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荒古血脈者本就是極其妖孽的體質,神識又十分強大,現今得《道經》相助,竟然讓他在冰寒領域中完成了肉身的形神歸一!

修鍊之人,初期最難突破的是什麼?就是靈與肉的統一!

韓星機緣之下,他竟然一舉突破了步入黃級戰者的第一重難關!

他雖未步入修行一天,但卻讓他比步入修行的初級修士更加強大。

要知道,每一位修道者,要成就這番境界,其過程相當痛苦而又漫長,短者數月,長者數十年,更有甚者,終此一生也無法脫離了凡夫子的桎梏,正式「脫凡」而邁進修道的行列!

而韓星居然只用了一刻鐘!

這若是說了出去,絕無一人會相信。只怕是龍淵宗的宗主回憶一下自己「脫凡」的過程,也得慚愧的撞牆而死!

此刻,韓星卻對自身的變化卻渾然不知!

他身形翻滾,被衝擊波「吹」的向「神藏源城」縱深處橫飛了數百萬丈,才穩住身子,墜落在一片斷壁殘垣的無人廢墟面前。

韓星的臉終於由綠變白又一點點恢復了正常,此番能死裡逃生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落地后,他謹慎小心的調動神識,掃向前方,生敢再落入到什麼死局當中……細觀之下,豁然發現,前面竟有一片斷壁殘垣遺迹。

「那是什麼?」韓星現在的神識已是極其強大,黑暗在眼中亮如白晝,他雙眸射出二道金光,掃向殘垣後面的黑暗深處。

靠神識感知,讓他吃驚不已,竟是由許多倒塌的宮殿遺迹組成,其中,竟然還有一座巨大的青金大殿沒有倒塌!

大殿的青金石上面綠銹斑駁,雖歷經歲月,看起來仍古樸大氣,給人以極其滄桑的感覺。

青金大殿氣勢磅礴的矗立在山丘上,宏偉無比,形同一座孤城,彷彿從亘古保留到至今,歷盡了蒼天宇宙的變化。

韓星心中一震,這是什麼地方?

是荒古前的遺迹?

他很難想象,自己到了什麼地方!

韓星心中凜然,小心翼翼的向著前方那座大殿走去。

當他來到近前,只見大殿正門上方掛著一塊銹跡斑駁的銅匾,上面刻著四個鐘鼎古字「覲天神殿」,字如蒼龍蛇盤繞,鐵筆銀划,左角落款寫著:清源妙道真君親題。

傳說中的神殿?

清源妙道真君…?

我不會是眼花了吧…這怎麼可能……

據《大荒寶鑒錄》所記,神話大戰中有古聖是為清源妙道真君,神通廣大,額生三眼,能窺天地人三界的真實面目,為當今天師、地師傳承之始祖,為後世敬仰。

傳說清源妙道真君仗一口三尖兩刃屠天神戟,以九轉玄功敗諸天神衹,以三十三天灌江口的覲天神殿為其居所,有白犬神獒為其看守。

難道眼前的這座古殿就是傳說中的那座神殿?

韓星就算再無知,也能猜出這位傳說中的大神是何等牛逼!

這座神殿既然冠以這麼牛叉人物的名字,又怎麼會差到哪裡去?

如果是真的,帶給自己的震撼性就太大了!

覲天神殿本在無上界三十三天之中,何以被造化遠仙玉裝在了裡面?

仙界究竟發生了什麼,讓這座遠古神殿荒敗了?

諸天神祗都那裡去了?

韓星看著古殿被塵埃遮蔽,遍地都是磚頭瓦塊,暗想,這裡一定是無上仙界發生了什麼驚世駭俗的大變故,才會這樣!

眼前這座綠銹斑駁,堪比皇官的巨大青金殿,莊嚴無比,產生的威壓讓他心神不寧。

他皺了皺眉頭,心中有些忌憚,把身體往後移了移,圍繞著青金大殿轉了幾圈也沒敢輕易闖進去。

正在此時,一股非常的特別的波動從青金大殿中傳來……

韓星順著波動傳來的方向望去,只見在夜色中,大殿正門裡面黑漆漆、深洞洞望不見底,唯有淡淡的黑霧在繚繞,透發著一股神秘的氣息,波動正是從門內傳出來的!

