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於酒精中毒,還是在人家的婚禮上,不知道那對結婚的新人會怎麼想,反正七音也不在乎。

但是她只是喝酒一點事都沒有啊!怎麼就突然酒精中毒了?

【哦,度數太高!】。

「……」 難民頭領帶着唐術刑三人徑直鑽進了旁邊最爲暖和的一個山洞中,爲他們端來了幾杯還冒着熱氣的咖啡,隨後站在一側摘下了自己的滑雪面罩,此時唐術刑他們才發現,這人面部被燒炙過,徹底毀容了。

“對不起,嚇到你們了,我叫古里亞.維亞,是這裏的首領,說是首領,但也是大家推舉出來的。”維亞坐在唐術刑的對面,“趁熱喝吧,我們的熱飲不多,因爲燃料不夠,勉強生活在這裏已經很不錯了。”

唐術刑喝了一口咖啡,感覺味道還不錯,隨後擡頭看着這個簡陋的山洞——山洞內擺放着很多生活用品,鍋碗瓢盆什麼東西都有,而且打掃得十分乾淨,洞口就站了兩個像是維亞家人一樣的男女,站在那咧嘴朝着唐術刑等人笑着,而山洞外那營地中,大家都各自忙着各自的,搬運着東西,或者是將一些木製的東西劈開準備當柴火使用。

洞中不少的地方還繪有壁畫,從壁畫上來看,應該是最早發現這座島嶼的人繪製的,很多地方都已經模糊不清了,唐術刑起身來,一幅幅壁畫看下去,發現記錄的是登島的人來到這座島嶼後發生的一系列大事,例如說發現了這個隕石坑,當時隕石坑還在燃燒,他們覺得很神奇,覺得那是天火,但沒多久大部分的人都病倒一個個死去,誰也找不出原因。

維亞看着唐術刑,目光從未從他身上離開過,顧焰發現營地中大部分的男女都偷偷朝着洞中看着,不過目光大多數集中在漂亮美麗的茲米亞身上。這不由得讓顧焰想起來之前那座地堡中發生過的事情。

茲米亞坐在角落中也看着那些壁畫,只是她沒有站起來。

“你們是什麼人?”顧焰此時開口問維亞。

維亞立即轉身用帶着俄語口音的英語回答道:“我們都是各地的難民,其實我早先是船長,一艘還算不錯的船,戰爭爆發之後。我駕船帶着鄰居和家人逃走,半路上遇到了不少來自其他地方的人,都是難民,於是我收留了他們,我們在海上行駛着,眼看就快沒有燃料的時候。遇到了一羣亞歐部隊的士兵,他們告訴我們,十月革命島上面是最後的防線,也許在這裏還有一線生機,於是我們就來了。誰知道一呆就是好幾年,我們的燃料耗盡,也無法離島,只得在這裏苟延饞喘的活着。”

維亞解釋完畢後,唐術刑轉身來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隨後繼續看壁畫。

“你是俄國人?”顧焰又問,“你的口音很重。”

“不。我是格魯吉亞人。”維亞立即道,隨後又補充道,“不過生活在多爾加。那是一個臨海的小鎮,在哈巴羅沃。”

顧焰點頭:“原來如此,我還以爲你是黑海的漁民。”

維亞只是慘淡一笑道:“黑海沒有你們想象中那麼平和。”

此時唐術刑走回來坐下問:“你剛纔說鬼王是怎麼回事?誰是鬼王?”

維亞明顯一愣,顧焰、茲米亞和唐術刑都看出維亞的這個轉瞬即逝的表情,緊接着維亞嘆氣道:“鬼王說他是這座島的統治者,當我們上島之後。就被他控制了,爲他賣命。我們除了要自己生存下去之外,還得蒐集食物給他。但在這座島上,無法種植莊稼,只能吃一些勉強可以食用的植物,其他的就只能捕魚,運氣好獵捕點北極熊什麼的。”

“帶我去營地逛逛吧。”唐術刑說着起身就朝着外面走,維亞跟在唐術刑後面,向他介紹着他們這個簡陋的營地,唐術刑看着營地雖然簡陋,但也還算整潔。

遠處,幾個女人聚在一起竊竊私語着什麼,時不時擡頭看着唐術刑和維亞。

唐術刑此時低聲道:“鬼王爲什麼要說我們可以救你們?”

