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城見取認真地看著書,不是還問出一些十分刁鑽的問題來。

「我怎麼懂。」

很多東西似乎都是現世才有的,河城荷取雖然知道它們的作用,可是有關運作的原理就不是很清楚了。

「真是個靠不住的妹妹呢!」

少女感嘆著,明明一開始無比反感和河童族扯上關係的,然而如今卻有點yù罷不能了。

每每看見對方那副鬱悶卻又無法發作的表情,心情就感到無比的暢快啊!

「別隨便叫得那麼親密。啊,真是的,為什麼這樣的傢伙身上也留有和我同樣的血液呢?」

河城荷取有點忍不下去了,她已經下定決心,絕對不會讓對方踏入河童族的領地半步的。

「你這是瞧不起半妖嗎?」

這句話一下子戳到了河城見取的痛楚,氣得她立刻跳了起來。

「我瞧不起的是你……」

兩姐妹吵吵鬧鬧的,總算把書本看完,然後就開始著手修理電視機了。

「好了,大展身手的時刻到啦!」

河城見取活動了一下雙臂,正準備動手,就發現河城荷取飛快的拿出螺絲刀,開始拆卸機子了。


「你在幹什麼?這可是我的工作啊!」

少女為此感到十分的憤怒,這可是展現自己實力的時候啊!怎麼可以容忍其他人橫插一腳的。

「你在說什麼蠢話?」

河城荷取白了她一眼,手卻是半點都沒有停頓。

「走開,讓專業的來。」

「你這個鄉下修理工能比我專業嗎?」

怎麼說,自己可都是得到過那位大人的親自指點的啊!會比這個龜縮在地底幾百年不敢露臉的傢伙差嗎?

「@#%%&*……」

門縫外面,一雙眼睛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切,然後消失了。

深秋的夜晚在貓頭鷹的咕咕叫聲中,很快就過去了。

「嘭!」

房門被一股粗暴的力量撞開了,兩名少女興沖沖的跑了進來。

「主公,主公,快醒醒啊!」

河城見取使勁搖晃著躺在床上的人,硬是將對方從睡夢中搖醒了。

「怎麼啦?大清早就吵吵嚷嚷的。」

男子雖然立起身了,但是顯然還沒有完全清醒,睡眼惺忪的,頭髮都因為睡姿弄的很是凌亂。

「修好了哦!黑盒子被我修好啦!」

「是我們。」

旁邊的河城荷取十分不滿的糾正了姐姐的錯誤。

「是嗎?那真是可喜可賀呢!」

說完話,男子又重新躺下來,用被子蒙住了頭。

「唉,別睡啊!」

想不到他的反應居然那麼冷淡,令到河城見取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從被窩裡面伸出了一個白sè的板子來,上面還寫有幾個字。

「煩死了。」

白板一轉,上面的文字發生了改變。

「一邊玩去。」

「嗚……」

本想來邀功的,卻受到了這樣的對待,少女心裡感到無比的憋屈。

「算了,我們還是不要打擾東方大人睡覺吧!」

河城荷取同樣覺得很失望,不過她也知道繼續下去可就要惹東方遙生氣了。

「好吧。」

河城見取嘆口氣,和她灰溜溜的離開了房間。

乘興而來,敗興而歸,指的就應該是她們現在的心情吧! 和平常一樣,暗徑直推開東方遙房間的門,放下洗臉水,然後把窗帘拉開了。

初升的太陽把光明從窗口投入進來,讓室內的亮度一瞬間提升了好幾倍。

「早上好啊!master。」

女僕將桌子上的鈴鐺「叮叮」的搖了兩下,躬身等候在了床邊。

「嗯……」

床單一陣蠕動,好半響,才從被窩裡面鑽出了一個腦袋來。

「早。」

一邊打著呵欠,一邊刷完牙,洗好臉。

近來老是忙著做這樣那樣的事情,把自己都弄累了,有必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現在多少點了?」

我隨口問道。

「剛剛過了七點三十分。」

暗接過毛巾,搭在了臉盆上。

「哦。」

八點都還沒夠啊!不過神根島是在半空中的,現在太陽都升的老高了。

「那些小丫頭還沒有起來嗎?」

「是的。」

嗯,奇怪了,早上好像有誰來找過我啊!難道不是她們嗎?

不過除了這些傢伙之外,也沒有幾個人敢來打擾我的睡眠了。

「把她們叫醒吧,今天我送她們去上學。」

「是。」

得到命令暗端著臉盆出去了。

換好衣服,我也晃悠悠的離開了房間。

窗外的鳥鳴聲喚醒了熟睡中的靈夢,她立起身,長伸了一個懶腰。

「睡得好舒服……」

有錢人家就是不一樣啊!連睡的床都比自己家的要高許多個等級。

活動了一下雙臂,感覺肚子不痛了,全身十分的舒暢。

特效藥就是特效藥,一個晚上病就被徹底治癒了呢!

「起來吧。」

不能再躺在床上了,否則會捨不得起來的。

穿衣服的時候發現右側裂開了一點,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弄裂的。

「麻煩,只能去叫霖之助幫忙修補一下了。」

想起森近霖之助,最近這傢伙也懶惰許多了啊,拜託他做事情的時候總是推三推四的,沒有從前那麼可靠了。

綁上蝴蝶結,穿著好的靈夢跑到等身大的鏡子前面照了一下。

「嗯,狀態滿滿的。」

轉了個身,少女對此感到十分的滿意。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她又忍不住擺了幾個其他的姿勢。

「喂,起來了嗎?」

就在這時候,一名男子推開門進來,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真是的,竟然不敲門就闖進來,你的腦子進水了嗎?」

靈夢閉起眼睛,發泄似的咀嚼著手上的東西。

「啊,我的麵包。」

冥夢想把自己的食物搶回來,可是看見對方都已經吃掉一大半了,只好憋著嘴把剩下來的都聚集到了自己面前,還用手護住了。

「不是都向你道歉了嗎?還在耿耿於懷啊!」

又不是看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有必要那般在意嗎?

「討厭,討厭,討厭……」

看樣子,一時半刻是沒辦法得到她的原諒了的。

「好了,你們慢慢吃,我先送孩子們去上學了。」



「快走快走。」

巫女很是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讓我忍不住苦笑了起來。

還真不知道到底誰才是這裡的主人啊!

「師父快一點。」

聽說我要送她們去人間之里,一幫小鬼頭們都顯得異常興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