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他的心中,浮現起了希望!

張鋒眸光凝重,絲毫不敢隱瞞,顫抖開口,「我名下,估計…有七百億左右,可挪動的資產…」

給出一半…

那,就是三百五十億!

想到這裏。

張鋒都有些肉疼,「您要的話,我回頭,就給您轉一半過去…」

但,話音落下。

秦蒼穹的聲音,卻並未響起!

唰!

張鋒的面色,猛然一變!

汗水滾滾滑落!

這他嗎…

都什麼時候了,他還在下意識的,想談條件…!!

此刻,他聲音顫抖開口!

「秦先生。」

「您一句話…我的資產,全都是您的!」

秦蒼穹面色平靜,淡淡開口,「張公子,既然這麼大方,那我就收下了。」

此刻,他緩緩點燃一根煙捲!

這…

在外面高空,颶風呼嘯的情況下,點燃煙捲?

但,此刻。

秦蒼穹的四周,罡氣爆發…!!

甚至,沒有任何風勁,能突破周身束縛!

秦蒼穹吞吐著煙捲,面色平靜,輕輕碾踏着張鋒的腦袋,「張公子,給你一根煙的時間,等我抽完這根煙,你將名下資產…轉移到我賬戶內。」

「如若不然,我送你下去,見你弟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望着電梯裡說十分鐘之後纔到的人, 望着電梯外說自己還在外面還沒有回到醫院的人。

這薛定諤的十分鐘,兩個人誰也笑話不了誰。

薛與梵之前聽隔壁病牀的阿姨說醫院的綠化很不錯,昨天晚上點外賣的時候薛與梵看到了一個幽靜的走廊, 在住院大樓的西側。

住院大樓的西側面有一個在走廊上的長椅, 和前面的放射科大樓形成了一個銳角, 醫院的綠化部門很用心, 連這個銳角處都做得像個小花園, 一顆梅花樹種在這裡,但是薛與梵白天來看的時候它還沒有開花。

半開放式的走廊,夜風被前面的大樓擋住了, 又是個能欣賞雪景的好地方。

看着手裡那個沒有被包裝過的蘋果,薛與梵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應該是什麼心情, 笑話他傻啦吧唧的還是應該感動一把。

心裡的天秤慢慢傾向於後者, 薛與梵低頭看着那個蘋果, 就爲了給她送個蘋果嗎?聽他問起自己媽媽身體怎麼樣了。

薛與梵說明天就出院了,反問起他今天演出順不順利。

周行敘恩了一聲, 和她說起了唐洋被唱片公司看中了,唐洋想去嘗試一下。他也說那個唱片公司比鍾臨之前那個要正規很多,但大概率在電視劇上看見唐洋是他畢業之後的事情,唐洋還是更傾向於先畢業,至少歌唱這條路走不通, 自己有個畢業證也不至於就業太困難。

“挺好的。”薛與梵聽他說, 聽見了話裡畢業的字眼, 視線落在走廊外紛飛的雪花上:“還有半年就畢業了, 我還記得我剛考上大學的時候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以爲自己以後能過上一天只有四節課的好日子。”

最後的確是一天四節課,大學一節更比高中兩節長, 還有魔鬼實訓周。

當時覺得四年好久,現在想來也已一匆匆,只剩下六個月的時間,這六個月裡又將有一批人執筆上戰場,他們也終將慢慢退出無涯的學海。

薛與梵嘆了口氣,扭頭看向旁邊的人:“時間真快,又是一年平安夜了,去年平安夜我們兩個還在KTV裡唱歌呢。”

周行敘糾正她:“是你在睡覺。”

薛與梵假裝沒有聽見,藉着這飄雪,繼續將自己塞進感慨時光匆匆一去不回頭的文藝包袱裡:“明年這個時候我就一個人在異國他鄉,看着別人家裡通火通明,從窗戶望進去,別人成羣結隊,闔家團圓,我……”

周行敘似乎執意要扒掉她這不符合的文藝範:“然後你被人舉報大半夜窺探別人家裡情況,不尊重他人隱私,進局子裡喝茶了。”

