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水斟酌了一會兒,最終是直視著他,問:「你覺得,我是哪一類人?」

哪一類?

這話算是問得很奇怪了。

但是宋庭君皺了眉之後,神色微微的變了。

想到那天老爺子來他住所,提到他哥當初找的人,通常,那個女孩子在宋老口中都是用低賤、下等去形容的。

沈清水看了他好一會兒,看著他的所有表情變化,知道他是明白了,但半天沒應聲。

才勉強笑了笑,「我知道了。」

然後隨手抽了一本書就要出去,「我去自……」

『自習』的習字還沒說出來,她就被他扣住手腕帶了回去,順勢把她的書本拿走直接往桌上扔,「往那兒跑?」

他略壓低視線,「聽到那天老頭子的話了?」

沈清水,「你當初找我,難道不是因為我那樣的身份,刻意氣你爸么?」

「是。」他直接回答。

她愣了。

然後一下子五味雜陳,「所以你又在玩我是么?宋少。」

「喜歡你,和讓老頭子生氣,這兩件事難道哪裡衝突了?」他似乎並不理解她為什麼生氣。

沈清水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她把他當做一個低賤的人就算了,當做刻意用來去左右宋老情緒的工具,難道她應該很開心?

「那我們之間沒什麼可說的了。」她一下子表情都涼了,就當她的價值觀太矯情。 宋庭君不可能就這麼讓她走了的,再一次將她帶了回來。

這次他轉了個角度,把她困在自己和書桌之間,雙臂撐著桌面,看著她。

豪門錯愛:誘寵小嬌妻 「怎麼就沒什麼可說的了?」

她也不是不能攤開了談,只是覺得這樣挺傷自己尊嚴的,可這會兒走不了。

「說什麼?」她往桌子上靠,盡量跟他拉開距離。

「你當初看中我,不就是因為我的身份低人一等?這一點,是不是跟你那個哥哥喜歡的女孩子很像,所以可以拿來氣你父親?」

宋庭君不否認這點。

但也必須強調,「所以,就可以忽略我對你的心意?」

她扯出一個不像笑容的表情,「重點是,你看中了我的身份,從一開始,你就覺得我低人一等,你看不起我才是重點不是嗎?」

這一點,他好像也沒辦法否認。

但話說回來,「如果不是我這麼認為,我們能遇見么?能在一起么?就當陰差陽錯,歪打正著,因禍得福?」

「總之,在我看來,這是好事。」

沈清水本來就很氣,聽他能這麼扭曲事實,還扭曲得很在理的樣子,更是一口氣上不來下不去。

想走走不了,只能避了又避。

宋庭君看得出她的意圖,無奈的低嘆,神色倒是柔和下來了,「你現在非但沒有什麼低人一等,反而成了我手心裡捧著的人……」

她好像沒聽他說話,只想著離開。

「還躲?」男人眉峰微弄。

沈清水都沒看他。

「一共也就這幾厘米的距離,你要是敢說你現在是打算跟我分手,我不介意做點別的表明一下心意。」

然後他低頭,看了兩個人很靠近的身體,「就這點距離,你躲也沒用。」

沈清水循著他低頭動作跟著看了一眼,然後怔了怔。

你是我的鬼迷心竅 再下一秒,抬頭瞪著他,「你!」

「我什麼?」他收了一個手臂把她抱在懷裡,嗓音略低沉,「告訴你,我忍了很久了,所以你今晚要麼出去跟我吃飯,要麼……」

鬼知道他真的忍很久了,應該說是很多次了,有時候聽到她聲音,或者看到她,某種感覺就不可抑制的起來了。

「……」

「我東西還在自習室。」她躲避視線。

「順路去拿,拿了出去。」這點還難不倒他。

沒辦法,拿了書包,沈清水半推半就離開宿捨去了一趟自習室,他一路跟著進自習室的,而不是在外面等。

拿了東西,兩人又並肩往校外走。

校園裡的路兩邊都是數,燈光斑駁。

他去牽她手的時候,沈清水第一反應是縮回去,然後被他霸道的拽了過來,「冷么?」

「嗯。」她想著說冷,然後把手踹回自己兜里。

