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的運用也有些進步,至少現在唐玉隨意之間便是能夠運轉,唐玉心中所想的是九幽轉靈法修鍊至大成了便要將那「疊波」好好習得,想必日後定能有所用處啊!一團妖靈在唐玉手中運轉

著,屋內的能量也不斷變幻著,唐玉對於修鍊是痴迷還是迫切?終於到得他感覺到自己在隨意施展九幽轉靈法的時候已經不再出現靈氣消耗的狀況,門外慕汀蘭的聲音卻是響起了。「唐玉

師兄?我進來了。」慕汀蘭這般迅速的進來唐玉卻有些不知道緣由,而此刻慕汀蘭柳眉微彎「師兄你認識一個叫小不點的人么?」小不點?唐玉眼睛頓時一怔,「你說小不點?她怎麼了?

莫非她來了?」見唐玉的反應如此激烈,慕汀蘭點了點頭有些不屑,「是啊,她來了,身邊還跟了個太虛龍呢!我從卻是在族中從來都沒見過她!」慕汀蘭補充了一句,那旁邊的自然是紫

研,可她說太虛龍。。。唐玉面目有些驚愕「走,你隨我來。」說著便拉起慕汀蘭沖了出去,任慕汀蘭如何不悅,唐玉都沒有理睬。

趕到前廳的時候,小不點與小紫正有些焦急地坐在那裡,見到唐玉第一眼小紫便是衝上去就以拳。「你竟然都不來找我們!哼。」見小紫這光有氣勢沒有力量的拳頭,唐玉卻是沒有檔

,「哈哈,你們竟然來了,我還真是沒想到。」縱使是唐玉此刻也有些興奮,他拍著小紫的小腦瓜,仔細地審視著面前這小姑娘,看起來還這有些太虛龍的樣子啊,可為什麼她不能使用空

間之力呢?來到小不點面前,此刻後者已是站起了身子,見到唐玉過來便一下撲到他懷中,狠狠地抱著。唐玉見此也沒有將其推開,也是有些附和地摟住了她的身軀,小不點抬起頭看了看

唐玉,嬌手輕輕摸了摸唐玉的臉頰「這都快一年了,你消瘦了些啊!」見小不點的舉動,一旁的慕汀蘭似是提醒般地咳了幾聲。唐玉依舊沒有理睬她「你也是啊,不過最近毒發了么?這般

親近也不怕將毒素傳到我的身上?」唐玉這話委婉地提醒了小不點此地並不該如此舉動,而後者卻是眼角有些濕潤,再伴上略有紅霞的俏臉,宛如傾國傾城的美人一般。鬆開了唐玉,有些

滿足地笑了笑「今日能找到你也好,隨我們去欣藍那裡吧,香會就要開始了。報名者是先要通過測試的,不過欣藍家裡的關係,你可以不需要這種測試。」小不點的話令唐玉有些開心,她

竟然沒有說自己的厄難毒體之事,這使唐玉明白此次前來她們的目的不是為了解毒之事。高興之餘,唐玉點了點頭,隨後抓著小紫的小肩膀「小妮子,看見她你有什麼感覺么?」說著指了

指身後臉色陰沉的慕汀蘭。看了看慕汀蘭,小紫翹著小嘴說道「她很討厭,看見你跟小不點姐姐抱在一起的時候故意咳嗽!」小紫這話說的時候是狠狠地看著慕汀蘭,可是一說出來面前這

三人臉卻是刷的一下全紅了。小不點雖是冷淡,可那是對別人,如今被小紫這麼一說,唐玉卻也是有些下不來台,而一旁的慕汀蘭好像遇到了興趣相同的玩伴了一般「哼,說我?你自己表

情也好不到哪裡去!」「我好不到哪去?哈,別以為你是小孩我就不敢打你!」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惹得唐玉卻是失聲笑了出來。

「好了,」唐玉說著將掐在一起的兩人分開。「慕師妹,你跟小紫說說她身世的事情吧。」唐玉的話變得嚴肅。而小紫聽到身世兩個字也停頓了一下,「她知道我的身世?」

慕汀蘭跟小紫爭得面紅耳赤,此刻也停了下來,驚訝地看著唐玉「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後者點了點頭「小紫當初在紫夢學院後山上誤食化形草,就成現在這樣了,可是她卻並不知

道自己的身世,你跟她說說吧。」唐玉的話好像有些在像施命令,慕汀蘭也沒有過多的在意,便是點了點頭「你跟我一樣,本體是太虛龍。」慕汀蘭的話,小紫仔細得聽著,竟是驚訝起來

「我竟然是太虛龍?太虛龍不是吃冬凰么?為什麼我吃香材啊!」對於小紫的問題,慕汀蘭卻是沒有厭煩「只要是能連所聚之物我們都能食用,之後在身體里進行分解,最後把能量化為己

用!」小紫略微點了點頭。怪不得自己可以吃香材呢,而且吃的都是些珍惜的香材。然後呢?小紫催促著慕汀蘭。「然後?什麼然後?」慕汀蘭看著小紫,有些不解地瞧著面前這女孩,好

