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雷影高約二十丈大,通體雷光閃礫,有如一個雷人。

「這是……元嬰!」秦墨盯著這道『雷音』眼睛猛眯。

「的確是元嬰修士的元嬰,但也並不是元嬰。」『殘魂』識出此物。

「怎麼說?」秦墨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等如山一般的『巨嬰』。

「『元嬰』在身體之中僅是半掌大小的迷你之身,這只是一道元嬰凝鍊的一道『嬰像』,並不是真正的『元嬰』,甚至不是從『元嬰』本身分化而來,只是由『元嬰』凝鍊的一道『嬰像』,這才有如此大的身體。雖擁有『元嬰』本身的一定威力,但能夠發揮十之一二而已。」『殘魂』一眼識破此物。

「即使只是十之一二之力,但我也能感覺到這尊『雷嬰』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確實是元嬰修士,僅僅只是一尊『嬰像』,實力稍微高上一籌,但給人神魂上的迫感也遠不是同階金丹修士所能夠散發出來的。」秦墨眯起眼睛,滿臉凝重之色。

「它的攻擊之力,應該也僅有金丹中期修士的威力,絕對達不到金丹後期威力。以你現在的修為,足夠有能力與此『嬰』鬥上一斗。」『殘魂』判定。

端木千楊站於『雷尊』之前,『雷尊』渾身上下雷電之力瞬間涌動,翻湧的雷電之力形成一道粗大的雷暴,』『雷尊』丈大的手掌瞬間向前一拍,立即拍在劈來的【戰戟】身上。

【戰戟】上青光一散,竟被這一掌截停。

這個時候,端木千楊再次爆喝,身後的『雷尊』立即身上『雷芒』再次一跳,無數雷芒立即化成一張巨大的芒網,瞬間溫延四周空間,形成一個『雷籠』。

「哼!這可是我端木先祖『雷嬰』所修的神通【雷牢】,一般人根本不能突破,一旦被困在這【雷牢】之中,即使是同階的元嬰修士,也幾乎毫無逃生之路。」端木千楊眼神爆跳,兩眸狠厲如芒。

【雷霆擊】!

端木千楊顯然對這『雷尊』操控極熟,『雷尊』在其控制之下,立即雙掌一合,掌中便迅速結出一道扭曲的赤白雷電。

雷電一閃,攻擊速度之快,瞬間便已經落在秦墨體四周。

不過雷電並未直接轟在秦墨身上,反而是被青木靈力所凝化的青木靈球擋在了外面。

不過青木靈力僅僅只是持續了一口茶的功夫便立即如泡沫般崩碎了。

秦墨臉色暗暗一白。

這就是『元嬰』修士的攻擊手段!

雖只是一道『嬰像』,但攻擊威力也依然如此恐怖。

倘若是遇到此人本人,分分鐘就會被秒的下場。

「很正常,不算太變態。畢竟是元嬰後期修士凝鍊的『嬰像』,攻擊威力的確恐怖,但並不可怕,只是修為差距而已。更何況畢竟不是其本人,也不是其『元嬰』,這『嬰像』的攻擊雖然也算強大,但『嬰像』攻擊一次,『嬰像』的靈威就會弱化一次。」『殘魂』仔細一觀,便看出其中細要。

秦墨迅速神識一掃,果然,『嬰像』的靈威確實弱化了許多。

反倒是端木千楊臉色微微一變:「你的青木靈力,究竟凝鍊到了何種程度?」

秦墨也確實不確定自己究竟將『青木靈力』究竟修鍊到了何等程度,大概可以能夠與金丹修士所修鍊的靈力一較高低。

這尊『嬰像』看上去霸道威猛,不過此刻了解之後,倒也似乎並不足已為懼。

秦墨反而戰意極濃,以他現在的修為,自然不可能和真正的元嬰修士鬥法,但從此『嬰像』鬥法,倒也能夠讓秦墨觀摩出『元嬰』修士的修法微妙,雖說不至窺豹一斑,但也能小有所收穫。

