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段對於鍾少涵的表情早已見怪不怪了,隨意的“嗯”了一聲,又對着沈雄說道:“沈大少,這是我家的人,你有什麼指教麼?”

此時段段已經沒有了平時的純真和刁蠻,而是隱隱之中有一股威嚴。彷彿她真的是統管整個S市地下秩序的公主。

誰都不知道爲什麼才幾天不見的段段爲何會有這樣的變化。沈雄只覺得自己被段段這麼一看,全身都彷彿掉在了冰窖中。

“呵呵,”沈雄尷尬的笑了笑,“沒,沒指教。我,我可不知道小蠻和這位兄弟,是,是段家的人。”

“小蠻?”段段微微皺眉,卻見人羣中有一個扎着個斜辮子,滿臉天真可愛的女孩。雖然段段沒有見過方小蠻的樣貌,不過對於她的外表可是不止一次的有所耳聞。 此刻見了方小蠻,確實如傳聞中說的那樣,看似像個不足十六的小女孩。而且還是個美貌與可愛並重的小蘿莉。

這個就是夏羽斐的帶回來的那個女生吧?段段心裏咯噔了一下,眼神有那麼一瞬間失落。隨即馬上恢復了那種似乎女皇般的傲氣。

“你就是方小蠻?”段段挑眉問道。

“是啊是啊,”方小蠻點頭回答,又抖了抖長長的睫毛讚歎道:“哇哦!姐姐你好漂亮噢,就和畫裏出現的仙女似的。”

方小蠻說的是事實,能有校花女神等美譽的段段容貌當然不尋常。只是今天的段段不再是平時那個長髮飄飄長裙也飄飄的女神,此時她穿着一件粉色的T恤,下身穿着一條牛仔小熱褲。筆直的玉腿似乎不怕毒辣的陽光般,而原本就精緻的如同陶瓷娃娃般的臉蛋,卻因爲氣質上的改變讓人有一種近乎妖異的感覺。

不過方小蠻的話傳到了段段的耳中卻不是那麼一回事。漂亮?漂亮我還會輸給你?情報顯示你都和夏羽斐那個該死的傢伙住在一起了!你這小傢伙是在嘲笑自己麼?

可是當段段的雙眸觸及到方小蠻的目光時,她知道眼前這個天真可愛的女孩兒說的是事實,她確實爲自己的容貌而讚歎。

原本段段想過千百種見到方小蠻後會做的事情,但是卻沒有想到自己此刻對眼前的小傢伙提不起絲毫的恨意。

這個方小蠻的眼神和夏羽斐一樣的清澈,卻多了一份天真。肉嘟嘟的臉是那麼的討喜,段段都有些忍不住想要捏一把的衝動。

女孩子對可愛的東西都是沒有抵抗力的,即使那個可愛的是個人,還是搶走自己心愛男人的女人。

哎,段段心中嘆了口。心想,自己好歹是個黑道公主,居然可笑的想去對這麼一個可愛又天真的小孩子報復,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當下笑道:“我看小蠻你才漂亮呢,像個娃娃一樣。對了,夏羽斐呢?沒有陪着你麼?”

方小蠻聽別人誇她,臉微微紅了紅,說道:“姐姐纔像娃娃,像個精緻的瓷娃娃。”又撅了撅嘴,彷彿受了委屈般的說道:“大叔說我要過正常人的生活,不能天天和他黏在一起。他在圖書館,讓我自己上課吃飯。”

她的男朋友是夏羽斐?在旁的學生都驚訝的想到。又開始幾人一組的竊竊私語起來。

“夏羽斐?夏羽斐不是段段的男朋友麼?怎麼幾天不見就成了小蠻的男朋友了?”

“是啊是啊!段段的改變好大噢,是不是因爲夏羽斐另結新歡,受了打擊才這樣的?”

“夏羽斐那個牲口!我要去和他拼命,爲什麼美女都被他一個人給佔了?”

