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老太卻好像承受不住一般,捂住自己的臉哭了起來。

「我這是造了什麼孽?」

「娘,我還沒有說你呢,你哭什麼?」江嬌嬌最看不慣的就是她娘了,動不動就哭。

「嬌嬌,你只知道埋怨你爹,可是你小時候好幾次差點害的大竹死了的事情,難道你就真的不記得了?還是你故意給忘了?」

江嬌嬌一臉震驚的看著江老太,「娘,您說什麼?」

「嬌嬌,你是我生的,難道我會不心疼你?可是你做的那叫什麼事?大竹是你的親弟弟你也能下得去手,小時候大竹差點掉進水井裡面是你做的吧。」

「大竹在後山玩的時候差點摔下來,也是你做的吧。」

「還有一晚,大竹本來就發著燒可是半夜的時候我卻看見你將所有的窗口都打開,還把大竹身上蓋著的被子都給掀開了。那可是大冬天,你怎麼就狠得下這個心?」

江老太每說一句話,江嬌嬌的臉色就蒼白一分,她以為自己做的這些事情爹娘都是不知道的,卻不知道原來他們竟然都是知道的。

「你們居然都知道?」江嬌嬌不否認這些事情都是她做的。

宋離這才明白為何從小江大竹就不喜歡跟江嬌嬌這個姐姐呆在一起,反而是經常跟自己玩在一起,原來是這個原因。

「這樣你還要怨我跟你爹對你不好?」

「你們當然對我不好,如果你們真的對我好的話,又怎麼會把我嫁到塗家?你們明知道當初我想嫁給誰,可是你們有誰管過我自己的心思?」江嬌嬌喊道。

塗牛沒想到自己竟然在江嬌嬌的嘴裡聽見了這話,頓時怒道,「你不想嫁給我那你想嫁給誰?」

這些年塗牛雖然不算是有多大的本事,可是對江嬌嬌卻也是真心實意的好,只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原來在江嬌嬌的心裡自己竟然不是她的良配。

江嬌嬌驚覺自己說錯了話,自己怎麼能在丈夫面前說這些話呢?

「大牛那些都是從前的事情了,如今我的心裡只有你一個。」

塗牛冷聲一聲,「誰知道你心裡到底想的是誰,不過如果你要是塗家媳婦做夠了,那我就給你一封休書,讓你去找那個合你心思的人。」

江嬌嬌又不是小姑娘了,自然知道如果塗大牛真的要是給自己一份休書的話,自己將面對的會是什麼,一個棄婦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不用想也知道。

江嬌嬌的心裡清楚如今娘家已經是靠不上了,如果連丈夫的心都失去了。那自己就是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大牛,難道這幾年我對你怎麼樣你心裡還沒數嗎?」

江嬌嬌這說的倒是實話,這幾年她對塗大牛的確是很好,塗大牛也捨不得江嬌嬌這個媳婦。自然也不再說要將江嬌嬌給休了的話。

「行了,趕緊把鑰匙交出來,至於其他的有什麼話,你們回塗家去說,我們沒時間聽你們在這裡廢話。」

江嬌嬌只得心不甘情不願的將鑰匙交到江老漢的手上。

「爹,您老一直這麼防備著我這個親閨女,只是不知道宋離這個連媳婦都不算上的外人,是不是就能照顧你們一輩子。」江嬌嬌的這話不可謂不歹毒。宋離照顧他們一輩子豈不是說他們兒子肯定是回不來了?