維亞沉默了半天道:“極夜來臨了,接下去的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生活在黑暗之中,只有鬼王那裏有燃料和木柴,如果他不給我們,我們就會被活活凍死,但是鬼王開出的條件是,讓我們在這裏設伏殺掉你們,只要你們死了,他就讓我們活。”

維亞的這番話,讓唐術刑有些詫異,他半天才點頭,繼續裝傻道:“爲什麼鬼王要殺我們?”

“他大概認爲你們是威脅,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更好的理由。”維亞搖頭,“走吧,我帶你去個地方。”

維亞領着唐術刑就朝着隕石坑外面走,唐術刑在這期間一直開着通話器,顧焰將他與維亞之間的話聽得清清楚楚,等兩人離開的時候,顧焰坐在洞口的一堆箱子跟前,將那箱子當做掩體,也將自己的槍支全部上膛,緊盯着在營地外的那些人。

“這些人都有武器。”茲米亞在後方輕聲道,“你沒看到先前唐術刑與那個維亞往外走的時候,那些故意搬運東西從他們身邊走過的人,都在盯着唐術刑嗎?我看到其中一個人的眼神,不是好奇,而是充滿了殺意。”

顧焰扭頭看了一眼茲米亞:“你的眼睛真好,這麼黑你什麼都看得見。”

“我的雙眼不分黑夜,都看得很清楚。”茲米亞坐在那裏端着咖啡說,“如果我的能力沒被伊媧制約,我早就一個人踏上了去尋找古丹的路,根本用不上你們。”

顧焰點頭笑道:“這點我相信,但可惜的是你被制約了,我在想,如果不制約你,你恐怕已經把我和唐術刑殺了。”

茲米亞平靜道:“有這種可能性。”

“所以,你現在還是安心當你的公主吧。”顧焰觀察着外面,茲米亞終於扭頭看向了顧焰。

茲米亞問:“你和他似乎不是很熟,以前不認識吧?”

顧焰搖頭:“公主殿下,你用這招老土了,沒用的。的確,我和他並不熟,而且我和他也互相不信任,所以,你沒有必要想這種搞清楚我們倆之間關係。尋找弱點再加以控制的辦法,沒什麼大的意義,你還是安安心心的當你的公主,我不敢對你保證什麼,但我相信唐術刑肯定會將你送到古丹跟前的。”

“你殺過人嗎?殺過多少人?”茲米亞又問,“我很無聊。你陪我說說話總行吧?”

顧焰點頭:“殺過,但不多,要不是自衛,要不就是該殺的人。”

“該殺的人?”茲米亞看着杯子,“憑什麼由你來認定誰該殺誰不該殺?每個人所處的角度不一樣。如今你們的世界已經變成了這幅德行,所有人做任何事都不會再有束縛和約束了。”

顧焰扭頭看着茲米亞:“你剛纔說的那些話,有很多人對我說過,但這些人大部分都還覺得世間存在着秩序和公理,最終死在自己愚蠢的念頭之下,我知道,你是在試探我,看看用什麼方式來接近我。拉攏我,靠近我,但那真的沒用。”

茲米亞笑了。表情也換了,就像是瞬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看來我真的是小看你了,你和唐術刑一樣,都很狡猾。”

顧焰搖搖頭,不想再搭理茲米亞,他覺得這個女人太多變了。不知道到底想做什麼。

另外一邊,維亞領着唐術刑朝着前方的荒原走去。地面上的冰雖然很滑,但維亞走得非常的穩。唐術刑好幾次險些摔倒,都被維亞一把扶住,並且告訴他在這個地方行走,一定要掌握好自己的平衡,雖然看似地面是平的,但實際上都是斜坡,冰面也都是斜坡。

走到前方的一座山丘,維亞指着上面道:“翻過這座山丘,你就能看到了。”

