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那正自前行之不足忽然臉上現出一縷微笑,而後大踏步往前而去。

樹林中三月之時光,不足日日若獵人一般,便是那等獸皮亦是高高低低收拾了十數張呢。便是此時,其已然行出了此大森林。

不足抬眼觀視,前邊乃是一望無際之沙漠戈壁,那層層落落之沙丘一**遠遠兒出去,直至天盡頭!

「此地果然有諸般凡俗之地理,某家打得獵物果然有用!」

於是那不足毅然踏入那大漠中,辯一辯方位,開步而去。獸皮盛水不虞渴飲,獸肉熟食不虞惡性。

便是這般前行,一日那大漠上忽然狂風猛起,捲起一天雲霧,一天沙塵,嗚嗚吹動,便是那沙山亦是遷移快捷,駭人所聞。

「啊也,凡家遭了此難,定然凶多吉少呢!」

不足一邊彎了腰斜叉里疾走,待其遭那龍捲風一般颶風襲擊,倒在山樑上時,那風卻然消去。

「啊也,差一點點便遭了風暴也。」

再往前去,卻然一順兒戈壁,酷寒,無有寸草!唯砂石遭冷凍,幾若土胚子一般,輕易便粉碎了了事。

不足深感其時之酷寒,蓋不得運施神通,那寒冷似乎格外強了幾分!不足將身具之獸皮反穿,雖然仍是寒冷,然畢竟可以堅持出去,大約年許時日,不足搖搖晃晃行出此地落神坡,忽然身具之法能盡數恢復。其稍稍一運施,觀之無礙,便自家縱上雲頭,往前方疾馳而去。


密地之中央,似乎一道熔漿大湖,內中之炎火高溫便是不足感觸亦是大為難忍。

「啊也,此地想來便是那密地之所在也。」

不足仔仔細細巡視一番,而後在此地布下若干大陣,后便悄然遠去,不復再在此地流連。

數月後,那海龍王與百無忌幾乎同時到達。彼等臨此間大湖坐地恢復。大約是彼等氣力恢復之圓滿,那海龍王道:

「百無忌道兄,怎得那廝勿得過來,難道是其死去矣!」

「唉,再等一等吧!若無有此修,唯強行破解此間機關也。」

那百無忌慨嘆道。

「然這般怕是得需千年長短呢!」

海龍王嘆息道。

「此無有辦法之法門也!」

果然復過得年許時光,仍不見不足來此,那二修終是不得忍耐,布置大陣破解其地之禁忌大陣。

其時那不足卻然在相距此地不遠處一座山坳里覓得一間洞穴煉丹修習。此一路其所獲之巨便是其自家慣常得遇大場面之修,亦是不自禁驚訝非常呢。那丹藥一粒粒煉製而出,其所運施之法門有尋常修丹法門,亦有仙家、神修、滅界、佛家、甚或聖修之法門。

此一煉丹居然耗費去近乎五百年月之時光。而後其再服藥煉化聖丹,以增神功。

又復二百年過去。

此一日其清醒過來,暗自感覺自家法能已然遠過尋常主神之能時,方才悄然探視那二修之破解。

「喲!居然再有數十年月便就成功也!此二修卻也恁地了得!」(未完待續。。) 「啊也也,海龍王,百無忌,汝二人怎得尚無有入去此間密地耶?」

忽然一聲突兀響起,只驚得海龍王與那百無忌齊齊倒退了一步。

「傻小子!咦!汝居然二度大神矣!」

那海龍王忽然驚懼道。

「二度?」

百無忌亦是迷離了雙目仔細盯視不足瞧視。

「果然!道兄這般些年月到底去了哪裡?」

「某家便在那邊山坳里閉關呢!」

「嗯?何哉潛藏了不出?」

海龍王忽然道。

「還不是怕二位道兄將某殺了祭祀呢!」

「胡……胡說!何時有這等打算呢?」

那二位神修結結巴巴道,此時彼等耗費神通太過,說實在話,其二人一點也無有勇氣與不足相爭。故話語軟綿綿唬弄此傻子呢。

「啊也,不過是破開此地法陣罷了!怎得耗費這般些久長之年月?待某家布陣破解之!」

那不足一邊話語,一邊卻然將自家先時所布大陣鏈接,不過數日後,隨了其一聲吼:

「開!」

大陣爆毀,同時亦是湮沒了那禁忌大陣之能,那熔岩之湖中央忽然洞開,一道亮晶晶之極光頓時閃現,五彩十色,煞是好看。一時之間熔岩之湖泊籠罩在了明滅變幻、似夢似幻之極光蕩漾中,倒令得那二神修忽然驚呆,居然忘記了不足破陣之能。

