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彪走在最前面,頓時指著兩個人就用寮國語笑著打招呼。

"兩位兄弟,竟然連我都不認識了,新人?我可是好虎哥龍哥都是老相識了。"

"不管你是誰必須先經過搜身才能進入賭場,賭場內禁止攜帶武器。"

對方似乎依舊不買毛彪的賬,非要進行搜身檢查,一旁的蕭陽三人已經將手悄悄的放到了腰間,只要一有變動就立刻掏槍行動。

"混蛋!竟然敢搜老子的身,老子在這裡玩的時候你們兩個還不知道在哪呢!"

毛彪頓時一怒,指著兩個人就破口大罵,不過這樣子似乎還真管用,對面兩個手下一下子被毛彪的王八之氣給嚇住了。

"吵什麼?"

突然從裡面院子中走出來一個高個子青年,冷冷的視線在門口幾個人身上一掃。

"咦?這不是彪哥嗎?"

對方似乎是認識毛彪有些意外的走過來,毛彪則是立刻興奮的走上前去打招呼。 "哈哈,豹哥,你也在,你的小弟這算是什麼意思,我來都要進行檢查了嗎?"

被喊做豹哥的高個子視線在毛彪身上掃了一眼並未露出多少尊敬,反而是對毛彪身後的蕭陽三人多關注了幾眼,尤其是在老海身上更是多看了一眼,總感覺此人給自己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到是一旁的蕭陽反而因為年輕被直接給忽略了。

"怎麼?彪哥今天還有雅興過來?剛剛還清了賭債又要過來賭一把嗎?"

豹哥笑眯眯的打量著毛彪,語氣中並未有多少尊敬。

毛彪心中暗罵,當初自己有錢的時候,這個傢伙才僅僅是一個小弟,這幾年因為善於鑽營在加上心狠手辣反而迅速成為了邵氏兄弟的心腹手下,更是獲封豹哥的稱號,當年自己可是直接稱他為小豹的。

不過心中的惱怒毛彪是絕對不會表現出來的,臉上一救帶著笑意,而是指了指身後的蕭陽三人。

"哈哈,我今天可不是來賭的,我是來一位大客戶來給你捧場來了!"

說完之後,毛彪還不忘指了指身後的蕭陽三人。

豹哥一愣,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面前這三位陌生人,但是也不敢在露出絲毫的不尊重之色,畢竟這裡是新縣,距離金三角並不遠,每年冒出幾個猛人也是正常的。

"呵呵,不知道這位是……"

"這位是孫老闆!"

毛彪連忙指著一旁的老海低聲說道,這也是之前幾個人商量的對策,"孫老闆可是真正的大客戶!"

說完毛彪還小心翼翼的趴到豹哥耳邊輕聲道,"孫老闆可是走私軍火的,殺人不眨眼!"

老海臉色嚴肅,對著一旁的小白鴿使了一個眼色,然後小白立刻上前,從口袋中掏出一打華夏幣,少說也有上萬,隨意在豹哥面前晃了晃。

"我們是來玩牌的,難道你們這裡今天不營業?"

聽到老海竟然說的是華夏語豹哥頓時就是一愣,不過很快毛彪就湊上前再次在對方的耳邊輕聲道,"孫老闆之前是華夏國數一數一的大老闆,生意很大,光是明面上的生意就做到好幾家地產公司了,軍火只是他的另外一個身份罷了!"

豹哥立刻眼睛一眯,這樣的人才是真有本事的,不但走私軍火,盡然還在華夏國開了好幾家地產公司,這可不僅僅是有本事才能夠做到的,必須得有很強大的勢力和關係網才行。

"哈哈,孫老闆說哪裡話,我們既然是開賭場的,自然是歡迎八方來客,尤其是像孫老闆這樣的貴客,我們理當客氣招待!來來來,這邊請!"

毛彪連忙將對方的話翻譯給幾個人,然後幾個人立刻跟著前面帶路的豹哥朝著前面的那棟白色的二層小洋樓走去。

一進入小樓大廳,一陣亂鬨哄的聲音立刻傳進幾個人的耳朵中,各種吆五喝六的聲音猶如是一鍋粥一樣,面前一張張賭桌上坐滿了賭徒,生意的火爆可見一斑。

"哈哈,幾位,這邊請!我們這邊有專門的貴賓室!"

豹哥似乎料定幾個人身份一定不一般,直接將四人帶到了一旁的一件貴賓室入座。

小白砰的一聲拿出一萬塊錢甩到桌子上,豹哥臉色一變,到是一旁的毛彪立刻反應過來,連忙吩咐一旁的女服務員去把錢換成籌碼,豹哥的臉色也立刻變得興奮了下來。

"幾位先坐著,我去給幾位安排一下賭友!"