薛與梵決定忍最後一次:“我會手裡拿着一個蠟燭,看着窗外雪花飄飄,參與子夜彌撒或是爲耶穌和我自己禱告。晚餐是魔鬼英國菜,小白菜打了霜要被凍死的那種可憐。”

周行敘腿隨意的伸着一條腿挨着旁邊坐着的薛與梵,他其實喜歡秋天,不熱,但是也容易感受到彼此的體溫,冬日的衣服很厚,厚到挨着也感覺不到對方身體的冷熱。

他在薛與梵的視線裡搖了搖頭:“不會的。”

“是嗎?”薛與梵不覺得,雖然可能自己的措辭誇張了,但大概也是孤單吧。或許她可以期待有人跨越過境穿過暴雪出現在她的面前,替她擊敗異國他鄉獨自一人的最恐懼——孤獨感。

視線落在旁邊那個人的側臉上,薛與梵挑了挑眉:“羅曼蒂克一下?翻山越嶺來見我的那種?”

周行敘偏頭,對上薛與梵帶笑容的臉,他就顯得很平淡:“天冷你只會躺在被窩裡。還參與子夜彌撒,想太多。而且躺被窩大概率還是你一個人,就你這個暖被窩的程度,小白菜打了霜要被凍死倒是可能性最大,不得不說你還是有點自知之明。”

被損了。

雖然周行敘剛剛說的那些話纔會是薛與梵的真實寫照,但就是不服氣:“我相信我自己的魅力。”

周行敘睱眸望着她,臉上帶着些不可查的怒意:“怎麼?找個外國進口的人形熱水袋?”

旁邊的人還沒有察覺到什麼,還點了點頭,說什麼要嘗試一下女媧和上帝手藝的區別。

人就是奇怪,周行敘覺得她隨隨便便跟自己開始沒什麼,但是聽她說準備和別人也隨隨便便開始就很不爽。覺得她不應該這樣,也不可以這樣。

“薛與梵,到時候你和他們才認識四五個月。你不瞭解他們的……”

周行敘人生導師模式進入的很突然。

“約個炮還需要提前瞭解他們的人生目標和之後十年的人生規劃嗎?”薛與梵不解地看着他,但突然又想到了什麼:“你在暗示我跟你搞在一起之前沒有采訪過你嗎?”

冬日裡說話的時候白霧隔在兩個人之間,像是人手一根香菸。向卉的病並不需要陪牀的人如何操勞,但是那張摺疊牀睡着總沒有家裡的牀來的舒服,她眼底還是有些烏青,今天在電梯處碰見的時候,她開口第一句話就是解釋自己身上這件衣服是她媽媽的。

問他是不是很難看。

當時周行敘沒講話,只是用拇指幫她擦掉了嘴角的蜂蜜芥末醬。

周行敘手搭在椅背上,大冬天的沒有穿高領也沒在脖子裡圍條圍巾,在扭頭看她的動作下,脖子處的線條很漂亮。

他明眸熠熠,視線不移:“採訪的話,需要我坦白嗎?”

自上而下的月光都因爲這飄雪冷冽了幾分,那銀盤因爲不是十五而缺,但絲毫不影響今夜城市上方翻滾的情愛。

他那雙眼睛裡有着一縷難以定義的情緒,它們尚不夠格冠上‘愛意’這麼偉大的名號,但又似愛。

現在是平安夜,他大約是今夜所有說愛的男人裡,最適合也最會說愛的人。

薛與梵率先錯開視線,重新望着在夜裡似夜色的綠植:“你這話說得像是在問我你需不需要表白。”

周行敘喉結一滾,啓脣想說話,音還沒有發出來。旁邊的薛與梵繼續說話,打斷了他:“周行敘,你以前是怎麼對你那些前女友表白的?”

“就隨便問一下要不要試着交往一下。”他說這話的語氣就像是這話一樣隨意:“你呢?”

