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羽出來酒店以後,悠悠盪盪的走向死亡森林,雙手抱頭,邊走邊和唐如煙交流着:“師傅,你說,到時候你回怎麼對付那隻豹子?”

唐天元的話迴響在段羽的耳畔:“一巴掌拍死就完事了,還能怎麼辦?你還指望我和那個小東西大戰三百回合?”

“……”段羽一陣啞然,決定不再與唐天元交流下去。他是在想着用什麼辦法殺死那隻豹子,而唐如煙卻是簡單之極,一巴掌拍死,這也太容易了吧?不在一個層次,說起話來的語氣都是不一樣的。

雖然段羽走的很慢,但用的時間不長,終於走到了死亡森林的邊緣地方。以前這裏可就熱鬧了,都到處都是獵魔者,還有賣各種補給的小商販,不過經過那隻豹子的事情,這裏顯的倒是冷清了不少,畢竟誰都怕那隻豹子突然竄出來,直接將自己的喉嚨咬斷。

穩定了一下心神,段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不再停留,直接走進死亡森林。

死亡森裏倒是顯得生機盎然,都是一些蒼天大樹,老樹盤根,鬱鬱蔥蔥,如果沒有那些腐蝕掉的屍體的話,倒是顯的十分安詳。

進入死亡森林段羽纔是明白,爲什麼這片森林名叫死亡森林。森林裏面隔三差五的就會出現一具屍體,除了獵魔者的,還有一些當地人的,當然,魔獸的屍體也是不少。處在死亡森林內,陽光根本沒有辦法透過那層層遮蓋的樹枝照耀在森林的大地上,顯的十分陰暗,還有着絲絲冷風吹來,更讓人毛骨悚然。

此時的段羽卻是沒有那麼多顧慮,外圍最厲害的想必就是那隻豹子了,而他身邊,有那麼一個一巴掌能拍死豹子的師傅,他能有什麼好怕的?

段羽好像閒庭漫步的走在死亡森林裏,嘴裏叼着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地上拔出的小草,他發現,昨天晚上的那一次喝酒,把他以前的什麼不良習慣的給勾出來了,酒癮過後,煙癮接踵而來。

段羽突然停了下來,因爲他靈敏的耳朵,聽到了前方的草叢中有動靜。

“師傅,師傅?”段羽試探性的問道,可是唐天元猶如跟她斷了聯繫一般,沒有任何迴音。

“關鍵的時候掉鏈子。”段羽嘟囔一聲,不過路還要繼續往前走的。

段羽一步一步,緩慢的朝着那堆草走去,十分的小心,畢竟這可是死亡森林。

突然,一道黑影,速度極快的從草裏蹦了出來,嗖的一聲,隨後又鑽進了草叢裏消失不見。段羽大吃一驚,不過還好,沒有丟人的尖叫出來。

“師傅,師傅!快點出來!”段羽經過剛剛那一嚇,慌張了起來,趕緊在心中狂呼,可是唐天元一直沒有迴音。

“幹,死就死吧!”段羽頗有大無畏的精神,快步跑到草叢邊,右腿迅速一掃,試圖將那隻莫名的生物趕出來,畢竟在明處,段羽還能夠做出準備,如果在暗處偷襲的話,那段羽就危險了。

“叮!”段羽的腿猶如踢到了鐵板上一樣,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疼的段羽差點眼淚直飆。

這時,草叢涌動,從中裏緩緩的走出了一個黑影,那竟然是一個人,而且是一名少年!那名少年金色的長髮,一臉英氣,顯的十分堅毅,看那樣子也就十五歲左右。

“你來死亡森林幹什麼?”少年冷冷的說道。

段羽一驚,沒有想到在死亡森林裏還能遇到人類,不過總比遇見魔獸強,嘴巴一咧,露出笑容,說道:“我叫段羽,你叫什麼?”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少年寒聲說道,並沒有因爲段羽的友好而友好。


段羽也是眼睛一瞪,熱臉貼個冷屁股,丟人丟大發了,不禁有些微怒,寒聲道:“你也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少年心中一寒,拿起手中的鐵棍, 妖生艱難:娘子是個伏妖師 ,冷冷的說道:“你找死!”隨之一棍攜帶着呼呼的風聲輪向段羽。

“六星武者也敢猖狂!”段羽眼睛一道精光閃過,隨手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嘭!”那名少年竟然被段羽一巴掌給扇飛出去,同時也是吐出了一口鮮血!