誰知道他知道握著她的手就往他自己的兜里捂,這個距離無形中又把距離拉近了。

某一瞬間,這一個動作卻是擊中她心房,輕微的酥意流過,轉頭看了看他,他在看路,似乎挺熟稔。

「經常跟女孩子這樣走?」她微揚臉,類似質問。

宋庭君側首,「我很閑?整天在校園裡蹲守女生?」

她輕哼,鬼知道。

然後下意識的問了句:「你跟唐宋是校園戀情開始的吧。」

其實關於他的過去那段,沈清水並沒有想特意打聽,但每次都能戳中。

這會兒感覺他腳步下意識頓了一下。

他那一頓,沈清水也感覺心頭跟著一鈍。

忽然湧起一種十分強烈的感覺,關於他和唐宋的過去,很多過去,他根本就忘不掉,畢竟那是他的初戀。

都說男人對自己的初戀其實很難忘,無論如何都會有印跡。

何況,他給唐宋取名,他為唐宋鋪路成就了今天的名模,然後唐宋又把他甩了。那麼多好的、壞的,都是最深刻的。

這麼多深刻的事,沈清水有自知之明,根本不可能這麼快要求他全部抹掉,但作為正常人,她一想這些,心裡就壓抑的疼。

比剛剛跟他吵架的原因疼的厲害多了!

宋庭君感覺她想把手抽回去就知道她在想什麼,掌心握緊,停住腳步側過身看著她,「你又……」

「這樣走路不方便。」她還是找到了比較得體的理由。

他薄唇微弄,「是么?」

她繼續試圖把手抽回來,剛結束一次用力,反而被他忽然連同整個身體拽了過去,往路邊的樹蔭里推。

「看看看!我就說他們在吵架鬧彆扭,下一秒絕對強吻!」路過的人在低笑私語,「我賭贏了,給錢快點!」

沈清水聽到她們說話了,臉一直紅到耳朵根。

推開他的時候人其實還在他懷裡,聽到他下巴壓著她的腦袋:「現在好了,晚飯我都不想吃了,想開葷!」 沈清水是趁機從他懷裡溜出來的,然後快步自顧往前走了。

等宋庭君閑庭漫步的大長腿追上來的時候,她沒有回頭,但十分嚴肅認真的語調開口:「雖然還沒到我非得結束這段關係的地步,但你鄙視我的人格是事實。」

男人微點頭,看起來一臉誠懇,「所以你要怎麼報仇?……我一定如數接著,絕不還手。」

兩人一前一後繼續走著,只有他一直在說話。

「晚飯吃的什麼?」

「既然我都解釋清楚了,周末是不是能住我那兒了?」

正說著呢,宋庭君的手機響了。

他沒有立刻接,把她帶到車上,關了車門,他自己站在車外接通電話,「什麼事?」

語調偏冷淡。

「你不就是想要交換條件么?」電話那頭是宋老的聲音。

宋庭君薄唇扯了一下,也就這麼點時間就按捺不住了?果然是老了,定力下降。

他也坦然,「既然知道我要條件,那就是想好了給我打的電話?」

「周末我找你談。」

宋庭君很乾脆,「沒什麼好談的,沒想好就不用找我,無非就是林向麗多關幾天的事,總歸我是不疼不癢的,你隨意!」

宋老聽他這麼說話,簡直氣得牙痒痒。

壺中酒杯中緣 他已經掛了電話,開門上車。

沈清水能看出來他的心情沒那麼差,甚至可以說有點愉快。

「想吃什麼?」他在問她。

「你不應該有所補償嗎?」她答非所問。

宋庭君似笑非笑,「應該,那你想要什麼?」

其實她有想過,但是沒想好,所以那會兒只說再想想。

到了他的住所,沈清水特地進了屋就去客廳端正的坐著,一副準備談條件的樣子。

他看出來了,低低的一笑,給兩個人弄了果汁才坐過去。

不過,他上一秒還笑著,下一秒有點要變臉的意思了。

她說:「咱倆要是哪天真的分手了,你會不會報復我,或者為難我?」

「什麼?」他一副大概以為自己聽錯了的表情。

沈清水抿了抿唇,「這種事,又不是不可能,沒什麼好驚訝的。」

宋庭君審度的看著她,「你覺得我會允許你他提分手?」

這件事聊起來也挺自然的,她挑了挑眉,「萬一相處久了發現不合適呢?在正常不過,總不能湊合著。」

「哪裡不合適?」

他一臉認真的追文,「大小長短你試過了就不合適?」

「……」

她一臉無語,這不是試著談一談么,怎麼忽然就拐彎了?

