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姜廣天而已,我還不需要任何幫手,我一人足矣,還請許家主幫輕塵公司對付其他人吧。”

衆人知道,李青雲有資格說這個話,但這話從他嘴裏說出來。

衆人怎麼就那麼不爽呢?!

看來一個成熟的團隊裏,總有那麼一兩個人是不討喜的。

以前是馬癩子,現在是許如風。

馬癩子最近的表現十分突出,用“屢立戰功”來形容他也不爲過。

要不姜超怎麼會給他準備二十萬的獎金呢,他也知道馬癩子根本不缺錢花。

鬼知道馬癩子當初在黃玉天身上究竟撈了多少錢。

但姜超實在想不出什麼辦法來獎勵馬癩子了,只能用錢。

至於張順爻,雖然最近他表現也挺好。

但是!

他當初拿了公司的大齊通寶當爻錢,就算表現再好,他還是欠着公司的錢的。姜超也就不多此一舉了。

然而,李青雲現在說這個話,當然是許如風聽了最不爽了。

咋的?你看不起我?我要和你聯手你還不樂意了?

礙於姜超的面子,許如風也是鐵青着臉沒有說話。

最爲尷尬的,肯定是李緣霸啊。

李青雲就這德行,自己受得了,但周圍的同事受不了啊。

面對這種情況,姜超淡淡說道:“李老家主,與姜廣天有仇的並非只有你一人,倘若你這次把報仇的機會搶了。”

“那麼許家的仇找誰報呢?常言道有仇不報非君子。不是君子便是小人了,你這不是逼着許家主當小人嗎?”

“爲了日後的安定與和平,你還是和許家主一同格殺姜廣天吧,日後你們兩家也能友好相處,不是麼?”

這話說的漂亮,不僅是許如風心裏聽了舒服,就連李青雲都覺得挺有道理的。

是啊。

姜廣天又不是隻燒了我一個人的宅子,如果我把報仇的機會獨佔了,別說許如風會不開心,就連已經亡故的許長生都不會樂意的。

李青雲雖然脾氣古怪,但大體上還是一個比較在意江湖道義的。

“那行吧,不過我先說好,我只殺姜廣天一人,其餘的人和我沒有半點關係。”

姜超點頭道:“沒問題,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還請李老家主回去休息吧。”

這破地方又潮又溼,還挺破的,坐着的椅子都嘎吱嘎吱響動,姜超不歡迎,李青雲還不樂意待呢!

“那便告辭了。”

待到李青雲走後,姜超對着李緣霸說道:“霸霸,這次的戰鬥,參戰人員等級都太高了,我給你還有蘇小小再佈置一個任務。”

“你們兩個負責保護雯雯的安全,散會後我會給你準備一些鎮宅符、護身符、保命符,在戰鬥結束之前你們最好連門都不要出,可以嗎?”

姜超這麼說也是爲了顧及李緣霸的面子,畢竟她是一個非常要強的女人。

不過這一次李緣霸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正好她的強項是分金定位,玄龍點穴,讓她挖個墓啥的,讓她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和人幹仗就差遠了。

所以,李緣霸也沒有胡鬧,反而挺感謝姜超顧忌自己的面子。

“好的,沒有問題。”

姜超又看向許如風說道:“許叔叔,你也可以提前把這件事和許家弟子知會一聲,讓他們隨時做好戰鬥準備。”

“這個沒問題。”許如風點頭道。

姜超看向剩餘不多的人繼續說道:“大家這幾天就不要xiū liàn了,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注意休息,放鬆心情,這幾天大家一切的開銷公司報銷,不需要省錢。”

以往公司窮的叮噹響,肖洪要是見了這場面肯定得哭了。

現在姜超光是從劉明智那邊弄來的錢,就足夠大家花很長一段的時間了,況且每年還會有分紅。

肖洪要是早點過上這樣的日子,當初也不至於會做出那種事情。

也罷,一切都有定數。

衆人歡呼了一聲,姜超便宣佈散會。

待到所有人都走後,唯獨張順爻和姜超還沒走。

姜超知道這小子恐怕是有什麼事情要和自己彙報。

“三眼,有話就說吧。”

張順爻皺緊了眉頭,臉色有點泛白。

“董事長,這次的戰鬥,不會那麼簡單的……”

本章完 張順爻自幼便得到了三元真人的全部真傳,在佔算領域可謂是頂尖的高手。

如今他這麼說,自然不會那麼簡單了。

其實不用張順爻說姜超也知道。

哪兒那麼容易啊?

光是一個黑衣人就不好對付了,再加上整個姜家。

姜家在京城乃至整個華夏的都可以說根深蒂固,別說姜家人都死得差不多了。

但只要姜廣天登高一呼,鬼知道會有多少人慕名而來,前去助陣。

至於黑衣人。

姜超也不相信他是一個遊俠,他肯定也擁有自己的力量。

什麼都不論,光說一點好了。

保鏢蜜寵:BOSS,我罩你 自從王天祥退出江湖後,整個魯班門便落在了黃玉天的手上。

再怎麼說黃玉天的陽火值也是五位數的存在,可他卻要幫黑衣人賣命。

啥意思?

黑衣人很有錢?

黃玉天也不像是差錢的人啊,給馬癩子打錢的時候都特麼九位數九位數的打。

那麼。

黑衣人是不是掌握了黃玉天的什麼祕密?或是控制住了黃玉天的軟肋?

能控制住黃玉天一個,便等於控制住了整個魯班門。

黑衣人會不會還能控制別的門派?