“什麼!”少年怪叫一聲,不過巨大的力道讓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弱小。

“嘭!”的一聲,少年應聲落下,激起一陣塵土飛揚。“武師!”少年緩慢的站起身來,眼中充滿着難以置信的神采,死亡森林的外圍,竟然讓他遇到了一位武師強者,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名武師強者,竟然是一個比自己小上不少的少年。想到這裏,不禁腦門冒出陣陣冷汗,能在這個年紀達到這種實力,堪稱變態都是輕的,而這樣的少年,一定有很強的背景,不然就算天賦再過變態,也不可能如此年齡,達到這種實力。

少年站定以後,晃了晃腦袋,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是真的,不過段羽就在他身前不遠處豎立的站着,嘴角掛着一絲笑容,打消了他的這個想法。

“我叫孔明,請問閣下來這裏幹什麼?”少年深知強者爲王這個道理,連忙自報姓名說道。

“我的事情,自然用不着你來管!”段羽嘲笑一聲,緩緩的說道。

孔明臉色一陣難堪,但實力又不如人家,只好忍氣吞聲的低下了頭。

段羽上前幾步,走到了孔明身前,戲謔的問道:“你來這裏,又是爲了什麼?”

“我是前來歷練的,相伴的還有我大哥。我大哥的實力,應該比起閣下,要強上不少。”孔明眼睛一轉,說道。孔明試圖提起他的大哥,來震懾中眼前的不知名的尊級強者,讓其不敢隨意對自己下狠手。

“你唬我?”段羽驚訝道,隨後一想,也沒有多說什麼,揮了揮手,淡淡的說道:“你走吧。”

孔明一陣震驚,他有個哥哥不錯,實力已經高達五星武狂,但其實這次只是他獨身一人前來,他哥哥卻是沒有跟來,只是說出來騙段羽的而已,但他沒想到眼前的這名少年竟然這麼軟弱,不禁心中一陣鄙夷。


鄙夷歸鄙夷,但好漢不吃眼前虧,躬身說了一聲謝謝以後,立馬轉身跑開。

“師傅,你這麼就這樣放掉他!”段羽開口說道。

“那要這麼樣?難道殺了他?這對你有什麼好處?”唐天元憑空出現在段羽的身邊,淡淡的說道。

其實剛剛段羽能夠一擊打飛孔明,實則是唐天元的功勞。在關鍵的時候,唐天元以自己強大的實力,直接控制了段羽的身體,纔將孔明一擊擊退,不然就憑段羽那七星斗氣的身體強度,也想打退孔明那六星武者的實力?

“至少你要教訓他一下嘛!”段羽有些不滿的說道。

“我的實力不是給你來教訓別人的,有本事,自己上去教訓!”唐天元一臉鄙夷的說道。

段羽也是被說道毫無顏面,他自己的實力,他心裏還是有數的,想教訓孔明,估計對他現在來說,是一種非常有難度的問題。 “你不是說給我捕捉魔獸,讓我吞噬雷種的嗎?只要能讓雷種化晶,然後我努力的修煉《噬雷訣》,那本天才想追上剛剛那小子的實力,還是小意思嘛。”段羽說道。

“好,既然你想吞噬雷種,那我便告訴你,村裏傳言的豹子,其實是一隻雷屬性的魔獸,名叫紫電雷豹,實力應該是師級頂峯,你去把它殺掉,吞噬雷種去吧,我不管你。”唐天元說道。

段羽一聽就急了,一個六星的武者他都打不過,還讓他和一隻九星武師打鬥,這是不讓他玩命的嗎?段羽也知道自己剛剛說的話有點操之過急,連忙滿臉笑容,掐媚的說道:“我的好師傅,我知道你一定不會生氣的,要不,我這身上的靈魂鎮壓就不解除了,好不好,您不要生氣了。”

唐天元卻是一扭頭,不理段羽。

段羽也是火了起來,急聲問道:“不管您說什麼,我都聽您的,行了吧?”剛說出來這句話,段羽就後悔了,以唐天元的性子,指不定要怎麼折磨他了,這次虧大了。不過,男人一語,重於千斤,這個道理段羽是知道的,所以也沒有否定。

“你說的是真的?”唐天元扭過頭來,眉毛一挑,說道。

段羽一咬牙,一狠心,振聲說道:“真的!”

