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回答,身上的重量突然消失,溫度一消失,傅歆猛地一哆嗦。

她側過頭,看著男人高大的身影朝著門外走去。

她說錯了什麼嗎?傅歆小聲嘟囔了一句,倒也沒有多想,嬌小的身子在床上快速一滾,然後鑽進了溫暖的被窩裡。

只是剛閉眼,被子便被人猛地一掀開,冷空氣鑽里進來,傅歆縮了縮身子,瞪著眼看著突然出現的男人。

「你怎麼………」話還沒說話,便看到他手裡的噴霧,一愣,剩下的話全部卡在了喉嚨里。

莫琰沒有說話,冷著臉將她從被窩裡拖了出來。

傅歆沒有掙扎,任由他拿著噴霧在自己臉上噴撒塗抹著。

為了方便給她上藥,莫琰將大燈打開,原本昏暗的房間頓時如晝,傅歆悄悄的睜開眼,便對上一張放大的俊臉,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不可否認他有一副很好的皮囊,只是若性格不那麼討人厭的話,或許她……

似想到了什麼,傅歆目光一滯,獃獃的看著那雙深幽的眸。

「好了!」絲毫不在意女人打量的目光,莫琰將手裡的噴霧放下,原本乖巧的女人在聽到他的話后,思緒瞬間回神,身子往後一退,然後快速的鑽進了被窩裡。

傅歆拽著手裡的被子,臉頰有些燙意,眼裡有些震驚,似不安一般,全身上下都鑽入了被中,只留下一雙眼兒骨碌碌的緊盯著窗外。

身後,安靜得有些詭異。

掌心細細的冒著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卧室里傳來細微的響動聲,然後眼前一暗,柔軟的大床隨著男人上床而微微塌陷下去。

然後,細微的呼吸聲在身後響起。

良久,也沒見男人有任何動作,傅歆似乎不習慣突然的安靜,她動了動身子,剛把腦袋探出來,突然一雙大手便將她整個身子攬入一個溫暖的懷抱里。

「阿琰?」

「睡吧,今天不碰你了!」

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然後,是更安靜的沉默。

直到身邊傳來女人平穩的呼吸,原本抱著她的男人輕輕將放在她腰側的手慢慢的收回,高大的身軀從床上坐起,拿起睡袍隨意的搭在身上,然後朝著陽台走去。

夜晚涼風習習,吹在身上有股涼意,莫琰扒了扒頭髮,拿出了一根煙點上。

猩紅色的微光在夜晚格外顯眼,一明一滅,隨著淡白色的煙霧吐出,深邃的眼眸微微一眯。尼古丁彌散在肺里,讓他的思緒越發的清晰。

「嗡~!」

手機劇烈的震動著,目光一斜,修長的手將手機拿起來,按下通話鍵。

「說!」

「先讓他在裡面呆幾天,再派人好好招待招待,要是再不老實,斷了他的手腳!」

「嗯,你辦事我放心,好!就這樣!」

『啪』

將電話掛斷,價格昂貴的手機被他隨手一丟,直到手中的煙蒂燃盡,這才熄滅煙蒂轉身走進了卧室。

今天是初五,按照莫家的規矩,莫家人都必須去醫院探望莫老爺子陪他老人家吃個飯。傅歆作為莫家的孫媳婦,自然是不能缺的。

其實依照傅歆的身份,根本就不夠資格嫁入莫家的,可是莫老爺子喜歡,他第一眼看到傅歆的時候就覺得這個女孩模樣漂亮,性子純良。

莫老爺子活了大半輩子了,什麼樣的人沒見過,比起和莫琰一起長大的甄芙來,他覺得傅歆這樣的女孩更適合他的孫子。

莫老爺子向來是個說一不二的主,他認定的事就算是十頭牛也拉不回來,莫琰的父親莫弘倒是對傅歆談不上喜歡也不討厭,只要她對兒子好,其他的便無所謂。只是莫琰的母親王敏之雖然千萬個不同意。

王敏之出生富貴人家,門第之間看得很重,自然也就不會同意傅歆這種小門小戶的人家,只是迫於莫老爺子的壓力也不敢多說什麼,雖然表面不說,當時暗地裡不知道給傅歆使了多少絆子。