而沈雄卻嚥了口唾沫,慢慢的往飯堂門口靠去。段段生日那天,他也去了,所以知道夏羽斐其實是燕京夏家的人。而且現在外面都在傳說,惹上夏羽斐的幾個公子哥都沒有好下場,就算是前任S市的副市長都慘遭滅門。

雖然這些都沒有證據是夏羽斐乾的,但是關於夏羽斐救治張恆遠、惡鬥殺手榜成員、救了段王爺等等事蹟還是在S市上流社會中傳開了起來。

在S市有些社會地位的家族都紛紛提醒自己的孩子,如果遇上夏羽斐不管發生什麼都要忍讓。而且夏羽斐這人看似也不是個惹事的主,那幾個公子哥都是瞎了眼,自己去惹了夏羽斐而已。

只是沈雄註定要成爲一個悲劇人物,他快要慢慢的退到飯堂門口的時候卻撞在了一個男人的身上。沈雄本來就滿肚子火沒處可發,撞了人後立刻將火氣發到那個男人身上。

“你TMD的瞎了你的狗眼。。。”本來他的聲音是很響的,但是當他定眼看清對方時真的有想拿起邊上飯盆中的粉絲將自己吊死的衝動。

因爲他撞到的不是別人,就是方小蠻與段嘉琳的男朋友,S市上流社會現在都望而畏卻的夏羽斐!

夏羽斐有些莫名的看着沈雄,心想自己就站在原地,這個男人自己倒着走了撞了自己後還那麼大聲。又看了看他身上那套價值不菲的西服,覺得這個人一定有病,那麼熱的天還穿西服。

由於沈雄的聲譽實在是太響了,引來了飯堂中所有人的關注。有些認識夏羽斐的見他出現在飯堂門口,好事的說道:“男主角終於出現了。”

而方小蠻見了夏羽斐後立刻眉開眼笑,奔奔跳跳的跑到夏羽斐身邊。上學這麼多天裏,在學校的時候夏羽斐從來不出現在方小蠻的視線中。 空間種田︰傲嬌王爺掌心寶

夏羽斐這麼做是不想讓她過分的依賴自己,但是又怕她在學校的時候捅出什麼禍端來。

“大叔大叔,你怎麼來了?”方小蠻勾着夏羽斐的手臂,親暱的問道。

夏羽斐淡淡一笑,說道:“來看看某人是不是闖禍了呀。”

其實夏羽斐是聽到風聲說有個富家公子在飯堂約方小蠻明天出海遊玩,他纔過來看看的。雖然夏羽斐表面對什麼事情都很淡然,但是對於有些事情他還是看的很重的。

“人家纔沒闖禍呢!”方小蠻皺了皺鼻子抗議道,又指了指悲劇的沈雄說道:“這位學長叫人家明天出去玩,人家想着答應你要做飯給你吃啊,就沒去。我可是好孩子呢。”

“噢?”夏羽斐挑眉,帶着耐人尋味的眼神望向沈雄。後者覺得現在最好有個坑,然後馬上跳下去,把自個兒給埋了。


但是事與願違的事情往往有很多,飯堂裏可沒有坑,他可不能將自己給埋了。所以沈雄只能很尷尬的笑了幾聲,嘴裏直喊着誤會,誤會。

夏羽斐可沒那麼多精力去睬這種人,他的眼光又落在了呆在原地的段段身上。自從上次生日宴會過後夏羽斐就沒段段,此時見到段段卻覺得和上次相比這個女孩兒身上似乎有所改變。

原本段段的美,猶如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美的清清淡淡,宛如金庸筆下的小龍女那般的清麗脫俗、美勝天仙。

可是現在的段段,將原本的筆直長髮燙成了大大的波浪,不施粉黛的臉上也抹上了淡淡的胭脂水粉。那種脫俗的美也隨着發生了轉變,如果說此前的何杏兒是妖媚,那麼此時的段段就是妖豔!

一種讓人不敢觸碰的冰冷妖豔之感! 夏羽斐淡淡的望着這樣的段段,眼神中有種淡淡的痛楚。他不知道那張精緻的娃娃臉怎麼會變的如此冰冷妖豔。但是卻爲之深深惋惜。

段段也望着夏羽斐,他依舊是那麼的淡然,只是眼神中稍縱即逝的痛楚是什麼?難道是自己看錯了?

她本來想離開的,但是又一想自己爲什麼要躲呢?於是臉色依舊稍帶冷漠的走了上來,略帶嘲笑的口吻說道:“我還以爲你準備把自己的女朋友丟在這裏不管了呢?”

夏羽斐聞言只是微微皺紋,並沒有直接回答。反而是天真的方小蠻挽着夏羽斐的手臂問道:“對了,大叔!這位漂亮姐姐剛剛就問你爲什麼不在這裏呢。你們認識麼?”