當下,秦墨非常沒有懼怕,反而「嘿嘿」一笑,身體之中青木靈力再次爆涌而出,【戰戟】迎風而漲,化二十餘丈戟身。

這個時候,秦墨並未再以手握【戰戟】,反而五指一抬,二十餘丈大的【戰戟】受到『青木靈力』的牽引,便無力處自浮。

以前【戰戟】由於太重,秦墨很難以靈力直接祭起【戰戟】,不得不依靠手握進行攻擊。

如今煉化掉三顆『青焰果』自身屬靈增加,『青木道訣』突破第三層,『青木靈力』雄煉,更是藉助於【妖化】之後,在掌控【戰戟】更是能夠得心應手。

「斬!」

秦墨引指一點,二十餘丈巨大的【戰戟】立即如同崩天裂石的巨戟,一戟迎天劈裂而下。

如今【戰戟】晉階到了五階之後,樹身的重力達到了百萬噸之重。

『雷尊』渾身一震,二十丈大小的巨嬰雷身,被震得身上的雷芒都脫落了一地。

這二丈大小的『雷尊』甚至比趙光那尊二十丈大小的巨人『傀儡』更強大。

端木千楊大喝,竟直接往『雷尊』身上一跳,站在『雷尊』虛影之後,此時身上的雷芒閃礫爆涌,所有『雷芒』竟然瞬間向里一縮,然即化成了兩尊偌大的雷拳。

【八道雷】。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八道粗如拳頭般巨大的雷電立即在四周空間詭異的出現,八道雷迅速結成一片雷柱,密集朝著下方轟來。

大片大片的低階『幽靈』在雷芒的一掃之下,便如同泡沫群一般,瞬間自爆。

與之同時,秦墨身體瞬間一綠,肉身【妖化】,『青木靈力』竟直接在面前瞬間凝聚成兩尊『青拳』,『青拳』一推即出,瞬間撲向八道『雷柱』。

『青拳』與『雷柱』交擊,『青拳』先是一暗,但隨即青光一盛,便是秦墨借身體【妖化】之後,迅速恢復『青木靈力』,再次爆拳而出。

砰砰砰砰砰砰砰!

八道雷芒看似粗大,但『青拳』的攻擊威力似乎更為霸道。

八道雷芒逐一被轟碎。 八道雷芒轟散,端木千楊臉色先是一陣陰沉,跟著嘴角反而浸出一味喜色笑意,冷冷的看向秦墨。

「此地靈力消耗嚴重,你現在靈力也已經快要耗盡,還說要殺我嗎?」

端木千楊這個時候忽的張口,口中吐出一團熾白雷光,雷光與身後的『雷嬰』融合,『雷嬰』立即雷光大漲,雷力撲拉撲拉的如同野獸般嘶鳴。

白熾如同光焰般的雷光照在秦墨臉上。

秦墨倒是非常平靜,並沒有任何懼色。這個時候,身體向前一遁,便出現在了[戰戟]之前,右手出,往戟身上握去,五指如鐵勾一般,扣在戟身上,掌戟身牢牢握於掌窩中。

端木千楊見秦墨此舉動作,忽的眼睛暗暗一跳,雙眉猛撐,想起當初秦墨斬殺端木千楊時,最後使用的乃是純力量功法,並非是靈力功法。

「元期修士祭煉的『雷嬰』的確很強大,我也想看看此『嬰』究竟有何等強大!」

秦墨手握[戰戟],橫煉肉身一震,肌肉如同千萬條同時彈起的琴弦,力量震鳴的聲音,像是萬弦齊崩,瞬間形成一個巨大的音嘯聲音,聲音一出,便從肌肉之中沖了出來,在空氣中,瞬間擠壓,形成爆破之音。

四周十丈內的空間瞬間爆裂。

[八逆]功法,起!

『第一逆』之力,瞬間凝鍊而成!

