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昆:「你幫我擔保從銀行貸300萬,我用上一年,給你十個點提成。」

王父瞪大眼睛,「啥?」

沈昆:「沒聽清?」

王父:「不是,你要這麼多錢幹嘛?」

沈昆笑了下:「這麼說,你答應了?」

王父追問:「我得先問清楚,你借錢幹嘛?」

沈昆:「放心吧,不是什麼冒險的事,買房呢。」

「買房?」

沈昆:「最近看上一套房子,首付要三百萬。」

王父一聽,放下大半心,

買房,確實不算太大風險。

實在還不上,還有抵押品呢。

「首付三百萬,那房子抵押給銀行了,沒辦法二次抵押。」

沈昆看着他,「沒辦法?辦法是人想的,永遠不要提沒辦法。」

揣著明白裝糊塗,能辦二次抵押還用得着你?

王父自然明白這個道理,

剛才不過是下意識反駁。

心底盤算了下,

三百萬,十個點就是三十萬。

雖然離最開始的目標——四十萬,還差一點,但已經很不錯了。

看這小子滾刀肉的模樣,想虎口奪食,怕是不可能。

沈昆有句話說的很對,沒有不可能的事,

二次抵押……

「十個點有點少。」

沈昆搖頭:「不少了,我這還是彌補你之前的損失才給這麼高。」

王父:「我擔了很大風險。」

沈昆:「大什麼大,房子又跑不了。」

王父忍不住問:「你這麼相信房價會漲?」

拋去付銀行的利息,以及他的三十萬,房價漲低了還不一定夠。

沈昆:「王叔,我和甲成不一樣,甲成有你,什麼都不用操心,我若不拚命,如何能在這裏立足?」

王父看着沈昆,

仇恨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佩服。

他像對方這麼大的時候,還在大街上瞎混呢。

有膽有識,敢拚命,這種人肯定能成大事。

現在欠缺的就是一點運道。

沈昆似乎察覺到王父的情緒,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我來到這裏,一無所有,能拿的出手的,大概就是勇氣了。」

王父平復心情:「好,我答應你了,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

來之前,他從來沒想過會是這個結局。

在他看來,沈昆要麼答應,要麼不答應,

答應的局面居多,

卻沒想到,兩人再一次合作。

合作方式如此出人所料。

沈昆聞言,也笑了起來,「王叔,放心吧,我比你更想成功。」

兩人又對擔保的細節達成一致。

按照沈昆的意思,就是簡單粗暴:王父先找一家合作的銀行擔保貸出三百萬,沈昆用三百萬付首付。

王父對此提出補充:付了首付以後,王父再找有「裝修貸」專項貸款業務的銀行,專門針對二次抵押的,再擔保待出三百萬,以貸還貸。

這樣的話,手續費會多一點。

沈昆沒有拒絕。

他的主要目的並不是買房,而是解決掉王父這個定時炸彈。

賣掉公務員的機會,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之前是沒辦法。

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第一桶金實在太難了。

現在既然有機會,那就收拾好手尾。

別留後遺症。

連消帶打,先讓王父心生忌憚。

打消其貪婪,

再給一把甜棗。

讓出三十萬的中介費,

基本上可以平息怨氣。

當然,三十萬名義上不能說是中介費,可以當成是之前五十萬借款(交易)一部分。

王父說是擔保三百萬。

風險並沒有多大。

兩人談的是一般保證,只有執行完沈昆的財產,才能讓王父承擔責任。

即使一年之後,沈昆還不上錢,

只要房價不大跌,王父也虧不了。

頂多是不掙這三十萬。

「小沈,說實話,這麼多年,你是我見過最厲害的年輕人,了不得,了不得」,王父忍不住感慨。

沈昆笑道:「都是王叔你照顧,不跟年輕人一般見識。」

王父搖頭:「不說了,以後就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有機會咱們再合作。」

「會有機會的。」

。 陳樂聽到了朱竹清的吟叫聲,不由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

隨機又加大了力道,這東西,有時候就是要力道足了才舒服啊。

朱竹清有心控制自己不再發出那樣羞人,而且容易讓人誤會的聲音,但是忍不住啊,太舒服了。

但是最後她還是無力反抗,選擇了接受,叫就叫吧,誤會就誤會吧。

甚至到了後面,朱竹清都已經睡著了。

陳樂自己都沒有發現,做完了一整套,從身上,到腳上,結果朱竹清早就睡著了,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

陳樂會心一笑,「明明就累得不行了,還要修鍊,真是的……」

他想到了自己,在按摩,泡腳,泡澡的時候,也會睡著的。尤其是在那樣疲勞釋放出來,又覺得很舒服的時候,就像是有什麼催眠的魔力一樣。

「我現在做什麼,你也不會知道吧。」陳樂笑道。

但是陳樂最後還是什麼都沒做,要是醒著,他當著面占她便宜都行,但是趁著人家睡著了可不好。

給朱竹清蓋上了一條薄薄的毯子,陳樂在水潭邊坐下。

之前那幾個封號斗羅的信件,都被他抄錄了一遍,然後還給玉小剛了。

他們各自的理解,也在陳樂的腦中迴響。

「好像,我現在的氣旋法,有些不夠用了。」陳樂喃喃道。

氣旋,在丹田中盤旋著,丹田底下是液態的魂力,匯聚成了不小的一灘。

上面那個氣旋,好像就不大。

通過那個幾個封號斗羅的想法,他才想到了改進氣旋的方式。

底下的這些魂力就不要了,又或者說,要全部融入進去。凝聚成一個全新的旋轉。

魂力漩渦!