“呵呵呵……”唐天元一陣輕笑,笑的段羽心裏直發毛。“既然你這麼誠懇的承認錯誤,好吧,我就姑且原諒你。”唐天元說道。“不是我想誠懇,是被你逼的不得不誠懇。”段羽心中狂喊着,不過表面上卻是什麼也看不出來,喜怒不顯於色,這種功法,段羽早已練得如火純青了。

“靈魂鎮壓提升到七十公斤吧。”唐天元隨後輕手一點,在段羽恐懼的眼神中,一道白茫茫的靈魂之力,便附上了他的身體。

“嘭!”好不容易適應了一百斤的重量,現在又變成了一百四十斤,這讓段羽一時間適應不了,就連地面都是像下塌陷了幾分。

“你狠!”段羽怒聲的說道,當然,只是在心中說的,畢竟唐天元是自己的師傅,大逆不道罵師傅的事情,他還做不出來。

唐天元一陣得意的輕笑,隨後不顧段羽,起身像前走去,走之前還說了一句話,讓段羽不得不緊緊跟着她,不敢離開。“我能感應到那隻九星武師的紫電雷豹應該就在這附近不遠處,你離的超過一米,我可不能保證一保護你躲過它的偷襲哦。”

開玩笑,九星武師實力的魔獸,還是偷襲一個連武者都不是的段羽,不一爪子拍死他,纔是奇蹟。爲了小命,所以段羽不得不緊緊的跟着唐天元,不敢離開其身旁一米以外。

跟在唐天元身旁,還一直不停的觀望着四周,唯恐怕其樹木當中突然竄出一隻豹子,咬破自己的喉嚨,懷着這樣的心情,段羽竟然忘記了身上那一百四十斤重的靈魂鎮壓,跟上了唐如煙的腳步。

好像在玩弄段羽,唐天元的步伐不停的加快,段羽跟隨的速度也是越來越慢,感到越來越吃力,不過隨之一想四周還可能有危險,還是緊咬牙齦,努力的跟了上去。

“嗯?”唐天元突然停下步子,眉頭一皺,輕咦一聲,正當段羽疑問的時候,唐天元輕點了一下段羽的額頭,化爲道道靈魂之力消失不見,隨之消失的還有段羽身上那重一百四十斤的靈魂鎮壓。

沒等段羽問唐天元爲何把身上的靈魂鎮壓解除,唐天元的聲音便響在段羽的耳畔:“紫電雷豹就在附近,你小心一點,危難之時,我會出手相助的。”隨後不再說話。

“吼!”一聲暴吼,從段羽左邊的樹木衝傳出,隨後一道黑影便是如同閃電一般的撲向段羽。

黑影的速度極快,竟然靠着撲來的速度,將地上的小草都給壓趴下來,可見速度有多麼的快。

幸好有唐天元的提醒,段羽眼芒跳動,兩腿一彎,直接趴倒在地。而那到黑影正好從段羽趴下來那一刻,撲了上去,冷芒一閃,以是落在了段羽前面的不遠處。

段羽雖然險險的躲過了這一次偷襲,但其左肩還是被抓出了四道血痕,泊泊的鮮血不停的往外滲着。不顧自己的傷口,段羽冷眼看先襲擊自己的那道黑影。

黑影是一條豹子,估計就是唐天元所說的紫電雷豹了。紫電雷豹全身佈滿了紫色的閃電花紋,顯的十分絢麗,巨大的豹頭上豎立着一卷閃電樣式的毛髮,嘴巴一張,露出鋒利無比的牙齒,口中不停的發出陣陣低吼的聲音,尤其是它的雙目,眼珠之中間,竟然儼是一道閃電模樣,顯的十分陰森恐怖,讓人一看,便感覺腳底升起絲絲的涼氣,倒是真不愧被稱爲紫電雷豹。

紫電雷豹好像很意外自己的偷襲會被躲過,這是它常用的一招,以前殺死那名武師獵魔者,就是靠着這一招纔將以秒殺的,不過竟然被一個少年給躲過,紫電雷豹有些惱羞成怒了。

紫電雷豹張開血盆大口,一聲宛如驚雷的咆哮從中怒發而出,隨後後退用力一蹬,便是再次撲向段羽。

段羽冷靜的觀察着紫電雷豹的一舉一動,當它發出咆哮之時,段羽便是知道它準備再次進行攻擊,身體猶如靈猴一般,用力一躍,便是再次躲過了紫電雷豹的攻擊。

這次紫電雷豹是真的發怒了,第一次偷襲,如果那是段羽僥倖的話,那第二次攻擊又怎麼說?既然用技巧殺不死這個少年,那就比力量吧!