波動越來越強,逐漸產生某種變化,漆黑的墨跡呈現出一抹飄忽閃爍的瑩光,在夜晚里看來,就如同有一團舞動的白色火焰。

透過光亮,隱約可見,大門四周圍,堆積了層層白骨足足能有一尺厚,骨粉被波動氣流吹起,形成了一片跳躍的鬼瑩之光。

十幾具也不知死了多少年的古屍,詭異嚇人,斗大如斗,骨骼比常人大二三倍,在尚未沒有化成骨粉的骨骼里,更是發出了古玉一樣的幽綠之光,將周圍映照的凄凄慘慘。

這些人死的全是一個姿勢,像是被一把天刀收割了,被攔腰橫斬,齊刷刷倒向通往大門的兩側。

韓星硬著頭皮走上前去,伸手輕輕敲了敲似古玉般的白骨,竟發出了陣陣金戈之音,似鋼筋鐵骨一般。

他凝神掃了掃白骨周圍,見有無數兵刃,銹爛的早成了齏粉鐵塵,但這些白骨雖歷經歲月磨滅,卻仍硬如玄鐵,有晶瑩的光澤。

這足以說明這絕非凡人之骨,肯定是「仙骨」!

這些人為什麼都慘死在大殿之外?

是什麼力量將他們阻止在了殿外?

難道大殿之內有什麼寶物,吸引這些人前來爭搶而被斬殺?

勒了個去,這大殿里肯定有古怪!自己可別像這些人著了道,也變成了白骨。

韓星眼珠一轉,決定先來個投石問路再說。

他朝四周看了看,見大殿前面有一座約有萬斤重的石尊香爐,深埋於土中,他邁步向前,雙臂叫力,猛的從地下撥起,奮力朝大殿門內拋去…

「轟隆隆……」

香爐帶著勁風,剛一砸向殿門,豁然間,殿門閃起了青色光芒,「嘩」的一聲,形成了一片光幕,將殿門罩封住。緊接著,光華一閃,一道金色的弧光從殿門內橫斬而出,劈向了那巨大的香爐。

「嘩啦啦」硬於鋼鐵香爐,在這道弧光面前,像是豆腐做的,頓時被攔腰斬斷,四散崩開,變成了一堆碎石,散落的遍地都是。 「轟隆隆…」

香爐帶著勁風,剛一砸向殿門,豁然間,殿門閃起了青色光芒,「嘩」的一聲,形成了一片光幕,將殿門罩封住。緊接著,光華一閃,一道金色的弧光從殿門內橫斬而出,劈向了那巨大的香爐。

「嘩啦啦」硬於鋼鐵香爐,在這道弧光面前,像是豆腐做的,頓時被攔腰斬斷,四散崩開,變成了一堆碎石,散落的遍地都是。

韓星倒吸一口冷氣,眼中終於出現了驚恐之意,再看看腳下這些「仙骨」,心徹底的涼了……

自已幸虧沒有冒然而進,如若不然,自己可能就不是死光光那麼簡單了,可能會被光劍斬的連骨渣都剩不下!

自己的頭再硬,能硬得過石頭嗎?「仙人」尚且如此,何況他一介凡夫俗子。

這特么的能進去嗎?

韓星望了望大殿深處,幻想著裡面似有無數奪珍異寶在向自己招手,他眉頭微皺,沉思片刻,無奈的嘆了口氣:「縱有寶物,也得有命去享才是,猶如太監,沒有老二可秀,就是深處後宮,置身於萬花叢中,也是屁用沒有!」

他越想越是后怕:「日你丫滴,老子連女人還沒碰過,可不想死在這裡,大殿裡面就是有什麼稀世珍寶也與本大爺無緣,硬闖等於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我還是躲開的好!」

他一邊想,一邊搖了搖頭,果斷的撥腳,就要移步往回退,「咦,怎麼挪不動步了?」

他的雙腿像被施了定身法,身子前後左右任憑你怎樣使勁,都動彈不得,雙腳被殿內傳出來的那股吸力,牢牢的吸住了,渾同被二支釘棺材的大釘子給釘在了地上!

