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不知,楊非凡扯着的不是陳嫣,而是她的車子。

試問,誰又會想到,楊非凡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可以讓高速倒退的車子動彈不得呢?

就在這時,圍觀看熱鬧的人紛紛起鬨。

“原諒他!”

“原諒他!”

“原諒他!”

……

楊非凡連忙轉身對着熱心幫他的人微微一笑,說了一聲多謝!

“上車!”陳嫣氣得一腳踩在腳剎上,穩住車子後,打開蘭博基尼跑車的車篷門,朝着楊非凡大聲吼道。

楊非凡收起能量,飛快地跳進蘭博基尼跑車副駕駛室的座位上。

陳嫣關閉車篷門後,瘋狂地發動着車子,往着前方呼嘯而去。

“陳嫣,多謝你!”楊非凡微笑道。

“多謝我什麼?”陳嫣冷冷地道。

此刻的她,如同是冰美人一般,給楊非凡的感覺很是陌生。

“多謝你原諒我啊,哈!”楊非凡拍了拍陳嫣的肩膀,淺淺一笑。

“誰說本小姐原諒你?你們根本就不值得我去原諒。”陳嫣的聲音冷得如同薄冰,彷彿變了一個人。

楊非凡自然明白,陳嫣口中的你們指的是他和蘇月英。

“陳嫣,你就別裝了,你叫我上車的時候,我就覺得你已經原諒了我。”楊非凡很瞭解陳嫣,知道陳嫣是一個口是心非的人。

“剛纔,本小姐也是逼不得已才叫你上車。因爲,本小姐和你之間的事情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懂麼?”陳嫣說話的時候,依然毫無表情。

“不懂!我只知道你很在乎我;我只知道你很喜歡我;我只知道你已經原諒了我。”楊非凡開啓天目傾聽陳嫣的心聲,立刻明白了陳嫣的想法。

陳嫣和蘇月英都是口硬心軟的女人,說話往往口不對心。

“想本小姐原諒你,做夢!”陳嫣默認了在乎和喜歡楊非凡,不過,卻否定了她已經原諒了楊非凡。

楊非凡邪笑一聲,鬆開安全帶後,右腳迅速地踩在車子的腳剎上。


車子突然間急剎,在慣性的作用下,楊非凡的整個身子被拋得撞向車頭的擋風玻璃上。

陳嫣由於繫着安全帶,所以,身子只不過是微微向前傾斜了一下而已!

“楊非凡!”當陳嫣看到楊非凡的整個身子撞向擋風玻璃後,嚇得失聲高呼。

當楊非凡的身體快要撞到擋風玻璃上時,他嘴角露出了一抹不爲人知的邪笑,然後,不動聲色地運轉能量穩住身體。

與此同時,他故意將頭輕輕地撞在擋風玻璃上。

“我的頭怎麼感覺不到痛呢?莫非我在做夢?”

楊非凡邪笑一聲,不動聲色地朝着陳嫣安全帶上的開關按鈕隔空一指。

啪!

開關按鈕彈開的一瞬間,綁在陳嫣身上的安全帶也跟着鬆開。

陳嫣微微一愣,楊非凡沒事,她感到十分意外!同時,她身上的安全帶自動鬆開,她更加感到意外!

就在陳嫣愣神的時候,楊非凡運轉能量,打開車篷門後,隔空將她吸到了懷裏,並緊緊地抱着。

陳嫣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得徹底地呆住了。

她呆呆地看着楊非凡,與此同時,嬌臉唰的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咦,陳嫣,你怎麼會主動投懷送抱呢?莫非哥在做夢?”楊非凡故作驚訝地看着陳嫣,然後,笑道:“來,陳嫣,用力重重地打哥一巴掌,看哥是不是在做夢?”

