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凌天可沒時間去體驗大齊王朝的風土人情,繼續朝南面而去。

黑魔宗位於東荒南部,與大乾皇朝相鄰。

「司徒羽,你是逃不出我暗夜的追殺的,我暗夜出手,絕無活口。」

古道上,一個少年與一個黑衣銅面人對峙,少年嘴角殘留血跡,可見受了傷。

司徒羽神色冷峻,手中的刀在胸前一橫,道:「暗夜,我今日就要看你有何本事取我性命」

正走在古道上的武凌天對於這種事情已經司空見慣,本沒打算理會,可聽到暗夜兩字,突然一滯,目光不由望向了那個黑衣銅面人。

對於暗夜,他可是熟悉得很,當年他才五歲,就被暗夜組織的一名殺手暗影刺殺,如果不是他姑姑出手,恐怕他早就死在了暗影手中。

一道刀光劃破虛空,無匹的力量朝黑衣銅面人斬去。

黑衣銅面人身影幻化出十幾道,分別朝各個不同的方向朝司徒羽攻去,每個人都宛如本體,無法分辨,每人手中都拿著一把匕首,匕首寒光閃爍,給人一種不寒而慄之感。

武凌天當初也見過暗影使用過這招,可幻化出九道分身,可與黑衣銅面人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黑衣銅面人幻化的分身不是幻影,與真人一般無二,難以分辨。

撲哧!

司徒羽被黑衣銅面人匕首刺中,他一刀斬下了黑衣銅面人的頭顱,可頭顱還沒落地,就直接消散。

他被匕首刺傷之處直接被凍結起來,一股寒意彷彿滲透進了他的靈魂深處,讓他的靈魂都凍結了一般,手中動作變得緩慢起來。

「我寒冰刺的滋味如何啊!」黑衣銅面人將司徒羽圍了起來,面對嘲諷,司徒羽在他眼中不過是一隻待宰的羔羊罷了。

「卑鄙。」司徒羽咬牙切齒,他感覺自己的靈力都被凍結了,無法運轉,只能任人宰割。

「幼稚,修鍊界弱肉強食,殺人只論手段,只怪你自己實力不濟。」黑衣銅面人一步步朝著司徒羽走去,手中寒冰刺透露出的寒光讓四周一切都被凍結起來。

「左邊第四個,是他真身。」一個聲音在司徒羽耳邊響起。

司徒羽神色一凝,目光掃了一下四周,卻是沒有發現任何人。

就在黑衣銅面人靠近他之時,他手中之刀猛然朝左邊第四個刺去。

黑衣銅面人觸不及防下被一刀刺中胸口,真身受到重創,其餘分身隨即消失。

「你怎會找出我的真身。」黑衣銅面人捂住胸口,眼中帶著一絲震驚,魅影分身還是第一次被人所破。

「死吧!」司徒羽靈力雖然無法動用,可手中之刀卻是下品寶器,威力猶在,一刀斬向黑衣銅面人。

「去。」黑衣銅面人祭出一張符籙,符籙釋放出一道金光,擋住了司徒羽的刀。

黑衣銅面人趁機遁走。

一道人影突然出現,擋住了他的去路。

黑衣銅面人面露警惕之色,寒聲道:「閣下何人?為何攔我去路。」

攔住他去路之人正是武凌天,武凌天盯著他,黑衣銅面人無法感應對方的境界,可對方年歲不大,可卻給他一種致命的威脅。

一股吞噬之力將他籠罩,黑衣銅面人面露驚恐之色,吞噬之力不斷吞噬他身上的精氣神。

「不。」

眨眼間,黑衣銅面人全身精氣神被吸干,化作一張人皮飄搖落地。

司徒羽趕來,見到了黑衣銅面人被殺的一幕,眼中露出了驚恐的神色,這種吸取他人精氣神的手段,簡直就是魔道手段,太過殘忍。

「剛才是你提醒我的。」司徒羽有些警惕的望著武凌天,魔道中人手段陰狠,為達目的,不折手段,很顯然,對方不會無緣無故救他。

「不必如此,我既然救你,就不會殺你,後會無期。」武凌天知道他的畏懼之心,也不便結交,身影一閃,瞬間出現在百米開外,眨眼間便消失在司徒羽視線之中。

他望著地面上的人皮,感覺頭皮發麻,太可怕了,他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等可怕的魔功,可以吞噬他人的精氣神。