離婚風暴:錯惹壞總裁 握手的[戰戟]立即揚動,條條青光灑下,震徹如滾雷悶聲。

一步踏出,手臂揚動,[戰戟]立斬而下。

爆涌的『亂力』挾著[戰戟]青光。

深度試愛 『雷嬰』此時也在端木千楊的控制下迅速做出變化,『嬰』身上雷光立即湧出,化成一尊巨光,立下向前一推,雷光迅速擋在[戰戟]之前。

戟身之上青光先是一震,跟著狂暴沖涌而出的[戟身]被雷光硬生生的截了下來。

不過端木千楊臉上並無喜色,反而驟沉。

這個時候,秦墨並未有任何停手之意。

身體之中,爆發出一連串的骨節爆破聲音,彷彿像是在骨頭裡藏了一虎喉,發出的咆哮之音,震得空氣傳出一陣陣音爆。

『第二逆』,逆骨。

筋骨倒逆,骨頭之中的力量如捲土重來的風暴,一涌而出,每一根骨頭之中的力量湧出,最後瞬間聚齊在背骨之上。

第二逆之力,如今已經徹底熟煉掌握。

逆骨之力瞬間湧入手臂。

手臂一揚,[戰戟]青光涌動,戟身長嘯而出,頓成奔雷之勢。

『第二逆』,力斬而下。

[戰戟]如同狂風暴雨捲起海嘯,一下撲在身前。

[戟]身中『逆亂』之力,尚未壓近,便震得『雷嬰』一震。

『雷嬰』身上靈光跟著一淡,最後再次一盛,盛燃的雷光很快被[戰戟]再次壓了下來,而這一次,壓來的雷光再無反抗之勢,瞬間如同崩碎的山石,從上至下,最後雷光徹底崩碎。

『雷嬰』身上的雷光散去,最後化成了一隻僅有半掌大小的『虛嬰』,嬰身之上,竟乎看不出色,有如薄薄的白天霧揉成一團。

不過『雷嬰』總還是將[戰戟]之力擋了下來。

端木千楊臉色一白之餘,反而露出齒大笑:「最後的手段你已經耗盡,你還大言不殘的認為能殺我嗎?」

「當然能!」秦墨眼睛半眯,臉色雖是蒼白,倒是鎮定得很。

「哼!當時在『獸靈圖』中沒能斬殺你,今天你必是要死在這,重振我道心,就拿下你來祭旗。」端木千楊從懷裡取出一道銀白小錐,小錐之上,白天色的靈光一閃,竟化成了一枝雷錐。

『雷錐』在其面前迅速漲大,便化成了一道二十餘丈的雷錐,前頭僅有針尖大小,但從頭到尾逐漸變大,最後竟然漲得有丈余般粗。

秦墨不急不亂,這個時候,神念一動,身後忽的浮出一團虛影。

『虛影』出現后,便迅速的實化,跟著整個身體便化成了一尊十丈大小的實影。

寵妻總裁有點壞 這實影與普通的『霧影』不同,『虛影』如同活過來的倒影,面相異常清楚。

『虛影』身上更散出一種獨特的『氣息』。

這『氣息』與修士的『靈息』不同,氣息異常詭異。

「殺!」

端木千楊覺察到這『虛影』氣息詭異,當下一拍手掌,『雷錐』立即狂轟而來。

秦墨也不遲疑,爆喝一聲,身後的『戰魔魂』跟似乎感受到了秦墨的情緒,『魔魂』也傳出一聲巨大的爆鳴聲音,跟著,『魔魂』身上的魔氣滾滾而出,『魔氣』迅速在掌中中凝化成一把奇特的『虛影魔刀』。

