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信心給人家秒殺。

萬一自己被纏住了,他的那些小弟過來把林沐雪給纏住了怎麼辦?那不還是功虧一簣了?

能不打還是不打的爲好,作爲慎用型的修煉者,江北覺得他應該穩住,得想個什麼萬全之策。

不然碰到個強者就打一架,那不屬於咱該有的行爲。

說實話,現在藤龍有點鬧心,這地方一直都是他的底盤,這次來了這麼多的修煉者,他也明白,聽他祖爺爺說過,隔很久就會有人來送食物。


沒想到,他爹都沒碰上,叫他給碰上了,而且來的還都是水屬性的女修士。

水屬性,好東西,對木系的藤龍家族來說簡直就是大補。

而且這幫女修士雖然實力差了些,但說到底還是合谷境的,他很是開心。

但是眼下這不知道從哪冒出來個這東西,還敢對他出言不遜。

這不是坑爹嗎?主要還是離得太遠了,感受不到他的實力,而且這修士之前出手好像也並不是特別強……


擊殺了自己那麼多手下,賊尼瑪,此仇不共戴天!敢殺自己的手下!

怒氣值+166

得弄了他。

而且來的修士都這麼渣,這男修士就是強也強不到哪去,對,沒毛病,出去弄了他!

怒氣值+66

算了……還是先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吧,活着不容易,當初他爹就是出去玩的時候在火山口跟人家打起來了,被人燒的啥也沒剩下。

所以到了藤龍這一代也是慫的很,正好今天就碰到江北了……

雖說有點忌憚這個男修士,明知道自己在這,還敢這麼說話,這男的八成也得是個人物,不好惹的那種……

但是!氣勢得足啊!畢竟這是他的地盤!

“哼!”先哼一聲,壯壯膽!

“哼尼瑪哼!聽不懂話嗎!讓你出來嘮嘮嗑很費勁嗎?非得罵你你才老實?”江北實在是忍不住了,這勞什子藤龍怎麼磨磨唧唧的,你別逼我,真給我逼急眼了我把吞天魔功開上就帶着林沐雪跑。

我就不信你真能追上我,也就是帶着姑娘跑路太丟人,本尊不太屑於做這種沒骨氣的事。

藤龍:???

他是認真的嗎?他這脾氣怎麼這麼衝?

怒氣值+266

此時。

說這藤龍心裏不慌是假的,而且就江北剛剛這麼一吼,他也有點動容,作爲一個強者,怎麼能這麼磨磨唧唧的?說不過去。

“來者何人!”藤龍咆哮了一嗓子,兩旁的大樹瞬間分卡,藤蔓向上伸,也將這藤龍的整個龍身都顯露了出來。

在這參天大樹之中盤繞着!如同是與這樹林長在了一起一般!畫面感非常強烈。

而他的眉眼,倒真如東方的那種巨龍一般,兩個大鬚子那叫一個長,而他的身軀,江北這麼一約莫,得有個上百米吧?都在這盤着呢還這麼嚇人。

江北咧了咧嘴,大哥我錯了,剛纔我不該那麼衝的,咱們有話好說。

你這都不用動手,我已經感受到你的生猛了。

但是,氣勢上還是不能輸,作爲猛男集團的董事長,他得讓這藤龍也感受感受他的生猛,不然這玩意要是說動手就動手了怎麼辦?

那樣不好。

“本座滅霸,猛男集團董事長是也!”江北上前一步,冷聲喝道。

藤龍現在有點懵,滅霸,這年頭還有叫這種名的?

嘶~有點嚇人啊,還什麼猛男,今天看這情況是不太好辦了。

二人在心裏可謂是各懷鬼胎,但是共同點就是都慌,藤龍自從生下來就本分老實,在這森林他就是老大,也沒個敢跟他急眼的東西。

如今碰到了江北,還真是給他嚇唬住了。

江北不也是嗎?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突然就碰到了這麼嚇人的東西,而且身邊還有林沐雪呢。

這可是老爹認定的兒媳婦。

心裏打定主意,大不了就先抱着她跟這藤龍搞一搞先試試,實在不行就趕緊跑,至於那些小弟子,再說。

江北雖然心地善良,但是也沒欠她們的,而且她們還對林沐雪冷眼相向,遇到點危險就這樣,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一時間,江北和這藤龍都沉默了,在思考着。

到底要不要打,江北是鐵了心了要打的,狠話都放出去了,不打太丟人。

巧了。

藤龍也這麼覺得。

離得近了也感受到了這滅霸散發着的靈力威壓,雖然明顯的感覺不是那麼誇張,但是他這敢這麼說話還是嚇到了他。

還是得先碰一碰試試,看看這小子到底是個什麼水平,要是好欺負,就給他也留下了。

要是不好辦,自己調頭就跑,反正在他這地方,只要藏住了就沒什麼問題。

嗯……

“好小子!大言不慚,還敢闖我祖林!” 江北有點懵。


瞬間!神識外放!兩千米先溜一圈!他奶奶的,太嚇人了,這是人家祖宗待着的地方?這什麼藤龍族有毛病吧?

這祖祖輩輩就在這破地方待着?不嫌小?腦殘……

還有,關鍵的是,你能不能把你爹你爺爺什麼的都叫出來,讓我見識見識,你別這麼嚇唬我啊!

