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她也是無心泡澡的起身穿衣,他返了回來怕他又起了色心,一臉警惕的浴袍一披捂緊。

他直接將她逼到牆角,雙手將她鎖在牆與他之間,這是又鬧哪一出?

蘇心優抬頭望著他,不料卻是唇齒覆蓋,想要側臉躲開,又被他以雙手固定不讓閃躲。

心知她就算用盡吃奶的力去反抗也是反抗不了她只好任由他那滑滑的舌頭硬是闖進她的口腔中。

味道有點甜,讓人並不覺得噁心,手也不自覺的摟上他的脖間,浴巾滑落,他的吻蔓廷到了脖間,再住下游去….

半晌,他撿起地上的浴巾將她裹住,他就這麼停了?把她撩火了就停了?

猛地,她意識到了一點,她竟然附合著他,然後有那麼點期待接下來的事情。

媽吖,這也太可怕了吧?

只見他以灸熱的眼神,深情的注視著她,以最溫柔的語氣說「我知道你想,只是等待才是最美好的,我們把那一刻的美好都放在三天以後的洞房花燭夜,三天不會是長,可對於我來說是非常漫長的日子,不過為了與你結為夫妻長相廝守,我願意等待那4320分鐘。」

他深情傾訴,誰能拒絕得了一個這麼帥的男人深情告白,她傻傻的點點頭,他看起來有點像小奶狗的樣子,真的把老夫藏得很深的少女心都逼了出來獃獃的望著他。

看著他走遠的背影猛地甩甩頭,不行這傢伙可不是小奶狗,他可是只大狼狗,吃人不吐骨頭的傢伙。

只是她的心並不聽她使喚的「嘭,嘭,嘭」的加速跳個不停,面紅耳赤的,像是戀愛了?

忘記了自己只是圍著件浴袍的趴在貴妃椅的靠背上想事情,腦子亂七八糟想著,好亂好亂。

「小,小姐,你幹嘛不穿衣服啊?」

突然一張臉出現在自己面前,嚇得蘇心優一跳,只差沒有彈跳起身一腳踹去了,只是一秒鐘時間便看清了是小香。

「誰讓你進來了?」想著剛才的事情感覺像是被人撞破了般,惱怒成羞的一時語氣重了些。

她這麼一吼可是把小香嚇得一愣一愣的,咽了咽口水對她說「我,我,小姐,我現在出去。」

小香立馬的以最快的速度跑出去,只是還沒跑兩步就被蘇心優叫了回來。

語氣緩和了些問她「你進來找我幹什麼?」

雖然吧,小姐語氣是緩和了些,可是她還是不敢說她這次進來的原因,閉口不說猛搖頭。

「沒事就去給本小姐拿點吃的,來兩壇上好的女兒紅。」

「小姐您稍等,馬上來。」

她的酒蟲又發作了,想喝口著名的紹興酒,主要是這種酒醇厚甘鮮,回味無窮。女兒紅酒的味是6種味和諧地融合。這6味即是:甜味、酸味、苦味、辛味(辛辣)、鮮味、澀味、以上6味形成了女兒紅酒不同尋常的「格」,一種引人入勝的,十分獨特的風格。

等她穿好衣服,小香就帶著后廚端著菜在門外等了。

自家小姐喜愛吃肉喝酒,吃米飯和青菜很少,而且她不愛吃辣的。

「進來吧」她老早就聞到了外面烤雞的香味還有滷肉的香。

以前後廚不懂得做白切雞的,她回來之後就教會了她們怎麼做白切雞。

夾起一塊雞腿肉沾上醬料,太美味了再喝上一口酒,這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吃正歡,門外突然闖入一個,小香沒攔也是跟了進來。

「蘇媚小姐,蘇媚小姐,你不能進去。」

小香攔不住進來低著頭一臉知道錯了忙著解釋「小姐,我攔不住蘇媚小姐。」

她並沒有表現出生氣,而是繼續吃著手中的鹽局雞爪子送酒,揮另一隻沒有拿東西的手說「嗯,沒事,你出去吧!」

這女人吃這麼多肉怎麼胖不死她?蘇媚看到那滿桌的大魚大肉,而她喝開水也會長胖的體質,每天都吃得少,還特別素,心裡妒嫉得詛咒蘇心優吃這麼多肉長成兩百斤的胖子。

「吃飯了嗎?一起來吃吧」蘇心優示意讓她坐下一起吃飯。

蘇媚皮笑肉不笑,眼裡儘是陰鷲的回到「妹妹胃口真好。」

「那是當然,吃飯最大,我要吃肉肉,吃肉肉是我人生中的最愛」她直接拿罈子灌了一大口酒,用手背擦去嘴邊漏出來的酒滿足的「啊」了說「當然還它,我最愛的酒。」

她倒是挺不客氣的坐下,望著那一大桌子的菜,怕是幾個大男人都吃不完吧?吃這麼多肉,那滿滿一大盤的滷水豬蹄子,一大盤白水雞,一盤炸泥鰍,一大盆東坡肉,烤羊串,紅燒獅子頭,整條的孜然排骨,灼水蝦,還有別人都不吃的螃蟹她要人家炸了再炒香了吃。

