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銜思沒忘記同門師弟師妹的禮物,作為一個名聲極好的大師姐,她當然不能辜負師弟師妹們的愛戴。

與潯惘在御寶閣逛了幾日,淘到不少好寶貝,也許是因為沈銜思金丹得成的緣故,御寶閣想要與之交好,便給她打了折扣。

待到沈銜思同潯惘回到天璇宗時,已經是兩月之後了。

大師姐在外金丹大成,雖然錯過了拍賣,但宗門的獎勵卻讓她很好的彌補了遺憾。

掌門的獎勵是沈銜思想了很久的靈寵,聽說還是潯惘在沈銜思結丹那時跟大長老提了一句,「若是拍賣上看見好的靈寵,可否請大長老先替我拍下,讓我好送給銜思。」

拍賣上還真有這麼一隻靈寵。

原本是自己出資獎勵徒兒的,等靈寵隨大長老回了宗門,把沈銜思結丹的事情一說,掌門就把這靈寵的錢給報銷了,變成宗門送給沈銜思的禮物。

讓潯惘頗有一種「這明明是我送的禮」被搶了的感受。

沈銜思不知道這件事,不過得到了一隻屬於自己的靈寵,她還是很高興的。

整個天璇宗的人都在羨慕沈銜思,不過羨慕歸羨慕,他們還是知道自己和沈銜思的巨大差距,不會起別的心思。

但董箐璇就不一樣了。

如果不是兩個月前,沈銜思的那句話,她也不會被潯惘知曉自己心法的秘密,導致如今除了資源之外,沒有別的優勢。

可……

資源除了能讓外門弟子或是內門弟子羨慕之外,又有什麼用?大家都是一樣的心法了,若她怠慢一刻不修鍊,就極有可能被其他人趕上來。

董箐璇心裡說不恨是不可能的。

滿眼的嫉妒看著沈銜思隨潯惘回到應澤峰,又因為沈銜思已是金丹大成而不敢有絲毫動作,董箐璇只能把目光放在即將開啟的秘境上。

內門弟子的試煉秘境,實際上也是從千年之前就流傳下來的秘境,只不過這秘境入口的陣法,剛好在天璇宗境內而已。

修仙界,各自勢力地盤內秘境都屬於勢力獨有,這是千百年來的規矩。

所以在宗門內發現的這個秘境,就只屬於天璇宗所有。

內門弟子的試煉,不僅包括普通的內門弟子,還要加上長老的直系弟子。

如此一來,人數就很多了。

不過好在進入秘境也是有要求的,年紀不能超過二十歲,否則會自動被秘境彈出。也刷下宗門的不少人。

沈銜思在宗門十年,開了十次秘境,便去了十次,可以說是整個宗門裡最熟悉秘境里有什麼的人。

故此,在今年秘境開啟前,新來的師弟師妹們就已經眼巴巴地跟著她後邊了。

如果不是因為大師姐年紀到了不能進去,這些人估摸著已經開始扒著想要跟她組隊了。

「師姐,這秘境有多大?裡邊有什麼?」

「師姐,秘境里危險嗎?」

「師姐,咱們是不是會傳送到不同的地方去?」

「師姐……」

這一個個問題多得,連潯惘都看不下去了。皺著眉頭瞥一眼過去,不少弟子都看見五長老不悅的眼神,縱然心裡還有諸多疑惑,也不敢輕易開口了。

沈銜思掩嘴笑了一下,溫柔著聲音:「秘境陣法變化無窮,每次進去的地圖都不同。因陣法而生的寶物與危險並存,進入之後也以歷練為主,寶物並不是最重要的。 萌寶攻略:總裁撩妻日常 況且……」

「況且你們若能平安歸來,我便許你們一人一件寶物。」

這是禮物嗎?

限時寵婚:總裁,我有了 弟子們的眼睛都是亮堂堂的,「真的嗎!」

「嗯。」沈銜思點頭,「上次我在御寶閣買的,就算品階再低,對於你們也是難得的寶貝了。」

御寶閣!

這名氣可大多了。

光是想想就足夠他們眼饞。

說完了獎勵的事,沈銜思又拿出一本手冊來,「這是我數日來編撰的這秘境手冊,其中包括了秘境常有的妖獸和寶物,以及進入秘境的注意事項。你們進入秘境時不要放手,便能傳到同一個地方了。」

弟子們的眼睛已經從驚喜變成滿滿的感動了。

「師姐,你真好!」除了這句話,他們再也想不到別的了。

果然他們的大師姐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大師姐,想的這麼周到,其他峰應當是沒有這等福利的,他們可得把書藏好了!

沈銜思笑了笑,應付完這群師弟師妹,又站到高處看著他們,「注意安全啊。」

隨後得到感動的一群人齊聲應答:「放心吧,師姐!」

其他峰的弟子莫名其妙看來一眼,又覺得有些羨慕。

還好他們之前沒聽到這邊的動靜,否則便是羨慕升級成嫉妒了。

誰家能想到進入秘境都能編撰出手冊來!

