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曼兒覺得也不錯,他也想出一份力,但是她已經沒有閑錢了。

沈曼兒每個月月初就會把錢花的差不多,只留下飯費。

以至於到了後期,沈曼兒什麼也買不了。

姐姐上次回家的時候,看到媽媽的護膚品也用的差不多了。同時也想給媽媽買一些護膚品。

沈曼兒關注的一個主播,正在賣保健品。是一個很值得信任的品牌。

沈曼兒很信任那個主播,他每個月月初花的那些錢基本上都花在了這個主播的直播間。

而且買的東西從來沒有讓她失望過。

沈曼兒決定自己要為爸媽買一份保健品。

正在搞活動,沈曼兒也能負擔得起。

姐姐想為母親再買一套護膚品。

沈曼兒有些選擇恐懼症,不知道挑選什麼樣子的好,因為她自己護膚品也很糾結,所以一直選擇在主播那買。

而且每個年齡段使用的護膚品,也不一樣,沈曼兒現在用的是基礎保濕類的,還有一些控油祛痘的。

這些明顯就不適合母親使用。

沈曼兒問姐姐:「你要給她買什麼樣子的呀?好糾結啊,挑選這些東西。」

姐姐說:「我也糾結,所以我就剛才買了一套跟我一模一樣的,這樣就不用糾結了。」

沈曼兒覺得這個方法很好。

沈曼兒想起自己不用搬校區了,就對姐姐說道:「姐,我們不搬校區,學校把老校區的房子賣了,我們沒有地方去了。」

姐姐說:「那你們實習怎麼辦呀?」

沈曼兒也不知道,姐姐說:「那就只能等消息了,會有通知的。」

沈曼兒點了點頭。

如果學校不搬到市區里,那麼沈曼兒出行還是很不方便。

不過沈曼兒現在的校區是新建的,沈曼兒他們是第一批出進來的選手,環境特別好。

綠植做的特別好,還有水有橋,種著很多沈曼兒都不認識的植物。

最讓沈曼兒滿意的就是他們那個特別大的圖書館。

真的特別大,裡面的構造也特別好,有透明的旋轉樓梯,還有很多很奇妙的設計。

裡面每一層都有很多沙發。

沈曼兒覺得學校把大部分的錢都放在了圖書館的建設上。

當然他們學校還有一個特別漂亮的禮堂,外形參考了鳥巢的設計。

整個禮堂坐落在水上,特別漂亮。

沈曼兒的學校是新校區,佔地面積極廣。

他們學校的快遞點經常變,有一次沈曼兒得橫跨整個校區去拿快遞。

沈曼兒記得她那次走著來回花了一個半小時。

沈曼兒還買了一輛自行車。停在了宿舍後面的停車區域。

但是學校知道影響美觀,就讓保安把車子全都搬到了操場附近。

沈曼兒的自行車被搬走了,一年之後才找到了自己的車子,後來又被搬走了,沈曼兒再也沒有找到自己自己的車子。

沈曼兒也很無語,學校這麼大,還不讓騎自行車。

不過沈曼兒平時很少出門,她特別宅,就像之前說到的,除了有課的時間,她躺在床上躺了三年。

沈曼兒的不作為,也被老媽看在眼裡。

以至於沈曼兒當初改變了想法,決定要考研的時候,家裡人沒有一個人相信。

沈曼兒家裡人都是很普通的人。認知都有問題。

沈曼兒就算再怎麼努力學習,成績也只能保持在中等。

所以後來沈曼兒放棄努力了,不過成績還是保持在中等。放棄努力的最大後果,雖然在平時成績上沒有體現出來,但是體現在了高考成績上。

沈曼兒高考考的特別差,本來她在實驗班,應該考上一個很好的大學。結果因為自己的放縱,上了一個很普通的學校。

在這個很普通的學校里也不思進去。

沈曼兒應該是家裡學習成績最好的。

但是就是因為她高考失利,大學三年也沒有努力過,所以家裡人沒有一個人相信,她改變了想法,想要好好學習。

沈曼兒很難過,跟母親交流過之後,甚至一度想要放棄自己的想法。

當別人都在否定你的時候,你就會覺得自己就是最差的。

就會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不到。

門楣 沈曼兒跟母親談完之後心情很是低落,原本興緻勃勃的想要跟母親分享,自己有了進取的心思。

結果收到了否定與質疑。

沈曼兒覺得自己家裡的人怪不得都是普通人。

家長對孩子的影響特別大。

母親的態度會給孩子產生極大的影響。

沈曼兒家裡沒有書桌。

沈曼兒跟母親無數次說過自己想要一個書桌,因為在餐桌上寫字真的很不舒服。

在沈曼兒更小的時候,一家人還沒有搬到小區里住。

家裡的餐桌是特別低矮的,更是沒有辦法寫作業。

沈曼兒從小到大的作業都是在床上完成的,只能在床上趴著寫。

沈曼兒有了考研的心思之後,更想家裡有個書桌了,因為考研,要學習的東西特別多,每次在桌子前就得呆一天。

沈曼兒家裡的餐桌特別高,沈曼兒吃飯的時候都得蹲在椅子上吃,才會覺得舒服。

在那樣的椅子上坐著學習一天,很不現實。

因為沈曼兒在那裡,坐二十分鐘都坐不了。

沈曼兒對母親說:「家裡沒有出租,我根本就沒有辦法學習,我不能整天趴在床上寫東西吧。」

沈曼兒的父母態度如出一轍。

他們同時說道:「咱們家怎麼會沒有桌子?咱們家就桌子多。哪裡不夠你寫字用的。」

