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曼兒說:「這不一樣,這是我的愛好。我喜歡漂亮的衣服,這些衣服我都有,我就不怕選擇。」

沈曼兒心想,我怕的是選擇買哪套。

炎龍宇還是不懂,不過既然是曼兒的愛好,自己還是盡量滿足吧。

兩人說話間就已經來到了無人島,現在天色還是很黑的。

沈曼兒拿出手機,打開手機帶的燈光,找了一個合適的位置。

炎龍宇率先在下,讓沈曼兒坐到自己腿上。

地上太涼了,沈曼兒直接坐地上容易鬧肚子。

沈曼兒覺得坐地上已經不舒服了,不想再坐炎龍宇腿上,這樣會更不舒服。

沈曼兒進入空間,找了一個厚厚的墊子。

這個墊子還是沈曼兒剛開始種靈稻的時候,炎龍宇給她準備的,不過沈曼兒覺得不方便,後來就沒用過。

墊子並不大,只能沈曼兒一個人坐。

沈曼兒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又覺得像炎龍宇這樣的江湖兒女就應該席地而坐,坐墊子也太奇怪了。

自己這身衣服像林黛玉,林妹妹本來就應該被細心呵護的,沈曼兒做了一番心理建設,終於心安理得了。

沈曼兒緊靠著炎龍宇坐下,將頭靠在了炎龍宇的肩膀上。

兩個人沉默而溫馨的等待著日出。

這本來是很浪漫的場景,結果沈曼兒靠了炎龍宇一會兒肩膀,居然打起了哈欠。

沈曼兒覺得自己有些掃興。

炎龍宇並不在意,說道:「曼兒再堅持一會兒,再過個十幾分鐘,就有日出了。」

沈曼兒打起精神,突然想到自己第一次看日出,特別搞笑。

沈曼兒忍不住跟炎龍宇說道:「我第一次看在海邊日出,是和朋友一起。我們去晚了,就在大馬路上奔跑,希望日出能慢點。我們快跑到的時候,就看到了一點點的太陽。」

炎龍宇認真聽著。

沈曼兒說:「等我們跑到的時候,才發現是陰天,那一點點太陽都被烏雲遮住了。直到早上八點鐘,烏雲散去,我們才看到完整的太陽。可是我們是為了看日出呀。」

炎龍宇笑道:「沒有過程,只有結果。」 暖心

沈曼兒回憶到:「雖然沒能看到日出。但現在想起我們幾個好朋友一起在路上奔跑的場景,還是會開心的笑出聲來。」

炎龍宇沒有過這樣的經歷,不知道那是怎樣的體驗。

沈曼兒問道:「你就沒有幾個好朋友嗎?」

炎龍宇想到了沐老大,也就是沐家的第一代家主。

沐老大是個有意思的人,自己和他的相處過程中,會很輕鬆。這應該就是曼兒所說的友情帶來的快樂吧。

炎龍宇說:「我以前也有知己,但是他們都已經故去了。」

沈曼兒聽到炎龍宇說他的朋友都已經去世了,覺得有些難過,但是聽炎龍宇的口氣又有些好笑。

沈曼兒說:「你這語氣就跟你已經活了百八十年一樣。你的朋友們都沒了?年紀輕輕的怎麼就沒了。」

炎龍宇知道曼兒想岔了,但是自己沒想過要糾正。

「我的好朋友就兩個,一個是出事故沒了。另一個從小身體不好,體弱多病,沒撐到二十歲就沒了。」

沈曼兒說:「那當初你一定很難過吧。」

炎龍宇其實並未有過傷感,那兩個人都是到了大限,自然故去的。

他們自己清楚,早就和炎龍宇告了別。

不過沈曼兒這麼一提,炎龍宇倒是有些想念那兩個朋友了。

「當時沒有太大感受,現在回想起來有些傷感。」

沈曼兒怪自己提起了炎龍宇的傷心事。

恰好這時,天光乍破,日出了。

沈曼兒激動的拉住炎龍宇的袖子,喊道:「炎龍宇,你快看!」

炎龍宇扭頭看去。

一輪紅日從東方緩慢升起,光亮灑滿大地。

沈曼兒心情有些難以描述,太震撼了。

古詩里有描述「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沈曼兒覺得這日出跟那裡形容的落日很像。一樣的給人震撼的效果。

