怖,即便是隔著老遠,也承受著莫大的壓力,

「他們要封印帝兵,」小石王突然對葉峰說,

「一旦帝兵成功被封印,輪迴大陸六大門派就完了,」葉峰神色凝重,

六大門派的依仗只有帝兵,若帝兵被封印了,那麼六大門派只能任由輪迴道人宰割,

所有人都知道這一點,可是所有人都只能看著,無法插手,大帝之間的戰鬥,在場眾人當中,誰敢插手,

碰的一聲,遠處長槍居然又被孤鴻子的大陣給困住,大陣如網,把長槍罩在了大地之上,

輪迴道人祭出九把飛劍,咬破舌尖,把血噴在了劍上,隨後把劍一甩,九把劍全部插在了大陣附近,

一個個輪迴之印從劍中飛出,形成了一條條鎖鏈,纏在了長槍之上,與此同時,孤鴻子也祭出道兵,加強了封印,

帝兵居然真的被封印了,

帝兵被封印的剎那,慈航心院、星辰殿、巨斧戰盟、天鏡神宗、大武帝國、念師學宮之內,葉青帝等人都是猛的一驚,

被封印的帝兵乃是當年他們的先祖聯手所煉製的,正是因為有這件帝器,其他星域的人才不敢覬覦輪迴大陸,

現在帝兵被封印了,他們根本無力阻擋輪迴道人,

「今日,輪迴大陸六大門派的人,一個也別想逃出輪迴大陸,」輪迴道人緩緩開口,他的聲音傳遍了整個輪迴大陸,令六大門派的弟子們驚懼不已,

嗖嗖嗖……

葉青帝和蘇千夜等六大門派的所有大聖境強者,全部同時憑空出現在,

「六大門派的弟子聽令,現在馬上離開輪迴大陸,」葉青帝的聲音也傳遍了整個輪迴大陸,

「哼,」輪迴道人冷哼一聲,把葉青帝的聲音給震散了,接著他冷笑道:「有本座在,今日誰能逃出輪迴大陸,」

凡是六大門派的人,他都會親自動手殺了,因為當年輪迴殿的人,同樣全部死在了六大門派的祖先手上,

只有殺盡六大門派的人,才能解他的心頭只恨,

葉峰知道他自己對孤鴻子的重要性,所以他心中一動,突然開口說道:「孤鴻子前輩,我想求你一件事,」 被弄混了腦子的劉天好半天才慢慢反應過來,開始梳理着紛亂的思緒,一切事情的根源還得從自己所擁有的這句身子的主人說起。

從這具身子主人的記憶中得知,原來這少年名叫劉笑天,劉天想笑,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要不是這小子不能修煉,要不是這小子被自己二叔家的二哥一拳打得魂飛魄散,估計劉天也不會靈魂投胎到這傢伙的身上。

劉笑天就叫劉笑天吧,劉天淡淡的自言自語道,反正多一個笑字又何妨,這一世自己就是要笑傲人生,笑傲江湖。

劉笑天回憶着從劉笑天身上所發生的點點記憶,原來這小子的出身這麼貧賤,還有這小子竟然一點修爲也沒有啊,這小子不禁悲哀,而且可悲,這是劉天給劉笑天的評價,從中可見一般。

劉潭,劉笑天二叔家的一個無所不做的二世子,更是對劉笑天不客氣,這更是脫了劉潭的福,竟然將劉笑天給打得死翹翹。

哼,一個修爲不高的二世子,卻是這麼的猖狂,既然我掌握了你的身子,這個仇我一定會給你報,劉笑天和劉天以後就是一個人,劉笑天就是劉天,劉天以後就是劉笑天。


不,以後就是我們四個人,腦子中突然淡淡的傳出一個蒼老的聲音。

嗯嗯,好,劉笑天爽快的答道,用記憶中猥瑣大學生的話說:存在就是合理,這點劉笑天也沒有辦法反抗,誰讓這個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猥瑣大學生文學程度那麼高了?誰讓地球就是傳說終中的龍族之家了,他一個龍武大陸的高手是無法和地球上這樣的畜生是無法抗衡的。

好了,我和猥瑣大學生要沉睡了,估計需要好長時間,最近這些事情就交給你了,如果真遇上人命關天的事情,我們兩個會甦醒的。

嗯嗯,讓我先理一下我這紛亂的思緒。

少爺,歐陽家的人來了,說是什麼來退婚的。

什麼?退婚。劉笑天不解的問道。

是啊,難道少爺忘了你曾經有個未婚妻,只是……只是少爺一直……幺兒說到後面說不下去了,淡淡的瞥了一眼劉笑天,自己的少爺。

幺兒,以後有什麼話你就說,我知道了,你是說我一直沒有修煉天賦,所以歐陽家族的那個小蛾子就要退婚。

幺兒點點頭,再沒有說什麼,因爲幺兒很清楚的知道,這個不能修煉纔是自己少爺一直最大的內傷,以前就因爲這個,要不是自己這位人模人樣的少爺不能修煉,能有這麼悲催的下場嗎?如果自己的少爺有着驚人的天賦修煉,那也有可能烏鴉變鳳凰。

走,看看去,三歲的時候見過歐陽飛碟一面,以後就再沒有見過,估計現在出落的很水靈了吧?

幺兒聽到這些話,心中的第一想法就是雖然自己的少爺活過來了,但是由於被雷擊中,估計腦袋裏少了根線,從而有了神經病,因爲自己的少爺以前可是個怕事的主,特別的軟弱,也特別的善良,而現在不管碰上什麼事情,都能夠鎮定自若,這不是腦袋裏少了根筋嗎?

來到一處寬大的房間,裏面已經擠滿了劉府上下的老女老少,爲的就是怎樣看到劉笑天出醜,還有劉笑天的爹,這個位高權重的族長怎樣收場。


劉笑天瞥了一眼自己的老爹,四十歲的樣子,頭上稀稀疏疏有了一些白髮,但是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這些白髮估計有一部分是拜歲月的恩賜,也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女人的滋潤,劉笑天雖然對這位剛剛得到的老爹一點不感冒,但是至少這位撿來的老爹用一點食量給了曾經的劉笑天以生命,這點對於前世孤兒的劉天來說,還是難能可貴的。

天兒,你來了,族長劉龍擡眼看了看劉笑天,並沒有流露出很大的情感,也沒有流露出父子情深的愛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