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兩人確實見面了,通過魔能影像見了一面。

利用魔能進行影像和聲音的傳輸已經是相當成熟的技術,其中聲音傳輸基本上得到了大範圍普及,而魔能影像的傳輸則因為成本高昂還沒有被大範圍適用,但這對於天空聯盟卻不算什麼,格朗每一次聯繫聯盟的時候,都是通過魔能影像進行聯絡的。

「洛奇,好久不見了。」

在看到了洛奇后,威爾頓的影像就笑了笑。

「聖騎士閣下。」

見到威爾頓,洛奇也是趕忙施禮,完全沒有拿城主的架子。

「聽說你要加入到鬱金香戰區的戰鬥?」

「這個……」被威爾頓這麼一問,洛奇就撓了撓頭:「就是想打打游擊而已,我的實力太弱,也幹不了什麼大事。」

「呵呵,有這份心就是好的。」

聽到這話的威爾頓笑了兩聲,緊跟著就說道:「既然你有這種想法,我正好也有些事情需要你來做……」 帶著疑惑去了大使館,等到洛奇離開時,臉上已經掛滿了凝重……

回到自己的城主府,洛奇沒有見任何人,直接就將自己關在了書房,盯著世界地圖整整看了一整晚,等到第二天才走出來。

「威爾頓都說什麼了?」

當洛奇從書房中走出來的時候,他臉上的凝重已經消失,看起來就彷彿沒事人一樣,但任誰都能看出來他和威爾頓之間肯定談了非常重要的事情,而這話其他人是不能問的,只有莉莉雅有資格詢問。

「沒什麼。」

可是面對莉莉雅,洛奇卻是搖了搖頭:「聖騎士閣下只是向我提供了一些情報。」

從練習生到影帝 看了莉莉雅一眼,洛奇笑了笑,顯然對自己和威爾頓的談話內容不想多說,因此還不等莉莉雅開口他就反問到:「格朗來了嗎?」

「一大早就來了,但已經走了。」點了點頭,莉莉雅說話間就拿出了一份地圖:「他讓我將這個交給你,說是威爾頓交代的。」

「對,就是這個!」

接過莉莉雅遞來的地圖,洛奇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這是鬱金香城戰區的軍事地圖!」

將地圖打開看了兩眼,他便立刻吩咐道:「將所有人都叫來!」

說完這句話,他就急急忙忙的回到了書房,而莉莉雅則是看著他的背影嘆了口氣,然後就按照吩咐去叫來了其他人。

沒一會功夫,一眾人等就又一次集中在了洛奇的書房,只不過當大家來到書房時,就發現掛在牆上的世界地圖旁邊,又多了一張地圖,正是格朗送來的鬱金香城戰區地圖。

「昨天我已經從威爾頓那裡知道了戰區的大體情況。」

當所有人都到齊后,洛奇沒有廢話,直接站在戰區地圖前開門見山的說道:「據威爾頓所說,現在聯盟軍主要集中在鬱金香城的西北方向,也就是紫葉森林空域,就是這裡……」

在說這些話的同時,他就在地圖上做了一個標記。

現在的戰爭都發生在空中,所以表示作戰地點的時候,要麼用準確坐標,要麼就直接用所在地的地名。

而等到在地圖上做出了標記后,洛奇就繼續開口道:「在這裡,聯盟軍聚集了八座大型天空城,十一座中型天空城,還有若干小型天空城。」

「至於敵人,則正在從鬱金香城的東南方向發動進攻,大本營的位置大致在這裡,牧馬草原空域。」

「按照威爾頓這段時間的偵查,敵人的兵力少說也有聯盟軍的一到兩倍,大型天空城十五座,中型天空城十九座,小型天空城更多,而且這僅僅只是粗略的估計,敵人是否還有沒拿到檯面上的部隊,威爾頓也不知道。」

「這就夠多了……」

威爾頓提供的這些情報,使得大家對於鬱金香城戰區的情況有了更加詳細的了解,因此當洛奇這番話說完以後,所有人幾乎都暗自倒吸了口氣。

顯然,鬱金香城戰區的戰況,比眾人想象中還要惡劣許多!

敵人在這個戰區投入的大型和中型天空城,竟然超過了三十座以上,這是什麼概念?