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女生 ,頓時,兩道閃電從中發出,凌厲的劈向段羽。段羽大吃一驚,他沒想到紫電雷豹竟然還有 這一手,雖然驚亂,但閃電的速度並沒有紫電雷暴本身的速度快,段羽倒還是能夠應付。

右腳一踏,段羽便是再次彈跳而出,從這棵樹上,跳到了另一個樹上,比起紫電雷豹的肉體攻擊,倒是顯的有些輕易。而那兩道閃電雖然被段羽躲過,但還是狠狠的射在了那棵樹上,竟然直接將樹給洞穿,不僅如此,被洞穿的樹體上,殘留下的電花,正在不停的腐蝕着樹體,赫然還有腐蝕的能力。段羽看着身後的那棵樹,心中升起陣陣涼意,這種攻擊,只要中了一招,恐怕就算他的身體強度達到武者境界,也會被其擊穿。

紫電雷豹放棄自己強大的肉體攻擊,而選擇用閃電攻擊,自然有它的道理。這種閃電攻擊,不僅威力強大,而且數量繁多。

兩道閃電過後,接踵而來的又是兩道閃電。這倒是讓段羽有些應接不暇,不敢有絲毫停頓,從一棵樹跳到另一棵樹,飛快的躲避着。自從唐天元解開了設在段羽身上的靈魂鎮壓以後,段羽便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輕了許多,儼然已經達到了八星的地步。

這樣的躲避僅僅持續了一會兒,紫電雷豹便已經進入了暴怒狀態,一個連武者都不是的少年,竟然浪費了自己那麼大的功夫,它自然會發怒。

不僅雙眼不停的發出道道閃電,而且紫電雷豹的身體也是在快速的飛奔着,只要段羽有一絲的停頓,應對他的不僅是閃電,而且是紫電雷豹那鋒利至極的利爪。

段羽一邊躲閃,一邊在心裏狂呼唐如煙,不過讓段羽失望的是,唐天元就像遇見孔明前那樣沒有絲毫迴音。

段羽心中狂顫,這種強度的攻擊,就算是與紫電雷豹同等級的武者估計也會被其打的狼狽不堪吧。雖然心中有些恐懼,但段羽表面上沒有絲毫驚亂,其動作也是十分老練,沒有任何生疏之感,並快速的閃躲着。

突然,段羽躲過兩道閃電,還停在空中的時候,紫電雷豹身上的閃電花紋一閃,絢麗的光芒從中射出,隨後隱與表面之上,它的速度驟然加快,竟然比剛纔生生快了一倍有餘。

“什麼!”段羽驚呼一聲,來不及進行一些別的動作,只能勉強的翻了一下身體,便被那速度徒然加快的紫電雷豹撲到在地。

紫電雷豹的兩隻前爪用力的按着段羽的雙肩,使其沒有任何發力的機會。口中發出聲聲低吼,怒視着段羽,彷彿非常震怒,但又不想讓自己好不容易抓到的獵物就這樣死去一般。

眼芒一閃,兩道及其細小的閃電便是從中發出,一閃而過,只留下淡淡的虛影,射向段羽的胸膛。

按理說,段羽這一擊是如何也躲部過去的,閃電的威力足以擊穿他的胸膛,置他於死地。不過,不要忘了,段羽體內還附着唐如煙的靈魂。

驟然,就在閃電將要擊中段羽的時候,一陣磅礴的靈魂之力徒然發出,與那道閃電剛一接觸,閃電就像冰消雪融般得消失不見,同樣,紫電雷豹也是被這突然發出的靈魂之力給擊飛出去,眼眸中充滿了恐懼,驚怒的神色。

