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疑問,三界之中,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擋住這一刀,因為這一刀是沒有過程的,沒有招式施展的時間,也就無從防禦。

雷克頓現在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會是兩大逆天法則了,他只是簡單地將時間法則融入了自己的揮刀之中,就已經創造出了這種無法防禦的刀招。可惜這一招耗費的心神和法力太多,不能使用太多,如果他能更進一步,創造出更加完美的招式,絕對足以傲視三界。

「這一招,就叫須臾式吧。」雷克頓仰天長嘯一聲,心頭的積鬱似乎掃空了那麼一些。

破廟之中,豬八戒打著呼嚕睡大覺。

「玉蘭……玉蘭你別走啊!」豬八戒居然說起了夢話,顯然是夢回高老莊之中。

啪!一腳踢在豬八戒的身上,頓時高玉蘭伴隨著高老莊如同泡沫一般碎裂開來。

「他奶奶的,誰敢打擾俺老豬的好夢!」豬八戒罵罵咧咧地站起身來,卻看到了黑髮銀眉的妖王,笑吟吟地看著自己。

豬八戒趕緊低頭道:「得,當我沒說。」

「走了。」雷克頓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

一行三人一馬,離了這破廟,繼續踏上了西遊路的漫漫旅程。

陽春三月,風華正好。

清河十里,斜風幾丈。當時年少春衫薄,少年公子白衣裳,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如今卻憶綠水橋,橋頭不見橋尾人,只嘆年華似水流。

「人間四月天,春風吹酒醒。」雷克頓手持一個酒葫蘆,斜躺在一片低矮的白雲之上。

豬八戒卻擦了擦額頭的汗,罵道:「這該死的鬼天氣,是春季嗎?怎麼這麼熱?」

白馬之上的唐三藏也汗流滿面,問道:「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分明是四月天,卻如六月火爐一般。」

雷克頓跳下雲頭,笑道:「你們沒來過西牛賀洲當然不知道。你們看前面!」


豬八戒和唐三藏抬頭一看,只見天地相接的線上,有一座山巒起伏,這山巒並不一般,遠遠地望去,卻似乎有熱浪翻滾,山巒通體赤紅,映透了半邊天。

「這個地方,叫做火焰山。」雷克頓緩緩地說道,「此地乃是天地奇景之一,傳說中天地間有九口仙泉,喚作九陽泉,分佈在三界各處,溫熱異常,終年不寒,而這九口九陽泉的根源,其實就是這個火焰山。」

「上古時代,洪荒古族受昊天上帝挑撥,與妖族開戰,當時的火神祝融、箭神后羿與十位金烏太子鬥法,引動金烏神火和十殊天火對轟,便將這座山引燃,至今已經有百萬年的歷史了,卻從未熄滅。」


一行人緩緩地來到了火焰山之外十里的地方,豬八戒倒還好,唐三藏卻已經受不了了,那金烏神火與十殊天火形成的高溫,根本不是他一介凡人之軀可以承受的。

便在此時,紫霄宮之中的西遊榜發出一道金光來,又是一次劫難被發了出來。

三界各方得到了這次劫難的劇情,都有些猶豫。原來這一次的劇情,居然是專屬於妖族一方的,但是之前三位副教主聯手想要奪取妖族的大氣運,卻被玉鼎真人的三尺青鋒逼退,這下子幾乎沒有人再敢打妖族氣運的主意了。

如果你有勇氣面對劍聖的鋒芒。

而火焰山之旁,百眼魔君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雷克頓的身邊,將情報送到了雷克頓的手中。

