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漣今日的確是早早的就處理完了自己的事情,本來他是準備回後院去休息的,誰知道後來他又不知道怎麼了,鬼使神差的來到了小店裏。

然後,沈漣就撞見了那個老太婆來找茬的一幕。他其實是不準備出來的,他想要看看林小九會怎麼處理,誰知道後來就聽到了林小九說養他也沒有關係的話。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沈漣是知道這個林小九的性格比起原先那個林小九要樂觀積極的多,也發現他比許多人想的開的多,但是他沒有想到他竟然想的那麼開。連帶着說要養他這種事,都能隨意的說了出來。

只是沈漣也不能否認的是,在聽到這話的瞬間,他的心臟不可抑制的跳快了幾分。

隨即,沈漣在那老太婆越發逼人的情況下站了出來。

沈漣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怎麼想的,要是按照他以往的慣例,他不應該站出來,更不應該當眾就承認自己這個舉人的身份。

沈漣和林小九不應該產生過多的交集,他也會找個合適的時機和眼下這個林小九和離,然後按照自己的計劃,一步步走到上輩子那個位置,甚至更高的位置去。

身旁傳來的聲音拉回了沈漣的神志,他扭過頭去卻是一個前來搭訕的客人。他客氣的回絕了他想要結交的請求,說自己喜歡一個人吃東西。

客人識趣的離開了。

沈漣抬眼看向灶台,只見比起就好的生意,此時越發的紅火來。只是比起原先急匆匆的客人們,此時的客人們原發的客氣了。

這就是身份帶來的轉變,沈漣淡淡的想着,隨即便收回了自己的視線,再也沒有朝着那裏看一眼。

本來徐老太在他們店裏鬧了那麼一出,耽誤了不少的時間,林小九還擔心他的東西賣不完。

誰知道峰迴路轉之間,不僅東西都賣了一個乾乾淨淨,今天的客人們也格外的客氣。

沒有了刺頭,生意更加好做了。

不到一個時辰的功夫,林小九準備的飯菜就已經賣完了,他送走了最後一波客人,看着還坐在那裏等著自己的沈漣,有些驚訝的道:「你今天都跑了一天了,怎麼不回後面去休息?」

沈漣看着他手腳麻利的樣子,淡淡的說了一句,「我今日回來的早,就是想着幫你收拾一下。」

林小九聽罷,想到多運動一下也不是什麼壞事,而且收碗筷也不是什麼特別累的活。於是,他也就同意了沈漣的提議。

等沈漣幫着林小九收完了碗筷,將東西都歸置齊整了,林小九才拿出了今天收錢的簍子,準備清點一下今日的收入。

林小九也沒有避諱著沈漣,拿着簍子坐在飯堂里的桌子上,直接將錢都倒在了擦乾淨的桌子上,然後一點點的數着,發現今天也賺了半貫錢之後,他又開心了起來。

林小九將其中一半放在了一個匣子裏,另外一半還是放在背簍里。

沈漣看着他這樣一個個數着錢,又仔仔細細放好的行為,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些有趣,不由出聲問道:「你這分了兩邊的錢,都是分別用來做什麼的?」

林小九小心的將匣子關上,聽到沈漣的話,頭也不抬的道:「這個匣子裏面的,我準備存起來裝修店鋪的。另一邊的,則是要留下來做買菜錢的。」

沈漣這才想起來,前面的店鋪看起來的確是破破爛爛的,興許是林氏夫婦接手這個鋪子的時候已經沒有錢了,所以沿襲的還是上一任店家的佈置,而上一任店家也不知道是流傳了多久的裝飾,到了現在已經顯得有些破舊了。

到了現在,這個店鋪的確是該重新裝修了。

這時,林小九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又打開了他剛才細心關好的匣子,隨即從裏面拿出半吊錢來,遞到了沈漣的面前。

在沈漣困惑的目光中,林小九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都忘記了,這是給你平日裏零用的。你雖然吃的喝的不花錢,但是其他地方總有需要錢的,到時候身上沒錢了豈不是很不好。這錢,你就拿着用好了。」

沈漣沒有想到林小九會突然這樣做,臉上一直帶着的溫和神情罕見的浮現出了幾分錯愕,他看了看林小九,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那半吊錢,腦海里不受控制的想到剛才林小九和徐老太吵架時說的話,難道林小九這是在認真的履行着他的養家職責,而自己這是被包養了?

林小九眼看着沈漣不說話,臉上的神色也在不斷的變化,全然不復往日裏那般溫和的樣子,他突然想起來了,不是都說文人墨客最重風骨的嗎?

沈漣看見自己這樣,會不會以為自己在羞辱他?