對於蘇媚來說那都是吃進去變成身上的脂肪,可怕,不禁的打了個冷顫。

見她一臉嫌棄而又害怕的樣子,她也懶理她說「不吃嗎?不吃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喔。」

拿起一隻蝦將蝦頭一擰,完美的連蝦頭裡那點肉都扯了出來,沒有半點的浪費,沾點香香的醬連蝦殼也一塊吃了,太棒了。

再來吃一隻嘎崩脆的炸螃蟹,咯嗞嗞的吃得正香。

看得只吃素,吃肉也是去油灼水才吃的蘇媚咽了咽口水,感覺好好吃的樣子。 第一百七十章差距

「我拒絕!」

面對三族虎視眈眈、自傲不凡的三族,莫東鏗鏘般說出這三個字。

這三個字代表了什麼,不只他一清二楚,圍觀的人以及知道此事的人都知道。

代表他拒絕了三族豐厚的待遇,解決來自林家的威脅、讓家族繁榮昌盛甚至一族霸一城市、無限的修鍊資源、高貴的地位等等。

這些!

都將與他無緣!

而這還不是最主要的,在他拒絕三族后,就等於得罪了三族,他將在府天門寸步難行,甚至就說眼前都可能直接面臨死亡。

「我拒絕。」

這三個字可不是簡簡單單的喊出來,但當困擾了他數日的問題他做出選擇和答案后,心裡忽然一片通明。

頓時一股奇特感受湧上心頭,這種感受和他昨日面朝夕陽有感的時候相似。

此刻,他丹田裡靈海在快速的消散,加速凝結靈晶。

與昨天相比,今天他就鎮定許多。

他清楚,和三族周旋比生死大戰更艱難,而當堅定了最初信念做出選擇后,等於是實現了信念,使他前進的路更加寬廣和目標明確。

三族就是三個強大無比的敵人,莫東面對敵人沒有屈服,他選擇了自己的本心。

可以說,莫東這次的選擇,不僅對現實情況也對修鍊和心境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升華。

這將大大有利於他今後的修鍊,從此以後,他不會有任何心境問題的困難,就算是能吞噬修鍊者,讓頂級強者都懼怕的心魔,在他面前也作用不大。

「靠,我服,他竟然拒絕了,而且拒絕所有。」

「他將是我李小龍第一個佩服的人。」

「太愚蠢了,這可是得罪三族啊……」

「……」

在圍觀的人嘩然震驚的時候,三族代表人眼神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你確定你是在拒絕我們整個三族的邀請。」薛萬澈眼睛微眯,那宛如冰塊的眼睛,此時閃爍著刺眼的光芒。

莫東的拒絕,打的胸有成竹的他潰不成軍,讓這個薛族的翹楚、府天門的天驕,也是當代的精英榜強者,從來只有他拒絕別人份的薛萬澈心底猶如火上澆油。

「難道你加入宗主他們。」李成府俊美的臉上掛滿了不解,流露著不甘。

「沒有,我也不會加入任何勢力,而且我本來就是府天門的弟子不是嗎。」

莫東反而輕鬆了,不再像之前那樣小心翼翼的應付周旋思考對策。

「小子你知道你拒絕我們后,自己將要面對什麼嗎。」

葛天象臉上似笑非笑,語氣陰森,「首先我將收回之前為葛小子的道歉,其次你要承擔我們三族的怒火,最後你覺得我能放過你嗎。」

「我葛天象被成為葛瘋子,在我活過三十多年時間裡,只有一個人讓我吃癟,他便是強靈宗楚軒轅,當今北望境百歲年齡之下年輕一代第一高手,而你……」

「是第二個!」

「那我應該感到幸運嗎。」莫東淡淡笑道,但真要在葛天象這等狠人面前做到面不改色是不可能的,所以他的笑有點僵硬。

「小子我盯上你了,你自求多福吧。」葛天象意有所指,陰森的留下一句話,青龍之影變化,瞬息這位葛族翹楚、葛瘋子就消失不見。

莫東暗處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葛天象沒有當場對他動手,而且這樣的人物離開一個他壓力的確大減。

不過,就如葛天象所說的「自求多福」,這不只是明示他將要受到葛族的壓制和葛天象本人的報復,還意指他得罪的可不僅是光他葛天象。

狼性總裁不溫柔 「有些事情我做不了主,不過你的脾氣確實很合我胃口。」

李成府搖頭一嘆,有失望,但最後露出笑容,洒然離去。

這讓莫東心生好感,如果說在雲煙樓和在此地李成府幫助他的時候他還因為其三族身份而警惕的話,那麼在他明擺著拒絕三族后,李成府沒有轉變對待他的態度,就說明整個人真的不錯。

