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神一夥都是支持蘇神當守護神的。

他們其實並不知道水神為什麼要幫助蘇神。

但是,他們知道只要是水神做出的決定就一定是對的。他們只要跟從就可以了。

神帝也是無話可說了。他心裡想的是,這個水神真的是被色心迷了心竅啊。

只不過是為了一個凡人紅衣至於這麼做嗎?

最後這場沒有戰火的硝煙,以公孫婉兒獲勝了。

她成為取代了雨霖神君守護神的位置。

不,是拿回來。

這個位置本來就是屬於蘇婉的。

燭神倒是被封了一個五重天天神。

他還是很開心的。

畢竟以前他可是一重天的低級神罷了。

燭神想著,這只是第一步罷了。

因為,現在公孫婉兒在神界還沒有站穩腳跟。

等她站穩了,獲得了神法,往後一定是會給自己一個九重天天神的名分。

燭神不著急,他可以慢慢等。

此時,早朝就到底結束了。 紅衣與水神被月老召走了,說是要討論關於他們婚禮的諸多事宜。

公孫婉兒與燭神剛剛出了大殿,就看見了一個穿著藍色錦緞的女神,她的身邊還跟著一位仙女。

這是誰?

為何在這裡等我呢?

這裡的天神看到我就像是看瘟神一樣,想躲避都來不及。

而且蘇神的記憶當中,根本就沒有這個女孩子。

公孫婉兒只是覺得這個女神的眉眼有幾分熟悉,但是怎麼想,也想不起這女神是誰。

「雲大小姐。」燭神脫口而出,他立即向前,到了雲芙蓉的面前。

要不是因為雲芙蓉救了他,現在的燭神可能早已經是魂歸銀河了吧。

這種恩情,燭神他怎麼能忘記。

雲大小姐?

公孫婉兒似乎知道眼前這個藍衣女神是誰了。

是當年被蘇神救下的半妖半神。

那時候,神界可是要殺了雲芙蓉,多虧是蘇神出手相救,才換回了雲芙蓉的一條性命。

可見,現在自己也算是這個雲芙蓉的救命恩人吧。

雲芙蓉的眼睛之中含著淚光,她倒是直接跪在了公孫婉兒的面前,帶著哭腔說道:「蘇神,我終於是見到你了。」

旁邊的侍女小悠也跪了下來。

公孫婉兒急忙是把他們扶起來了。

小悠她嘴裡喃喃說著雲芙蓉為了救蘇神回神界時候經歷的一切痛苦。

公孫婉兒聽得很是感動。

她一直都是有恩報恩,有怨抱怨的。

這雲芙蓉對待自己是如此的有情有義,公孫婉兒自然是不會辜負她的。

只不過之前怎麼沒有聽水神說過這個女神啊。

真的是奇怪!

難道這其中有些隱情?