段羽的那漆黑的雙眸,漸漸的變爲銀白之色,看起來甚爲詭異,不僅如此,就連頭髮也變成了雪白的顏色,道道及其浩瀚的靈魂之力從段羽的身上不斷的傳出,竟然無風自動,將周圍樹木的樹枝,吹的都是來回擺動。這儼然就是唐天元控制了段羽的身體。

紫電雷豹被壓的步步後退,眼神中還佈滿了恐懼的神色,它不明白,剛剛還是一個連武者都不是的少年,怎麼會在突然之間,如此的強橫。這種強度的靈魂之力,就是連它這個九星武師頂峯的魔獸都是感到畏懼,儼然已經超過了武狂境界,步入了武靈的地步。紫電雷豹想到這裏,身上那絢麗的毛髮都是暗淡不少,但又根根直立,非常緊張,雖然他能夠秒殺武師,但那些是靠着偷襲,加上自己比那名武師的實力要高出不少,才能得逞,而現在它面對的,卻是一個超過武狂的存在,着讓他心底發寒,眼中閃電樣式的瞳孔一縮,便感到陣陣危險的味道。

終於,段羽的靈魂之力像長到了某種瓶頸一般,停在了一定的程度上,不禁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輕聲呢南道:“看來那次受的傷,還是影響了我的實力。”隨後一巴掌便是凌空揮向紫電雷豹,一個巨大的靈魂掌印便是憑空出現,破空聲呼呼的亂響,但又好似沒有什麼力道一般,甚是詭異。 “嘭!”

紫電雷豹應聲而飛,同時口中也是倒吐了一口腥血。

“小花貓?就憑你也敢傷我徒弟?”被唐天元控制身體的段羽嘴脣微張,戲謔的看着紫電雷豹說道。

紫電雷豹有些艱難的站起身子,恐懼的看向唐天元,緩慢的向後退去。唐天元展現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強橫了,強橫的讓紫電雷豹沒有一點戰鬥的決心。

“吼!”紫電雷豹用一陣震耳欲聾的嘶吼,來掩飾自己的膽怯,同時給自己打氣。

“師傅,你太給力了,只不過輕輕一掌,就將一個九星武師的紫電雷豹給扇飛了,太牛X了!”段羽的靈魂在其身體裏面不停的狂呼着,唐天元表現出來的實力,讓他大吃一驚。

“乖徒弟,師傅讓你看看,邪惡雷種在同等級作戰中,究竟有多大優勢!”唐天元淡淡一笑,隨後那龐大的靈魂之力徒然猛縮,一時間竟然限制在了武師境界。

段羽一陣吃驚,不過隨後一想唐天元剛剛爆發出來的實力,也就釋然了。既然唐天元讓他好好看着,一定對他有好處,所以段羽寫不介意推遲一點收拾紫電雷豹。

段羽是這樣想的,而紫電雷豹又是一種想法。紫電雷豹在發現唐天元的氣勢枯萎的時候,就已經停下了後退的腳步,等唐天元的實力定格在九星武師境界的時候,紫電雷豹的嘴角,非常人性化的流露出一絲冷笑,它以爲剛剛唐天元的氣勢暴漲,是因爲動用了某種祕術而已,現在有回到了原本的實力。九星武師的實力,和紫電雷豹的實力正好相等,不過,魔獸要比人類的身體強悍太多了,所以,紫電雷豹纔會流露出笑容來,以它來看,同等級戰鬥,對方有是個人類,它必定會贏。


這樣想着,紫電雷豹雙目一閃,兩道紫色的閃電便是射向唐如煙。這一擊,是他試探的招數。

唐天元也知道紫電雷豹的想法,手中金光閃動,同樣一道金色的璀璨閃電,便是立刻凝聚而出,雙手輕輕一揮,便是以同樣的方式射向紫電雷豹。

“嗤嗤!”

四道閃電接觸在一起,發出一陣互相腐蝕的聲音。不過,明顯是金色的閃電佔據了上風,正在迅速的吞噬着紫色閃電。

“嗖嗖!”

又是兩道紫色閃電從紫電雷豹的雙目中射出,不過其顏色卻是深邃了不少。

唐天元一聲冷笑,張手一指,正在吞噬紫色閃電的金色閃電卻是猛然變大,一下子便吧那四道紫色閃電給吞噬掉了,同時也是趁着餘力,射向紫電雷豹。

邪惡雷種,比起魔獸雷種,自然要強上不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