豹哥再次小心的客氣了幾句,然後便告辭退出了房間,立刻朝著二樓的一個房間走去。

"他一定是對你們身份產生了重視了,所以他一定要將你們的消息告訴邵氏兄弟!"毛彪有些緊張的說道,進入這裡就想到與自己直接闖入了虎穴,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退路。

"老海,你們在這繼續玩牌,盡量吸引對方的注意力,我出去偵查一下蘇媚到底關在哪!"

從開始就一隻故作低調未曾講話的蕭陽這時候站起來,吩咐了幾人一句,然後直接趁著沒人從房間中溜了出去。

毛彪猜測的沒有錯,那個豹哥出去了不到十分鐘,很快就帶著一根身穿西裝的成年人從樓上走下來,來到這個貴賓房間。

來人大約三十歲左右,一身得體西裝顯得與周圍環境有些格格不入,不過和周圍這些手下站在一起到是凸顯出此人的與眾不同。

身高並不算太高,一米七左右,寸頭,頭髮很短,根根豎起,顯得十分精神和具有攻擊性,身體到是非常的強壯,一雙銳利的眼睛猶如蛇眼一樣不論注視著誰隊會讓對方感到十分的不舒服。

自從此人進門口視線就直接落到了房間中的老海身上,看到老海的一瞬間,他就能夠感覺到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不同尋常的氣息,現在他知道自己的手下沒有騙自己,的確是來了一個不同尋常的人物,因為從老海身上,他同樣的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從此人一進門,坐在一旁的毛彪就立刻彈射一般站起來,連忙上前打招呼。

"呵呵,虎哥,沒有想到你竟然親自過來了,真是太客氣了!"

毛彪屬於萬金油一類的人物,曾經在這賭場中也算是常客,周圍的人基本上都認識他,不過他這一喊自然是給一旁的老海兩人提個醒,告訴對方這個傢伙就是邵氏兄弟之中的是老二邵虎。

邵虎的視線不著痕迹的在在座的幾個人身上掃了一眼,然後很快視線便從老海身上轉移開落到了毛彪的身上,嘴角帶上了一抹笑容。

"呵呵,阿彪,看來今天你還真給我帶來了一個大客戶啊!"

"哈哈,虎哥實在是太客氣,來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來自華夏國的孫老闆,這一位便是這家賭場的老闆之一虎哥,虎哥,這一次我可是把孫老闆給你帶來咱們賭場了,孫老闆的生意就算是在華夏也算是風生水起,屬於真正的有錢人!"

"哦?不知道孫老闆這次來我們這裡是做什麼生意?"

邵虎眉頭一挑,不著痕迹的對著這老海輕笑道,同時隨意的做到了靠近門口位置的一張座椅上。

毛彪立刻將邵虎的話翻譯給老海,盡職盡責,臉上的表情盡量不露出任何的膽怯,裝的正常一點。

"聽說這邊的生意好做,於是便想過來嘗試一下,我這次準備去金三角販賣這個……"

說完老海做了一個手槍的姿勢,然後笑著往身後的座椅上一靠,"當然了,我需要他們用白粉來換,大家各持所需,小打小鬧罷了!"

邵虎眉頭輕輕一跳,這位竟然是想用軍火在金三角換毒品,若是這一位不是說謊就證明對方真的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從對方的氣勢上可以看出來,這個傢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那就只能說明這個人說不定還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哈哈,孫老闆還真是會開玩笑,若是連你做的生意都算是小打小鬧的話,那我們這裡豈不是和小孩子過家家一樣了!"

老海無所謂的擺擺手,"刀口上混口飯吃而已,若是虎兄你有兄弟,我倒是可以給介紹一點門路,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那個膽量了!"

邵虎心中一動,有那麼一刻差點就脫口而出答應了對方,不過很快就鎮定了下來,苦笑了一句,"孫老闆實在是太看得起我了,我這樣的人也就只能夠干點開賭場的小生意了,小打小鬧還行,若是真的讓我去做那種生意,我恐怕還真的做不來!"

這時候站在邵虎身後的豹哥突然低下頭附在邵虎的耳邊小聲的說道,"房間內少了一個人!"

邵虎不著痕迹的點點頭,然後抬頭看向老海,臉上依然帶著笑容。

"聽說孫老闆這次一共來了四個人,怎麼這個房間只見你們三個,另外一位兄弟呢?"

隨著邵虎的這句話落下,身後的幾個兄弟立刻不著痕迹的將手放到了腰間,待會只要一有風吹草動,他們就能立刻拔槍射擊。

"我那位手下喝的有點多,上廁所去了!"

老海臉色平靜,語氣平穩的說道,坐在他身邊的毛彪後背早就濕透了,就連一旁的小白鴿都感到手心中全都是汗。

"哦?既然這樣那我還是吩咐下面的人去找找吧,我們這裡的廁所可是不太好找!"