假設每一座大型或中型天空城都擁有二百艘左右的戰艦,那麼三十座天空城所擁有的戰艦,就超過了六千艘!這還僅僅只是一個保守估計,實際上大型天空城所擁有的艦隊肯定要多餘二百艘,也就是說敵人的戰艦總數肯定要超過六千艘,達到接近萬艘都是有可能的!

這個數字,可是太過嚇人了!

在場的眾人,包括洛奇在內其實都沒參加過真正的大型戰爭,所以對於他們來說,無論是六千艘戰艦,還是上萬艘戰艦,都已經是一個天文數字,他們甚至想象不出這麼多戰艦到底是個什麼概念。

在這種情況下,一想到自己接下來將參加這種級別的戰爭,即便只是在這場大戰中打打游擊,大家也難免覺得膽寒……

而對於眾人這種反應,洛奇並不意外,昨天他從威爾頓口中得知這些消息的時候,也和其他人一樣,被嚇了一跳。

所以在這之後他沒有馬上開口,而是等了一會,等到眾人將自己剛才所說的一切都消化,情緒逐漸平穩下來之後,才指了指地圖:

「各位,通過這些情報,戰區的局勢就一目了然了,聯盟軍和敵人分別位於鬱金香城的西北和東南兩個方向,主要的交戰區正好是鬱金香城的上空。」

「而咱們現在的位置,大概在這個方向……」

說到這裡,洛奇就邁步來到了世界地圖前,並用手指了指:「破天峰空域正好位於鬱金香城的東南方向,而咱們現在一路直奔鬱金香城而去,等到達戰區的時候,正好位於敵人的後方,會從敵人的後方進入戰區。」

「這對於咱們來說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敵人的大部隊都在前方與聯盟軍交戰,後方的兵力較少,至少不會有那麼多大型天空城存在,所以咱們從敵人的後方進入戰區還是比較安全的。」

「更重要的是,根據威爾頓所說,敵人補給的線路正好在咱們進入戰區的方向!」

「辰宿城。」

在向眾人介紹了戰區和自身的基本情況后,洛奇就說出了一座天空城的名字。

「這座天空城,是位於敵人後方的唯一一座大型天空城,其主要任務就是向前方提供給養支援,敵人的小型天空城從辰宿城得到給養補充后,就會將補給運送到前線。」

「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在這個過程中偷襲敵人的運輸部隊。」

不得不說,威爾頓提供的這些情報實在太重要了,這些情報不僅讓洛奇弄清了鬱金香戰區的大體戰局,更是讓他知道了敵人的運輸線路,這正是他想要知道的,而只要知道了這些事情,他也就可以制定詳細的計劃了。

所以當他將這番話說完以後,書房裡的眾人就各自想了想,沒一會過去莉莉雅就開了口:「洛奇,辰宿城的具體位置在哪裡?」

「這個威爾頓也不是很清楚,但大致上可以確認就在戰區的後方,也就是牧馬草原邊緣的位置。」

「那麼按照你的意思,是打算埋伏在牧馬草原空域了?在敵人的小型天空城得到補給並且返回前線的過程中,進行偷襲?」

莉莉雅畢竟是跟隨洛奇父親上過戰場,所以對於戰術層面的事情比一般人要了解的更多,她聽完了洛奇所說的一切后,皺著眉頭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他的打算。

隨著莉莉雅這句話,其他人也都向洛奇看了過去,有的人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有的人則是和莉莉雅一樣略微皺起了眉頭。

「不是。」

然而在眾人的目光中,洛奇卻搖了搖頭。

「我們不能直接進入牧馬草原。」

搖著頭,洛奇略顯無奈的說到。

當初他剛剛從威爾頓口中得知辰宿城的存在時,也向威爾頓問出了和莉莉雅完全相同的問題,因為當時他的第一反應,也是想埋伏在牧馬平原,然後對運輸補給的小型天空城進行偷襲。

但是他這種想法,卻被威爾頓直接否決了。

「為什麼?」

洛奇記得很清楚,自己當時非常不解,他並不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什麼問題。

結果威爾頓的解釋,卻是給他上了一課。

「洛奇,千萬不要小看戰爭。」

到現在洛奇還記得,威爾頓在說這話時的表情,那感覺就彷彿一位長輩在看待一個孩子一樣:「在任何一場戰爭中,補給線都是重中之重,你能想到的偷襲方法,敵人早就都想到了,並因此做了預防。」

