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比武台上的兩方正在廝打。

雙方的實力相近,這場比賽也就打得格外慘烈,兩人紛紛使出了各路招數,將對方都打得渾身鮮血,而自己也是身負重傷!

二者的真氣早已經耗盡,現如今也只是依靠拳腳肉搏了。

「上啊,咆哮虎,踹獨龍的胯下,你可千萬不能輸!」

「扭斷他的手,哎呀,獨龍在做什麼,快把他的手扭斷啊!」

「就是那麼做!掐住脖子了!固定術!只要堅持下去,咆哮虎就輸了!」

台上,終於在一人鎖住了另一人的咽喉幾分鐘后,比賽分出了勝負。

人群近乎瘋狂,喊聲比起之前更是高了八度,簡直要把房頂給掀下來了。

「今天第十二場的比賽,獲勝的一方是,獨龍!」一位主持人興奮道,「讓我們恭喜獨龍累計積分到達100分,可以升入黃金階段,同時也恭喜投注獨龍的朋友,你們這場的賠率是一賠五,恭喜你們!」

人群當中,有人謾罵,也有人興奮。

「咆哮虎怎麼會輸了的?我可是押了十萬兩啊!」

「哎,也不過一賠五而已,這賠率倒是有些低了。」

「低了正常,你以為天天有這種爆冷門的好事,有的賺就高興吧。」

「服務員,替我下一場下注,就賭影舞者,二十萬兩銀子!」

林蕭暗暗咋舌,果然這裡的人都是有錢的大佬,隨便一出手便是十幾二十萬兩銀子。

「林蕭,你身上有沒有多餘的銀子了,贏錢也要有些本錢吧。」錢多多道。

「大叔,我錢都給你交學費了,你身上的錢呢?」林蕭問道。

錢多多尷尬道,「這不是剛剛報名的時候,都交報名費了。」

林蕭無語了,合著你一毛錢都沒有,就這麼自信。

「你先在這兒等我一下,我去找人借錢。」錢多多一轉身,就撞在一人的身上,直接摔在了地上。

那來人似乎和錢多多認識,一聲冷笑響起。

「呦,這不是錢多多嗎?你不在你的破學院里教書,又來這兒鬼混?」 順著那比武台傳來的微弱燈光看去,林蕭看清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臉上帶有頗有自傲的中年男人。

「讓我猜猜你來這兒做什麼?一定又是來賭錢的,上次你可是輸的血本無歸啊!」

錢多多從地上爬起,拍打著身上的塵埃道,「放心,這次不會輸了,我有必勝的把握。」

「必勝的把握,你可別搞笑了。」那人大聲笑道,「你可是出了名的賭神,十賭十輸,還真以為自己能贏?」

「我不打沒有把握的戰,怎麼樣,不如你黃元大少爺借我一點錢,我保證贏了錢馬上還你。」錢多多拍胸脯道。

黃元冷笑道,「可以啊,看你這麼可憐,就借你十兩銀子吧,不過如果今晚還不上來的話,就拿你的學院抵債,怎麼樣?」

「行,沒問題。」錢多多點頭,伸手道,「來啊,給錢吧。」

黃元心中有些奇怪,這錢多多十賭十輸是出了名的,為何今天這麼自信,這麼虧本的交易也同意了。

不過十兩銀子,換天鴻學院那塊地,這太過超值了。

他又不願意錯過這種好機會,哪怕覺得這事有些古怪,卻也應下了。

「好,十兩銀子我給你,不過你可不要到時候反悔,你可應該知道,我太爺爺在這武鬥場內的地位。」黃元拿出十兩銀子提醒道。

錢多多接過銀子道,「放心,你們黃家在這個姑蘇城誰人不知,黃老太爺更是武鬥場內少有的鉑金等級強者,騙誰也不敢騙你。」

「知道就好,那我可就先祝你旗開得勝了。」黃元假意恭喜,轉身離開了。

「大叔,你剛剛分明可以對付得了那人的,為什麼要裝弱?」林蕭有些疑惑。

錢多多小聲道,「因為我暫時還在被某些人追殺,不能張揚,好在除了周敦儒外,這姑蘇城還真沒有人知道我的底細,所以我才要繼續低調,不過現在也倒是挺好的,有黃元這傻叉來給我送錢,倒是美得很啊!」