說話間,楊非凡死死地抱着陳嫣,根本就不給她絲毫的反抗機會。

“哎呀,楊非凡,你幹嘛呢?這麼多人在看着我們,你快放手啊!”陳嫣羞得滿臉通紅。

蘭博基尼跑車就停在公路的中間,並且,車篷門被楊非凡打開,這時,不少行駛中的車子都停了下來,以複雜異樣的眼神看着他們。

“對,做夢!哥一定是在做夢!要不然,你又怎麼會主動投懷送抱呢?要不然,今天,你又怎麼會無端端的生氣呢?”

楊非凡眼睛緊緊地盯着陳嫣的嬌臉,邪笑道:“陳嫣,你快打哥一巴掌,好讓哥來感覺一下,哥的臉到底痛不痛?如果不痛,肯定是在做夢,哈!”

“你抱得人家這麼緊,人家怎麼打呢?”陳嫣幽怨地道。

“不對啊,是你抱着哥啊!”楊非凡舉起雙手,故作驚訝地道。

陳嫣仔細一看,果然發現自己緊緊地抱着楊非凡。

楊非凡這個傢伙,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已經悄悄地鬆開了手。

陳嫣的嬌臉更紅了,她推開楊非凡後,揚起芊芊玉手,向着楊非凡的俊臉打去。

“算了,還是不要打了。哥怕被你打後夢會醒,哥只想一輩子就這樣被你抱着。”楊非凡腳不動,好像幽靈一般,只是往後飄移了半分,就已經很輕鬆地躲開了陳嫣打過來的一掌。

與此同時,楊非凡又像幽靈一般,回身撲向陳嫣。

車子的空間本來就不大,楊非凡完全是利用能量來施展飄移輕身功夫,纔可以躲開陳嫣打過來的一掌。

然而,陳嫣卻不懂飄移,她根本就躲不過楊非凡的突然襲擊,所以,只能被楊非凡緊緊地抱着。

陳嫣被楊非凡再次緊緊地抱着,聽到楊非凡這一番情深款款的話後,不知道是該生氣好,還是該高興好?

“你這個小冤家,算本小姐怕了你。你快放手啊,最多本小姐不生氣了;最多本小姐原諒你了!”陳嫣壓低聲音,臉紅耳赤地道。

車子就停在公路中間,就算是沒有被交警看到,不過,在衆目睽睽之下,陳嫣身爲一個大家閨秀,也會感到十分難爲情!

無奈之下,陳嫣只好妥協。

其實,陳嫣只不過是因爲吃醋纔會生氣,自從被楊非凡窮追不捨,以及,緊緊地抱住後,她所有的醋味,都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陳嫣由於怕難爲情,所以,纔會爽快地說出不生氣和原諒楊非凡的話。

然而,楊非凡卻不同,他是一個玩世不恭,喜歡遊戲人間的孤兒,根本就不會感到難爲情。

“讓哥再抱久一點,好嗎?哥怕夢醒後,以後都沒機會被你抱。”楊非凡無恥地笑了,他緊緊地抱着陳嫣的同時,右手豎起了兩根手指,做了一個嘢的姿勢。

忽然間,楊非凡得出了一個結論:女人要是因爲吃醋而生氣,擁抱和吻,要比哄還要來得實際和有效!

“楊非凡,你這個小壞蛋,明明是你抱着本小姐,卻說本小姐抱着你,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陳嫣嬌聲嗔道:“放手!”

“不放!哥就是不放,哈!”楊非凡得意地笑了。

就在這時,一輛勞斯萊斯車子駛到了陳嫣的蘭博基尼跑車旁邊後,迅速地停了下來。

與此同時,一個年約三十,頭髮梳得很光滑的男子推開車門,從車子上走了下來。

他剛一下車,就立刻指着楊非凡,大聲吼道:“放開她!”