「啊也,這般美麗景色。便是吾等所歷年月已然不短,何時得遇耶?」


那海龍王張了嘴喃喃自語。然而忽然其便睜開雙目轉了身子,對了不足驚懼而視。

「汝當真是傻子么?」

「啊喲,汝才是傻子!某家已然二度,且自小法陣之能便就驚人呢。只是汝二人一地裡只是注意自家之能,小視某家爾。」

那不足洋洋得意道。百無忌、海龍王二修面面相覷,好半時語之不得。

「此確乎乃是傻瓜無疑,然其能果然利害也。」

那百無忌悄然傳音道,海龍王不住點頭,不足卻是得意洋洋狀。

「其中別有天地。機緣全然在自身。吾等下去吧。」

百無忌了冷聲道。其話語未完,不足早已然將身一扭,入了那極光蕩漾之熔岩湖泊中央,倏然不見。

「啊也。到底乃是吾等二人傻瓜么?」

那海龍王大吼一聲。亦是飛身而入。百無忌觀之不甘落後。隨了飛身疾馳去了那別有之天地中。便在其時,那洞孔中央處忽然光影一閃,一修漸漸明白了身子。赫然乃是那不足其修。

「嘿嘿嘿,非是某家心眼多,乃是爾等必有相互毀歿之心思呢,不得不防!」

其仔仔細細瞧罷此地形貌,一座大陣悄然布置妥當,而後深深吸一口氣,復入了那幽深洞孔中。

「某家先入,稍稍潛藏洞口陰暗處,彼等二修貪婪,居然飛身而入,甚或無有半絲兒注意在此!呵呵呵,人之貪慾,果然至大,常常過了其神智呢。」

那不足飛身而入后,回首觀視其方才藏身處,再觀得那二修遠遠兒遁去之身影,狡黠一笑,落於此地中央正對之地。其地乃是一座高峰之巔,其上有一棵古松,側畔一碑,有不老松三字,明滅間不甚清晰。那不足四下里繞了山巔一轉,取了幾株神草靈藥,興高采烈下了此山峰。而後一路學了那凡人一般攀爬山岩而下,又復得了不少好處。雖然些許藥草非是珍稀一極,甚或平常得緊,然其歲月不短,僅此一點便不尋常。

山腳下,有溪流蜿蜒,不足沿了此小溪而行,不過便是尋些藥草,撿拾些神材法料,甚或下去溪水中捉了幾條魚,烤的香甜來食。其間天地廣大,雖非如外間一般無極,然確乎不小,差不多有不足凡間時之一片大陸喚作古大陸般巨大。不過其於神修而言,便是一字『小』罷了,再無可言道。那百無忌與海龍王放開識神回視,俱各心中大笑。

「果然蠢驢!入得此間不知取用萬般神兵,億計至寶,卻然捕魚飲食!」

於是二神修便自放了心,各自取了路途往內中閃了金光之大殿而去。不足只是收取藥草,神材法料,偶遇至寶亦是收在法袋中。該是那二修沿途破解相阻法陣,快至金光大殿時,不足才行到那一片廣大之建築群落外圍。

「照說得了這般多好處,該是收手回返之時候也,然彼二修這般興沖沖地入內,到底有何寶貝吸引如是之大耶?啊也,好奇,便是某家亦是無可遏制呢。」

那不足一邊自嘲,一邊亦是尋得一道路途入內。

「一步一步,並無幾多險危啊!」

其叫一聲道。便是此言一罷,忽然天降牢籠拘束了不足入內。

「啊也,晦氣!某閑來無事,為得說出此話兒作甚!」

不足嘗試那牢籠之堅固,果然有驚人之功!以不足之神通,便是行出過半,思量已然該是有尋常主神之能,居然破解不開。

「得!人生果然如是,先易則必后難,從無有例外也。」

其嘆息坐地,低首布陣,非得皆天之力成事。大約破解得半月有餘,一日忽然那牢籠倏然而逝!不足正自驚疑,其明明非是自家大陣之功,怎得便就解脫而出呢。便是這般思量間,突兀一股強大吸力生成,不足方欲使出神通相抗,忽然一道莫名之識神之力掃過,心中一驚,不再用強,順其而走。不一時,居然身在一座大殿中!

「啊也,此定然乃是那遠處可視之金光大殿。」

那不足大聲道。

「住口!汝欲駭死吾么?」

一聲大喝驚得不足急急一閃。

「啊也,汝瞎子么?欲撞死本尊么?」

不足急急再行一邊,而後方才仔細觀視此二修。

「啊哈哈哈……二位道兄,怎得狼狽若此耶?」

「哼!」

那二修瞪一眼不再語,只是雙目盯視大殿面南背北之一座神壇上一道禁忌大陣內中禁錮之一物事。不足觀之亦是心中一驚。

「此明明便是九鼎之器靈魂魄!怎得遭禁錮在此?難道三界之事甚或有聖參與么?啊也,天啊,此事愈加難為也!」

不足頹然嘆息。

「喂,小子,說汝呢。上去觀視一番下來!」

那海龍王喝道。

「某家才不去哩!汝當我蠢么?明明其上有令人心悸之機關埋伏在哩!」

「啊喲!汝居然敢不尊令而行,違逆於我!」

「汝去便去!否則……哼!」

那百無忌亦是惡狠狠道。

「啊也,汝二人不是鬧臭了么!」

觀得那二修惡狠狠過來,不足急急道:

「慢慢!某家這便上去!這便上去!」

那不足小心抬起腳步一步一步登上那金玉台階,其上神壇空闊,唯中央處一座大陣禁錮了那九鼎之器靈魂魄。其大陣有九陣核相圍於外,九陣核處又復一小陣,亦是九核相圍緩緩旋轉。那小陣之九核心處,卻乎微小九鼎環繞,俱各生髮出令人心悸之幽然烏光,相互纏繞,而後那八十一鼎生髮出者八十一道烏光相互糾纏圍攏成此間一座禁錮大陣。斯陣觀之森然,令人心下里難過不自禁!

「喂,小子,可有何發現?」

那二修大聲道。

「乃是一座禁錮大陣,全然小小神鼎布成。」

「可有何危險?」


「似乎無有危險。」

那不足大聲道。那二修聞言相互對視一眼,齊齊舉步而上。其上之情景無非與不足之所示一般無二,然那大陣之貌相,卻乎驚得那二修雙手直顫抖。(未完待續。。) 「啊也,百無忌,汝二人怎得抖抖索索耶?」

那不足觀諸此二修顫抖,忽然大聲道。

「嗯?胡說!何人顫抖耶?」

「住口!啊也也,果然乾坤鼎!得之可以……」


那海龍王忽然住口,緊張盯視不足與那百無忌二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