炎龍宇見到過無數次的日出,只有這次心情有了波瀾,可能是因為身旁有人陪伴。

炎龍宇扭頭對沈曼兒說:「曼兒,謝謝你陪著我。」

沈曼兒一愣,說道:「怎麼突然說這些?」

炎龍宇說:「只是想到了。一想到以後的日出日落都有你陪著我,我就很滿足了。」

沈曼兒說:「這話應該是我說才是,明明是你一直在陪伴著我。」

炎龍宇心想,誰陪伴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兩人不會分開,永遠陪伴著對方。

炎龍宇對自己有信心,對曼兒也有信心。

沈曼兒很感動,炎龍宇為自己做了那麼多,自己好像從來沒有為他做過什麼,但是炎龍宇依舊能說出感謝自己陪伴的話來。

沈曼兒告訴自己,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一定要陪在炎龍宇身邊,除非炎龍宇先離開。

日出其實是一個很短暫的過程,一瞬間太陽就整個露了出來。

清晨的空氣很好,沈曼兒深呼吸了幾次,感覺自己又充滿了活力。

之前對自己的那些不確定,好像也都消散了,那些消極情緒也都被趕跑了。

沈曼兒又充滿了幹勁。

炎龍宇見沈曼兒已經收拾好了心情,不再像昨天那麼喪了,也就放心下來。

炎龍宇就喜歡見曼兒活力四射的樣子。

沈曼兒也很不喜歡昨天的狀態。她怕自己因為生病沒精神沒狀態,也怕自己沒有任何緣由的消極。

幸好炎龍宇陪在自己身邊,可以及時提醒自己,讓自己不要那麼壓抑。

沈曼兒站起身來,將墊子收了起來。

天光已經大亮了,沈曼兒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裙子了。

沈曼兒拎起裙擺轉了幾個圈圈,心想自己一定美美噠。

炎龍宇用沈曼兒的手機給她拍照。

這手機平時就放在空間里,之前用它拍過一次照片,看過一次電影。

後來就直接關機了,再次用到就是現在,電量顯示還有百分之六十。

沈曼兒來之前還覺得自己可能會經常用到手機,還特意多買了幾個充電寶備著。

到了這兒才發現,用到手機的地方很少,慢慢的就會忘了手機的存在。

因為沈曼兒用手機也只是方便跟別人聯繫,現在這裡沒有人用手機,沈曼兒更是想不到手機了。

炎龍宇又給沈曼兒拍了不少照片,沈曼兒一張一張的看過去,表示很滿意。

沈曼兒說:「也不知道是你拍照技術好,還是我要求不高。」

炎龍宇問道:「為什麼會這樣說?」

沈曼兒說:「我之前有個朋友,每次給她拍照,我覺得都還可以,但是他每次就都不滿意,他給我拍的照片,我大體上都能接受。」

炎龍宇說:「那你就沒考慮過,是你自己拍照技術有問題?」

沈曼兒說:「可能是吧,但是很多照片拍出來我看著覺得不錯,她就是接受不了,總能挑出毛病來。」

炎龍宇說:「那可能就是她對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完全沒有認識到現實。」

沈曼兒說:「對,她每次回去都要修圖,不過確實修出來的照片會更好看。」

沈曼兒又想到一件好玩的事,興緻勃勃的說道:「我還有一個好朋友,特別會修圖。」

「我之前跟她不熟的時候,在別人的朋友圈裡發現了她發的動態。我當時看了得有五分鐘吧,都沒有認出那是她來。」

「我真搞不懂,大家又不是不認識你,你修圖有什麼意義呢?」