楊非凡微微一愣,立刻順着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當看到這個男子後,他笑了。

這個男子給楊非凡的感覺是:十分像一個很有錢的花花公子。

如果楊非凡沒有看走眼,那麼,這個花花公子必定是衝着陳嫣而來。

並且,這個花花公子替陳嫣打抱不平,無非是想博取陳嫣的歡心。

楊非凡開啓天目傾聽這個花花公子的心聲後,充分證明了他的判斷是正確的!

“親,有人爲你打抱不平,你怎麼看?”楊非凡伏在陳嫣的耳邊,輕聲笑道。

“呵呵!姐問你怕了沒有?”陳嫣得意地笑了,她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感到相當的意外!

楊非凡不以爲然地笑了笑,然後,對着花花公子說道:“哥要是不放開她呢?”

花花公子冷哼一聲,然後,轉身看向他的車子,接着,舉起雙掌輕輕地拍了三下。

掌聲剛一停,勞斯萊斯的車子裏,立刻跳出了三個穿着黑衣、帶着墨鏡、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漢。

這些彪形大漢走到花花公子的身邊後,面露恭敬的神色。

“臭小子,你到底是放,還是不放?”花花公子指着楊非凡,很是囂張地道。 話音一落,花花公子身邊的三個彪形大漢立刻摩拳擦掌、虎目圓瞪,怒視着楊非凡。

彷彿只要楊非凡敢說一個不字,他們就會立刻不顧一切地飛撲過去,狠狠地教訓楊非凡。

這三個彪形大漢給人的感覺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只要是膽小如鼠的人看見他們這個樣子,就必定會被嚇得心膽俱裂。

不難看出,這三個彪形大漢必定是花花公子聘請的保鏢。

也只有在這些保鏢的庇護下,花花公子纔敢狐假虎威大聲要挾楊非凡。

“這是哪裏來的瘋狗啊?怎麼這麼不長眼睛,看都不看清楚就亂叫呢?”楊非凡玩味地笑道。


“你說什麼?臭小子,你再說一遍試試。”花花公子氣得七孔生煙。

“好話不說第二遍!哥就算是再說一百遍、一千遍,瘋狗始終是瘋狗。”楊非凡戲謔地笑道:“瘋狗改變不了亂吠,哈!”

“你……”花花公子聽到楊非凡再次罵他是瘋狗後,氣得大手一揮,對着身邊的保鏢喝道:“上!給老子好好地教訓這個囂張的臭小子。”

“是!大少爺!”三個保鏢同時應了一聲後,慢慢地朝着楊非凡這邊走了過來。

在楊非凡看來,這三個保鏢似乎是極不情願的樣子,要不然,他們就不是慢慢地走過來,而是,直接衝過來了。

他們那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分明是裝出來嚇唬人的!

“且慢!”陳嫣皺了皺眉頭,不屑地道:“本小姐的事,不需要你管,請你們走開!”

“老子好心幫你,你居然用這樣的態度和老子說話?”花花公子微微一愣,喝退保鏢後,很是詫異地看着陳嫣。

“他是本小姐的男朋友。”

陳嫣說了一句令花花公子感到震驚萬分的話,然後,向着楊非凡拋了一個媚眼,笑道:“好了,大凡凡,本小姐原諒你了,快放手吧!”

楊非凡微微一愣,他壓根就沒有想到,陳嫣居然會說出這番話。

陳嫣這番話直接表明了她和楊非凡的關係,明顯是故意說給花花公子聽。

當然,這番話還有另一個含意,那就是暗罵花花公子不長眼睛。


“太好了,小嫣嫣,你終於原諒哥了!來,親一個,哈!”楊非凡趁機將嘴巴蓋在陳嫣薄薄的嘴脣上。

陳嫣很想說不,然而,卻說不出口,因爲,楊非凡的嘴巴已經封住了她的嘴脣。

同樣,陳嫣很想反抗,然而,又怕花花公子會看出端倪,因爲,她已經表明了她和楊非凡的關係,所以,只好逆來順受!

男女朋友之間的關係,擁抱和吻最正常不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