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軒幾個縱躍,以最快的速度來到蘇紫陌的身邊。

蘇紫陌猛的回頭一看,只見納蘭文昊的手臂上被劃了一個口子,當血液噴涌而出的時候,蘇紫陌被驚得目定口呆,那雙絕美的眸子裏,是震驚,是不可置信?

“你……怎麼會?”

蘇紫陌看着那不斷流出的血液,比任何時候都要來得震撼她的心。

“陌兒,沒事?沒事的?不要擔心。”

納蘭文昊看着蘇紫陌那震驚的眼眸,眼裏閃過一絲擔心。

“陌兒,你可是傷到了?”

納蘭文昊想拉過蘇紫陌來看看,可是沐雲軒先他一步把蘇紫陌攬在懷中。

懷疑的看着納蘭文昊。

處於震驚中的蘇紫陌依然呆呆的看着納蘭文昊流血的手臂。

“孃親……。”蘇齊心裏自然知道孃親爲什麼會是這樣的表情。

“啊!齊兒,快去看看……。”蘇紫陌突然不知道怎麼稱呼納蘭文昊。

“王上。”

突然有一個身穿黑色勁裝的男子跪到地上。

“屬下護駕不力,甘願受罰。”

“無妨,你先退下。”納蘭文昊罷了罷手。

“是,王上。”

王上?蘇紫陌和沐雲軒快速的相視一眼。

他是黎夏國的王上?

可是他爲什麼會認識自己……。

爲什麼要替自己擋劍?

爲什麼……?

“青楓,加快速的,把他們全部殺了。”沐雲軒陰沉的怒吼。

“好!”子默行如流水,來回快速的穿梭在黑衣蒙面人中。

那個帶頭的黑衣蒙面人掙扎着起身,看了看沐雲軒和自己的距離,無論如何?他一定要逃出去。

他心裏預感大事不妙!這沐雲軒的修爲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現在他們被雲城的人擋住,壓根就沒有能遁走。

而現在,他的狀態糟糕之極,身體裏的內臟疼得就像要裂開了一樣,他這一步緊接着一步的計劃,跟這些人廝殺到這一步,快油盡燈枯了。

不甘心,我不甘心就這樣敗了。

帶頭的黑衣蒙面人在心裏嘶吼。

現在,他讓天門的人陷入了絕境,也讓天門註定是一場大難。

有了這次的刺殺,沐雲軒一定不會袖手旁觀,他一定會想方設法找出天門的位置,爲了保護蘇紫陌,他一定會對天門痛下殺手的。

荒蕪的大街上,每個人手中的劍沒有任何的猶豫,光華刺目,沒揮出一劍,都帶着悽豔的光芒。

“王上,讓齊兒給你包紮吧!”

有爹爹在孃親身邊保護孃親,蘇齊也有空給納蘭文昊包紮傷口。

“好啊!你叫齊兒?”

納蘭文昊一臉慈愛的看着蘇齊。

“嗯!叫蘇齊。”蘇齊點了點頭,快速的拿出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粒丹藥。

“王上,謝謝你救了我孃親,這是神級三品治癒丹,王上吃了之後,傷口很快就會癒合的。”

蘇齊把丹藥遞給納蘭文昊。

“神級三品治癒丹?”納蘭文昊看了看,深邃的眼眸裏閃過一絲震驚,“齊兒,這是你煉製的神級三品治癒丹嗎?”他到皓月皇京城已經兩天了,大街上到處都在傳着他們兄弟兩人的事情和明月山莊的事情。

“王上,這是齊兒煉製的,王上快點吃吧!我孃親看着王上流血,孃親會自責的。”蘇齊嘟着小嘴,粉雕玉琢的小臉時不時的看向蘇紫陌的方向。

“好!好!我吃。”

納蘭文昊快速的吃下神級三品治癒丹。

丹藥入口即化,他身體裏有一股熱量在身體四處油走,很快,被劃傷的傷口慢慢的癒合。

納蘭文昊心裏劃過一抹暖意,一臉慈愛的看着蘇紫陌的側臉。

看着一個又一個自己帶來的人倒下,帶頭男子一雙眼眸裏陰沉得衝血,他真的不甘心,若非修爲在體內一點點的流失,玄氣乾枯,自身處在油盡燈枯的地步,他自信還可以一戰。

哪怕不敵,不是沐雲軒的對手,可也比現在要好,此時太憋屈。

他不會死在這裏的,慢慢的,男子尋找着機會逃走。

“咻!咻…………!”

又一道劍光劃過,肆意的廝殺讓天門的人驚怒交加,卻沒有辦法,他們根本就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沐雲軒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裏怒氣滾滾、眼眸裏殺意滔天!

