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寧看了風玫一眼,抬步往外走。

風玫真想將他腦袋撬開看看他究竟是在想什麼,是人都知道他這番過去就是送死,他就這麼大義凌然嗎?!

心中咬牙切齒,卻還是跟上去抓住他的手,倒不是阻攔他。

「我與你一起。」

江寧當下停了下來,將眉頭擰的緊緊的:「不行!」

他自然知道自己此番一去便是九死一生,但是他有自己不得不去的理由。

而她,他絕不會讓她陪她涉險。

想著,他堅定的,以不容拒絕的姿態推開了風玫抓著他的手,同時對陳默道:「你看好她。」

陳默麵皮一抖,他現在肚子還抽著疼呢,這個女人就是罪魁禍首,江寧竟然讓他看好她,他不想將她直接丟進喪屍群就不錯了。

心中這般想著,口中說的卻是:「你放心吧,只是你……你自己可要保重啊。」

說話間,十分鐘眼看就要到了,江寧大步往基地外走去。

風玫沒再追,她目光掃過都大鬆一口氣,露出劫後餘生般的笑容的眾人,也跟著笑了,卻是笑意不達眼底。

人性如此,她不怪他們。

況且他們說的也對,是江寧自己願意去的,與旁人無關。

但凡江寧表露出一點不願意,就算全世界都逼迫,她也不會讓他受到絲毫的委屈。

可是他不委屈,縱她有餘全世界為敵的能力,也抵不過他的不在意。 那威力巨大的雷劫竟然一絲一毫奈何不了葉修,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葉修在雷河中沐浴,境界也在不斷突破。

封天境中期,後期,巔峰……

「不夠勁嗎?」葉修暗道,他感覺到雷劫已經開始減弱了,可是自己的境界還只是停留在封天境巔峰。

「那就再來兩顆。」只見葉修又從懷中掏出兩顆龍鳳陰丹,瞬間吞入腹中。

「轟!」雷劫之力又一次加大,本來已經變的稀薄的雷雲又開始凝聚起來,灰黑色的雷雲已經開始有些泛紅。

「咔!」一道血紅色的閃電直接從空中落下。

「不好!」葉修暗道,他明顯感覺到這道血紅色的雷雲對自己有極大的威脅,其中的暴戾讓葉修都有些心顫。

只見葉修翻身而起,直接從雷河中飛了出來,飛向了天君門的護山大陣。

「讓我看看你們的大陣是否結實吧。」葉修心想,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只見那紅色的雷光直接呼嘯著向葉修襲來,眼看著葉修就要被雷光擊中,也就是在這一刻,葉修終於飛到了大陣的上方。

「給我走!」葉修高喝到,只見他身後的虛影竟然深處雙手,按在了大陣的能量罩上,用雙手的力量減緩了葉修衝擊的慣性,瞬間使葉修的身體向一旁彈射過去。

那紅色的雷光顯然沒有想到葉修竟然會來這麼一手,想要再追擊葉修,卻已經停不下來了。

「轟……」那紅色的雷光終於與天君門的護山大陣撞擊在了一起。

「發生什麼事了?」在這一刻,山中飛出了數道身影,這些人都是靈元境以上的境界,當他們發現那紅色的雷光時,趕緊將自己的靈力加持在陣法之上。

「山外有人度至尊劫嗎?」門內,有一位至尊境的老者看著外面的雷光,皺著眉頭說道。

這一道雷光甚至讓他感受到了威脅。

葉修已經躲開了,天空中也沒有第二道紅色劫雷落下,畢竟葉修只不過是突破空元境,那能威脅到至尊的雷劫,不可能無休止的落下,僅僅一道,葉修都感覺到心顫,不過幸好是躲過了。

「為何我這雷劫越來越離譜了。」葉修心裡搞不懂,就算是自己再逆天,可在這空元境出現了至尊雷劫,就有些太不正常了。

雷雲漸漸散了,陽光又一次透了出來,葉修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了,在這一刻,他發現自己的靈魂竟然蛻變成了金色。