江老漢氣的臉色發青,「你給我滾。」

江嬌嬌的這一場風波總算是結束了,可是兩位老人家也深受打擊。尤其是江老太,一定要問宋離江大竹在軍營裡面怎麼樣,有沒有人欺負他,每天能不能吃上飽飯。

「沒有,大竹在軍營裡面過的很好,更何況我不是跟您說了嗎?大竹的上司很看好他,只要在軍營裡面再多待幾年,到時候大竹肯定會風風光光的回來。」

「我不求他風風光光的回來,只要他能照顧好自己就是了。」

『他一定會照顧好自己的。』

宋離好幾次話都憋到嘴邊了,可是始終還是說不出口。

「爹娘,這段時間我要出去一趟,你們二老要是有什麼事,就讓黃嬸子到我家去說一聲。」

「你要出去?」

「嗯,去看看我外婆他們。」宋離道。

江老太點頭,「去吧,我們能照顧好自己的。」

宋離到底還是有些不放心,因此回家找了宋有業,讓他只要有空閑的時候就到江家去瞧瞧,左右也不過就是幾步路的距離宋有業自然不會拒絕了。

折騰了這麼久,宋離跟顧寧總算是啟程了。

懷安縣到曲江縣雖然只有幾百里的路程,可是說到底這交通畢竟沒有前世發達,就算是坐馬車幾百里地也得走兩天才能走完。

一路上宋離跟顧寧同坐在馬車內,時不時的說幾句樂子,這時間倒是過的也快,幾乎還沒有什麼感覺他們就已經到了曲江縣了。 高塔頂部的烽火已經燃起。

根據法師們的彙報,暗裔正在從地下的各處入口匯聚到荒野上。

而派去矮人那裡打探消息的人卻還沒回來,根據往來地底的商人說,矮人已經有一個禮拜多沒有運送魔晶來交易了。

什麼時候暗裔的數量這麼巨大了,已經能夠同時和地表地底對抗了?

「奧萊斯的人怎麼說?」陛下問著邊上的一個隨從。

「陛下,奧萊斯的外交官說他們國內防守壓力也很大,暫時排不出什麼部隊來支援,而且最近塔文特正派人進攻他們。」

陛下冷哼一聲,「這個時候還在內鬥,如果哪天人類落得和精靈一個下場,我完全不會意外,兩個混蛋!」

焰跟在隨從隊伍裡面,前面就是龐大的奴隸軍團,人數多達百萬之巨。

如此之多的奴隸,匯聚了幾乎是全國所有的奴隸軍團。

很多城市一個精靈都不剩,全部被抓來充當炮灰,皇帝要廢除奴隸制可不是因為憐憫他們悲慘的處境,而是學著奧萊斯進行的改革。

據說奧萊斯的城市精靈去奴隸化政策已經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整個下城區都充滿了活力,飽受貴族們剝削的奴隸們解放了,通過稅收改革,現在他們只能被皇帝所剝削。

奴隸軍團後面的要塞精銳則只有10萬,由信心滿滿的陛下親自帶領。

塞達斯大陸有三個人類國家。

其中奧萊斯就是取代了古塔文特帝國的霸主地位,也是最強大的人類國度,而塔文特則是古塔文特帝國的遺留,他們認為自己才是正統,經常和奧萊斯搞摩擦,奈何實力很弱,只能龜縮在一角。