炎龍宇也不太理解,修圖的意義何在。修出來的照片最好看,現實里的樣子也不會改變。

沈曼兒說:「所以有一種說法叫見光死嘛。」

炎龍宇點了點頭。

炎龍宇剛到現代的時候,為了不引起懷疑,也了解了很多現代的知識。

其中有一門語言是網路流行語。炎龍宇就覺得這些流行語很有意思,也很有道理。

炎龍宇說:「曼兒,你長的就很好看,根本就不用修圖。」

沈曼兒說:「拍照技術也很關鍵,你給我拍的照片就很好看,別人給我拍的照片,真是沒眼看。」

最強王妃,暴王請臣服 炎龍宇很是好奇,不是說相機拍出來,都應該是原圖嗎?

沈曼兒說:「你不要跟我說,你隨便拍拍,就是這個效果。」

炎龍宇點了點頭,不就是直接拍嗎?

沈曼兒說:「這跟角度、光線什麼的都有關係。」

炎龍宇沒想到拍照還有學問,怪不得大家都修圖。 種子

沈曼兒想給炎龍宇拍幾張丑照,向他證明拍照技術不好,拍出來的照片真的會很醜。

結果沈曼兒發現炎龍宇居然全方位無死角。

沈曼兒不相信,就算炎龍宇長得再帥,也不可能拍出來的每一張照片都好看。

沈曼兒讓炎龍宇抬起下巴,試圖拍炎龍宇的鼻孔照,這回拍出來的照片肯定不好看。

沈曼兒是和炎龍宇一起拍的,沈曼兒先看了一下效果圖,發現自己比炎龍宇丑一百倍。

沈曼兒趕緊把手機鎖屏。

炎龍宇好奇拍出來的效果。

「曼兒,你給我看看,到底丑不醜呀。」

沈曼兒一本正經的說:「沒有必要看啦,跟前幾張都差不多。」

炎龍宇覺得自己長得這麼帥,拍出來的照片肯定好看,也就不糾結了。

沈曼兒鬆了一口氣。

幸好炎龍宇沒有堅持要看剛才那張照片,沈曼兒怕炎龍宇看了之後,會嘲笑自己。

沈曼兒懊悔,誰給自己的信心,要和炎龍宇一起拍照,還是要拍丑照。

沈曼兒把手機收起來,決定在炎龍宇看不見的時候,就把剛才那張照片刪掉。

炎龍宇說道:「日出也看完了,我們回去吧。」

沈曼兒覺得現在自己現在充滿動力,也想趕緊回去做自己的研究。

兩人回到家裡,炎龍宇問沈曼兒:「要不要吃早飯?」

沈曼兒現在有想要做的事,就覺得吃飯太浪費時間了,就拒絕了。

炎龍宇見沈曼兒又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炎龍宇覺得現在這樣不行,自己也得找個事情幹了,不能整天守著靈脈。

炎龍宇從沒有一刻覺得自己這麼閑,以前自己一有時間就會入定修鍊。

現在守著曼兒和靈脈,修鍊肯定是走不通了。一時之間還真想不起能做什麼事。

不過什麼事情也不做也不太好。曼兒整日里忙碌著,自己這麼閑,很像被富婆包養的小白臉。

炎龍宇想到自己許諾給沐天佛機緣,也是時候告訴他了。

炎龍宇給曼兒留了張紙條,告訴他自己下午就會回來。

炎龍宇閃身到了沐府,他沒有立刻去找某天,而是回到自己以前居住的房間。

炎龍宇很長一段時間都是住在這裡。那還是沐老大在的時候。

沐老大去了之後,炎龍宇直接入定了,醒來就已經到了沐天這一輩。

炎龍宇短時間內不想再次修鍊,乾脆就來了沐府。

拿出沐老大給的信物,沐天很輕易的接納了他,還給他安排了一個身份,對他特別尊敬。

老公婚然心動 炎龍宇今早回憶起了沐老大,有些感傷,就想著回來看一看,這間屋子還是沐老大親自為自己收拾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