而天門的人也有一股血拼到底的決心,就是看着一個個自己的兄弟倒下,他們依然無動於衷。

沐雲軒冷笑,這就是天門的訓練出來的人,他們心裏沒有情誼,沒有親情,有的只是爲達目的而不擇手段。

這一幕,深深震撼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殺!”蘇櫟聲音鼎沸,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滿是怒氣,一個殺字,蘊含着鋪天蓋地的怒氣。

剛剛他看到那劍向孃親揮過去的時候,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裏有多害怕!

他能做的就是殺了這些人,讓他們再也不能興風作亂。

今日,他蘇櫟要大開殺戒!

而他的一聲怒吼,讓衆人的目光都聚到了他的身上。

“櫟兒,不要……。”蘇紫陌大聲喊道。

可是蘇櫟置若罔聞,小小的身影如游龍,下手十分的狠厲。

很快,幾個黑衣蒙面人就掉在地上。

“雲軒,去攔住櫟兒,他剛剛看到我差點受傷,他此刻心智全部被怒火取代了。”

“陌兒,你覺得櫟兒不殺了他們心裏的怒氣能消嗎?”

沐雲軒無動於衷,他沐雲軒的兒子,該狠的時候一定要狠,決不能心慈手軟,要不然就是放虎歸山。

“雲軒,你瘋了,櫟兒只有五歲……。”

猛的,蘇紫陌反應過來,櫟兒只有五歲又能怎麼樣?這個世界,你不狠,就會被別人殺死,六年了,她始終還是沒有完全融入這個時空。

帶頭的黑衣蒙面人狠了狠心,今天雖然殺不了蘇紫陌,但是他的目的已經達到,玄冰雪練已經問世,蘇紫陌在也沒有平靜的日子可以過,八大玄器一定在她們母子四人的手中。

猛的,男子扔出一枚煙霧彈,當蘇櫟的玄氣到了男子的位置時,男子消失在了原地,地上被擊出一個大坑。

衆人不由得驚訝又震驚不已的看着蘇櫟,一個小小的身體裏,居然能爆發出這樣強悍的力量,要是那個黑衣蒙面人在慢一點點,一定會被撕得粉碎。 隨即,最後幾個黑衣蒙面人也倒地。

“哈哈……!”蘇紫陌自嘲的冷笑了一聲。

寂靜的街道上,爲有這聲冷冷又嘲諷的笑聲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陌兒……。”

“孃親……。”

沐雲軒和蘇齊都一臉着急的看着蘇紫陌,不知她這一笑爲何?

“我笑笑不可以啊!我的兒子這麼厲害!”

蘇紫陌美麗的臉上洋溢着得瑟的笑容,那眼眸裏的痛一閃而過,如果……沒有如果,蘇紫陌快速的止住自己的思想,她在的這個世界裏,永遠都不會有她想象中的那樣和平。

衆人一聽,頓時風中凌亂,頭頂上飛過一羣烏鴉,有這樣得瑟的人嗎?

她兒子厲害,誰都看見了啊?

她用的着這樣狂嗎?

頓時,衆人心裏心思各異。

“孃親。”蘇櫟飛身回到蘇紫陌的身邊,看着孃親的臉上雖然是在笑,可是那眸子中的擔憂和痛,只有他纔看得出來。

“孃親,櫟兒讓你擔心了。”

蘇櫟隱去滿身的戾氣,乖乖的時候,粉雕玉琢的模樣非常的惹人愛。

蘇紫陌蹲下,一臉疼愛的看着他。

“櫟兒很棒! 歡樂頌 是孃親……。”蘇紫陌眼眸閃了閃,沒有在往下說,也許,讓櫟兒多遇到這樣的情況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不是冤家不聚頭,那在世間神祕的天門居然要殺她蘇紫陌。

她剛剛那番心思,又讓自己差點受到傷害,以後再也不會了,也許,不斷的接受挑戰,纔是她蘇紫陌來到這世界上迷戀其中欲罷不能,未知,纔是最大的魅力,越是不可知不可測,對她蘇紫陌越是充滿了you惑。

“孃親。”蘇櫟好看的眉頭皺了皺。

“沒事,櫟兒,等回去了孃親在告訴櫟兒好不好?”