全部的魂力,凝聚而成的漩渦,不像原先的氣旋風暴這麼大,但是勝在,更好凝聚,更好壓縮,這樣的話,魂力質量也會更好提升。

或許他不能一步登天,將魂力質量提高到很高的地步,也不能直接凝聚出魂核來,他自己的魂力量都不夠呢。

但是每次提升一點點總歸是有好處的。至於其他的,等他慢慢提升自己的精神力再說嘛。

只是簡單的將氣旋推倒,凝聚一個新的魂力漩渦,就消耗了陳樂很大的經歷,這個小小的工程,耗費的時間也不是一般地多。

不過好在,他還是成功了。

取出死侍同款的兒童手錶一看,過去了幾個小時。回過頭,朱竹清還在大石頭上睡著呢。

想通了bird記憶體開發的關鍵,陳樂也不急著每天變成個飛鳥怪人飛來飛去了,時間有限,要投資在收益最高的項目上才行。

他對現在這個級別的身體素質早就感覺不滿意了。

單論耐力,或者說體能方面,陳樂比戴沐白這個缺乏鍛煉的三十七級魂尊都要強得多。但是論身體素質,也就和差不多等級的獸武魂魂師相仿,畢竟獸武魂才是斗羅大陸身體素質最強的類別。當然了,彩虹龍除外。

這個身體素質,經過殘酷的訓練,陳樂覺得應該也是能達到更高級別的才對。他以前也從來沒有想過吸收超年限的魂環,但是現在看來,還是有必要的。

不用那樣的方式,他跟其他人之間,始終有著那麼一點差距,難以填平。

現在他的身體素質,就全賴與他多年的鍛煉。只要他能提前達到魂尊級別,那麼,這個第三魂環的年限,至少可以提高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如果能達到魂宗級別,那麼,幾千年年限的魂環也不在話下。

好處就是,他現在還沒有到三十級,有的是時間去好好提高自己的身體素質,為自己的第三魂環,提前做好準備。

「史萊克學院,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包括啊,趙無極的重力,這個也很適合我鍛煉素質,到時候去請他幫忙好了,還有邵老師的魂技,不得不說,就目前而言,我的武魂效果跟邵老師還是完全沒得比的。」

「一邊高強度修鍊,一邊補充充足的營養,我的身體素質應該會很快提高吧。」陳樂想到,就像他之前的發現,食物系武魂製造出來的食物,主要是營養特別充足,雖然不能加快魂師修鍊魂力的速度,但是用來提升身體素質不錯啊,他用高強度的訓練,也能讓身體更好地吸收營養。

至於兩個老師不願意的情況,陳樂還沒有想過,因為弗蘭德都拖欠工資了,但是自己有錢啊,讓老師幫點小忙有何不可?

陳樂說著做起了一個個標準的俯卧撐,仰卧起坐,深蹲。這樣的鍛煉,就很適合他。

「明明是朱竹清自己說了要來修鍊的,結果都是我在修鍊。」陳樂一邊做,一邊吐槽道。

一直到太陽落山,陳樂練得渾身是汗,衣服,還有陳樂身下的泥土上,都滴著陳樂的汗水。

朱竹清也是這時候才悠悠醒來。

「嗯~」她無意識地伸了個懶腰。

「啊~」還打了個哈欠。

「我這是在哪裡?」朱竹清心中閃過這樣的想法,她好像是跟陳樂一起來後山修鍊來著,然後陳樂給她按摩,太舒服了,她就……睡著了。

朱竹清紅著臉,那這豈不是都被陳樂給看到了?她抬起頭看了一眼,好傢夥,太陽都要下山了,她這是睡了多久啊?

「陳樂呢?」朱竹清找了一圈,才看到了正在努力修鍊的陳樂。

「陳樂,你怎麼不叫醒我呢?」朱竹清帶著幾分羞意,埋怨道。

「你說得倒是挺好的,修鍊,結果睡得也挺香的嘛。你知不知道,你還有說夢話啊。」陳樂笑道,有心逗逗朱竹清。

「說夢話?怎麼可能?」朱竹清當然不信了。

「要我給你重複一遍嗎?」

「你說啊。」朱竹清紅著臉道,她也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說過什麼夢話了。

「你說;『哎呀,陳樂,再用點力,對,就是那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