「不好,走不了了……這腳被釘住了!」

韓星越是掙扎,搞出的動靜越大,大殿經此一震,前方傳出的波動也就越發的歷害了。

忽的一聲,殿門裡面似乎有兩條陰陽魚被驚醒了,它們頭尾相交開始轉動,從口中噴吐出陰陽二氣,旋渦般的流轉,攪的整個大殿混沌迷濛,如夢似幻,給人以不真實的感覺。

「有妖怪!」韓星大驚,身子向外掙脫,可根本就掙脫不出去,反而被吸的彎腰曲背。

門內的陰陽二氣旋轉速度越來越快,讓人頭暈目眩,恍惚間,似有一種聲音在大殿內回蕩:

「道,可道,非恆道…名,可名,非恆名…無名,天地之始…」

這聲音宏大、剛柔,有著一種難以說清的大道韻味,瞬間攫住了韓星的精神世界。

「這他么的是怎麼一回事?何以從這殿中也傳出了道音?」

韓星的神識被這一縷莫名的大道吟唱軌跡一侵入,鑽入腦海中的那本金色《道經》霎時間浮現出來,懸浮在了頭頂上空。

《道經》的書頁無人自翻,嘩嘩作響,裡面經文化作了片片神秘的符文,在半空中上下翻飛,組成了道道秩序鏈條,構成了一張八卦大網,將他整個人覆蓋了起來。

霎時間,他的腳步可以移動了。

但他卻沒有動!

此刻的韓星,身披八卦大網,整個人都光芒閃耀,很有一種仙風道骨的氣質。璀璨的神輝從他身上綻放而出,腦海之中那玄而又玄的經文也化成了道韻,如黃鐘大呂般的唱響了起來:

「道,可道,非恆道……」

腦海中的大道倫音與大殿內的經文聲合往一處,韓星彷彿看見前方有無限法門,門內綻放出無盡神輝,一條神光大道突現,鋪在了他的腳下,一直伸延到了大殿之內。

進不是不進?韓星足足猶豫了一刻鐘……

理智上他不想進,可偏偏他又是個膽大包天、性格極為堅韌之人,不撞南牆誓不回頭!

媽的,現在一座古殿就把自己嚇傻逼了,往後還怎麼修行?大男兒,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方顯英雄本色!便是當不了英雄,也決不當狗熊,終究儘力了,雖死而無憾!

人生在世,死可重於泰山,也可輕於鴻毛!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終究是一死!

我勒個去,不進去看看,終是生平憾事,老子豁出去了!

進!

韓星腦子裡莫名的生出勇往直前的大無畏精神,竟鬼使神差的猛然將腳步一動……跨了出去!

突然,整個青銅大殿開始震動了起來,門內的陰陽雙魚旋轉成一股巨大的旋渦力量,像是宇宙天地初開的黑洞,以勢不可擋的力量,順勢將韓星吸入,淹沒於其中。

韓星如流星般的墜落到了裡面,龐大的壓力讓他頓時有了窒息的感覺……

在通過門洞之時,周身有如刀割撕裂般的疼痛,好似潮水,一波接一波的瘋狂襲來,彷彿靈魂與肉體被千刀萬刮活活剝離開了……

這是前所未有的痛苦過程!若不是有八卦神輝護體,恐怕他早被斬成了肉醬齏粉。

短暫的剎那,他像是從煉獄中經過一般,裡面鬼哭神嚎,而且……這黑洞般的旋渦涌道似乎沒有盡頭,無限蔓延,不知通往何處……

突然,韓星只覺的眼前金光一閃,神藏穴中被遺忘寂靜了多日的古軸卷「山河社稷圖」竟在此刻輕顫一聲,衝出體外。

山河社稷圖漫卷舒展,搖動了一下,盪起一片混沌光華,化作一座金橋,飛架南北,托起韓星,一溜金光破開了黑洞般的旋渦涌道,直抵到了大殿的中央。

沒等韓星反映過來,波動一滯,金光四散,人,早己從橋上被丟落到了大殿之中。

瞬時便風平浪靜,黑洞涌道不見了,山河社稷圖所化的金橋也一閃而沒。

韓星心中湧起滔天駭浪,山河社稷圖竟然出來了,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自從得了造化仙玉,山河社稷圖始終寂靜的待在裡面,這時候出現,讓他心中難以平靜……

據《大荒寶鑒錄》所記,山河社稷圖乃神話大戰時期一位古神聖賢賜於清源妙道真君所持,此圖可滋養天人、屏蔽天機、化生萬物,乃後天功德至寶。

清源妙道真君在此寶的輔助下,以通天徹地的玄功收服了諸多妖族大聖及一千二百草頭神王,居於天庭第一戰神之位。

沒想到此寶曆經千劫萬世尚有靈性,在故主之地顯化並救韓星於危難險境之中。

看來這山河社稷圖與清源妙道真君有非同小可的因果,其中關聯必然驚人,只是不知對自己是福是禍?