“恩,這位姐姐就是段叔叔的女兒,段嘉琳。”夏羽斐點頭,淡淡的笑道。

方小蠻對於段段也是這幾天有所耳聞,有很多同學都拿她和段段相比。而且她也聽夏羽斐說起過段叔叔的有個女兒也在大學裏,如果遇上要謝謝人家之類的話。

她方小蠻可是好孩子,大叔說的話當然記得,所以她走到段段面前深深鞠了弓,誠懇的說道:“段姐姐,大叔說我能來這裏讀書都是因爲段叔叔,讓我見到你的時候好好的謝謝你。謝謝你,段姐姐。”

段段暗暗嘆了口,心想這個孩子真的猶如一張白紙,也不知道夏羽斐到底是哪裏找到這麼個寶貝了。


“不用謝我了,就算我老爸不出面,夏大少也能搞定這件事情的。”段段說道。

方小蠻可不管段段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她說完之後又笑嘻嘻說道:“原來段姐姐就是方姨的女兒啊?嘻嘻,我原本還想在是週末讓大叔帶我去見方姨呢。”

“方姨?你認識我媽?”段段詫異的問道。

她只知道這方小蠻是夏羽斐帶回來的女人,卻不想她居然還認識自己母親。又想到方小蠻和自己的母親一個姓氏,難道是外公那邊的人?

從小她就好奇爲什麼自己的父母從來不提外公家的事情。小的時候不懂事,還會問父母。可是每次問完,她都會看到母親偷偷的哭泣,父親則唉聲嘆氣。長大了點後她就不再問了,她知道這個問題對於父母而言是件傷心事。

夏羽斐原本還以爲段王爺已經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了段段,可是看段段的樣子似乎並不知情。既然段王爺有心瞞着女兒,那作爲外人的他又何必多嘴呢。

當下將方小蠻拉回自己的懷裏,淡淡的說道:“段段,我和小蠻還有點事情就先走了,等過幾天我去你家,再把事情和你好好的說說。”說完就拉着小傢伙轉身離開了飯堂。

段段見夏羽斐就這麼走了,心裏頗爲的不舒服。但是她又能怎麼樣呢?又想到方小蠻似乎認識自己的老孃,這事着實有些奇怪。

於是走到正吃晚飯準備收拾下離開的鐘少涵面前坐下,問道:“你知道方小蠻的來歷麼?”

鍾家和許家本來就不是主僕關係,只是在江晨悅的要求下才叫段段一聲“小姐。”現在見段段這麼沒頭沒腦的問自己,鍾少涵纔不高興回答,只是點了點頭就當回答了。

段段也算是知道鍾少涵這個整體裝酷少言的個性,心想問這傢伙還不如回去問自己的老爸呢。雖然他不一定會回答自己。

嘆了口氣後,段段又站起身往飯堂外走去。本來今天就是回學校來報道的,順便吃一頓飯堂的午飯。想不到竟然會遇上方小蠻和夏羽斐,真是倒黴,自己都極力的不去想他麼卻又遇上了。

出門口的又看到那個傻呵呵的沈雄,他一臉癡呆模樣的坐在門口的飯桌旁。桌子上有一碟炒粉絲,看他那模樣可能是想用盤中的粉絲吊死自己吧?

這也難怪他,夏羽斐現在的名號可就和死神劃上等號了,在上流社會中流傳的傳言段段也有聽過,雖然都未必是真。但是這些公子哥的死和孫家滅門慘案還真是讓人有些聯想到和夏羽斐的關係。

回家的路上,方小蠻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一直都吵着讓夏羽斐帶她去見方琳。夏羽斐無奈,想到自己在段段生日宴會上答應過段王爺,幫方琳治理病情。還有剛剛也說要給段段一個解釋,自己總是要去一次段家的。

“好吧,小傢伙。”夏羽斐淡淡的說道。

“啊?”上一秒方小蠻還鬧着要去見她的方姨,下一秒夏羽斐居然答應了。這讓方小蠻有些不知所措,愣了下後才眨着眼睛問道:“你答應帶人家去見方姨了麼?”

夏羽斐恩了一聲,剛準備推開房門卻愣住了,因爲門已經半掩的開着了。

方小蠻也注意到了房門半掩,有些緊張加興奮的望着夏羽斐。卻見夏羽斐滿臉奇怪的又將房門推開。

其實在夏羽斐發現房門半掩的時候就放出了神識,結果他看到了兩個有過一面之緣的男人此刻正老神在在的坐在家中喝茶。

夏羽斐嘆了口氣,推門而入。

。。。

方小蠻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兩個男人,一個年紀偏大,看起來有點嚴肅。此時正叼着煙,坐在房中的椅子上。還有一個則年紀和她差不多,就拿着更雪糕在啃。看到夏羽斐兩人進屋子後拼命的瞪大眼睛看着方小蠻。

夏羽斐微微皺眉,將方小蠻半掩在身後問道:“你們兩個來我這裏有什麼事麼?難道龍組的人都喜歡破門而入後,還大搖大擺的拿着別人家中的椅子坐在門口?”