「為了保證運輸線的安全,敵人每一次都會派三座小型天空城一同行動,面對三座小型天空城,別說是你的雷鷹城,就算來一座中型天空城也難以做到速戰速決,而如果做不到這一點,那麼敵人的援軍就會立刻趕到。」

「而且你不要以為敵人用小型天空城來運輸就掉以輕心,用來運輸的天空城雖然是小型,但裡面的艦隊卻是貨真價實的大型艦隊,每一座負責運輸的小型天空城內,都至少駐紮著近百艘戰艦,以此來防備意外發生。」

「在這種情況下,你能偷襲成功嗎?」

這個問題,讓當時的洛奇埡口無言。

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級別戰爭的他,從來沒想過這些事情,這當然不是因為洛奇考慮的不周全,而是他根本不知道戰爭是這樣打的,僅僅只打過一城之戰的他哪裡會知道這些事情。

但威爾頓卻知道,所以威爾頓和洛奇的談話,不僅僅是說了有關戰區的情報,更是給他徹底上了一課,讓他從本質上明白了什麼叫做戰爭。

「所以……咱們不能直接偷襲敵人的補給線。」

三言兩語之間,洛奇就向莉莉雅說明了情況,也讓所有人都明白,依靠雷鷹城去直接偷襲敵人的補給線,這種想法是不現實的。

「大人……」

可是當他將這些話說完,菲利就納悶了,只見他充滿了不解的問到:「大人,如果咱們偷襲不了敵人的補給線,那、那咱們還能幹什麼?」

這個問題可是問到了點兒上,其他人聽到后也是紛紛點頭,如果雷鷹城連補給線都沒能力偷襲,那他們還能在這場戰爭幹什麼?負責運輸嗎?

「不,咱們還是要偷襲。」

笑著擺了擺手,洛奇環視了一圈看了每個人一眼,然後便說道:「偷襲還是要偷襲的,但咱們必須選擇好目標,比如說……切斷辰宿城的補給。」

「辰宿城雖然負責的是後勤補給,可你們想想,這座城市的補給是從哪來的?」

洛奇的這番話,讓眾人先是一愣,緊跟著全部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洛奇,你的意思是說……咱們從源頭做起,直接切斷辰宿城的補給?」

「沒錯。」

沖著莉莉雅點了點頭,洛奇便笑了笑:「前往辰宿城進行補給運輸的小型天空城咱們或許動不了,但外界向辰宿城提供補給的部隊,咱們難道也動不了嗎?」

「大人,這一點對方肯定也想到了,應該也會有重兵護送吧?」

這個時候蒙特則開口問都。

「沒錯,確實會有,而且還不再少數。」

對於這個疑問,洛奇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外界向辰宿城運輸的部隊,雖然不可能是小型天空城,但必然會有重兵跟隨,咱們就算是想要偷襲這條線路也不容易,所以……」

「所以我已經聯繫了玫瑰城和凌宇城。」

「大人,這次要和他們聯手嗎?」

對於玫瑰城和凌宇城,在場的眾人都很熟悉,因為這兩座城市與洛奇和雷鷹城的關係都非常要好,尤其是和玫瑰城,洛奇和卡琳娜有過深度合作,兩人曾經一同剿滅了野馬空盜團。

因此得知洛奇已經聯繫了這兩座天空城,大家頓時顯得非常高興,這樣一來他們的力量就不那麼薄弱了。

而與卡琳娜和貝格聯手這件事,洛奇其實早就有所打算,實際上他在和威爾頓談話之前,就已經聯繫上了這兩人,當時他的想法是與兩人一同偷襲麥倫特家族中負責運輸的小型天空城。

但是在和威爾頓談完以後,他的計劃就有了小小的改變,原本那種更偏向於剛正面的想法是不現實的,他必須採取更具策略性的計劃才行。

在這方面,威爾頓給了他決定性的建議。

威爾頓建議洛奇與卡琳娜和貝格聯繫上之後,三方組成聯軍,然後儘可能的騷擾外界向辰宿城進行運輸的部隊,這樣一來敵人必然會分兵對他們進行清剿。

利刃 但是以現在的戰局,面對威爾頓率領的聯盟軍,敵人想要派出大型天空城或中型天空城去圍剿他們是不可能的,這一點威爾頓不但有信心,並且還會主動配合他們牽制住敵人。

有威爾頓在前線進行牽扯,敵人就只能派出小型天空城,並且一定會分散開保護補給線,這樣一來,洛奇不就有機會單獨面對敵人的小型天空城了嗎? 喬世傾剛下樓,便被凌煊和高博架到書房內……