望川城。

武凌天首次進入了修鍊界的城池,想要要入城,必須繳納靈石,還好他之前打劫了神霄宗的兩人,還有殺了吳天和黑衣銅面人後,他儲物戒中的靈石多達百萬。

特別是黑衣銅面人的儲物戒中靈石最多,他是暗夜的殺手,靈石自然比常人多。

望川城內人來人往,沒人普通人,最弱的都是煉體者,蛻凡修士也不像世俗界那般難得一見。

修鍊界有種交通工具,被稱為飛舟。

他想要短時間內到達黑魔宗,必須乘坐飛舟。

萬寶商會是東荒第一商會,生意遍布大半東荒,飛舟也是被萬寶商會掌控。

武凌天花了十萬下品靈石買了一張船票,踏上了飛舟。

「小子,讓開,沒見到三王子殿下來了嗎?」武凌天被人喝斥。

他突然停下了腳步,一眼望去,就見到一個錦衣少年朝他走來,眼中目空一切,高高在上的模樣。

霸愛小妻 突然,一個胖子拉了他一把,把他拉到了一旁。

「那可是大齊王朝陛下風天逸最疼愛的兒子風雪衣,得罪了他,可沒好果子吃。」胖子低估道。

胖子看著武凌天,一副憨態可掬的模樣,含笑道:「在下吳用。」

「吳用。」武凌天忍不住看了他一眼,這名字夠奇葩的。

「武凌天。」

武凌天轉身離開,吳用低估道:「這名字也忒霸氣了,凌天,我爹咋就給我起了個這麼個沒用的名字,吳用,無用。」

語氣中充滿了一絲抱怨。

「大哥,以後我就跟著你混了。」胖子吳用跟了上去。

飛舟裡面的空間很大,有交易場所,賭場,酒樓。

這裡的賭場卻不是世俗界那般的賭場,而是賭石,那些石頭中蘊含著許多寶物,甚至還有神物。

武凌天在吳用的帶領下來到了石坊,石坊很大,地面擺放著許許多多大小不一的石料。

有的人能夠從石料中切出寶物,一夜暴富,也有人花費了大量的靈石,卻什麼也切不出,導致一夜之間傾家蕩產。

小胖子吳用緊跟著武凌天,好像跟班一般,嘴裡更是喋喋不休。

「我觀大哥鴻運當頭,不如去賭一把如何?」

「要是大哥能夠切出寶物,小弟也能夠跟著沾沾光啊!」

「大哥。。。。。。」

「閉嘴。」武凌天忍無可忍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啰嗦的人,吳用連忙把嘴捂上。

「讓開,讓開。」

突然,背後傳來一道極為囂張的聲音。

只見大齊王子風雪衣在幾名護衛的簇擁下來到了石坊,許多人都不願招惹他,連忙讓開一條大路出來。

吳用連忙去拉武凌天,想要避開,可卻怎麼也拉不動。

武凌天站在路中央,絲毫沒有讓路的意思。

「大哥,我們還是讓開吧!風雪衣不是我們能夠招惹的。」吳用緊張的在他耳邊提醒道,語氣有些緊張。

「眾生皆平等,難道就因為他是什麼王子殿下,我就要低他一等不成。」武凌天淡然道。

此次他可不會輕易讓開,武者有武者的尊嚴。

「小子,沒見到我家殿下來了嗎?還不快滾開。」

一名護衛上前一把抓住武凌天的肩膀,想要將他扔出去,可卻被一股吞噬之力吸住,體內的靈力不斷流失。

「你。。。。。」護衛面目驚恐之色,話音未落,一道刀光閃過,頭顱與身體瞬間兩分。

四周的人瞬間被震懾住了,就連一臉孤傲的風雪衣臉色也是一變,顯然武凌天突然出手殺人,讓他很是意外。

武凌天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可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好人,該殺人時,他決不手軟。 「大。。。。。大哥。」一旁的吳用不由目瞪口呆的望著武凌天,這太強悍了,簡直就是百無禁忌的主,眼中不由冒出崇拜的目光。