沒錯,這兩個男人正是上次在血焰S市分部處見過一次的華夏龍組成員!龍三和龍七。

龍三見夏羽斐回來,也不起身,依舊坐在椅子上擺着一張撲克臉說道:“我們來,是想找夏先生了解一些事情的。”

夏羽斐淡淡的丟下一句:“有事就問。”就拉着方小蠻進了臥室。

方小蠻一臉迷茫的看着屋外的兩個男人問道:“大叔,他們是誰啊?”

“不知道。”夏羽斐回答。


卻聽客廳中的龍三問道:“夏先生,段小姐生日的那天晚上,你從宴會場離開後又去了哪裏?”

“回家睡覺。”夏羽斐打開電視讓方小蠻看她喜歡的狗血偶像劇後,走出臥室說道。

“有什麼人能證明?”龍三追問道。

“沒有。”夏羽斐冷漠的搖了搖頭,又說道:“難道你們龍組也做起了警察做的事情?”

龍三沒有回答夏羽斐的問題,而是依舊擺着個臉說道:“既然夏先生沒有時間證人,那麼請夏先生和我們回去一次吧。”

“回去?”夏羽斐挑眉,“回那裏去?我的家不就在這裏麼?”

“夏先生,請不要挑戰我的耐心!”龍三有些微怒,站起身來往夏羽斐一步步走來。

邊上的龍七見龍三要動手,也起身向夏羽斐圍了上來。

夏羽斐見此情景卻是皺眉不語,他很奇怪爲什麼龍組的人會忽然用這種極端手段來對付自己。而且從上次的交手來看,那個龍七顯然不是自己的對手,那麼他們到底爲什麼要這樣做呢? 可是當夏羽斐還在思考的時候,房中的方小蠻卻待不住了。她本來一門心思都在客廳中,聽到那兩個男人要帶夏羽斐離開,又要動手抓人。哪裏還能保持冷靜?

“噌”地一下,方小蠻奪門而出。速度之快讓夏羽斐都只看到一個虛影!

方小蠻這次出手根本就沒有留餘地,一動手就喚出了似水無痕向龍三砍去!龍三隻覺得眼前寒光一閃,本能的往邊上一躲。似水無痕擦着他的耳朵而過。

躲過一劍之後,龍三才看清眼前的這個偷襲者。分明是剛剛和夏羽斐一起進屋的女孩!來之前他們就查過這個女孩的底,卻什麼都查不到。只知道她來自於林南在過去點的四嶺鎮,但是四嶺鎮那邊人雜的很,要查一個人的來歷談何容易。

龍七到是見了方小蠻的攻勢後一臉平靜,結了幾個手印後喚出了他那把長劍來!

“我說,”龍七有些慵懶將長劍插在地上開口說道:“如果我打贏你的話,你把你的電話號給我吧?”

“爲咩啊?”方小蠻好奇的看着龍七說道:“你們要抓大叔,爲咩還要我電話號呀?”


“大叔?”龍七驚訝的指了指夏羽斐,又看了看眼前的小蘿莉。心想,這個夏羽斐簡直是禽獸啊!連這麼小的女孩子都不放過!卻不想他自己纔是真正的禽獸,夏羽斐好歹還知道方小蠻真實年紀,但是他龍七隻是把她當不足十六的小女孩。

“是啊!”方小蠻點頭,又瞪着那雙無辜的大眼問道:“你們要抓他麼?”

龍七到是想繼續說話,卻被龍三打斷道:“你到底是什麼人?崑崙的人?”

此時龍七纔想到這女生居然能使用一把湛藍色的長劍,一定不是普通人!好奇的望着方小蠻手中的長劍。


方小蠻很老實搖了搖頭,夏羽斐卻很有興致的看着方小蠻與龍三龍七。他預測這龍三的身手雖然不知道如何,但是龍七的實力還比小傢伙低了那麼一線。所以如果打起來的話,自己這邊絕對佔上風的。

“不是的。”方小蠻很無辜的搖着小腦袋。

“那你是什麼人?”龍三頂着張撲克臉問道。

“我是。。。”方小蠻本來想老實回答的,但是轉念一想不對啊,他們是壞人啊!爺爺說不能告訴壞人自己的來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