就在公孫婉兒猜想的時候,這身後倒是出來了許多神。

萌寶來襲 他們個個都是拉幫結派的,早就是形成了許多的小集體。

「蘇神好!」

「蘇神好!」

「蘇神好!」

他們都向公孫婉兒作禮。

即便,公孫婉兒的心裡多麼不想理會他們,也是逼著自己露出了一個笑臉。

雖然有些虛假,但是這禮儀還是做到了。

只要,這些神不在她的面前嘚瑟,她就不會輕易爆發。

可是,等這些神路過公孫婉兒后,他們又展露出了另外一個嘴臉。

他們開始小聲的嘀咕著:「這不是半妖半神嗎?」

「半妖半神?狗屁。那就是全妖哦!」

「呵呵,什麼貨色跟什麼貨色在一起。」

「你們稍微說得小點聲,免得被聽見了,對我們不好。」

「怎麼,你難道怕她們不成?」

這些話,當然公孫婉兒都是隱隱約約地聽見了。

她的火立馬就從心底冒了出來。

這些垃圾神,就知道在別人的背後嚼舌根。

「站住!」公孫婉兒氣勢洶洶地說道。

「啊,蘇神,有什麼吩咐嗎?」

「對啊,蘇神有什麼事情呢?小神洗耳恭聽。」

「你們有本事就把剛剛說的話,給我再說一遍。」公孫婉兒走到可他們的面前。

雖然,公孫婉兒現在身上並沒有什麼神法,但是她的氣勢還是像凡界時候那麼的強大。

這些神一下子就慫了,立馬殷勤了起來。

可是,公孫婉兒根本就不接受啊。

她的右手伸出,紫淵劍乍現,一陣強烈的紫光閃射天地。

公孫婉兒右手一揮,紫淵劍已經是架在了一個神的脖子之上。

那個神頓時是嚇尿了。

毒醫狂妃:邪王掌心寵 他瑟瑟發抖。

想,這把紫淵劍在凡界的時候,可是殺了九千多個神啊。

這種殘殺,實在是太可怕了。

「蘇神,有話好好說,這刀劍無眼啊!快把劍放下來。」

「對啊,蘇神。小神真的知道錯了。」

公孫婉兒自然是要借用這次機會,好好訓誡這些狗眼看人低的天神們!

「往後若是還有誰,敢欺我親友,我定是不饒恕。」公孫婉兒威脅著。

這個時候,在一旁的雲芙蓉,被這一幕震驚到了。

她的內心居然動搖了一下。

當初就是蘇神救了自己,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神界之上也只有蘇神願意這地保護她。

有一刻,雲芙蓉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可是,隨後,她心裡又有另外一個聲音:「絕對不要心軟。這個世間就是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

雲芙蓉的嘴角又微微揚起了一絲邪惡的笑容。

她一定是不能心慈手軟,不然這隻會是害了自己。

公孫婉兒突然揮劍,她想要削掉那個神的一些發,讓他們得到警示。

但是,那個神卻以為公孫婉兒是真的要動手殺了他。

他更是下意識地反抗,施加了神法,以最快的速度一掌打在了公孫婉兒的腹部。

公孫婉兒直接被打飛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大殿的一根柱子之上。

腹部疼痛難忍。

幸好,現在的公孫婉兒是身神體,不然早就已經是去閻王殿找閻王了。

這一幕,被剛剛出大殿的風華頌看見了。

他的內心很是心疼。

但是他不能說,也不能表示出對蘇神的關心。

他只能是遠遠地看著,然後指責那個出手的神:「這是神界,豈容你亂來。」

「頌神,我冤枉啊。大家可是都看見了,是蘇神先動手的。」

「是啊,就就是蘇神。」

「對啊,是蘇神先動手的。」

眾神都是親眼看見公孫婉兒動手了。

這讓風華頌更加的難辦了。

總不能用神罰來處置蘇婉吧。

桀驁男總獵兔女 她可是守護神啊。也是自己心頭上的人。

公孫婉兒躺在地上,看著風華頌。

他是那樣的冷漠。

突然之間,公孫婉兒的心隱隱作痛著,她十分的難過。

為什麼,為什麼,你連過來扶我一下都不願意?

公孫婉兒的眼眶被淚水浸濕了。

她為什麼要哭?

蘇神,你不是已經看開一切了嗎?

為什麼還會因為頌神而哭泣。

也對,這是千年的情,怎麼可能說忘記就忘記呢。

這一切都是那麼的印象深刻。

到了這個時候,也只要燭神與雲芙蓉過來扶著她。

而風華頌卻一動不動。

可能,他正在想著如何處置蘇神這個守護神吧。

就在這個時候,紫淵劍動了,它一下子直接插入額那個神的心臟之中。

瞬間,那個神魂歸銀河了,死了。 紫淵劍果然是把神劍,這劍身一點血跡都沒有沾染。

隨後,他立馬從劍身變為了人身。

他站在眾神的面前。

「死了。紫淵劍,你這麼無法無天。」

「簡直就是胡作非為,藐視神法啊!」

紫淵劍只是冷冷笑了一下,說道:「你們說的神法,在當年您們陷害蘇神的時候,就不復存在了。我今日,只是警告你們,倘若往後誰再欺蘇神,我就讓誰魂飛破散。」

「你……」

「你這個妖孽。」

「妖孽?我自遠古便是這神界上的神劍。你說我是妖孽。那你又是何物啊!」紫淵劍霸氣地懟著。

燭神都看呆了,他是十分佩服這個紫淵劍的。

他想著自己有天也要成為這樣的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