要不是莫老爺子一直給她撐腰,或許她早就跟莫琰離婚了。後來直到莫琰最後搬出了莫家,傅歆的日子才好過了起來。

只是每次婆媳相遇,王敏之從未給過她好臉色看過,傅歆也聰明,知道婆婆不喜歡自己,盡量不讓自己出現在婆婆的視線里。除非實在是沒辦法,傅歆也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免得礙眼。

要不是莫老爺子,或許她傅歆還真不願意去王敏之面前礙她的眼,可是一想到那個對她很好的莫老爺子,傅歆說什麼也不可能不管不顧的。

傅歆下了課,便匆匆的往醫院趕去,莫琰給她打了電話,公司還有一些事情沒有處理,可能會晚一點去,傅歆倒是無所謂。

趕到醫院的時候,大老遠的便聽到婆婆王敏之在莫老爺子面前嚼耳根,無非就是自己嫁到莫家一年,連p都沒放一個,各種巴拉巴拉。

傅歆撇了撇嘴,在心裡翻了個大白眼。

「爺爺,我來了!」傅歆走到門口,笑著喊道。

原本板著一張臉的莫老爺子在看到傅歆的出現,渾濁的眼裡頓時一片亮色。

「哎呀,我們家小小歆來了啊!」莫老爺子笑著,朝著傅歆招了招手,示意她過去。

「媽!」傅歆對著一旁的王敏之打了個招呼,然後乖巧的站在了厲少爺子身邊。

王敏之看到傅歆,目光一沉,惡狠狠的瞪了傅歆一眼。

傅歆倒是無所謂,婆婆的態度她早已經習慣了,只要自己不亂說什麼,王敏之也不敢當著莫老爺子的面挑自己的刺。

「小歆啊,你怎麼這麼久才來看爺爺啊,對了,莫琰呢?那小子沒跟你一起來?」說著,往門口看去,當沒看到孫子的身影時,莫老爺子原本笑呵呵的臉一沉,有些不悅。

「莫琰說公司還有點事沒有處理,可能會晚一點!」

「這小子,到底是公司重要還是我這個老頭子重要!!」人到了年紀,脾氣便會有一點古怪,莫老爺子聽到孫子竟然為里公司一點事,竟然遲到,臉色難看。

「爸,公司的事情那麼多,您也要體諒一下莫琰啊!」見公公生氣,王敏之感覺為自己的兒子說話。目光瞥過傅歆,不滿的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會說話就不要說,免得惹老人家不開心。

傅歆倒是毫不在乎,只是她也不願意莫老爺子不開心,當下笑著說道:「自然是爺爺重要了,再說了,難道爺爺只喜歡莫琰嗎?小歆來看爺爺,爺爺不高興嗎?」

說完,委屈的癟著小嘴假裝生氣道。 莫老爺子一聽,當下什麼火氣都沒有了,笑呵呵的說道:「怎麼會,我們家小小歆爺爺最喜歡了!你這手怎麼了?」莫老爺子這才注意到傅歆的手上纏著紗布。

「沒事,不小心摔了!」

「那臭小子怎麼照顧你的?有沒有看醫生?」聽到她摔了,莫老爺子關心的問道。

「哈哈!」察覺到婆婆投來的不悅目光,傅歆尷尬的打著哈哈:「看了呢,爺爺,今天外面太陽很好,我推您出去晒晒太陽吧!」

莫老爺子腿腳風濕嚴重,據說是當初打仗的時候傷了腿,當時醫療設備有限,便落下了毛病,隨著年紀越大,各種問題都出來了,到最後連行走都困難。

「好好好,還是我們小小歆疼爺爺!真是個好孩子!」莫老爺子笑呵呵的點了點頭。

傅歆沒有說話,伸手便小心的將莫老爺子扶起來坐在輪椅上,然後推著他往外面走去。

王敏之看著兩人消失的背影,原本保養得宜的臉上露出一抹厭惡,隨後似想到了什麼,快速的從包包里掏出電話,撥打里過去。

莫琰剛到三樓,還未到病房門口,便看到一個高挑的身影從病房裡面走了出來。

當看清楚那人的臉時,烏黑的眸子一沉。

「你怎麼在這裡?」

「莫琰,我……」

「你先回去,等會兒我再和你打電話!」顯然對於甄芙的突然出現有些始料不及,但是更多的是不悅。

「可是莫琰,是伯母給我打的電話!」見莫琰竟然想趕自己離開,甄芙的心情有些微澀。她知道莫老爺子自從生病後,一直在醫院,莫家的人每月初五都會來探望老爺子。

她以為按照她和莫琰的關係,怎麼也會把自己也帶過來,可是,卻從未有過。

今天接到了伯母的電話,讓她來醫院探望一下莫老爺子,她不知道有多高興,這是不是就代表著,她已經得到了莫老爺子的同意了?