羅祖銘一邊把玩著書桌上的毛筆架一邊緩緩問道:「老六,這麼大的事情,你連我們都不告訴?」

不等喬世傾開口,一旁的高博插嘴道:「同時瞞著這麼多人,你這是要造反么?」

凌煊一臉賊笑地看著喬世傾,直接補刀:「喬大公子,你選擇的自殺方式挺別緻呀!」

喬世傾滿臉黑線,一臉鬱悶地嘀咕道:「別緻個毛!我是被迫的好不?今天早上我才知道我叔叔做了這麼強盜的事情,我也很無奈的好不?」

「你家四天前就開始廣發請帖,你會不知道?」高博說著,朝凌煊投去一個眼神,凌煊會意,和高博同時將喬世傾的肩膀往下壓了壓。

「我是真的不知道!」喬世傾一臉蛋疼地求饒道:「你倆先鬆開好不?我腦袋上還帶著傷呢,你倆能不能有點同情心啊!我可是病人啊!哎喲——,你倆輕點,輕點!」

「老六沒說謊!」徐沐謙的聲音傳了過來。

凌煊和高博扭頭看著站在書房門口的徐沐謙同時鬆開了手……

「四哥,你可算來了!」喬世傾抓緊機會告狀:「這倆貨差點殺了最崇拜你的六弟!」

徐沐謙微微皺著眉,盯著喬世傾,語氣嚴肅:「老六,你叔叔有沒有和你說什麼?」

「說了啊!」喬世傾一臉蛋疼,不滿地嘀咕道:「我叔叔早上突然說今天新聞發布會上宣布我接手喬氏,還讓我順便在酒會上找個妻子!」

徐沐謙一臉質疑地問道:「就這些?」

「就這些!」喬世傾一臉肯定地點了點頭。

徐沐謙疑惑不已,納悶的自言自語道:「對不上啊?」

在場的四人同時一愣,齊刷刷地看向徐沐謙,不明所以。

「老四,怎麼了?」 賴上監護人:萌妻有術 羅祖銘語氣有些緊張,很少見徐沐謙這種表情,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總感覺哪裡怪怪的!」徐沐謙疑惑地說道,說完環視了一下四人,緩緩問道:「大哥和二哥呢?老幺也沒來?」

「都沒來!老幺可能是熬夜玩遊戲睡過頭了,二哥平時忙,不來都能理解,大哥沒來就不正常了!」羅祖銘納悶地說道:「大哥一向很守時,從未遲到過!」

「一定是有什麼事!」徐沐謙一臉篤定,說完,皺著眉補充了一句:「莞伊和恩彥哥也沒來!」

「老六,發布會馬上開始了,你趕緊出去!」高博一邊說著一邊將喬世傾往外推。

凌煊看了看一臉沉思的徐沐謙和羅祖銘,淡定地說道:「我們也出去吧!世傾負責應付那些記者,沐謙負責找莞伊,銘哥和高博負責找恩彥哥、大哥和二哥!」

「那你呢?」喬世傾扭頭問道。

「我負責最艱巨的那個任務!」凌煊一本正經地說道:「給你挑媳婦!」

「……」喬世傾滿臉黑線。

高博將喬世傾推出書房后,徐沐謙、凌煊和羅祖銘依次走出書房,各自端著高腳杯穿梭在人群中……

新聞發布會上並沒有傳言中的喬夫人,只有喬天洋和喬世傾叔侄二人。被問及喬夫人時,喬天洋閉口不答,只是禮貌地宣布發布會結束,一群拿著話筒的記者和扛著攝影機的攝影師只好陸陸續續離開。

人群中突然傳來幾道驚嘆聲,喬天洋下意識地朝樓上看了一眼,臉色大變,迅速在管家耳邊說了幾句話,飛似的往二樓的樓梯平台處狂奔……

「啪」的一聲,手中的高腳杯落到地上摔成好幾個碎片,徐沐謙無比震驚地望著二樓那張熟悉的臉龐! 當洛奇在進行著自己的偷襲計劃時,鬱金香戰區的戰事也正進行的如火如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