得了這本手冊就相當於得了通關秘籍,就算每次進入秘境的地圖都不同,可是裡面的設定卻是大同小異。

這能節省多少寶貴的時間啊!

想都不敢想。

應澤峰的弟子們抱成一團,手拉著手。等待秘境一開,便如同一根麵條一樣一串的直接就進去了。

秘境每年都會開啟一次,可一次只開啟三天。

時間又緊,地圖又大。 blood x blood 再加上有不少都是頭一次進來的弟子,第一時間根本不知道該做什麼。

而應澤峰的弟子就不同了。

他們進來的第一件事是觀察周圍有沒有危險,或是其他的弟子,隨後抱成團一起看說明手冊。 將說明手冊大致看過一遍,了解秘境之內基本有什麼,在根據自己所處的環境找出相應的解決辦法,加上他們一個峰的弟子都在一路,動作迅速不少,節約了很多的時間。

其他弟子還在畏畏縮縮提心弔膽的時候,應澤峰弟子們已經規劃好了路線,一路上根據手冊里的辦法解決了不少的秘境妖獸,也獲得不少寶貝。

在第二日黃昏時,一行人發現了手冊上說明的靈液福地,眾人合力把看守靈液福地的妖獸殺死之後,集體在福地修鍊。

另一邊,董箐璇也如同劇情中吃掉了靈果,淬鍊著她的靈根。

沈銜思看過劇情,知道靈果生長的環境和靈果的描述,若是她有這個心思,把靈果寫在手冊上。就算她沒有進入秘境,應澤峰的弟子這麼多,也能搶走董箐璇的又一次運氣。

不過想了想,靈果只有一個,就算搶來了,又該讓誰服用?搞不好還會讓他們內訌,惹來麻煩。

倒不如告訴他們靈液福地的位置,大家都有份,就不會爭搶了。

淬鍊靈根變得更純凈固然好,但能被選為直系弟子,說明他們本身靈根就很好,這樣看來淬鍊也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儘管在靈液福地呆的只有半天時間,第三天清晨時就會被傳出秘境,但是對於應澤峰弟子來說,已經有一半弟子升了段。

原本還卡在練氣二三層的漲到了三四層,最高的一個已經是練氣五層。

對於一個才入門幾個月的弟子們來說這已經是最好的成績了,練氣五層的那位師兄,還是來了宗門兩年的,所以比他們高了一些。

練氣五層以前是很好突破的,但五層以上就像是翻了番,需要更加努力的修鍊才能突破這麼一層。

這是所有修鍊者的普遍煩惱,當然絕不包括絕世天才在內。

他們見過在凡塵中的散修,有窮極一生也不得築基的,也有三四十歲才練氣五層的,於他們來說目前輕輕鬆鬆就練氣三四層,都還是託了師姐贈給他們這秘境手冊的福氣。

果然師姐說得對,秘境里的寶物並不是最重要的。

秘境存在了千年,儘管是最近幾百年才發現了這秘境,但是按照每年一次進入搜寶的程度來看,就算是再多的寶物也要就被搬的差不多了。如今他們能在秘境里找到的,估摸著也還是宗主掌門或是長老想方設法把宗門的寶貝放進秘境的吧。

歷練才是關鍵,至於寶物什麼的,宗門裡該有的都有啊!

三日匆匆而過,被傳送出來的弟子或多或少都帶著狼狽和疲倦,唯有應澤峰的弟子們出來時還是神清氣爽的模樣,探查他們的修為,都各自增長了一層。

各峰紛紛驚奇地看著他們,沈銜思來接他們時,應澤峰的弟子還是被圍起來問東問西的。

「師姐!」看見大師姐來了,應澤峰的弟子滿眼的不知所措,畢竟手冊一事他們知道是絕對不能說的,可是除了這個他們也不知該怎麼回答了。

可是他們不說,沈銜思倒是自己開口了:

「我應澤峰的弟子是得了我撰寫的經驗之談,才運氣好了些。我原本也想試試對他們是否有幫助,沒想到效果還不小。」

弟子們頓時就沸騰了,也不管她只是應澤峰的大師姐,個個伸長了脖子問她,「師姐,那手冊還有嗎,能否給弟子瞧瞧?」

「我今日正為了此事而來,」沈銜思從須彌芥子中拿出一本小冊子,笑道:「這冊子我會放在管事堂請人謄寫,若是有需要的,直接去領就是了。」

「好了,才從秘境出來,大家也累極,還是早些散去休息吧。」

說完了話,沈銜思又拿出應澤峰的多人法器,將他們都叫上了行舟,飄飄然離開。

遠離了人群,滿臉疑惑的弟子正想問師姐為何前後矛盾,先前拿出的冊子這樣小心翼翼,此時又是大張旗鼓。

面對他們的疑惑臉,沈銜思便知道這群孩子都在想的什麼。

「我給你們的冊子與他人不同,裡面所記的寶物福地是其他人沒有的,切記不可張揚。」

果然師姐還是向著他們的!