他能感覺的到,自己的靈魂如今就算是離體,葉修安然無恙。

「這便是元境嗎?」

沒錯,所謂元境,就是讓靈魂升華,靈魂是一個人的根本,就算是肉體在強大,生命力再強,經過破碎就絕對活不了,突破元境,也可以說是靈魂的突破,從此,靈魂便凝聚成實質,就算是肉體盡碎,靈魂也不一定會碎裂,靈魂在突破元境的那一刻便有了抵抗地道接引力的能力,只要靈魂處在巔峰狀態,修士不想進入輪迴,便可以不投輪迴,憑藉著靈魂之力存在世上。

只不過這樣是狀態是特別危險的,比如有些邪道之人,便可以吸收修士的靈魂來壯大自身,而元境的靈魂雖然可以離體存在,但是遇上這樣的情況,依舊是難逃一劫,而且會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有些實力懸殊的戰鬥中,元境的強者寧願去投入輪迴,也不願自己永世不得超生。

天君門中的人見到雷雲散了,於是小心翼翼的打開了護山大陣,幾個至尊境的老者從裡面飛了出來。

「什麼人,敢用雷劫攻擊我天君門護山大陣!」一位至尊境巔峰老者對著四周喝道。

他有些疑惑,在他出來的時候,竟然沒有感覺到一絲強者氣息的波動,至於朱宏他們,老者都認識,而陌生的氣息,僅僅只有一個空元境的。

老者自然不會相信,如此強大的雷劫是這樣一個空元境小子引來的,於是他認為一定有隱匿的強者,至於這強者到底是何居心,這老者還暫時沒有頭緒。

畢竟,一個至尊強者來闖天君門山門,無遺是雞蛋碰石頭。

「安長老!」這時朱宏從遠處飛了過來。

「恩?朱宏,你不是去接引新弟子了嗎?怎麼回來了。」安長老看著朱宏疑惑道。

「是這樣的安長老,我在接引弟子時遇到了一位絕世天才,他突破了七彩玲瓏塔的時間,闖入了前無古人的第七層!」朱宏咽了一下口水。

「什麼!竟然真的有人可以突破第七層!」安長老大驚,他可知道通過第進入玲瓏塔第七層是什麼概念,那可是掌教弟子啊,下一任天君門掌教。

朱宏點了點頭:「是的,我不敢怠慢,立刻將消息傳給了掌教,掌教命我立刻帶這位弟子回來,於是我們就回來了。」

安長老愣愣的看著朱宏:「掌教弟子呢?」

安長老忽然有一種想法,難道那位至尊是沖著掌教弟子來的,如果是那樣,那可就麻煩了。

「那不是了。」朱宏向葉修的方向指去。

安長老看向葉修,發現葉修正閉著雙眼,吸收這周圍濃郁的靈氣。

「空元境,我們招收弟子不都是封境的嗎?」安長老疑惑道。

「剛剛掌教弟子已經突破到了空元境。」朱宏老實回答。

「剛剛……」安長老想了想。

「難道,剛剛的雷劫是他引來的?」安長老大驚,幾乎是叫出了聲。

朱宏肯定的點了點頭。

「不得了啊,不得了,如此境界便能渡過這麼強大的雷劫,後生可畏啊。」安長老呢喃道,眼睛又看向了葉修。

「既然已經到山門外,為何不進山門再突破,這樣護山大陣也會幫他抵擋一部分雷劫啊。」安長老現在可以說是全心全意的為這個掌教弟子著想。

朱宏撇了一眼身旁的孟瑞。

此時的孟瑞早已經大汗淋漓,雙腿打顫,當他聽見掌教弟子這四個字時,只感覺眼前一片黑。

自己只是以為這朱宏帶來的頂多也就是個天才點的弟子,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

一直以來,他在內門中都是佼佼者,內門唯一可以與他抗衡的也就只有朱宏,所以他處處與朱宏作對。

可是後來他結識了一位核心弟子中排名靠前的天才,才能在內門中壓這朱宏一頭。

可是朱宏卻在這一刻突破了,境界上比他高了一個小境界,所以孟瑞一直很是不服。

如今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個羞辱朱宏的機會,孟瑞當然不會放過,可是就是因為這次,自己竟然得罪了掌教弟子,要知道,掌教弟子的地位可是比這些至尊長老還要高,萬萬不是他這個內門弟子惹的起的,就算是他認識的那個核心弟子,也不敢對掌教弟子有絲毫的不敬。