費雷登山高林密,被稱為高地之國。

這裡就是標準的窮鄉下,但是正因為如此,費雷登人彪悍善戰,而且因為靠近暗裔的主要活動區域,所以從上到下都是一股好鬥的風氣。

新皇繼位不久,他立誓要剷除暗裔,給費雷登一個良好的發展空間。

「法師團來報,暗裔的大軍已經集結完畢,正在向峽谷口而來。」

陛下大劍一揮,似乎信心滿滿。

「很好,大軍準備,去峽谷入口迎戰!」

幾個高級將領似乎也沒有意見,商量好了一般,前面的奴隸軍團緩緩向前,出了峽谷,在少部分士兵的帶領之下,勉強擺成了五個衝鋒方陣。

按照道理,所有的士兵在峽谷內決戰是最好的,這樣既不用害怕暗裔衝擊城牆,也因為地形狹窄,暗裔就算佔據優勢,一時半會也不可能擊潰軍團。

因為暗裔前面的人到了城牆,後面的人都還沒進入峽谷呢,他們人數太多了,而峽谷太窄。

從陽光微斜,一直等到落日,大地陷入一片黑暗的時候,暗裔大軍來了,規模遠超歷次的黑潮。

本來就很緊張的奴隸部隊頓時開始騷動起來。

因為根據有經驗「老兵」的說法,黑潮也有機會活命,但明眼人就看得出來,這次的黑潮和以前的不同。

看看這陣勢,和往常去荒野作戰完全是兩回事,黑壓壓的一片,潮水一般的暗裔沖了上來,更可怕的是,這些暗裔個個都身披鎧甲,手持兵刃,人類面對暗裔,完全沒了任何優勢。

一些奴隸頓時開始後退,他們只是窮困潦倒的百姓而已,拿起鋼叉並不能讓他們變成士兵。

周圍督戰的士兵沖了上去,二話不說,直接一刀砍死後退的奴隸,「後退一步者死!」

督戰隊及時殺了不少人才穩住形勢。

後面的軍團長頓時鬆了口氣,暗裔的數量還有裝備雖然已經確認過幾次了,但是遠遠沒有現在親自看到的場面嚇人。

他都有點發憷,更不用說手拿破銅爛鐵的奴隸們了,幸好穩住了隊形,順利渡過了整個計劃當中最危險的階段。

陛下看到督戰隊已經穩住了隊形,大劍往地上一插,雙手架在上面,「很好,準備迎戰。」

焰回頭看去,後面的要塞一片黑暗,只有零星的火把在城牆上孤獨的燃燒,那裡已經沒什麼人了。

起初只是一道黑線從遠處的荒野靠近,慢慢的就看得清是一道洶湧的獸潮。

吼!

鋪天蓋地的吼叫聲開始傳來,整個地面都開始震動起來。

遠處的暗裔在五百米開外就開始倒下了,他們冒著鋪天蓋地的箭雨前進。

他們的隊形太密集了,既不能有效的防禦,也不能做出反擊,蒙頭往這邊沖了過來。

前面的將領看著距離差不多了,直接拔出利劍,「全體衝鋒!」

吼!奴隸軍團爆發出巨大的吼叫聲,全部沖了上去。

各種嘶吼還有戰鼓聲一下子沖淡了害怕的情緒,所有人都被巨大的軍隊集體裹挾著往前衝鋒。

就在峽谷入口,兩方劇烈的廝殺在一起,沒一會兒就不分彼此了。

奴隸軍團正在快速的死亡,他們這些普通人根本就不是暗裔的對手,暗裔們幾乎是一刀一個。

但是不要緊,炮灰軍團的作戰目的已經達到了,暗裔已經被暫時耽擱在了峽谷入口處的開闊空地上。

一個哨兵來報,「陛下,暗裔大部分都上來了。」

陛下微微一笑,一切盡在掌握中。

他朝旁邊的法師點了點頭,法師馬上舉起法杖,一個巨大的光球高高的升起,在夜空中爆炸開來,就像是一個一閃而逝的太陽一樣,甚至瞬間照亮了要塞的城牆。

一排高大的武器在城牆上一閃而逝。

光球就是信號,也是個前奏,緊接著,要塞城牆上就亮起了好幾排的光球,每一個都有四五米大,橘黃色的火焰照亮了整個要塞。

「放!」

隨著一聲令下,所有的火球都騰空而起。

一時間,成千上萬的火球像是下雨一樣,全部砸向了要塞入口,暗裔和奴隸軍團都在打擊範圍之內!

每一個火球落地都發生劇烈的爆炸,四濺開來的火焰也黏在物體表面,直到耗盡燃料。

奴隸們痛得在地上打滾也弄不滅火焰,沒一會兒,就被燒成了一具白骨,暗裔同樣如此。

幾輪拋投以後,整個要塞入口處就變成了一片火海,隔著幾百米,焰都能夠感覺得到滾滾熱浪撲面而來,整個天空都像是燃燒了起來。

周圍的空氣也開始變得稀薄了起來,火焰讓空氣變得非常稀薄起來,這個地方現在就像是站在很高的山頂一樣,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