驀然,一個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問泛上了韓星的心頭……

既然山河社稷圖出來了,那清源妙道真君呢?

以其本身為天庭第一戰神,修為之高,應該與天地齊壽,就算已然隕落,屍骸也不至於腐朽到像門外那些古屍的地步吧……

那人那去了?

韓星舉頭看去,要尋找這不存於世間的天庭第一戰神。 本是不相見,卻嘆此緣匪淺 但,任憑他將神識延伸發揮到了極致,別說是人影,就是鬼影也沒一個,有的只是四周陰陽二氣瀰漫。

此刻,青金大殿中一片空寂,唯有大道之音在大殿內回蕩,不斷迴響,彷彿暗示著韓星去揭開這萬古之秘一樣。

不知不覺中,韓星信步游疆走到了大殿中央,環目四周,只見大殿內塵封土積,蛛網縱橫,所有的神祗塑像已殘缺不全,兩側的一些壁畫也因受風雪的侵襲,變的色彩斑駁,模糊不清了。

殿堂是由六十五根巨大的綠銅柱支撐著,其中六十四個柱體上都鑲刻著一條迴旋盤繞、栩栩如生的猙獰神龍,龍首上昂,分不同方向拱圍著中間一根最為粗壯、呈顯尊貴的紫色銅柱。

紀爺的嬌氣包逆天了 韓星注目於這根與眾不同的柱子,初看與別的柱子也沒有太大差異,不曾想,越細看,越是覺得有些不對勁……

「這根柱子貌似不對勁啊,別的柱體為綠銅色,何以偏偏它為紫色呢……」

下一刻,韓星眼中瞬間充滿震撼之色,面前這根高達百丈的紫色銅柱,那裡是什麼紫色,分明是被億萬年的血漿浸泡成了紫紅色。

血紫色柱子中間鑲雕著一個巨大的「戰」字,「戰」字字體張揚霸道,蒼虯有力,篆刻在柱子上,盡顯戰道威壓。

也不知這「戰」字上面沾了多少神魔之血,血跡斑駁,有的暗紅,似乎早已乾涸,有的通紅若滴,血淋淋的好似仍未凝結一般。

一股股久遠的戰威殺戮氣息,從「戰」字上緩緩散發而出,在大殿之上瘋狂凝聚,陰風呼嘯,殺氣狂滾!

韓星的肉身經過丹藥洗伐己是足夠強大,在凡俗之人中算是超越了極境,而荒古血脈又讓他肉身儲靈,硬如玄鐵,連臟腑與骨骼都強到了極點。但儘管是這樣,從「戰」字上面傳來的濃烈戰殺之意和柱身上的凶煞之氣,依然讓他胸口發悶,面色一陣蒼白。

無上的威壓鎮得他微微屈膝,似乎要讓他臣伏。

「麻痹的,老子就是進殿看看,你用的著逼老子跪下嗎?」這種難受至極的負面感受,讓韓星倍感屈辱。

他仰天大吼:「你這老鬼不知死了幾許,尚陰魂不散,別人怕你,我偏不怕!造化仙玉是我的,我的地盤我做主!你憑什麼讓我跪?惹急把你這破殿給拆了!」

韓星性格倔犟,吃軟不吃硬,這威壓越是強大,他反抗也就越強烈。

韓星受到威懾,體內血液沸騰,體魄中的戰力似不受控制般外溢,周身開始莫名的散發出濃烈的殺氣!

又一道威壓從「戰」字大柱上傳來,他渾身的骨骼被壓迫的卡卡做響……雙膝一軟,差點直接跪於地下。

韓星低哼了一聲,一挺身又立了起來,他雙眸冒出了熊熊憤怒之火,胸膛起伏,怒容滿面,全身的混元戰力轟然貫通雙臂,陡然向前猛擊一掌,重重擊打向血色銅柱。

「轟!」

一掌擊出,不僅沒有逼退血色銅柱上的陰風殺氣,反而潮水般的壓力從六十四根雕龍大柱上虛空而生,從四面八方湧來……

中間的那根紫色銅柱更是赤紅如血,斗大的「戰」字泛出淡淡金光,金芒如潮,殺氣澎湃縱橫,連綿不絕,欲要將韓星其擊殺在這大殿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