現在孟瑞就只能祈禱,朱宏不會將他供出來。

安長老也看向孟瑞,內門弟子之間的爭鬥他是不過問的,畢竟他是核心弟子中的長老,可是這事涉及掌教弟子,他不可能不過問。

「孟瑞,你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安長老直勾勾的看著孟瑞。

「長……長老,弟子知罪,弟子不該將掌教弟子阻攔在山門外,請長老賜罪。」在這個時刻,承認罪狀是最好的選擇。

就在安長老準備給這孟瑞定罪之時,葉修醒了過來。

「朱師兄!」葉修喊道。

聽見葉修的聲音,眾人的注意力瞬間被葉修吸引了過去。

葉修俯身飛了下來。

「參見掌教弟子。」一眾長老皆向葉修行禮,弄得葉修是一臉錯愕。

「眾位不必客氣,起來吧。」葉修不知所謂的說。

眾人直起了身子,葉修向朱宏傳音道:「朱師兄,他們是?」

「他們是我們核心長老,主管核心弟子的一系列事物,可是相比於師弟你來,他們的地位還是要低一些。」朱宏回答道。

葉修聽完,趕緊向這幾位長老回禮:「弟子葉至見過幾位長老。」

雖然葉修的地位比他們高,可是他們畢竟是至尊境的強者,葉修還是要給予他們屬於強者的尊重的。

「掌教弟子客氣了,剛剛的一切都是誤會,我們會懲罰那孟瑞的,我們還是先進山門再說吧。」安長老臉上露出了笑容,對著葉修說道。

「長老不必如此,孟師兄也是害怕有邪道混入我天君門中,也是盡職盡責的表現。」葉修說道。

雖然他看不慣這個孟瑞,可是葉修並沒有把這個孟瑞放在心裡,這時候如果讓這些長老處罰這孟瑞,反而顯得他有些小心眼了。

孟瑞一聽,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趕緊向葉修跪倒:「孟瑞多謝葉至師弟求情。」

安長老微微點了點頭,就葉修剛才的表現來說,他還是很佩服這個掌教弟子的,有如此心性,才配的上他那絕世的天賦。

「既然掌教弟子求情,那便饒了這孟瑞,不過要罰你一年的丹藥供給。」安長老說道,畢竟他不能不給掌教弟子面子。

「多謝安長老,多謝掌教弟子,弟子甘心受罰。」孟瑞趕緊領罰,相對於殺身之禍,這個懲罰已經輕的不是一點點了。

「既然如此,安長老,我們走吧。」葉修微微一笑。 安長老等人立刻命人打開了護山大陣,將葉修迎了進入,幾乎所有天君門弟子都知道了門派中來了一個大人物,可是都不知道這個人是什麼身份。

進了天君門后,葉修才發現這裡別有洞天,在外面,看似是一座大山,可是進來以後,竟然是一片大陸,這片陸地在天空中懸浮著。

「葉至,這裡是天君門的門戶,也是外門弟子居住的地方。」安長老說道。

在葉修的一至要求下,這些人都不叫葉修為掌教弟子了,都是以葉至稱呼,畢竟,葉修現在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要拜誰為師。

「這麼一大片大陸竟然只是住外門弟子的?」葉修驚嘆道。

「葉至你有所不知,無數年來,我們天君門所收錄的弟子不計其數,光是外門弟子都超過三億。」安長老笑道。

「那其他的呢?」葉修不禁感嘆,這天君門確實強大。

安長老回答道:「封境以及空元境弟子會在外門,當然,這些弟子僅僅可以達到七彩玲瓏塔第三層,如果想進入內門,有三種辦法,第一,突破魂元境,第二,進入玲瓏塔地四層,第三,天君門會在每千年舉辦一次大會,在大會中,會讓弟子們此時,得到前一百名,便可以進入內門,並且還會得到不少賞賜。」

葉修微微點點頭,對於他來說,如今外門沒有任何挑戰性。

「長老,走吧,我們去內門。」葉修說道。

於是,幾人飛入了外門的一處陣法中,這裡,是內外門的交接處,根據安長老說的,這內門與外門屬於一個地方不同空間,也就是所謂的平行時空。

幾人通過傳送陣進入內門后,葉修發現,內門與外門的形態幾乎是一模一樣,不過靈力的濃度卻比外門強了許多。

「內門弟子共有三百萬。」安長老說。

「為何內門弟子會這麼少?」葉修不禁疑問,相比於外門那三億,內門弟子確實是少了許多。

「葉至你有所不知,內門與外門一樣,都是每千年舉辦一次大比,可是與外門不同的是,內門每次會有淘汰的人選,每次比試在倒數一萬內的弟子,會有兩個選擇,一是成為外門的長老,第二便是退出師門,讓他們回到原來的世界,所以說,外門的長老也是不少,每次內門前十名會被收為核心弟子,會住在天君門的最後一個空間。」說著,幾人到了下一個空間的傳送陣。