小心翼翼將冊子收藏起來,已經各自決定好人手謄抄一本后,又抬起小臉對著沈銜思發誓:

「師姐放心,我們會小心保存的!」

「嗯。」沈銜思溫溫柔柔地笑,將他們帶回應澤峰后,又起身去了管事堂,把答應了的冊子放在管事堂處,給對方一個上品靈石讓他謄抄。

才出了秘境便遇上應澤峰大師姐編撰秘境手冊的事,輕鬆將董箐璇靈根淬鍊的事情蓋了過去。

原本董箐璇也想偷偷摸摸藏著寶貝的,可是聽到關於沈銜思的事,她還是黑了臉。

她不覺得沈銜思人好,而是覺得她假惺惺。

若是早就想要拿出來,為什麼不是在秘境開啟之前,而是在秘境關閉以後?

還說什麼讓應澤峰的弟子先試試水,誰沒看到應澤峰的弟子都像是得了什麼寶貝,全都升了一級。

其中絕對有貓膩!

董箐璇找來了幾個跟自己關係好的弟子,遮遮掩掩拐彎抹角,總算是把自己的意思傳遞出去了。

可是真正流言傳出去時,就變成了有人妒忌大師姐,故意找這些有的沒的編排她!

尤其是應澤峰的弟子,一口咬定了他們不過是遵守手冊上的交代大家牽著手進入秘境,才能在偶然發現靈氣濃郁的地方時大家有福同享。

這有錯嗎?

運氣好是他們的錯嗎!

況且手冊已經放在了管事堂,若是誰想要直接去領一份就是了,大家的冊子都是一樣的,明年進入秘境也是同等的知識,大師姐怎麼就假惺惺了?

再加上他們雖然都升了級,可是升的又不多,每個人都是同樣只升了一級。眾人也就理所當然的認為只是運氣好了一點,又不是得了什麼大寶貝。

編排出這種流言的人真的是心思狹隘。

董箐璇一擊不成,整個人更加鬱悶了。那些跟她原本關係不錯的人,更因為這個流言的轉變,受不住其他人看他們的奇怪眼神,於是統一把所有的原因歸在董箐璇頭上。 秋日,水涼,微風蕭瑟。

朧月山路一片又一片的上香客,半山腰的寶安寺自隋家出了位欽點的三品文官后,就被奉為風水寶地。

朧月山最貼近隋家地盤,山上的寶安寺又與隋家關係匪淺,大家都說隋雁遠是得了菩薩的保佑才有了光明前途。只不過被那魔教所害,才斷了官運。

隋雁遠這三個字,在他得了官職那一天,就傳遍了江南地界。

縱使身居朧月山下恍惚度日的明清絕,也能時常聽人提起這個名字。

他所注意的,是夜重霄果然又害了人,夜重霄果然太狂妄,得罪了不該得最的人,落得如此下場並不意外。

清酒入喉,提筆作畫。

明清絕早已沒了神醫的優雅模樣,在霍霓裳失蹤以後,他便只是一個滿身罪孽的逆徒而已。

愧對師父收養,愧對師父教誨。

原是作畫靜心,此時卻越發叫他心裡煩躁。

嘩啦一下,雙手將紙揉成一團扔出窗外,桌旁放著的精緻酒杯因為他的動作過大摔在地上響個清脆,明清絕乾脆就著酒壺,開了蓋子便喝,半點不在意自己濕了衣襟醉生夢死的形象。

一壺酒又哪裡抵得過他這樣不要命似的喝法?不過幾口,就已經空空如也了。

不得已,明清絕只能起身去買酒。

他住的地方距離朧月山並不遠,出門就是如今最繁華的一條街,走到頭就是大酒館。

「魔教被徹底剷除,這可真是大快人心啊!」

「誰說不是呢!那夜重霄不知發的什麼瘋,殺了當朝三品官,不是明擺著跟朝廷作對嗎?死了活該!」

「我聽說,那蕩婦雲輕夢也是在那時候被抓的?」

「喲!這女人終於被抓了!怎麼說啥情況,講講!」

……

吵吵嚷嚷的酒館,無非是炒炒舊飯和談談新聞。不知誰挑起了隋雁遠的話題,忽然又跟雲輕夢聯繫上了。

明清絕腳步一頓,已是半醉的他腦子裡忽然想到了什麼,可也只是一瞬間的想法,隨即被小二的叫聲打斷。

「明大夫,您又來了,這次還是打青玉酒嗎?」

「嗯。」明清絕就近找了個位子坐下,剛好側身在討論最激烈的那桌旁。

這幾人已經開始討論起雲輕夢的事情,明清絕聽見這女人的消息,酒醒了些,剛才腦海中閃過的那絲聯想再次浮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