「斬!」

秦墨虛喝一聲。

『魔魂』也跟著發出一聲猛喝,身上的『魔氣』繚繞,『虛影魔刀』在空氣里一閃即出,速度快得無影,當真如同『虛影』一般。

『魔刀』一跳便斬在了端木千楊的身上,端木千楊身上的靈光立即爆碎。

這也是因為端木千楊的靈力同樣用了大部份來抵擋『血毒霧氣』。

與之同時,端木竹先前耗損過大,此地對袁未梅來說,可是天生戰場,最後端木竹難敵袁未梅,被黑氣再次吞入。

端木千楊見端木竹落難,臉色瞬間一白,立即要逃。

但這個時候,下方的黑水之中再次衝出一枝怪幡,此幡一出,幡上無數陰靈迅速化成了一座巨大的『魂陣』。

「秦墨,我父親就在外面,你敢殺我!」端木千楊怒喝,此時此刻,他也終於有些慌亂了。

「嘿嘿!這裡隔絕神識探測,就算他在外面,現在也被李棠纏住,你覺得他能發身來救你嗎?」秦墨面色冰冷,神識迅速涌動。

『魂陣』之中,無數魂靈立即凝化,轟向端木千楊。

「秦墨,老子死也不會讓你斬殺!」

端木千楊爆怒連連,但此時靈力消耗殆盡,再難有手段支撐。

「死!」

秦墨冷喝,雙目如雷,『磁元神力』迅速一盪而出,端木千楊雙眼立呆,竟瞬間失去意識,也就在這個時候,『魂幡』衝破端木千楊最後的靈力護罩,湧入端木千楊的身體之中。

端木千楊徹底被鎮殺! 余修陽和趙子陽等人也在隨後很快將端木家族其餘等人一併斬殺。

端木竹最終被『陰氣』一下捲入,消失不見。

這個時候,黑水之下再次冒出滾滾『陰氣』,『陰氣』吐出幾個墨色的黑靈光球,秦墨立即跳入光球之中,余修陽等人先是一猶豫,最後也陸續跳入黑靈光球之中。

黑靈光球正是袁未梅以『陰靈力』凝鍊而成,將四周的『毒血霧』隔絕,同時『陰靈力』凝化的光球,也不會被『毒因霧』穿透蝕化。

這個時候,袁未梅從『陰靈之氣』出現,立於整片黑水湖之上,雙掌立即攪動,迅速擴散開來,四周的『陰氣』逐漸覆蓋在整個黑水湖,最後將『黑湖水』一併吞入。

秦墨和余修陽等人也一起被吞入。

屆時,一道陰黑靈光悄悄在庭遼院之外消失,李棠和端木家主二人似乎並不在庭院附近,陰黑靈光並沒有停下的打算,直到遁出百數里之後,此陰黑靈光這才在一片荒密老林里浮出。

陰氣立即湧上半空,在半空一散,化成無數『陰霧』,『陰霧』之中頓時遁出幾道青紅靈光。

這幾道靈光正是秦墨和趙子旭等人。

「這次多謝幾位道友相助,否則只怕在下一人實在不好對付端木家族。」秦墨拱手一笑,對著趙子陽等人說道。

「秦道友客氣,我等這也是在給自己掃除麻煩,要是被端木家族盯上,我等家族後人必然會受到牽連。」余修陽洒洒一笑,倒也委婉,並不承恩。

「既然余道友這樣說,在下心裡也就不那般釋重了。」秦墨厚著臉嘿嘿一笑。

余修陽心頭猛頓,暗呼自己還是不太了解秦墨此人,這傢伙臉皮果真是厚得很。

趙子陽等人心頭原本還有其他微妙心思,此刻聽秦墨這樣一說,不免心頭一沉,得了,想打那寶貝的主意,肯定是沒希望了。

幾人相互望上一眼,都看出對方異心同妙的心思。

不過幾人也非常明白,這個時候和秦墨交惡絕對是不明智之舉。

天空上的『陰霧』之中,袁未梅此時此刻正虎視眈眈的盯著眾人,只人幾人稍有異動,必然會第一時間引出袁未梅。

要知道,袁未梅和秦墨才是一夥的。

秦墨也從幾人眼神中看出微妙心思,不過『玄陰草』他鐵定是不會拿出來分享的,不過未免幾人落恨,秦墨還是取出了幾件東西分給幾人。

趙子陽和趙承良二人分到了趙光『納儲袋』中那件『巨人傀儡』的煉製細要,這對於趙家人來說,可是異常難得的好東西,二人得到后,自然是大為驚喜,也知道秦墨鐵定是不會分『玄陰草』,二人倒也滿足了。

張姓修士分到了另一張五階空白靈符,此符乃是端木竹精鍊之符,對張姓修士來說,可算得上是一件重寶了。

余修陽則得到了一件『木系靈寶』。

「在下身上的幾件好東西也分給幾位道友了,幾位道友經此一戰,也消耗過大,咱們就在這裡分開吧?」秦墨面色立即淡漠說道。

幾人也知道秦墨在擔心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