「有勞了。」雷克頓謝道。

「份內之事。」百眼魔君淡淡地答了一句,「為了妖國。」

是的,為了妖國。雷克頓相信,從來不顯山不露水的百眼魔君,永遠隱藏在沉寂黑暗之中的百眼魔君,是一個真正偉大的理想主義者。

百眼魔君離開之後,雷克頓看了看這一次的劇情,忽然苦笑道:「這一次的事情,說起來簡單,但也很難。」

「那到底是簡單還是難?」豬八戒問道。

「對於我來說很簡單,對於師父來說,就比較麻煩了。」雷克頓說著,將這一次的劇情內容告訴了兩人。 其實這一次的火焰山劇情相當之簡單。就是要西遊隊伍一行人從火焰山之上走過去,不得飛行,不得繞路。這對於雷克頓來說並不難,豬八戒稍微忍著點也能過,白龍馬問題也不大,但是唐三藏可就不行了。這火焰山的火,乃是金烏神火和十殊天火所化,**凡胎還沒有走進去就變成蒸汽了。

「他奶奶的,這不是坑爹嗎?」豬八戒罵道,「咱們到不在乎,但是身後這個**凡胎的和尚可怎麼辦?」

唐三藏也有些無奈,自己沒有修為,沒有法力,能怪得了誰呢?

雷克頓在笑,豬八戒和唐三藏看著他笑。「我說三師弟,你是不是瘋了?」豬八戒左看看右看看,「你最近越來越不正常了。」

「我知道有一個辦法,可以讓師父過去。」雷克頓說道,「那就是用芭蕉扇。」

「芭蕉扇?」豬八戒和唐三藏一愣,這個芭蕉扇是什麼東西?

雷克頓說道:「你們別管這些,反正我知道怎麼讓火焰山的火暫時熄滅。不過你們得等一會兒才行,我要去一趟翠雲山。」

翠雲山,乃是牛魔王遺孀鐵扇公主的地盤,雷克頓心中明白,鐵扇公主手中有一件法寶叫做芭蕉扇,可以暫時熄滅火焰山的火。說起來自從妖國覆滅之後,也不知道鐵扇公主和紅孩兒如何了。


雷克頓當即別了豬八戒和唐三藏,化作一陣清風消散,朝著翠雲山的方向而去。

不過一時半刻,雷克頓的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了翠雲山的附近。牛魔王生前和鐵扇公主之間因為玉面公主的關係感情破裂,鐵扇公主也索性帶著紅孩兒回到了翠雲山居住。

「嗯?」雷克頓一來到這翠雲山地界,就發現不對勁了。

居然有佛教的人!

雷克頓落到地上,只見翠雲山周圍有佛教的佛兵在嚴密監視著,似乎佛教對翠雲山下手了。雷克頓眉頭緊皺,一種不好的預感在心頭浮現。

他直接閃身來到一夥巡邏的佛兵面前,把一群光頭的佛兵嚇了一跳。

「來者何人!」一個佛兵大喊一聲。

旁邊一個佛兵打量了雷克頓幾眼,見得此人黑髮銀眉,目若星辰,頓時驚呼道:「不好!是雷妖王!怒天大聖雷克頓!」這個佛兵也算是眼尖,一下子就認出了雷克頓來。

幾個佛兵臉色頓時煞白,傳說中無惡不作,兇殘嗜血的絕世妖王居然就這麼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當即就要撒腿跑路。