沈曼兒沒有說話,看著父親特別誇張的說:「餐桌那麼大,還放不下你寫字了?」 姐姐

沈曼兒聽到父母這樣說,已經不想再說話了,她只是感受到了嘲諷。

沈曼兒心情很是低落,也有些難受,父母的態度讓人難過。

父親的話,讓沈曼兒覺得自己提了一個特別過分的要求。

沈曼兒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特別小的人物,根本配不上在餐桌上寫字一樣。

但是沈曼兒認真想了一下,自己這個要求到底過不過分。

家裡真的有很多桌子嗎?又沒有,家裡只有兩張桌子,一張餐桌,一張茶几。

很明顯,沒有一張桌子適合寫字,餐桌太高,茶几太低。

沈曼兒在開始學習之後,經常在自習室里,就是一整天。

自習室里的桌子椅子設計的特別合理,即使沈曼兒在那裡坐上一整天,也不會有不舒服的感受。

說到底家裡人還是不相信自己會好好學習。

沈曼兒甚至聽到母親明確的說:「我們都以為你說要考研,只是說著玩兒呢,咱們家可不是什麼有錢的人家,耽誤一年是一年。你可不能鬧著玩。」

沈曼兒更絕望了。

家長不是都期待孩子們有上進心嗎?

為什麼沈曼兒自己的母親會這樣說。

沈曼兒自認為自己從小到大都很聽話,是一個乖孩子,從來沒有讓學校找過家長。

自己也從來沒有做過離經叛道的事情。

沈曼兒從小到大唯一一件不讓母親滿意的事情就是自己高考考砸了,但是沈曼兒依舊是,家裡成績最好。

沈曼兒不明白母親對自己的不滿究竟來自哪裡?

難道自己還跟以前一樣不學習,混到大學畢業,隨便找份工作,只要能賺錢了就會讓母親滿意嗎?

沈曼兒本來想從暑假開始就準備考研,但是聽母親的意思,她想讓自己去暑假出去找份工作。

母親的原話是,你長大了也該找份工作,自己賺錢了。

沈曼兒甚至都猜測自己家裡是不是遭遇了什麼,家裡已經沒有錢供自己上學了。

雖然確實是沈曼兒已經長大了,也應該自己賺錢了。

但是沈曼兒上個暑假,已經去當了家教,而且自己平時還有著兼職。

寵妻無度:軍爺,悠着點 自己這個兼職一直會持續到暑假結束。

自己不是沒有努力。不知道母親為什麼這麼急切。

沈曼兒甚至覺得母親不愛自己,自己有了能力就迫不及待的讓自己去賺錢。

九天 沈曼兒在不經意的時候問過好多同學。想知道她們寒暑假在做什麼,是不是跟她一樣,也是出去找份工作。

沈曼兒的寒假,會一直留在家裡幫忙,家裡大部分的活,都是她做的。

姐姐已經工作了,放假完,沒有時間回家幫忙,弟弟要考駕照,也沒有時間。

只有自己每年都會在家裡幫著幹活,從早上七點一直到晚上七點,還都是些力氣活。

沈曼兒覺得父母年紀大了,不忍心讓他們干,就自己爭著要干。

結果到頭來,不但沒有一句誇讚。還要時不時的忍受著,母親說自己懶,什麼活也不幹。

沈曼兒每次聽到母親這樣說,都忍不住覺得委屈。

她覺得她的同學們在家裡肯定是什麼活也不幹。自己在家干這些力氣活,本來也是應當的,自己也沒有話說,但是每次都被母親全盤否定。

沈曼兒真的很委屈,每次母親說自己,戳到了自己的淚點,就會想起這些事情,會越哭越難受。

龍珠之最終守護 沈曼兒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堅強的人,自己在外面生活這麼多年,也沒有哭過幾次。每次都是回家受了委屈,忍不住哭泣。

沈曼兒問過自己的同學們才知道,他們中有人是自己想要去打工,有人做整個假期呆在家裡。

他們的父母從來不會要求他們這樣去做。

沈曼兒有些不明白了,自己家裡也不是特別困難的家庭,為什麼母親永遠在說些自己的不容易,希望沈曼兒能體會的到。

沈曼兒能體會得到,父母乾的都是力氣活,賺錢本來就不容易。

沈曼兒知道這一點,生活費從來不敢多要。

結果還是被母親各種要求。

沈曼兒想到這些,更委屈了。

雖然母親還是勉強相信了沈曼兒要考研,但是沈曼兒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被人否定的滋味太難受了。

還是被自己最親的人否定。

沈曼兒甚至在想,自己乾脆放棄好了,自己到底能不能堅持下去?要不還是算了吧。

沈曼兒的心情很是低落,做什麼都打不起精神。

沈曼兒去看了一些跟認知有關的書,覺得自己要是放棄了,就真的變成母親想的那樣了。

說什麼也不能放棄。

沈曼兒暗下決心道。

沈曼兒覺得有些委屈,想要跟姐姐說一說。

但是突然意識到這些話就算說了也沒有用。

姐姐受的委屈不比自己小。

有一次姐姐跟自己訴苦,說母親又有哪句話刺痛她了。

姐姐很受委屈,越說越難受,甚至當著沈曼兒的面哭了出來。

姐姐說自己當初上了兩次一年級,就是因為父母根本沒有搞清上學時間,沒有送姐姐去上一年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