三族去二,最難的就是薛族。

「我很好奇,你既然看出來了,為什麼還要掙扎不惜得罪我三族,就只是為了不想要成為物品嗎。」

薛萬澈一頭淡金色光芒,一根髮絲上就彷彿藏著巨大的力量,他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硬冷的好像恆古留下的石頭一樣,而且還是棱形扎人的石頭。

如果說要給莫東一個選擇話,他可能在說出我拒絕的時候要多加考慮。

因為此時的薛萬澈太可怕了,正是因為周身沒有一絲波動,宛如一個死人,卻使莫東有種變成普通人而面臨無數只張著血盆大口的野獸的感受。

「我為什麼要當物品。」莫東答道,他努力剋制著自己怯意的情緒,暗暗深呼吸。

他的反問回答,讓早已退出一些距離的薛霍甲從最初莫東說出我拒絕後一副見鬼的模樣過渡到竟然隱隱的有佩服莫東的樣子。

薛萬澈呼吸微微一滯,而這種微不可查的變化誰都沒有發現。

三族自傲,甚至有些目空一切,但不是沒有腦子。

莫東所說「我為什麼要當物品」,是啊,誰願意成為物品而不是有靈魂有主張命運的人呢。

但是,薛萬澈理解歸理解,莫東這種反抗忤逆是著實在挑釁著薛族的威壓。

從古至今,三族在府天門就是皇帝,莫東充其量是有才的人而已,連臣子都不是人,這樣的人敢挑釁權威純粹是找死。

「我該現在殺了你呢,還是讓你先看著方天先走一步呢。」薛萬澈目中一絲絲殺機波動散開,道。

剎那間,莫東汗如雨下,臉色蒼白,他好似在經歷著萬劍穿心的壓迫。

頃刻間,莫東有種要見閻王,忽然那種感受消失,他抬頭有點疑惑。

「葛瘋子都沒有當場殺你,我也不好現在親自動手,不過你今天也別想好好離開。」

薛萬澈冷聲道,隨即不著痕迹的瞥過圍觀人群,一步跨出人已經消失不見。

「走了。」

莫東略有迷茫,但總體是大鬆一口氣。

然而他知道並沒有結束,因為薛萬澈離開了,但和他一起來的兩個薛族高手沒有走。

而眼下,兩個薛族紈絝早已獰笑在旁。

「我很想說你很蠢,因為很震驚我的族兄這樣大代價的招攬你,而你拒絕了,我很高興。」

「我族兄離開的時候可是要讓我們好好招待你。」

兩個紈絝獰笑,目露狠辣,他們沒有蠢著自己上前動手,而是待在安全的地方。

「我二人雖然在家族不受人待見,可依然是高不可攀的公子,那廢物薛厲與我們相比就是一坨屎,而你差點讓我們喪命,我們付出很大代價才換來兩枚救命丹藥。」

「所以你要付出翻倍的代價,萬澈族兄沒有說如何處置你,那麼便是由著我們來。」

「今天你能不能活,就要看我們要不要直接將你殺死。」

「不過你放心你死了,你的家人會下去陪你的。」

兩個紈絝目露陰毒殘忍,對著他的兩位族兄一拜,這跟隨薛萬澈來的兩人中其中一人,目泛冷色和玩味。

「我很震驚你竟然拒絕了我們三族的邀請,這絕對是你最後悔的決定,可惜世上也沒有後悔葯。」

「我想要瞧瞧宗門所傳的第一天賦到底是什麼樣的。」

這人舔了舔嘴唇,莫東宛如他的獵物。

「靈動八重境界。」

莫東低聲道,這是此人的修為,實力可能還要高些,就算比不上薄東來,但也足以碾壓他。

「要糟了,這三族也是太霸道。」

「禁聲……」

「只是他們真敢殺莫東嗎。」

「看看實力差距,就算不在這裡將莫東直接殺死,也定不會讓莫東好過。」

侯門棄女最富貴 「宗門不管嗎,要讓這個天才隕落在這裡……」

圍觀的人雖然有羨慕嫉妒莫東,巴不得莫東死,甚至詛咒莫東去死好巴結三族的人,但大部分都面色一緊,為莫東擔憂,也為自己的未來擔憂。

畢竟,以前三族多是隱在幕後,像今天正大光明的招攬人是沒有過。

而只聽過三族的卻沒有見識過的,在看到薛族如此霸道無所顧忌的姿態,都感受到了一層陰霾蒙在頭上。

他們來府天門是求學修鍊的,可沒有想到頭頂還有一個太上皇。

「嗡!」

忽然,莫東踏出一步,掌中劍光刺眼無比,而就在刺眼的一瞬間,他一劍已經來到薛族高手面前。

「倒是高明的劍技……」薛族高手冷笑,抬掌便向前蓋去,不過就在剎那,他臉色微微一變,頓時露出大感興趣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