唐術刑點頭,拔出龍麟刃來當冰鎬,慢慢挪動上去,而維亞則很輕鬆地爬了上去,然後伸手將唐術刑拽上,隨後轉身指着下面道:“你看——”

唐術刑慢慢起身,看向下面的那處山坳之中,那一瞬間,他的呼吸都停止了,聽到的只是維亞沉重的喘息聲,還有自己的心跳,下方的山坳之中密密麻麻擺滿了屍體,其中大部分都穿着亞歐部隊的軍服,少部分穿着平民的服裝。

“那些士兵……”維亞說到這的時候眼淚滑落出來了,“他們殺了我們很多人,我們奮起反抗,但也無能爲力,他們都是鬼王的人。”

“鬼王的人?”唐術刑看着下方道,“鬼王手下有這麼多士兵?”

維亞點頭:“那是曾經,現在幾乎沒有了,但是他還控制着一些行屍,只是天氣嚴寒那些行屍不敢出來,因爲出來就會被凍上,所以都在山上的堡壘之中,這些士兵也都是鬼王自己殺死的,因爲人太多,資源太少,而且控制士兵比控制我們還難,所以,鬼王想幹脆留着我們。”

唐術刑又道:“那你們的武器也是鬼王給的?”

“是的,曾經我們有一部分,藏起來了,就在昨天,鬼王告訴我們,要讓我們幹掉你們的時候,給了我們一批武器,但我們不願意那麼做,我們知道,現在是殺死鬼王奪回這座島的好機會!”維亞攥緊拳頭道,“他的那些個行屍無法出來,他手下的人數沒有我們多,所以,我們有機會可以戰勝他!”

唐術刑看着下方的屍體,又問:“你知道鬼王的位置嗎?”

“他住在山頂之上。”維亞指着旁邊的山峯道,“但上山下山只有一條路,不過可以從側面登山上去,只是危險性比較大,我的人做不到,我想你們可以。”

唐術刑此時忽然間一把按住維亞的肩頭,維亞一愣,看着唐術刑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忙問:“怎麼?”

唐術刑忽然笑了,搖頭道:“沒什麼,我現在想把你推下去,知道爲什麼嗎?因爲我是鬼王的人,他派我來殺死你們的。”

維亞的臉色立即變了……(未完待續)。.。 我喜歡你,刻入骨髓,印入靈魂的那種喜歡。——雲澗。

金黃色的陽光照射在大地上,周遭一片荒涼,整座城市像是一個大烤爐,行走在街道上的,是一群人形怪物。

「我靠!」

王妃請賜教 一睜眼,一隻滿臉是血,還潰爛的人出現在眼前,七音下意識的出拳,一拳頭把對方的腦袋給打折了。

【……】我家宿主咋這麼牛批呢?

「這什麼情況?」 爺,別猥瑣了 七音找了間乾淨的房間進去,順便關上門。

拍了拍胸脯,做出害怕的神色。

【喪屍啊,你看過喪屍片嗎?你上個位面不是看過挺多嗎?】

七音沉默,她也沒想到這玩意這麼噁心啊!

「那我現在什麼身份?」

【你等等,我整理一下數據后再給你傳送劇情。

姓名:七音

技能:千言萬語(永久)