只是她來了,卻沒有見到莫老爺子,而莫琰見到她的第一眼竟不是高興,而是叫自己先離開。這要她怎麼甘心。

「聽話,今天不合適!」

「我不要,莫琰,你別擔心,我會要爺爺喜歡我的!」語氣有些放軟,她將手中的開水壺放下,小手伸出輕輕挽著莫琰的手臂撒嬌道。

化得精緻的眼兒微微眯著,小嘴一撅,嬌艷的小臉上滿是乞求。

「芙兒,這裡……」

『叮!』

莫琰皺著眉頭剛想要說什麼,電梯的門就這樣毫無預警的打開了,接著,一個笑得俏麗的女人推著輪椅和莫老爺子說著什麼。

四目相撞,幾人同時愣在了那裡。

「爺爺!」

「你們……」

「她是?」

幾人齊齊出聲,只有莫老爺子原本笑呵呵的臉上頓時沉了下來,目光緊緊的鎖定在甄芙的臉上。

甄芙被莫老爺子看得下意識的全身一抖,卻還是努力撐起一抹笑:「爺爺!」

「誰是你爺爺了,不要亂喊!小歆,推爺爺回去!」莫老爺子一點也不給面子,冷著聲音說道。

「哦!」傅歆有些尷尬,畢竟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甄芙,而且……

視線落到兩人交纏的手臂上,精緻的小臉兒上帶著淺淺的笑,禮貌卻也帶著幾分生疏。

只是心裡的小小歆卻不滿的撇了撇嘴,乖乖,還沒離婚了,就在正妻面前光明正大的紅杏出牆了?這是來示威的?

莫琰看著傅歆淡淡的掃了自己一眼,顯然對於甄芙的出現毫不在意,眸光有些冷意。

「莫琰,她是誰?」甄芙看著傅歆那張漂亮的小臉兒問道。其實她一眼就看出了,那個女人就是那天在莫琰辦公室里的女人,而且剛才莫老爺子叫她什麼?一一?能讓莫老爺子喜歡,看來那個女人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想著自己和莫琰在一起這麼多年,卻從沒有得過莫老爺子的高眼,那個看起來不怎麼樣的女人,怎麼就讓莫老爺子對她那麼好?

越想,心越不甘,可是礙於莫琰在,甄芙仰著漂亮的小臉兒,語氣柔和的問道。

「她是……」

「表哥,你怎麼還不進來啊?」

莫琰剛想說話,傅歆不卻知道什麼時候,在病房前探出一個小腦袋,眉眼彎彎的模樣說不出的清純可愛。

表哥?

第一卷撲到了第十章關係不同尋常(3)

莫琰聽著那一稱呼,胸前翻滾,只覺一口氣血卡在胸口不上不下,難受得厲害。

「表哥?」甄芙顯然也愣住了,表情有些不敢置信。

「……」莫琰沒有說話,當他對上那張笑得一臉燦爛的小女人時,臉色越發沉得厲害。

病房內,所有人都沉默著,只有傅歆一臉笑呵呵。

端茶倒水,洗水果,好不快樂。

「小歆啊,到爺爺這裡來!」莫老爺子看著傅歆忙上忙下的伺候大家,臉色有些難看。

「啊,可是爺爺,痰盂我還沒有清理乾淨呢!」傅歆彎腰,正打算把莫老爺子床下的痰盂拿出來清洗。

其實這些事情本來護士都會做的,可是沒到初五,只要莫家的人回來,莫老爺子堅決不讓任何護士伺候自己,用他的話來說那就是自己撫養子孫這麼多年,難道連讓他們伺候的資格都沒有?於是這些端茶送水,清洗整理自然就落在了這些子孫的身上。這個月剛好輪到了傅歆。