好像現在這年頭在一起都變的很隨意,薛與梵當時被前男友追了一段時間後,有一次晚上逛完操場他送自己回宿舍,然而他偷親了一口薛與梵的臉頰,然後就莫名其妙的在一起了。

不過薛與梵更好奇另一點:“你那句話的成功率百分之一百?”

他思索了一下,搖頭:“不算。”

不算?

這個問題又不存在第三種回答,要麼是,要麼不是,不算算什麼答案啊。

薛與梵:“不算?什麼意思?”

他突然揚了揚嘴角:“剛剛問了一遍,有個還沒有答應的,也沒有拒絕,所以不知道怎麼算。”

薛與梵很快反應過來他在說自己。笑容一瞬間佔據了她全臉的神經和肌肉,薛與梵有些得意:“哎喲,撩我呢?”

周行敘擡了擡下巴:“怎麼樣?”

薛與梵發出恩的聲音,聲音拉得很長,一副思考的樣子,像是解決一道數學難題,最後咋舌:“那感覺我還是拒絕你比較好,這樣等你老年回顧戰績就會永遠記得這麼一次折戟沙場了。”

“非得讓我老年回顧嗎?”周行敘看着她,不能讓他老年不回顧嗎?因爲想念的人就在身邊。

薛與梵還沒有來得及細思,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

是向卉打電話來問她什麼時候回來,薛與梵胡謅了一句店裡太忙了,她現在正準備回去了,電話那頭的向卉說她好吃鬼,也提醒她回來的路上注意安全。

掛了電話,她沒有再糾結剛纔的話,將手機揣回口袋裡:“我要走了。”

周行敘也起身:“走吧。”

他們兩個都坐住院部的電梯,路過樓下的超市,薛與梵駐足:“周行敘站在這裡等我一下。”

總不好不給人回禮。

但是超市只有果籃,沒有單賣的蘋果。最後沒辦法,薛與梵買了瓶水,又買了一個麪包。結完賬從超市出來的時候,他已經幫自己按好了電梯。

購物袋裡裝個兩樣東西,周行敘大概看出來瓶飲料和一個麪包。

薛與梵把手裡的購物袋給他:“沒有蘋果了,蘋果汁將就一下吧。”

wωw ⊙тTk ān ⊙C○

周行敘又拿起那個麪包,狐疑了一下。只聽薛與梵繼續解釋:“紅豆麪包。”

她以爲周行敘忘記了之前學校裡流行的紅豆愛情文化,唸了一下王維的詩:“相思呀。”

周行敘把兩樣東西都裝回袋子裡,垂下眼眸,面上的平靜和心裡的翻滾奇蹟般地在一個人身上共存,開口:“我知道。”

電梯達到的提示音率先響起,電梯門還沒有開。下雪的天,沒有人來探病,也沒有人下雪天還出來瞎走動,電梯裡沒有人。

薛與梵看電梯已經來了,和他揮手說再見,順帶着提醒他雪天注意行車安全。上行的電梯到了,正準備進電梯的時候,他又開口了:“薛與梵。”

薛與梵腳步停在電梯前:“恩?”

她在等自己說話。

但是說什麼呢?

他不能像與謝野晶子一樣,在人離去前於幽暗的黃昏裡寫下一首關於白萩的詩。或許他可以向陸凱借用一下《贈范曄詩》,詩的最後一句也可以用於愛吧。

他還年輕,或許都不需要,只需要大膽一些。

但他沒有,沒來由地怯懦了,只是開口:“平安夜快樂。”

薛與梵還以爲他要說什麼呢,晃了晃手裡的蘋果:“你千里迢迢送蘋果來了,我快樂的。”

不是這個平安夜快樂,是明年的,後年的,他送不到蘋果的每一個平安夜。 「死丫頭,你瘋了嗎?為了一個廢物,你怎能答應這麼過分的要求?」張婷婷一下子急了,氣憤地罵道。

「媽,總裁一職,本來就是蕭寒為我爭取到的,要是能夠救出蕭寒,就算沒了工作,我也心甘情願。」秦若霜搖搖頭,語氣充斥着一股堅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