功德值:160

人品值:-9999+

信仰值:100

獎勵:抽獎*1

劇情傳送中……】

這是一個男女主聯手將喪屍打敗,成為這個世界霸主后成功研究出喪屍血清,清洗完喪屍后成為人類救世主的故事。

某一天,世界突然變得陰沉,連續一個月的陰雨,而且下的還是酸雨。

不少地質被腐蝕,人類惶恐不安,卻在一個月後,大晴。

大晴過後的第一天,一些人類無緣無故暈倒,醫院診斷不出結果。尚未昏迷的人類受到蠱惑,以為是天災,所以紛紛去囤了糧,企圖混過此災。

昏迷第三天,不少人類蘇醒,卻發現跟自己一起昏迷的同伴變成了怪物,見人就咬。被咬的人,也被同化。

女主葉小月是剛畢業的大學生,在世界開始變化之前,她有意識的做足了準備。她有一個空間,是兒時奶奶給她的那個玉佩,她在初中的時候就無意知曉了。

男主雲澗是某個特種部隊的特種兵,喪屍侵襲的時候,男主帶領一小隊負責搜救尚未感染的人。

喪屍這一詞,是從一群學生嘴裡說出來的,往日的時候都想著自己若是到了末世,會如何生存。可真正末世到了,他們才知道,生存有多麼不易。

腹黑老公誤惹甜妻 往後的劇情也就那樣,男女主兩人合作,遇神殺神遇佛殺佛,戰無不勝。加上女主有空間,還有主角光環,所以一切都很順利。

羽·赤炎之瞳 最後自然是男女主互相生出情愫,在末世結束后,幸福的在一起……了個鬼。

劇情發生了變化,劇情中突然出現一個叫楊萌的女生,在末世到來前,她偷走了女主的玉佩,並謊稱是女主自己不小心丟掉了。

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劣質光環,給她激發了雷系異能,有實力還有美貌,不少人都傾慕於她。

她也不知道怎麼的就跟男主勾搭在一起了,兩人同進同出,在末世里成為了一對神仙眷侶。

而女主因為有主角光環,再加上她本身在特定的時間裡激發了水火雙系異能,只不過是沒有空間輔助,缺少了金手指而已。。

女主活的只是比以前差點,楊萌這個女生就不知道怎麼了,就開始針對女主了。 楊萌裝作不經意的將玉佩漏出,讓女主看到,為的就是讓女主動怒,對自己動手。

事情也的確像她所想象那般,女主動手了。

女主說那玉佩是她的,但楊萌卻說是自己的。

兩方各執己見,但現場,女主將楊萌打傷。

人類本就同情弱者,自然的,他們更偏向於楊萌,女主在主角光環下,並沒有受到太大的苛責。

但楊萌又看不慣了,她利用自己的小聰明讓女主失勢,又提前搶走女主本該有的機緣。

最後,一次喪屍潮,楊萌親手將女主推向喪屍,女主死的連渣都不剩。

「嘖,真慘!」七音嘖了一聲,繼續看了下去。

原來,楊萌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人,她來到末世之前剛看完一本叫《末日女王》的一本,醒來就發現自己穿到書中一個同名同姓的角色身上。

楊萌在原劇情里只是女主的一個小跟班,因為女主家有錢,又有勢,所以很多人都喜歡巴結她。

但是女主前期只是個傻白甜,所以才會輕而易舉的被偷走玉佩。

而七音這具身體的原主,叫夏清,純路人,劇情中沒出現過的那種。

「什麼情況?我!七音!天音閣閣主!趕緊給我一個反派BOSS的角色!」

【本劇情的反派BOSS是個男喪屍,你確定要?】

七音想了想,說:「也行啊!」

【雖然你長得美,但是你想的更美!任何一具身體都要和靈魂有契合度才行,要不是天道給我開的綠燈,你可能得在一具更破的身體里里。】

順便放出一張圖,臉潰爛的不成樣,腹部一個大洞,腸子什麼的全出來了。

七音看了看乾乾淨淨的自己,算了,還是當個路人吧!

再看看BOSS,這個BOSS其實還挺慘的,末日之前被欺負,末日之後還被人拉著擋喪屍,結果一不小心成了喪屍皇。

本來他並沒有想去找人類麻煩,但是不知道怎麼的,楊萌一心想收復這個喪屍皇,結果把人家惹毛了。

反派為什麼會成為反派,因為他心理陰暗啊!

他習慣性的將所有人的善舉陰謀論,而事實上楊萌的確是帶著目的接近的,所以他把楊萌恨上了。

不論是生前還是死後,他都要被這些愚蠢的人類欺負,他才不甘心。

然後,又跟男主對上了,因為男主要救楊萌啊!