沒有多多說話,幾人直接進了傳送陣,去了最後一個空間。

「這才是我們天君門的根基。」安長老指著前方的山巒說道。

葉修向前看去,那是一座座高聳的山峰,卻不是連綿的山脈,彷彿是認為將山搬去的。

「這裡共有三百三十三座山峰,上面住著我們天君門三百三十三位親傳弟子,而核心弟子,都是在這些山的山下居住。」安長老說道。

安長老本身為核心長老,可是他的境界就算放在親傳弟子中,都屬於弱者,所以他在介紹親傳弟子是帶著一絲絲的恭敬,消散,他是不敢得罪親傳弟子的。

葉修點點頭,這時的他基本上已經知道這天君門的格局了。

空元境以及以下境界,外門弟子;魂元境至靈元境,內門弟子;道元境至一部分祖元境,也就是至尊境,為核心弟子;一部分祖元以及宇元境為親傳弟子。

而突破聖王境的,自然天君門不再限制,若是想走,便可以走,想留,便給你個親傳弟子中長老的位置,可以在此收弟子。

此外,這天君門還有一些其他的部分,比如說是刑法殿,主管弟子的矛盾以及弟子違反規定后的處罰,還有神通殿,管理天君門的修鍊經驗與神通秘法,丹寶殿,主管丹藥,天君門的修行資源……

至於這些殿,自然是要在與邪道的對抗中立下大功得的人才可以申請進入,所以,天君門真正強大的弟子,不一定是那些親傳弟子,也有可能是殿中弟子。

「前方就是至尊殿。」安長老向葉修說明到。

這個所謂的至尊殿並不是至尊境強者所居住的地方,而是天君門的至高存在,掌教至尊的宮殿。

雖然天君門最高的境界依舊是聖王,可是,聖王與聖王之間差距也不小。

就如同這掌教至尊,曾經一人翻手只見滅掉了邪道十位聖王的存在,雖然依舊是聖王,但是對於其他的聖王來說,這掌教就已經是神了。

因為,只有神能滅聖王,而掌教也能滅聖王,所以掌教便是神。

就在葉修看著至尊殿出神的時候,忽然一道聲音傳了出來。

那道聲音,帶著無上的威嚴,彷彿讓人打心裡臣服的感覺,葉修皺著眉頭,想要將這種感覺趕出去,可是發現,這感覺並不是靈力或者是精神力,而是聲音中自帶的威嚴。

「葉至進來,其他人,回去吧。」聲音便是這句話。

「是,掌教至尊。」安長老等人急忙行禮,安長老鼓勵的看了葉修一眼,便向來時的方向飛去了。

一道七彩色的光芒直接從至尊殿中照射了出來,映在了葉修的身上,而這一刻,葉修感覺自己的身體不自覺的移動了起來,一瞬間,葉修便消失在了原地。

等葉修反應過來,他已經到了一座大殿之內,這座大殿不算奢華,卻充滿著讓人窒息的威嚴,葉修站在這裡,彷彿一位朝拜皇帝的貧民,心裡說不出的壓抑。

「我終於等到你了。」葉修忽然聽到了一句話,他猛然向大殿內部看去,發現大殿最裡面的一座高台之上有著一把金色的龍椅,而龍椅之上,坐著一位閉著雙眼的年輕人,而這年輕人身上沒有任何靈力的波動,可是那威嚴卻是葉修見過的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比擬的。

「見過掌教至尊。」葉修躬身行禮,他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就是這天君門的掌教至尊,那看似單薄的身體之下,藏著毀天滅地的能量,葉修可是絲毫不敢怠慢。

掌教至尊猛然睜開雙眼,在這一刻,葉修彷彿沉淪在了他的那雙眼睛之中,金色的瞳仁,釋放著讓人沉醉的光芒。

葉修曾經也見過不少聖王強者,可是沒有一位能有這位掌教至尊這樣的威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