"來人,你們出去找找孫老闆的那位兄弟在哪!等人家上完廁所記得將對方給領回來!"

"是!"

毛彪剛準備翻譯膽戰心驚的給老海翻譯這句話的時候,一旁的門口突然被人推開,然後蕭陽甩著手上的水漬走了進來。

"舒服的放一次水,簡直是太他媽爽了!"

蕭陽甚至都沒理會坐在房間中的邵虎,而是直接走到老虎身後,規規矩矩的站好。

"哈哈,既然人都齊了,今天孫老闆能夠來我的賭場就算是看的起我,今天我老虎親自陪孫老闆玩兩把,就當是交個朋友!"

邵虎臉上的疑慮消失,笑著說道,吩咐下人去拿籌碼和撲克牌。

"哈哈,打牌好啊,打牌怎麼能夠美女姑娘作陪呢?邵老闆這邊有沒有水靈靈的妹子,咱家孫總可就是好著一口!"站在老海身後的蕭陽突然笑著說道。

聽到蕭陽突然講話,邵虎先是一愣,看向毛彪,待聽到對方的翻譯之後頓時哈哈大笑,看向老海的眼神不禁變得和善了幾分,甚至還露出一絲男人之間才懂的特殊笑容。

"哈哈,說得對,說的對,這件事情怪我,是我疏忽了!"

邵虎突然一招手,"來人,去吧咱們賭場最水靈的妹子喊來!" "慢著!"

蕭陽突然再次開口,迎著一群人疑惑的眼神,蕭陽突然微微一笑,"聽這位說前幾天剛剛賣給邵老闆幾個極品女人,個頂個的漂亮,咱們老闆可是感興趣的很,不知道邵老闆可否叫出來讓我們欣賞一下!"

見到蕭陽直接指著自己,毛彪頓時渾身一顫,渾身早就被冷汗濕透了,但是現在他根本沒有任何回頭的路可以走,只能夠硬著頭皮繼續給對方翻譯。

聽到毛彪的翻譯之後,邵虎先是一愣,然後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毛彪,雖然沒有任何的情緒,但是毛彪依然感覺到如坐針氈。

"怎麼?難到邵老闆不給這個面子?咱們孫總可是不缺錢!"

隨著蕭陽的話音落下,阿飛突然從背後的挎包拿下來一下子放到桌子上,然後一把拉開拉鏈,將裡面的錢給倒了出來,一沓沓的全是華夏幣,看這些數量,怎麼也得有小二十萬。

看到這麼多錢,周圍人的眼睛頓時一縮,露出一絲貪婪的神色。

邵虎的視線在面前的一堆華夏幣上掃視了一眼,微不可查的跳動了幾下,然後迅速的恢復自然。

"邵老闆,我們孫總可是不缺錢,所以希望你們可以喊出最漂亮的女人做好接待工作!不然傷害了感情就不好了!"

站在老海身後的蕭陽完全充當了發言人的角色,而且話語中似乎對對方並未有多少尊敬,畢竟他們現在是軍火商,毒品販子,一個小小的賭場老闆的確不值得放在眼中。

暴躁王妃在線種田 對於蕭陽的話,邵虎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怒氣,反而哈哈一笑,"沒錯,這位兄弟說的很對,女人我這裡多得,既然幾位想要見見上次我從阿彪這裡買來的那幾個姑娘,沒問題,阿豹你立刻帶人去將那幾個女人帶過來!"

說完邵虎在豹哥耳邊輕聲耳語了幾句,對方點點頭,立刻轉身離開。

等待的幾分鐘邵虎則是隨意的和老海聊著天,毛彪負責充當翻譯,雖然虎哥依舊是拐彎抹角的想要套老海的話,但是老海卻總能夠巧妙的化解。

兩個人的臉上總是帶著偽善的笑容,別人根本看不出兩人心中的謹慎,反而認為這兩人是多年未見的好友,談笑風生。

不出五分鐘,豹哥再次回來,身後跟著三個怯生生的女人,披頭散髮,身上穿著寮國的民族服飾,雙眼紅紅的,但是依然可以看出,這幾個女人頗有姿色。

當幾個人出現的一瞬間,蕭陽的視線就在對面三個女人身上掃過,可是根本沒有蘇媚,這裡面竟然沒有蘇媚。

一股不安的情緒瞬間湧進蕭陽的腦海,甚至周圍的人都能夠感覺到一股冰冷的寒意,不過老海輕聲咳嗽了一下瞬間將差點暴走的蕭陽拉回了顯示。

毛彪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蕭陽,剛才他就站在蕭陽身邊,那股衝天的殺意他自然是首當其衝,也正是因為這樣,毛彪心中才更加震撼,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光是能夠將殺氣外露這一點,就可以證明他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

"虎哥,不對啊,不是還有一個女人嗎?我記得那個女人可是真的小美人啊!"