百萬奴隸、百萬暗裔,全部在峽谷入口化作了灰燼,原來要肆虐上一年半載的暗裔在瞬間全部覆滅。

沒過多久,火焰就開始熄滅了,火球自帶的燃料燒完,就沒有什麼可燒的了,這裡很荒涼,幾乎沒什麼樹木。

地面上全是焦黑的屍體,還在散發出濃煙。

陛下大劍一揮,「衝鋒!」

轟!要塞士兵們甚至還來不及回味剛才戰爭的殘忍,就條件反射的出擊了。

相對於奴隸軍團,他們整齊劃一得多,整個軍團迅速出了峽谷,然後擺好戰陣。

對面最後的一批暗裔也沖了上來,數量高大十幾萬,但是實力已經很接近了,暗裔們並沒有好壞軍團的劃分,天知道怎麼暗裔沒有一起衝上來。

不過不要緊,焰知道陛下他們還有應對計劃。

似乎還有一批強大的援軍,只要援軍達到,恐怕真的能夠如陛下說的那樣,瞬間打斷這次黑潮。

「徹底擊潰暗裔!」陛下高舉大劍,渾身鎧甲金光閃閃,王八之氣亂射,眾將士齊齊大吼,遵從陛下號令,全部沖了上去,和暗裔們殺做一團。

這批暗裔幾乎都是中級,人類軍團則大部分都是低級,全靠後方大批的弓箭手還有一隻法師團給予支援,才勉強頂住了最強的第一次衝擊,保持了隊形沒有散開。

第一波最困難的都扛過去了,後面就是比拼意志了,法師們不停地釋放護盾還有鼓舞光環,現在只要拖住一會兒暗裔就行了。

眼看就要成功,陛下神情激動,他已經在期待回到王都時那群貴族死了爹娘的表情了。

皇帝揮舞起大劍準備親自上場,焰還有學者等人趕緊跟了上去,眾人一起殺進了暗裔中。

眾人廝殺一陣,才覺得不對勁,周圍壓力開始變大了,士兵們正在快速死亡。

怎麼回事?援軍怎麼還沒來?

洛根呢?

他駐紮在洛林鎮的十萬重劍精銳呢?

按道理應該已經到了啊!

陛下發熱的頭腦頓時冷靜了下來,軍團長也意識到了不妙。

麻煩大了,這會兒,軍隊已經和暗裔拼殺在了一起,根本脫不了身了! 一連忙了好幾天的宋離總算是清凈下來了,可是這剛清凈沒有半天的功夫,結果聽說江家的大閨女把江老漢給打傷了,這會兒人還躺在醫館裡面呢。

顧寧看著宋離鬆開的手,頓時悵然道「這日子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呢。」

顧寧原本也是想要跟著宋離一起去的,不過宋離考慮到之前自己好歹也是江家的兒媳婦,雖然目前已經知道宋離跟江大竹之間的關係了,可是說到底如果真的讓顧寧出現在江老漢夫妻倆面前,恐怕也不太合適。

「我去看看江叔,很快就回來。」宋離道。

顧寧自然不會阻攔宋離去見江老漢,不過離開之前自然少不了叮囑一番。

宋離很是無奈,「阿寧,江叔從小看著我長大,他這出事了我必須的馬上去看看。」這幾日回家之後,都因為要忙著家裡的事情,所以將江氏老夫妻給忘了,誰知道就因為自己的這麼一疏忽,竟然就讓江家大閨女江嬌嬌趁虛而入。

顧寧只是覺得這段時間陪在自己自己身邊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不過他並不會阻止宋離去見江老漢。

「正好我跟伯父伯母商量一下咱們倆親事的事情。」顧寧道。

「也好,等我回來之後,就跟你們一起商量。」宋離覺得既然是自己的婚事,那麼自己也應該要出一份力才行。

趙氏笑道:「阿離,你好歹也是個姑娘,雖然說你跟顧寧之間的親事已經定下來了,可是你也好歹有一點姑娘家的矜持點,這婚事有我跟你爹呢,再不濟不是還有你幾個哥哥嗎?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幫你把婚事辦妥當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