鬼知道。

姜超給張順爻扔了一根菸過去,自己也點上了一根。

“說說吧,你都看到了什麼。”

張順爻沒急着抽菸,仍然眉頭緊皺道:“可能這場戰鬥是以你爲核心,所以我看不到很多東西。”

“可能是李家、許家的幫忙,打亂了以你爲核心的特質,這也導致讓我能看到了一些東西。”

“總而言之,這場戰鬥勢必會死人,具體的人數,具體是誰,我這裏就顯得很模糊了。”

這些,姜超其實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

試問哪有打仗不死人的呢?

想要贏,還不能死人,那就趕緊該幹嘛幹嘛去吧。

相對於別人而言,姜超身邊的人死後還能有個好去處,若是別人的話,死了就當真是死了。

三國之戰神召喚 可姜超身邊的人死後便是一個新的開始,不出意外他們都能分配到地府工作,而且不需要任何工作經驗,一上任便是陰官。

地府的陰官可就等於位列仙班了呀,一下子從人道升爲天道。

這是多少人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還是說說肖洪吧。

這小子一生其實就沒幹過幾件好事兒,缺德的事兒也沒少做,臨死前還私自挖了李隆基的墓,賣了他墓裏的寶貝,還作法斂財,間接害死了人。

就這德行的傢伙,死後居然能混上罰惡司的職務你說氣人不?

但從某種程度上來講肖洪也是做了很多好事的。

這些年輕塵公司裏裏的主要開支基本都是靠着肖洪的一雙鐵爪挖出來的。

活動的經費和成員的薪水都從這兒來。

如果不是他的話,輕塵公司早特麼倒閉了,然而輕塵公司每爲地府完成一件任務,那滿滿的可都是功德點啊。

所以說肖洪這傢伙還是功大於過的,只不過他的回報要比一般人高出很多。

姜超相信,除了他以外,公司裏的任何人死後都和肖洪一樣,回報都會比付出多得多。

“死就死吧,人生自古誰無死?這一戰我們必勝,否則公司被黑衣人取代的話,由他來完成地府的任務,當他修爲提高後,他會做出怎樣的傷天害理之事?”

現在並不是姜超要怎麼樣,而是敵人已經打上門來了,從黑衣人挑撥輕塵公司與姜家之間的關係就已經開始了。

姜超無法逃避,他身爲輕塵公司的法人代表只能坦然面對。

即便是死人,他也必須硬着頭皮把這場仗打完。

“你不是吧董事長,大家朝夕相處這麼多年了,你就一點都不在乎他們的死活?這可不像你的作風。”

以往的姜超表現的都很無情,但張順爻知道,姜超這人可重感情了。

就拿當初他偷了許葉雯的檢討濫竽充數這件事來說,弄虛作假,掩人耳目,欺上瞞下,每一條都是姜超最爲痛恨的。

按照正常程序,三刀六洞可是死刑,一刀心道,一刀腎臟,一刀肝臟。

還沒捅下第三刀,人就斷氣了。

可姜超呢?僅僅拿銀針給張順爻紮了仨耳洞,雖然事情很小,但如果真的讓無情無義的人來執行,張順爻就是活不了了。

姜超搖頭道:“你蠢啊,他們就算死了,擱地府能過上更好的日子,師父也和鬼帝們休戰了,地府是真正的樂土。”

除此之外,地府有很多bug宮三元都在修復,他利用在凡間學到的東西用在了地府政制上,將地府管理的井井有條,就連地藏王都讚不絕口。

大夥兒說說,在地府生活豈不比凡間強多了?

張順爻白了姜超一眼道:“哪兒那麼簡單啊?別的都不說,羅漢呢?朱鵬呢?他們都是被重點觀察之人,如果不是加入了公司,他們早就得到現世報了。”

“就算老董事長在地府人脈深廣,一時半會兒也無法保住他們,老董事長爲了你可以與秦廣王叫板,但爲了他們,未必嘍。”

姜超一臉堅定道:“老頭子不會不管他們的。”

常言道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啊,雖然他倆這幾年沒替公司殺什麼人,但也漂亮地完成了不少訂單。

姜超就不信了,大戰在即,宮三元不準備把他倆身上的殺業消除了?

“那你還是趕緊和老董事長打聲招呼吧,畢竟朱鵬已經出去了,估計這會兒都快到牛頭山了。”

姜超點了帶牛頭後便拿出了手機找到了宮三元。

左擁右不抱 “師父,幫我個忙唄。”

秒回。

“沒空。”

我擦?

難道他已經知道我找他是準備幹什麼了?

“師父,我馬上要和姜家開戰了你知道嗎?”

這麼大的事情不和宮三元彙報一下可不行,正好也能探探宮三元的口風,看看他是什麼意見。

“知道。”

姜超接着試探道“那你支持我這麼做嗎?”

若能得到地府總判的支持,弄不好乾這事兒都不會揹負殺業呢。

以往姜超殺人都是帶着任務殺的,合理合法,不僅不會有殺業,反而還會有獎勵。

現在可不一樣嘍。

“原則上不支持。”

本章完 說實話,看到宮三元的這段話姜超還是很失落了。ㄨ

從他小時候開始,無論自己做什麼時候宮三元都會支持自己。

不僅支持,還會用實際行動來幫助姜超。

每一次姜超都如有神助,到了後來姜超知道宮三元陽壽將近,想盡一切辦法要弄到起死回生之法。

這件事,宮三元是不支持的,奈何姜超弄來了毒王聖水直接把宮三元藥翻了,他就算想阻止也來不及了。

也正是因爲這個,姜超在梁山那一戰,足足殺了幾十名陰差,就連黑白無常也被他一頓胖揍,前任罰惡司更是嚇得直接鑽進了冥途逃命。

所幸最終沒有發生什麼太差的結果,但如今宮三元不支持姜超做這件事,姜超心裏不舒服也是正常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