雷克頓隨意地伸手點了幾下,幾道金光閃過,這幾個佛兵頓時被擊昏在地上。雷克頓抓起一個佛兵來,用法力將他弄醒過來。

「啊!雷妖……雷大聖!您大人有大量,高抬貴手,饒我一命吧!我的肉不好吃,一點都不好吃!」這個佛兵嚇得差點沒尿褲子。

雷克頓一陣鬱悶,自己什麼時候要吃人了?話說佛教對於妖族的黑化宣傳還做得真是到位,自己一直以來都還算比較有品的,在佛教這些人眼中就是十惡不赦的大妖魔。

「我問你幾個問題。」

「啊?哦!雷大聖只管問!我一定回答!」佛教的人幾乎沒有什麼硬骨頭,本身佛教的教義就容易讓人變得軟弱無能,何況這些低等的佛兵本來就只是混飯吃的角色。

「我問你,你們佛教的人到這翠雲山來幹什麼?」雷克頓問道。

「這……我們是來抓人的。」

「抓誰?」

「妖族牛魔王的遺孀鐵扇公主和紅孩兒。」

「抓來幹什麼?」

「洞陰大帝要爭奪天帝的位置,所以要立威。」

「立威?」雷克頓一愣。

隨即那佛兵詳細地解釋了一番。原來自從闡教覆滅,青華大帝太乙真人離奇失蹤之後,天帝的位置就空缺出來了,這個位置可是無數人眼饞的。先是截教一方要扶持文昌帝君去當新天帝,那邊人教又站出來扶持南極長生大帝當天帝,而佛教一方居然也開始打天帝的主意,扶持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洞陰大帝出來。

相比名聲在外的文昌帝君和老牌六御之一的南極長生大帝,這個洞陰大帝無論是名望、手腕、能力都不如他們。而佛教乾脆想出來一個簡單的辦法,就是背後支持洞陰大帝掃蕩下界妖魔,為自己撈取名望和功德。

自從妖國覆滅之後,整個西牛賀洲的群妖無首,佛教就讓洞陰大帝帶著人馬去捉拿一些妖王。而這翠雲山之上的鐵扇公主和紅孩兒,乃是妖國已故大聖牛魔王牛霸天的妻小,若是洞陰大帝能將其捉拿的話,絕對是大功勞一件。

故而今日便是洞陰大帝前來捉拿鐵扇公主和紅孩兒了。

「找死!」這兩個字,是雷克頓給洞陰大帝簡單而明確的評價。

沒錯,洞陰大帝完全是在找死!妖國雖然覆滅了,但這並不意味著妖國的人就能任人欺凌了,更何況那是一代妖王平天大聖牛魔王的妻小。

雷克頓的目光森冷得讓地面都結了一層霜,佛教的人,這麼快就忘記了世上還有一個雷克頓嗎?既然佛教敢這麼做,那麼自己就要好好地給佛教的人看看,什麼叫做妖王本色!

「你繼續昏倒吧。」雷克頓對那佛兵隨意地說了一句。這佛兵也是一個聰明人,當即明白了雷克頓的意思,心頭念了一千遍佛祖保佑,然後撿起一塊石頭砸了自己的腦袋一下,昏死過去。

「洞陰大帝,九幽之下一個掌管陰河的小帝君而已。」雷克頓念叨了一句,身子化作一陣狂風席捲而去。

翠雲山。

此時的洞陰大帝可謂是意氣風發,身邊跟著諸多佛教高手,還有一個如來佛祖專門派來保護他的超級強者。他手持一柄金劍,指揮著佛兵們攻打芭蕉洞。

「鐵扇公主,識時務者為俊傑!」洞陰大帝奸笑道,「你這樣負隅頑抗,是沒有好結果的,不如老老實實投降,說不定還能保住性命。」

此時數百佛兵將一個芭蕉洞圍得嚴嚴實實的,只有洞中一些陣法在保護著,加上鐵扇公主手中有芭蕉扇,時不時地扇出厲害的狂風,這才讓芭蕉洞沒有淪陷。

「做夢!」鐵扇公主的聲音傳來,「你們佛教的人從來言而無信,若是我投降,只怕馬上就是被滅掉的命。」

鐵扇公主為人雖然善良溫柔,但是面對著佛教這等欺人太甚的行為,也動了怒火。

幾個佛兵想要上前去打破芭蕉洞的陣法,鐵扇公主直接將手中一丈多長的芭蕉扇揮動起來,一陣狂風透體而過,將佛兵們直接吹飛了出去。這芭蕉扇讓佛教的佛兵們相當頭痛,鐵扇公主本身沒有什麼厲害的能力,但就是芭蕉扇護體太無解。