“好!”蘇櫟聽話的點了點頭,晚上回去他會去找孃親的,孃親剛剛分明是有話要對他說。

蘇紫陌這才轉頭看向皓月皇他們,想必皓月皇目睹了方纔的一切了吧?作爲皇帝,心裏……。

“吾皇!依民女看,今天就到此爲止吧!商鋪都在皓月國京城,以後吾皇有的是時間來逛。”

“也好!朕也有些累了。”皓月皇臉色有些蒼白,這樣的廝殺,讓他很沒有安全感,一雙眼眸卻瞟向了蘇櫟,這蘇櫟真的好厲害,他看着如此弱小,居然有這麼大的爆發力。

“皓月皇!”這時,納蘭文昊上前,和皓月皇打招呼!

“你就是半年前新繼任的黎夏國王上?”皓月皇打量着納蘭文昊,這納蘭文昊有些神祕,又在半年前突然繼位,眼下親自來了皓月國,也不知道是爲了何事而來?

我老婆是鬼王 “正是孤王,孤王會在慶國典的時候進宮正是拜見皓月皇的。”

“那朕就先回宮了。”皓月皇說完,帶着自己的人離開,他倒是不怕其他國家生出什麼亂子來,幾國之間有盟約在,誰也不敢輕易的去打破。

“王上。”納蘭黎昕擔心的看着納蘭文昊的手臂。

“昕兒,孤王沒事。”

納蘭文昊看了看蘇紫陌,脣角微微蠕動着,看了看其他人,始終沒有說話。

而蘇齊也把蘇紫念從火銀上帶了下來。

衆人的心思剛剛停留在天門的人上,現在纔想起蘇齊的火銀蛇來。

可是蘇齊根本就不給他們詢問的機會,快速的把火銀收回丹田。

“陌陌。”蘇紫念一回到地面上,就直奔蘇紫陌的身邊,剛剛的一切,她在上邊看得揪心。

遂看向納蘭文昊,“多謝王上,要是不王上,我們陌陌就該受傷了。”

“無妨,一點小傷而已。”納蘭文昊慈愛的看着他們姐妹倆,他這個做父親的,從來沒有對她們兄妹三人盡過一點做作爲父親的責任,實在是有愧於他們兄妹三人。

“陌陌,沒事吧!”赫雲霆和蘇清絕急急的走了過來。

赫雲霆邊走邊喊,“怎麼回事?我這才離開一會,你們這邊就出事了?”蘇紫陌眯了眯眸,這要出事不是她能決定的事情。

“你們怎麼過來了,其他商行沒有什麼事情吧?”

“有事也是一點小事而已,都解決了?”

赫雲霆閉了閉眼睛,現在有事的是她們。

“陌兒,你不用擔心,世譽,吳江,天痕他們帶人在每個商鋪巡查,不會有事的,到是你們,怎麼會突然遇到刺殺呢?”蘇清絕一臉擔心的看着蘇紫陌,他就知道,陌陌的身份一被世人知曉,一定會有很多麻煩的。

蘇紫陌諷刺地勾起嘴角,她什麼事都可以不在意,但是關乎她生死的事情,她不能不弄明白,天門的人爲什麼要殺她?

“哥哥,罷了,這件事情我們以後再說,既然其他店鋪沒事,陌兒就先不過去了。”

“每家店鋪開張,生意都非常好!有哥哥在,陌兒你先帶齊兒和櫟兒回去休息。”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

“剛纔莊主所用的是八大玄器之二的玄冰雪練吧!”

突然,淡淡的聲音闖進蘇紫陌的耳朵裏。

蘇紫陌猛的回頭,說話的正好是禹王慕容澤禹。

慕容邵峯看了慕容澤禹一眼,剛剛他看到陌陌用玄冰雪練,他就知道,陌陌身上有八大玄器的事情,禹王一定會看得出來的,心裏不由得漫過一絲擔心,禹王是一個爲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只怕陌陌以後……。

蘇紫陌轉身走向禹王,身上的氣息帶着幾分冷冽,那驚豔絕絕的容顏上,那雙直勾勾的看着禹王的美眸裏,卻有着一種讓人沉醉的迷茫,“禹王好眼力,是玄冰雪練沒錯,怎麼?禹王也在窺視着那世間的八件寶貝?”

蘇紫陌的語氣極爲諷刺,看着慕容澤禹的目光就如看偷兒一樣。

讓慕容澤禹感覺自己被蘇紫陌當成賊一樣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慕容澤禹非常的不爽,從頭到腳被一種蒙羞的感覺包裹着,慕容澤禹雙拳慢慢緊握,以此緩解心裏的怒氣。

他怒,蘇紫陌更怒,那絕美的臉上散發着如冰封千里的寒氣卻在瞬間漫開,寒意充斥着慕容澤禹的每一寸肌膚。

猛的,慕容澤禹瞥見了那漂亮的眸子中突然升起的毛骨悚然的殺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