毛彪自然是知道蕭陽為什麼隱藏不住殺氣,因此為了自己的小命他也只能夠硬著脖子開口了,反正今天是百分之百的得罪面前這位虎哥了,不過和活命比起來,這個選擇題並不如何難選。

邵虎的臉色一變,眼神凌厲的掃向毛彪,待看到對方依然滿臉堆笑的盯著自己,好像是剛才那一句真的只是無心之舉一樣。

"呵呵,看來阿彪和這位孫老闆還真是關係不錯啊,竟然一來就直接推薦我們賭場的王牌,不過真的很不湊巧,今天革命軍的劉營長過來了,我們的王牌自然是去陪劉營長喝酒去了!"

邵虎這話說的得意洋洋,革命軍是個什麼概念,就算是你再厲害,你是軍火商,在咱們這裡的革命軍眼中依然什麼都不是。

"這位革命軍的劉營長是最近剛剛駐紮在咱們新縣的營長,統領整個新縣的革命軍勢力,我們自然是要將賭場最好的女人送過去,孫老闆,你說對吧?"

邵虎這就屬於扛大旗扯虎皮了,公然用劉營長的帽子來壓老海幾人,而且說的好聽,反革命軍也變成了革命軍。

老海還未開口講話,外面突然傳來一陣亂鬨哄的聲音,緊接著有人大喊了一聲,"著火啦!後院著火了!"

"怎麼回事?"

邵虎眉頭一皺,有些不悅的呵斥道。

很快有人衝進房間,然後有些驚慌的對著邵虎喊道,"虎爺,出事了,賭場著火了,所有人全都亂套了!"

轟!

邵虎臉色一沉,立刻站起來,然後從窗口望向對面的那座樓,果然濃煙熏天,裡面的賭徒正在爭先恐後的往外跑。

"所有人,跟我走!"

邵虎大喊了一聲,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在門口停下了腳步,轉身看向老海,臉上露出一絲難看的笑容。

"孫老闆,抱歉,我要去處理點小事情,暫不能奉陪,就讓這幾位美女先和孫老闆喝一杯怎麼樣?"

"邵老闆有事情就去處理就好,我在這裡先喝會酒!"老海倒是十分大方的一揮手,心中卻樂開了花,這把火燒的好啊!

邵虎點點頭,然後視線盯著一旁的三個女人,語氣嚴肅的沉聲道,"你們三個好好地伺候好孫老闆,不然的話後果你們知道的!"

同時邵虎又點了兩個手下留在門口,然後才帶人立刻朝著對面的賭場衝去。

等所有人離開,小白立刻上前將房門給關上,蕭陽則是連忙來到三個女人面前,視線在三個人身上掃過。

"蘇媚是不是和你們在一起?她現在在哪裡?"

三個女孩這段時間似乎是被打怕了,渾身還在輕微的顫抖,嘴角和額頭都有淤青,披頭散髮甚至不敢抬頭看蕭陽一眼,尤其是看到蕭陽身後的毛彪之後,幾個女孩更是驚嚇的後退了幾步,就是這個男人將自己幾個人給騙出來,然後賣到了這邊。

婚來昏去,鬱少的祕寵嬌妻 這一切的噩夢,都是因為這個男人。

"你,滾一邊去!"

蕭陽彷彿是清楚這幾個人心中所想,指著身後的毛彪大聲呵斥道。

原本毛彪還想要張嘴解釋幾句的,但是卻被老海一隻手給提起衣領拽到了一旁。

"你們不要害怕,我也是華夏人,我是蘇媚的男朋友,我這次來就是來帶你們離開這裡回國的!所以,你們能不能夠告訴我蘇媚在哪裡?"

聽到蕭陽的話,幾個女孩立刻一驚,連忙抬頭盯著對方,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這個年輕人。

"你真的……是蘇媚的男朋友!"

"千真萬確,我這次就是來帶你們回去的!"蕭陽微微一笑,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讓三個女孩子頓時在心中產生了一股安全感。

"我知道蘇媚在哪!他們把他帶到樓上的一個包廂了,我可以帶你去!"

彷彿是下定了決心,一個短頭髮的女孩突然抬頭對著蕭陽說道,雖然眉角帶有淤青,但是雙眼澄澈,充滿決心。

"好,我跟你去,老海,你和小白保護好這兩個女人,等我救出人之後,大家在立刻撤退!"

"好!"

"老大,我呢……那我怎麼辦?"

一旁的毛彪有些驚恐的喊道,"各位大哥你們可不能夠將我一個人留在這裡啊,邵氏兄弟知道了是我把你們領回來的,他們一定會殺了我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