「哼!」洞陰大帝也知道,鐵扇公主芭蕉扇在手,自己強攻芭蕉洞實在是太難了。忽然,旁邊一個佛兵急匆匆地跑過來,在洞陰大帝的耳畔低聲言語了幾句。

「好!」洞陰大帝臉色一喜,趕緊朝著芭蕉洞里喊道,「鐵扇公主,你不肯投降,要當貞潔烈女是吧?好,帶紅孩兒上來!」

一聽到「紅孩兒」三個字,鐵扇公主的臉色頓時變了。

只見一夥佛兵押著一個眉目清秀的少年走了過來,這少年一臉怒火地看著佛教眾人,口中大罵不止,奈何被穿了琵琶骨,火尖槍也被人奪走了,毫無反抗能力。

「放開我!你們這群狗養的禿驢!有種和你爺爺大戰三百回合!」紅孩兒破口大罵,「一群光頭烏龜!沒種的芋頭!」

洞陰大帝倒是不覺得怎麼樣,一旁的佛教眾人臉色有些難看了。當即一個佛兵用法力將紅孩兒的嘴巴給封了,讓他罵不出來。

但是那芭蕉洞中的鐵扇公主一聽到這個聲音,頓時急了,叫道:「洞陰!你把我孩兒怎麼了?」

本來鐵扇公主得知了佛教圍攻翠雲山的事情之後,她心知自己母子二人是不可能逃掉的,紅孩兒更是不可能拋棄她的,就編了個謊話把紅孩兒騙走了,讓他去鳴沙山找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小叔,自己留下來拖延時間。哪知道紅孩兒和鐵扇公主母子連心,感覺到母親有危險,就半路趕了回來,正好被佛教的佛兵給發現,然後抓了起來。他一個人又哪裡是佛教一群人的對手呢?

洞陰大帝嘿嘿地笑著:「鐵扇公主,紅孩兒在我手裡,你要是乖乖地投降,我可以放過他。如果不然,我就送紅孩兒就去見牛魔王了!」

鐵扇公主咬著牙,一行清淚從眼角流下:「卑鄙無恥!」

「說得好,本帝承蒙鐵扇公主誇獎。」洞陰大帝也是一個臉皮厚的人,「快點決定吧,我數到三,你要是不放下芭蕉扇乖乖地走出來,可就別怪我不講情面了。我這個人雖然沒什麼本事,但也知道美人不可欺,不想讓你這麼一個美人母子分離。」

「一!」

「二!」

「三……」

「我投降!」

鐵扇公主無奈的嘆息聲從芭蕉洞之中傳來,她收起了自己的芭蕉扇,等待著命運無情的嘲弄。夫君,你怎麼就這麼離開了呢?你的孩子,你的妻子,為什麼要承受這樣的命運呢?

洞陰大帝見到鐵扇公主投降,趕緊喊道:「上!把她給我拿下!」

當即一群佛兵蜂擁而上,就要將鐵扇公主捉拿。洞陰大帝臉上笑意連連,自己果然是謀略和運氣無雙,有了鐵扇公主和紅孩兒,自己登上天帝寶座,踏上人生巔峰就指日可待了。

「我看誰敢動手!」

一聲炸雷般的吼叫陡然傳來,驚得所有人都呆在了原地! 伴隨著一聲怒吼,狂風呼嘯,黑髮銀眉的妖王已經佇立在了鐵扇公主的面前。

所有的佛兵都大吃一驚,沒想到這個時候殺出一個人來。

「叔叔!」

「小叔!」

鐵扇公主和紅孩兒頓時驚喜地大叫起來。鐵扇公主更是激動得淚流滿面,沒想到竟然絕處逢生,雷克頓突然出現了。

那邊的洞陰大帝臉色一變,一旁有佛兵驚恐地叫嚷起來:「是雷克頓!雷妖王!」

「什麼?雷妖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