武凌天輕語道:「你現在和我撇清關係還來得及。」

吳用頓時義正言辭道:「大哥說哪裡的話,小弟我既然喊你一聲大哥,那你就是我吳用的大哥,大哥有難,小弟的怎會袖手旁觀。」

聞言,武凌天不由對這個小胖子有些刮目相看了,小胖子給他的印象就是膽小怕事,油嘴滑舌,唧唧歪歪,沒想到在這個時候,他還挺講義氣。

「不錯,我就認你這個小弟了。」武凌天道。

風雪衣身邊的幾個護衛想要出手,卻是被他攔下,他走到武凌天面前,目光盯著武凌天。

武凌天眼中射出一道精芒,一股無敵的意志朝風雪衣壓迫過去,風雪衣感覺如墜深淵一般,背上冒出冷汗。

武凌天雖然不復先天之軀,可意志卻極為強大,堪比蛻凡六重天的修士。

風雪衣努力壓制心中的懼意,平復自己的心情,沉聲道:「閣下手段這般殘忍,恐非正道之人所為。」

武凌天心中冷笑連連,淡漠道:「如若今日是我實力不濟,那死的豈不是我了,修鍊界強者為尊,這點道理難道你都不知嗎?」

風雪衣氣急,可卻忌憚武凌天的實力,不敢發作。

可想到他堂堂大齊王朝殿下,如果手下被人當面斬殺,卻是無作為,那豈不是丟了大齊王朝的臉。

想到有大齊王朝做後盾,風雪衣的膽子瞬間大了起來,他不相信對方會不顧忌大齊王朝的存在。

「閣下說言甚是,我那護衛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閣下,是他罪有應得,在下風雪衣,大齊王朝三王子,不知閣下師出何門。」風雪衣笑吟吟道,絲毫不在意手下之死,極為冷漠無情。

武凌天不由多看了風雪衣一眼,這種能夠隱忍之人,城府極深,不得不防。

「在下無名小卒,無名無派。」

風雪衣得知武凌天是個無門無派的散修,膽子瞬間就大了起來,似乎忘記了武凌天的恐怖實力。

「閣下年紀輕輕就擁有這般修為,真是罕見的天才,不如我們來賭一局如何?」風雪衣道。

武凌天何等心智,對方這明顯是想要找機會報復他。

「好。」武凌天點頭答應。

風雪衣心中冷笑,在大齊王朝,他可是一個有名的賭石高手,被人稱為小石王,也因此,他才被他父王看重。

「那白髮少年要吃大虧了,風雪衣可是有名的賭石高手,有小石王的稱號,恐怕這次他要傾家蕩產了。」

「不錯,我們也有幸一睹小石王的風采啊!」

御繁華 「不如我們也來賭一局如何?我出十萬靈石,賭風雪衣贏。」

「這場局已經註定了風雪衣會贏,誰會傻得去買那白髮小子贏。」

四周的人都以崇拜的眼神看著風雪衣,對武凌天這個無名小卒根本不看好。

突然,一個唯唯諾諾的聲音響起。

「我。。。。。。我買我大哥贏。」

聞言,眾人不由尋聲望去,就見到了武凌天身後的小胖子吳用,見到他一副憨態可掬,傻乎乎的樣子,眾人眼中都流露出了笑意。

一旁的武凌天也是不由為之側目,勸道:「你可不要犯傻,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吳用摸了摸自己的大腦袋,憨笑道:「大哥,我相信你一定能夠贏的。」

「你既然這般相信我,那我如果不拿出點本事來,那都對不起你了。」

武凌天對這場賭局,胸有成竹,別人自然不會知道他的底氣所在。

「我出十萬靈石。」

「我出三十五萬靈石。」

「我出一百萬靈石。」

。。。。。。。

許多人都加入了這場必勝的賭局中,賭資加起來都達到了近一億靈石,真的可謂的豪賭。

「小胖子,你有那麼多靈石嗎?」武凌天不由問道。

吳用呵呵一笑,拍著胸脯道:「大哥,我什麼都沒有,就是靈石多。」

他手一揮,一條巨大的靈石長河就浮現出來,看得周圍的人都忍不住心中的貪慾,想要出手搶奪。

突然,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

「這場賭局就由老夫做個見證吧!」

只見一個白髮老者走了出來,眾人立馬收起了眼中的貪慾。

白髮老者乃是飛舟的船長吳老,修為深不可測,沒人敢冒犯他。

武凌天不由多看了老者一眼,他竟然無法探測出對方的修為,顯然對方修為超出了他的想象,可能已經達到了入聖秘境。

對於吳用,武凌天對他的身份也是有所懷疑了,要知道,這麼多的靈石,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夠隨便拿出來的,可吳用卻是隨手就拿出不下一億靈石,可見其身份絕非表面那般簡單。

「見過吳老。」風雪衣在吳老面前,沒有顯露出一絲的高傲,極為恭敬。

吳老只是點了點頭,隨即將目光看向了武凌天,最後將目光停在了吳用身上,他只是含笑不語。

而吳用卻是躲在武凌天身後,有些閃躲之意。

隨即,風雪衣,武凌天兩人進入了石坊開始選石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