「我去交錢了,林蕭,這下可靠你了。」錢多多轉身,也消失在了視野內。

黃元離開時,卻也並沒有閑著,他吩咐手下人道。

「盯著錢多多,調查一下,他到底來這做什麼?」

手下點頭,離開了片刻后又回來了,在黃元耳邊低語。

「原來如此,他帶了一個新人參加,還是一個不會修鍊的人,這倒是有趣了。」

「黃少,這錢多多是想做什麼?不會修鍊的人來了這兒,明顯是找死啊!」手下疑惑道。

「我猜他是來賭錢的,拉個新人來比賽,正好把錢都壓在另一方,雖然賠率低了點,但是好歹能夠贏錢。」黃元分析道。

「那我們該怎麼做?再拉低賠率嗎?」

「不用那麼做,那個新手的對手是誰?」黃元問道

「好像是尖刀,也是青銅等級的。」

「原來是那個擅長飛刀的人,行,你去和飛刀說,下一場故意打輸,輸了我會給他些補償的。「黃元冷笑道。

手下明白過來,「屬下這就去辦。」

黃元冷笑道,「錢多多啊錢多多,你今天腦子可是進水了,十兩銀子換一塊地,我這下可賺大了。」

……

許久之後,錢多多手拿著一張對戰表道,找到林蕭這邊。

「搞定了,再下一場就是你上場了。」

「行,我知道了。」林蕭點頭。

「知道你的賠率是多少嗎?是一賠一百!」錢多多興奮道,「你待會可要裝的像一些,最後才好不容易分出勝負的模樣,否則後面的幾場賠率,可能會降低不少。」

「放心,我的演技,槓桿的。」林蕭做出一個ok的手勢。

「那就好,跟我去比賽通道等候。」錢多多很是欣慰,帶著林蕭走進比賽通道等待開賽。

十幾分鐘過去,這一場的比斗已經結束,主持人已經開始宣布下一場的比賽。

「現在,進行的是第十六場的武鬥,今天我們紅方的決鬥者,就是以八勝五負的勝率,位居青銅中段的飛刀!」

主持人話音未落,一個一臉奸笑的男人從一邊的通道,走上比武台。

「而現在,我來介紹一下我們藍方的挑戰者,他有些特殊,是今日第一次註冊便登場的新人,青銅級別的菜鳥的。」

主持人的話語頓時吸引了不少人觀眾的好奇和注意力。

「居然會有新人登場?好幾年沒有遇到這種情況了,通常剛註冊的新人都會先熟悉一段時間,掌握對手的情報。」

「估計又是一些自以為是的菜鳥了,不明白武鬥場的可怕,還想著一戰成名。」

「不過我也看膩了老面孔的對決了,有新人比賽,這才有意思啊!」

人群之中,逐漸有人眼神熱切起來。

「然後,我還有一項更加勁爆的消息要說,就是這個新人,徹頭徹尾就是個普通人,半點修為都沒有!所以我們對於新人的賠率提升到一賠一百!」

此言一出,更是惹得人群發出意外聲。

「沒有修為就敢來武鬥場,這人瘋了吧!」

「真是不要命了,一個沒有修為的凡人,怎麼可能贏得了修鍊者,那飛刀也是築基後期的高手!」

「一賠一百!說的我都想下注押他了。」

「那你還不動手?時間可不等人,馬上就截止了。」

「算了,我開玩笑的,我怎麼可能會把錢白白浪費在那菜鳥身上,有錢也不是那麼花。」那人擺手道。

「不過我更加期待尖刀會怎麼對付這個小菜鳥了,是給他乖乖上一課呢,還是給他身上留點彩頭,今天的比賽,總算是有點意思了。」

人群開始煩躁不安起來,更多是被接下來的比斗吊起胃口了,紛紛催促主持人儘快開賽。

「好,那話不多說了,那就請出我們藍方的決鬥者。」

林蕭踏著步子,從另一側的通道走出,耳邊人群的歡呼聲煞是可怕,他伸出右手,將頭上的面罩扶正,在通道口一躍而起,躍在了比武台上。

主持人幾乎是把嗓音給徹底吼出,大聲道。

「現在,讓我們歡迎,兩年來唯一的新人挑戰者——禿頭俠!」 禿頭俠?