宋庭君開了電視,「明天老頭子可能過來找我,你不用理會,早上多睡會兒,早餐會給你準備好。」

他很自然的轉移了話題,但是沈清水看了他,總覺得,對於讓她做女朋友這件事,他確實很執著,而且過於執著。

*

第二天一早,宋老來的時候,沈清水知道,所以她才一直待在卧室沒出去。

宋老一坐下,直接把一份合同扔到宋庭君跟前,「不就是想要這個?」

宋庭君拿起來大致翻了一遍,然後丟回桌面,倚在沙發上。

「一個五十的女人而已,真是下了血本!」不乏諷刺。 宋老聽了他的話,也不敢示弱的冷哼,「不都是彼此彼此?你要這個證券公司,難道不是為了女人?」

宋庭君微微眯了一下眼,笑了一下。

「這麼聽來,你這個破公司是什麼性質,自己心裡還挺有數!」

宋老沒接話。

宋庭君指了指那個合同,「字我會簽的,但是限你三天之內把這個證券公司存在的問題給我解決了再送過來,否則我怕燙手。」

說罷,他像是知道宋老會說什麼,薄唇微弄,「你要是想拖著不弄也沒關係,反正我不急,急的是裡面關著的老女人……和你。」

他們談完那會兒,沈清水已經洗漱完畢,穿戴整齊,等宋老走了,她才出去。

「我有點好奇你哥哥的事。」飯桌上,沈清水試探著看了看他。

「我哥比我年長將近十歲,那時候的風氣跟現在不一樣,但他崇尚戀愛自由,結果就是把自己氣死了。」

這件事,宋庭君也沒什麼好避諱的,都是陳芝麻爛穀子了。

沈清水抿了抿唇,「是因為女孩子沒了,所以抑鬱而終?」

那得是很深很深的感情了,她不由得嘆了口氣。

「嘆什麼氣?」宋庭君現在提起兄長的事,好像並沒有多少悲痛情感了,顯得很平和。

她看了他,笑了一下,「沒什麼,雖然有點悲哀,但其實還挺凄美,放到現在,那麼純粹的愛情,已經快絕跡了。」

宋庭君頗有意味的看著她,「也是。」

沈清水也看了他。

忽然覺得有點悲哀,他說這句話就表明他們之間的感情確實不濃烈,跟他哥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你到底喜歡我什麼?」

宋庭君勾唇,「你不喜歡我么?」

沈清水淡笑,「專心上課的時候沒感覺,只有看到你為其他女人憐香惜玉之類的,才會感覺到喜歡,算不算?」

他笑,「這麼說,我得多作這種事,幫你加深感情!」

她淡淡瞥了一眼。

「剛剛群里通知,周一一早就有個摸底考,所以我周日晚上回去住。」

「好。」宋庭君答應得挺爽快。

*

周日晚上八點半,她回到宿舍。

剛到門口就聽到裡面不和諧的動靜,看著宿舍里雜七雜八的人,她皺了眉,「怎麼了?」

「清水!」林茵茵不知道從哪竄出來一把拽住她胳膊,「她們太過分了,憑什麼搜我們宿舍!」

沈清水能感覺到林茵茵特意套近乎,但是抓著她胳膊的手也有點抖是事實。

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急的。

她放下書包,看了周圍幾個同學,名字都不怎麼叫得出來,只好笑著道:「誰能跟我說一下怎麼回事,畢竟你們在我的宿舍里。」

「她偷東西,還死不承認!」一個長發女生塗著胭脂色口紅,語氣霸道急促。

林茵茵偷東西?

說實話,沈清水不信。

這個時間,她急著幫她媽媽想辦法,去找人脈還差不多,何況,她不缺錢。

「我根本沒拿!」林茵茵也是氣急敗壞的反駁。

那一瞬間,沈清水看了看她,突然有一種必須得終止內訌,共同對外的感覺,所以看了那個女生。

「你們是有什麼證據么?如果沒有的話,那就報警吧,要搜也是警方來搜,別人我是不會點頭的,這是侵犯我的隱私,除非你們保證不動我的任何東西。」 「不動!」那女生立刻出聲保證,「絕對不動,你放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