在莫家,只有莫老爺子對她是真好,傅歆對於這個老人也很是尊重,所以做起這些事來到也沒有覺得什麼應不應該的,中華上下五千年,本就以孝為先,何況,她也早已經把莫老爺子當自己的爺爺。

「好了,陪爺爺來聊天,這裡不是還有閑人嗎?」說著,視線朝著某個站在莫琰旁邊的女人掃了過去。

甄芙被莫老爺子的目光一看,站在那裡臉色一白,顯然是沒想到莫老爺子竟然想要她去洗痰盂?痰盂那麼臟,她才不願意。

想著,便站在那裡,沒有動,視線卻忍不住往莫琰的身上投去。

「哎呀,爸,這事兒傅歆做不就好了,芙兒不是還要給您剝橘子嘛,對吧,芙兒?」一旁的王敏之見狀,一邊說著,一邊用手肘捅了捅甄芙道。

「啊,爺爺,您要不要吃橘子?」甄芙有些結巴,比起洗痰盂,剝橘子實在是好太多了,說著,便笑著走到莫老爺子面前,打算拿起桌上的橘子剝。

「滾滾滾,不稀罕就滾蛋!」莫老爺子怎麼會看不出這女人打得什麼鬼主意,不想伺候早點滾蛋,免得礙眼。

「爺爺,照顧您是我們莫家人的責任,芙兒畢竟還是外人!」

冷淡的話語傳了過來,甄芙原本尷尬的小臉兒上露出了一抹驚喜,只是隨著男人的話語說完,臉色卻越發慘白的厲害。

他,他什麼意思?他說她是外人?如果她是外人,那那個女人呢?

眼底的蒼白被惡毒取代,甄芙瞪著站在莫老爺子床邊的傅歆,臉色有些扭曲。

被甄芙這麼一看,傅歆眉頭一皺,隨後似想到什麼,彎腰將痰盂拿在了手裡。

「好了爺爺,您就不要為難這位小姐了,這點事兒我能做的,您是不是嫌棄我照顧得不好啊?」說完,撅著小嘴兒,有些委屈。

一句話,便讓莫老爺子沒了聲音。

「好吧好吧,我老頭子說不你們贏,去吧!」無力的揮揮手,莫老爺子也不再多說。

傅歆笑著點了點頭,只是當視線掃過莫琰所在的方向時,小小的臉兒上揚起一個大大的笑臉,眼底滿是得意。

看吧看吧,是不是從沒有見過這麼大度的妻子,在小三面前還能幫她解圍?

莫琰沒有動,目光落到傅歆身上卻沉得厲害,傅歆看著,有些不解,難道自己哪裡做錯了?

清洗乾淨從廁所里出來,傅歆感覺房間里的氣氛有些怪異,視線在幾分的臉上掃了掃,傅歆剛想要開口,卻見婆婆王敏之站在那裡,保養得宜的臉上露出一抹怒色,在看到傅歆進來的時候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惹得傅歆摸著小腦袋一臉莫名其妙。

而甄芙更是尷尬得不得了,站在那裡小臉兒漲的通紅。

其餘人就更不用說了,傅歆和莫琰兩人隱婚的事情本來也只有極少數的幾個人知道,就算他們不知道,但是從詭異的氣氛里也猜到了什麼。

「沒什麼事你們先走吧,我要休息了!」一場好好的家庭聚會就被破壞掉了,莫老爺子氣哄哄的被隨後趕來的護士扶到床上,開始下逐客令。

「爸!」

「還沒死呢!快滾,看著礙眼!」話語間意有所指。

王敏之聽到公公的話,臉色也有些難看,當下也沉著臉,一把拿起包包招呼也不願意打便轉身離開。見大嫂一走,其餘人也不再多說什麼,說了幾句讓老爺子照顧好自己,然後一一離開。

甄芙見王敏之一走,自然也不好在多呆,她看了一眼莫琰,卻見他連一個眼神都沒有,心底有些失望,跟著起身離開。

「啊,爺爺?」發生什麼事了?

「丫頭啊,爺爺沒事,今天你也忙了一下午了,先回去吧,啊~」也只有面對傅歆的時候,莫老爺子才有好語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