“哼!藤龍,你真以爲我是嚇大的!祖地?你把你長輩叫出來看看啊!”江北上前一步,滿滿的挑釁意味,咱可不是嚇大的!

但是,這在藤龍的眼中看來已經是吃驚萬分了,沃日,這小子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他怎麼知道我是藤龍的?

好可怕……

“修士!我藤龍族世代單傳,如今也只有我!但是你擅闖我祖林,你該當何罪!”藤龍冷哼一聲,根本就不避讓,這可是他老巢!慌什麼的!

江北懂了……這小子無父無母,可憐得很。

“放你孃的屁,誰闖你祖林了?要不要點臉?”江北反過身就是破口大罵,對不起,我這人毫無素質可言。

藤龍:???

這修士好生的不要臉,他不光闖我祖林,他還罵我,現在他還嚇唬我,嚶嚶嚶……

“你家祖林?誰說的這是你的?寫你名了?我說這是我的祖林有問題嗎?”江北再上一步,可能也看出來了,這藤龍有點蠢。

只見這藤龍身體猛地一震,臥槽,他說的有道理!以後得在樹林外面掛個牌,寫上這是我們家的!

可是現在該怎麼辦?這修士太不要臉了,怎麼給他弄了!得智取!這修士好像很有底氣。

一旁的林沐雪還在忍,想笑,但是笑不出來,對面有個這種東西,哪敢胡來。

而且她心裏也慌得很,此前就從沒見過這藤龍,她和冰寒閣的那些弟子都那麼艱難了,這藤龍的實力根本就不是她敢想的。

也在爲江北擔心,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打得過這藤龍,要是打不過,今天也就只能栽在這了,早也是死,晚也是死,只是連累了他……

藤龍心裏這個難受啊,這可怎麼辦啊,好不容易想到了佔據了主動的理由,這轉手就被人家給翻過來了。

“修士!你休得胡言!此乃我藤龍祖祖輩輩所在之地,豈容你放肆!你們擅闖我祖林,必須要爲此付出代價!”藤龍一臉怒意的喝道。

江北見狀,這玩意也特麼不好騙啊,智商明顯可以,抓着這個不放了還。

怎麼整,這叫什麼事?不行就打一架!手底下見真章!咱吊也不怕你昂!

“付出代價?你說說吧,什麼代價?”江北冷哼一聲,點上一根菸,火星點點,在這黑夜之中顯得格外的醒目。

шωш ¸тt kдn ¸℃o

那藤龍身體明顯的一震,這小子還會玩火!這特麼要是個火系修煉者,那可真不好辦了!

“小泥鰍,說啊!你還想讓本座付出什麼代價?”江北挑了挑眉毛。

又感覺差了一些,伸出左手,嘩啦一下,一大把丹火就出來了!在菸頭上燎了一下。

那藤龍明顯的向後退了一下,滿臉謹慎的看着江北。

江北撇了撇嘴,真是呆逼,早就知道這木系的東西怕火,早點放出來好了。

端着着大丹火,朝前走一步,“嗯哼?說話啊老弟,怎麼個代價?”

那藤龍又往後退了退,滿臉的陰沉,“修士!你你你你你,你別過來!”

藤龍是真的急了,你麻蛋,你埋汰我也就算了,你別嚇唬人啊!

“上,上!都給我上!攔住他!把他給我攔住!”藤龍驚吼了出來,雖然不太想動手,但是現在也沒什麼辦法了!

可是這火屬性的修煉者,在屬性上天克他,而且在江北若有若無的悄悄摸摸的運轉吞天功法的時候,靈力的濃郁程度也讓這藤龍感受到了,這修士的實力明顯不俗!

江北叼着煙,就直接往旁邊要聚攏過來的大樹妖的樹幹上一靠,手上的小火苗劃拉一下,那樹妖動當真是都不敢動一下啊……

“小泥鰍,你在這陰陽怪氣什麼呢?要打你就直接打,我也不是怕你。”江北一臉笑容的說着。

甚至還感覺不太夠,挑了挑眉,“嗯哼?對不對嘛,有話好好說就完了唄,動不動就讓我付出代價?”

“你可能不知道當初想讓本座付出代價的東西都怎麼樣了,嗯哼?”

藤龍有點懵,到底是誰在這陰陽怪氣的?你特麼大晚上的不睡覺在這嚇唬我你有勁嗎?


“說話啊?嗯哼?”

“修士!你別以爲我怕了你,有能耐你收了那火焰!”藤龍嘴角都抖了,感覺自己今晚真是幹了件蠢事。

江北也不慫他,看着這些大蛇什麼的都聚攏過來了,隨時可能開戰。


微微搖了搖頭,輕聲問道:“你說說你,惹到誰不好,非得惹到我頭上?嗯哼?”

來自藤龍的怒氣值+366

不行,不甘心,是真尼瑪不甘心!

“修士!你不用火屬性功法,今天我們手底下見真章!”

“嗯哼?”江北挑了挑眉毛,我也不會什麼火屬性功法啊。

來自藤龍的怒氣值+455

你嗯哼尼瑪啊!你會不會好好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