林蕭聽到這話差點啪嘰一聲從比武台上摔了下來。

老子什麼時候成了禿頭俠了。

見林蕭困惑,錢多多在武台旁小聲張著嘴巴道。

「你先前的假名不是讓人隨便填寫了嗎?她就直接按著你那個圓腦袋,直接給你寫上這個假名了!」

林蕭不能忍了,準備去找人把這個假名修改了,錢多多卻和他解釋說假名一旦確立就無法修改,讓他安心比賽吧,反正也沒人看得出他長得什麼模樣。

事到如今,林蕭也只能乖乖放棄抵抗。

但是人群之中的笑聲卻是傳來了。

「禿頭俠?我還是頭一次聽到這麼好笑的假名!」

「這人的確有些禿頭啊,套上那面罩上幾乎就和一個雞蛋沒什麼兩樣!」

「不僅沒有修為,連頭也是禿的,這人可真是奇葩,說不定是個醜八怪!」

「難怪賠率會是一賠一百,這樣的人,明顯就是送菜啊!」

人群的笑聲進了林蕭的耳朵內,更加令它惱火。

「可笑!你這小子應該知道了吧,有些地方可不是毛頭小子就可以順便亂闖的,還是早點滾回去,免得丟了性命!」尖刀把弄著飛刀笑道。

見那尖刀嬉皮笑臉的模樣,本來怒氣還無處發泄,正好,他現在有機會了。

林蕭看著面前那個手臂肌肉極為發達的男人,勾了勾手指頭道。

「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我若是出手,你一招都擋不住。」

「一招?別搞笑了,原本我還只是想教訓一下你,不過我改主意了,我要卸下你的胳膊!」尖刀掏出腰間的飛刀,舔著刀刃道。

雙方都在互相挑釁,場面頓時劍拔弩張了。

「兩位決鬥者還未開戰,就已經在相互噴垃圾話了!看來這場比賽,必然又是一場生死戰!」主持人驚呼道。

觀眾席上,有人搖頭道。

「什麼生死之戰,這場比賽的結果還有多說?肯定一邊倒啊!」

「就是,這主持人明顯想要忽悠人買那個禿頭俠,尖刀怎麼可能會輸,這武鬥場可從未有過新人菜鳥打贏過老手的,尤其對手還是一個築基期已久的高手。」

「這場比賽我估計,大概一分鐘就可以結束戰鬥了,我們還是來期待一下,下一場比賽投注哪一方吧。」

人群多半都是不看好林蕭,除了錢多多外,居然無一人下注在林蕭身上。

比賽開始前,尖刀隱秘地朝黃元所坐的位子上投向眼神示意。

黃元點頭,「這個尖刀做事還是挺麻利的,演技還可以。」

「可不是嗎,畢竟能夠得到黃少的人情,這可是天大的好處。」手下拍馬屁道。

「錢多多,你儘管把錢壓在尖刀身上,我倒要看看你這下怎麼辦!」黃元目光兇狠一瞪,翹著二郎腿喜道。

比武台上。

見忽悠不到人下注林蕭,主持人有些失望,繼續喊道。

「比賽過程中,認輸,倒地十秒以上,跌出場外,通通算作失敗。」

「好的,那麼今天武鬥會的第十六場比賽,由新人菜鳥禿頭俠,對戰擁有豐富戰鬥經驗的尖刀,比賽正式開始!」

主持人一聲令下,比武場周圍喊聲雷動,都在高聲讓尖刀立刻殺了林蕭。

尖刀雖然接受了黃元的命令,但是眼下還不能直接認輸。

他必須要和林蕭多多糾纏,最後再裝作失誤,以微弱劣勢取勝,這樣一來自然無人可以看出他打假比賽。

這是他在武鬥會上摸爬滾打了許久所積累下來的經驗。

所以尖刀首當其衝,打算先纏鬥一陣子,再故意賣出一個破綻。

「臭禿子,你等死吧!」尖刀立即施展出他最擅長的短刀,朝林蕭心口刺去。

「啪!」

林蕭快步上前,直接一巴掌扇去。

一聲清脆的耳光響起。

尖刀的身體前一秒還在武台上衝刺,下一秒就在空中連續做了好幾個托馬斯全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