林小九急的抓了抓腦袋,使勁的想了一會兒,最後看着沈漣換了一種口氣,勉強用一種平靜的語氣道:「不,這錢不是直接給你的,而是借你的。日後,你要是有錢了,那你就還給我。」

看着林小九一副,『我這樣說,你總該收下了吧?』的神色,沈漣覺得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表現得有多明顯。

沈漣稍稍愣了一下之後,輕輕的笑了起來,笑容如春風拂面,低低的應了一聲,「好。」

※※※※※※※※※※※※※※※※※※※※

從今天起,攻也是有零花錢的人了!

。 黑球內部

懷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潛入這裏,飛飛也從龍型轉化回人類的體態。

這裏的空間本來是一片黑暗,為了照明,夏拉巴洛讓自己的火焰長鞭發出足以照明的光芒,充當燈台的角色。

塔納托斯則張開寬厚的雙臂,在身前凝聚出了一塊水晶屏幕,屏幕之上是下方正在進行的戰鬥。

安茲則手持酒壺,為兩位無上至尊倒上了杯粗製麥酒。

根本沒有一絲劍拔弩張的氣息。

「懷特,不得不說,你實在太狡猾了。」飛飛因為戰鬥此時有些口渴,猛地灌下了一本粗製麥酒。

「誒,畢竟實在不想參與戰鬥嘛。」作為回應,懷特也喝下了一大杯粗製麥酒。

濃烈的味道讓兩人的心開始放鬆下來。

「你們兩個要不要喝一杯?味道很好的。」懷特對夏拉巴洛以及塔納托斯說道。

兩個『魔將的化身』可不敢打擾無上至尊的雅興,先是看了一眼安茲。

而安茲的回應則是···搖頭,因為是不死者以及帶着面具的緣故,當然不存在察言觀色的情況。

「我等還未為納薩力克取得戰果,不敢受此恩惠。」塔納托斯說道。

「懷特,你這就沒意思了,塔納托斯是不死者,喝了酒也會流出來的好不好。」飛飛笑道。

在轉化為人類時他可是專門想過這個問題。

「對對對,我忘了,抱歉啊。」

「不···不敢!臣萬死不敢受無上至尊大人的歉意啊!」

水晶屏幕差點因為塔納托斯的震驚而消失。

「注意你的行為,塔納托斯。」安茲提醒道。

「是,臣該死。」諷刺的是,身為不死者的塔納托斯又怎麼會死亡呢。

「潘多拉,不用這麼拘謹,這裏已經被妮古蕾德使用最高階的反情報魔法保護,在這裏發生的事絕不會被人知曉的。」飛飛覺得潘多拉似乎有些謹慎過頭了。

兩個無上至尊使用了一個名為『空中躺椅』的消耗品在這原本應該屬於空中的空間漂浮着,而他們則愜意的躺在了上面。

就像看電影的兩個朋友。

只有酒的話當然會有些不足,懷特又取出了兩塊由涅姆親手烤制的小麥麵包,將一塊遞給了飛飛:

「涅姆好像獲得了一個名為麵包師的職業,這麵包很好吃的。」

「是嗎,但是這樣的職業會不會影響今後的轉職?」飛飛覺得若是這個職業沒有必要的話,就應該在第一時間消除掉。

「別,擁有麵包師職業的人在卡恩村可只有她,涅姆和老村長可是卡恩村最有價值的存在啊。」懷特雖然不知道要以怎樣的方法才能消除這個職業,但是大概率是遊戲時期的死亡掉級這個方法——通過在斯連教國那些人身上做實驗得出的結論。

若是用兩個極具價值的人來做這個試驗的話,大可不必。

「原來如此···」安茲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不受控制的自語道。

「潘多拉,你又想到了什麼?」懷特問道。

自從他們莫名其妙的被安排了『征服世界』這個事件之後,懷特就很在意這些守護者到底在想什麼。

「回懷特大人,我在全力解讀兩位無上至尊征服世界的計劃。」安茲說的心安理得。

「誒?」

「那麼,請說出你的想法,我對你的理解很感興趣。」

安茲(潘多拉)認為自己的話可能會佔用一些時間,先將兩位無上至尊的酒杯倒滿後方才開口:

「不得不說,想要解讀尊敬的無上至尊們的計劃的確很難,我也只是解讀了一部分而已。」

「沒事,不論你說什麼,我都不會怪罪你的。」飛飛說道。

「相比於計劃,我們更感興趣的是身為納薩力克守護者之一的你有怎樣的想法,若是對自己部下的想法都不了解,今後又怎麼繼續展開計劃呢?」懷特說道。

飛飛悄悄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懷特大人和飛飛大人的深謀遠慮,的確是亘古爍今,單說下湖泊的戰鬥,就充斥着很多信號。」

「哦?」懷特向後仰,靠在了躺椅上,雙手拿着酒杯一幅傾聽的樣子。

飛飛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首先是組建了下湖泊的魔軍。」安茲說道:

「此戰過後,卡恩村必定聲名大噪,遠傳至周邊各國,那麼王國很可能面臨着被周圍各國職責的局面,畢竟在他們的理解中,這樣強大的軍隊不可能是突然就出現的。」

(嗯,還能理解。)

「繼續。」

「是!那麼接下來王國的政治將會發生兩級分化,一方是主張消滅卡恩村,而另一方面則是希望通過各種方式與卡恩村結盟。」

(嗯,還是能理解。)

「然後呢?」

「王國本就貴族勢大,不論是王室選擇哪一方,都會讓王國分裂,而這就是建立神國的契機。」

(嗯,突然就不理解了。)

「神國???」懷特一臉茫然,他好像的確在哪裏聽到過這個建議。

「抱歉,請允許屬下先用神國這個稱呼。」

「無妨,你繼續吧。」

「王國分裂,必定會讓王室更替,而新王極有可能是實力最強的大王子,在他繼位之後將會第一時間消滅同樣有繼承王位權力的二王子以及拉娜,那麼這時候拉娜以宣佈耶蘭提爾獨立並且將耶蘭提爾更名為神國。」

「哦?若是獨立的話,不就相當於直接將曾經的盟友扔到對立面了嗎?」

「是的,當神國宣佈獨立之後必定會招來戰爭,所以這時候就應該卡恩村登場了,擁有強橫實力的卡恩村宣佈晉級為城,並且效忠於神國,那麼就有了以神國名義支援其他國家的資格。」

(支援?不是說守護嗎!)

「的確是獨到的見解,我認為這並不是你的全部理解,你可以繼續往下說。」懷特不知道是因為粗製麥酒還是安茲所說的話實在太費腦,一股眩暈感湧上心頭。

「是的,接下來就該輪到塔納托斯和夏拉巴洛的魔軍了;卡恩村和魔軍的戰鬥無疑是會勝利的,而卡恩村也是今後唯一可以戰勝魔軍的存在,如果其他國家被魔軍攻打而且無法戰勝那麼應該怎麼辦呢?」安茲看向夏拉巴洛和塔納托斯。

「你們可以說話。」飛飛對兩個『魔將的化身』說道。

「多謝飛飛大人,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其他國家只能向神國求援,而神國也將順理成章的戰勝未來的魔軍,以此種實力征服該國。」夏拉巴洛低聲說道。

「是的,同時因為神國的神軍並不能同一時間支援多個國家,畢竟魔將有8個,那麼有幾個國家將被不死者佔領,建立魔王國。」

「魔···魔王國???」這下輪到飛飛震驚了——他也覺得有些上頭。

「請允許臣和潘多拉大人一樣暫且用不死國稱呼未來的國家。」塔納托斯說道。

「無妨,說吧。」

「通過這樣的方式,將讓周圍各國展現出生死兩立的局面,有價值的因為信仰歐西里斯神成為了神國的附屬國,沒有價值的被擊殺轉換為不死者成為魔王國的一員。」

「潘多拉,你也是這樣想的嗎?」

「是的飛飛大人、懷特大人,不僅是我,其他守護者也是這麼想的,甚至有些已經開始朝着這個目標開始努力了。」

「所以這就是一個小小遺跡中的道具引發的連鎖反應?」懷特與飛飛開始為當初的決定感到後悔。

「是的,不愧是無上至尊大人,一開始就想到了這一步,誰能想到一個小小的失誤將會改變整個世界呢。」安茲對兩位無上至尊的崇拜又上升了一個台階。

「這。。。好吧,既然你們能想到這一步,那就省了我們很多功夫。」飛飛無助的看向懷特。

「話說回來,我們不給予一些支援真的好嗎?看上去他們並不具備戰勝魔軍的能力。」懷特嘗了一口麵包,的確非常美味——他已經放棄了思考:

「唔!手藝又有進步啊,看來要給她一些獎賞。」

水晶屏幕中的生死對於他們來說還不如眼前的烤麵包重要。

「的確要···給一些獎勵吧···」

。 本人很可愛:謝謝大佬!

骨王:謝謝大佬!

雇傭兵:謝謝大佬!

我不是帶土:謝謝大佬!

大秦祖龍:我發紅包的時候你們都沒這樣子,你們變了。

本人很可愛:嬴政你給我們黃金還有寶石有什麼用,菲爾德給的惡魔果實完全可以提升我們的實力。

骨王:對,黃金我寶庫裡面堆滿了。

嬴政:飛鼠你這麼說就不要臉了,你沒有穿越的時候,不是你求著讓我給你黃金的嗎。

我不是帶土:對,飛鼠不要臉,

軍火商人:等一會兒,我給大家開直播,讓你們看看我這裡收集過來祭獻給吾神的寶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