所以他成了反派BOSS。

結局自然是死了,楊萌找到發明出喪屍血清的科學家,以她的名義把血清發出去,然後她成了救世主。

結局就是,除了換了個女主角外,沒再變的。

【宿主,您的任務就是消滅偽女主的光環。】

「偽女主?」

【最近一段時間不知道怎麼了,三千世界的麻煩越來越多,一些人莫名其妙掉入別的世界。本來每個人就自帶氣運,兩個靈魂疊加的氣運就差不多就是偽女主的氣運了。】

三千世界出了事?

這個世間,到底多少個世界?

「我可以直接把偽女主殺了嗎?」七音問。

【不可以,偽女主氣運消失前,所有的攻擊都會反彈。字面意思,所以宿主,你需要用計策!】。

「……」 唐術刑與維亞站在山丘之上,唐術刑的手依然放在維亞的肩頭,並未拿下來,臉上也一直帶着那種詭異的笑容。維亞看着他,好半天也笑了,道:“你在開玩笑吧?”

“沒有,真的沒有,這麼說吧,我覺得鬼王想幹掉你們,但是他又不想自己太麻煩,所以和我做了個交易,讓我做掉你們,不過呢,換個角度來想,我覺得你們也許有該死的理由。”唐術刑放下手,“營地是兩天前或者是更早一點你們匆忙弄出來的,因爲太整潔了,我見過很多營地,你們的營地是最整潔的一個,如果說,鬼王沒有告訴我,讓我幹掉這個營地中所有的人,或許我真的不會對你們產生什麼懷疑,雖然我懷疑,但是在剛纔,你突然告訴我,鬼王讓你們殺了我們,那一瞬間,我的確將你的懷疑降低了,不過你犯了一個錯誤,你將我帶到這裏來了,讓我看這些屍體,你想博得我的同情,讓我放鬆警惕,幫助你幹掉鬼王。”

維亞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但還是一句話沒說。

“你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我們只有三個,不是三十個,也不是三百個,你憑什麼相信我們這三個人就能幫助你幹掉鬼王?首先,如果鬼王容易被幹掉,你們這幾十號人早就做了,這就說明你們做不了,既然做不了,憑什麼多了三個人你們就敢提出幹掉鬼王?你見過我的能力和身手嗎?沒有,沒那機會,所以,只有一個可能性……”唐術刑笑道,“你認識我。你知道我是誰。”

維亞此時還在狡辯道:“是鬼王,鬼王他……”

“鬼王告訴你的?讓你們幹掉我的時候動動腦子,因爲我不好對付?鬼王他傻嗎?他知道你們想幹掉他,還告訴你們我很厲害,這不是變相告訴你們。讓你們拉攏我們嗎?而且,如果我是鬼王,我會把這件事形容得輕鬆一些,至少讓你們的壓力不那麼大,但是你看看你營地中的那些人,打量我的目光都是那麼的警惕。說明在這之前,你告訴過他們我是誰。”唐術刑看着下面的屍坑,“所以,你知道我是誰,知道我曾經幹過什麼,知道我的能力。但是能知道這麼清楚,又恰恰在這座島上的人,沒有別人,只有從前亞歐部隊的高層,也就是你,你是曾經高層的一員,別演了。”

“唐術刑。你的確——”維亞話還沒說完,唐術刑的龍麟刃就已經架在他脖子上面了,維亞渾身一抖道,“你知道我爲什麼要將你帶到這裏來嗎?我想和你談一筆交易,我知道你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這座島上,而這座島上對你來說,最具有吸引力的只有一樣東西,那就是在某個地方的賽博格。”

唐術刑笑了:“對,我就是爲了那批賽博格來的,你說出來位置。我證實之後,不會殺你,反之,你死定了,我會把你和你的手下全部幹掉。”

“我們是盟友!!!!”維亞突然吼道。“那個鬼王纔是敵人,我們是亞歐部隊!”

“七年前你們是,現在你們是嗎?你看看下面這些屍體,再看看外面地堡中那些平民的屍體,你還認爲你們是爲了這個世界人民的自由而戰的亞歐部隊嗎?不是。”唐術刑搖頭,“你們現在就是一羣連土匪都不如的變態,你們恐怕還不如一些民間勢力,也許還不如那些尚都忠誠軍,至少他們都有底線,但你們沒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