像有些吃驚似的。「我的身世啊。」小紫瞪大了眼睛。「太虛龍啊,不是告訴你了么?我看你第一眼就知道你跟我都是太虛龍了!」慕汀蘭依舊沒再說出什麼,小紫心裡想著怪不得第一眼

看見這人便覺得有種親切感呢。「那太虛龍族在那裡居住啊?我長這麼大還沒回去過呢!」小紫心中有些激動,看來眼前這人便是自己的親人,一種情切的目光從小紫眼中閃現。「這個么

,是秘密,不能讓外人知道的。」慕汀蘭倒是沒想避開唐玉,可還有那麼一位小不點呢,若是小不點在場的話慕汀蘭是決然不會說出這種事情的。

唐玉看出慕汀蘭的用意,便是想了想「既然如此,若幾日我再去找你們吧」說著手中拿出了一枚玉片遞到小不點手中「今日我要跟慕師妹去綉月宗一趟,過幾日便能回來,十日之後你將

玉片按碎我便過去找你們。」說著就想要將小紫從慕汀蘭身邊拉走,可小紫哪裡能答應,剛剛才知道自己的身世,現在又不講給她聽,最後唐玉答應下次見面給她煉香丸吃,這才迫得她回

到小不點身邊。唐玉說今日便要去綉月宗完全是因為今日慕汀蘭來找自己的時候身上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唐玉的靈魂之力對於這般情況的感知那自然沒話說。幾人就要分別之時,小不點

緩緩走上前來,抓住唐玉的手。「你實力雖然已經和我差不多了,但自己還是要小心,我想你體內的毒應該解掉了吧。見到你很好,我心裡很歡喜,十日之後我會捏碎玉片的!」說著,朝

唐玉露出一陣甜美的笑容,隨即領著正在做鬼臉的小紫飛走了。雖然唐玉不是什麼熱情之人,今日卻是將二人匆匆送走還真是有些難言之隱,見她二人離開,唐玉也瞅了瞅身邊的慕汀蘭「

走吧,帶路去綉月宗,記住了,不要給我搗亂!」慕汀蘭極為不願意地哼了一聲算是默認,隨後踏立虛空,帶著唐玉朝西面天空飛去。。。。

綉月宗。。。唐玉跟在慕汀蘭身後,此刻兩人都沒有說什麼,只是這般飛行也已經持續了將近一天。快要見面了么?唐玉心中有種悸動,對於那第一次的體驗,唐玉至今難以忘卻,如今

已經三年沒見了,納蘭嫣然都已出落地如此動人,羅嵐會是什麼樣子呢?「快到了,這陣香氣就是綉月宗傳來的。」慕汀蘭見唐玉若有所思,便是提醒道。唐玉朝不遠處好似花海般的地方看

去,心中感嘆道「這就是綉月宗么?」少許,兩人也就到了綉月宗附近,身形緩降,唐玉微目看著前面那浩大的宗門,心中不由地一絲熱血湧現….

「隨我走吧,或者你自己呆在外面我也沒有意見。」唐玉看慕汀蘭正四處探望著,便是催促道。而慕汀蘭卻是沒有回答,依舊盯著不遠處一個紅袍之下的女子。唐玉並沒有感覺出什麼

不對勁,可是慕汀蘭這般反應也肯定有著她的原因,唐玉也只能靜觀其變。「你去忙你的事吧,忙完了就自己會星霆院去!」說著,慕汀蘭便是要走。唐玉一把抓住她的手「你要去哪?傷

才好又要幹什麼危險的事?」唐玉的顧慮並不是沒有原因,慕汀蘭能有這般反應那事情肯定不是一句兩句話能說茹楚的,但自己如今又不能放任她不管。「不用管我。」慕汀蘭此刻卻是對

唐玉有些不耐煩,無奈之下唐玉也就只好翻手取出一個玉片遞到慕汀蘭手中,後者看了看玉片,蹙眉地看了看唐玉「你還真是大方,這種東西二流勢力中一個家族才幾枚,都捨不得用,你

現在就隨處給?」慕汀蘭所言不假,若不是唐玉能夠自行煉製的話,恐怕這般送玉片的舉動卻是他承擔不起的!「自己小心點吧,我可不希望你出什麼事。」說完了,唐玉有些不放心地離

開了,畢竟他今日還有些事情,而那慕汀蘭也不希望他跟著,所以唐玉自認為選擇是正確的,便是闊步朝綉月宗走去。

綉月宗門口,兩名女侍衛在那裡守衛,見唐玉走過來不由地警覺一番「來者何人!」面對兩人的阻攔唐玉並沒有顯得不悅,見二人有著靈王巔峰的實力,唐玉也不由地佩服起這綉月宗來,

連侍衛都是靈皇?唐玉見兩人對自己的實力絲毫不懼,心中也有些欽佩,便是拱了拱手「在下唐玉,今日來此想見羅嵐!」唐玉話落,兩人目光卻是多了一份嫵媚。「你是唐玉?」兩人看

得出唐玉實力之高,卻還是有些疑惑,這雲洲大陸之上強者如雲,比她們強的太多了,總不能看實力強的年輕人就認為是唐玉吧!唐玉揮手,一團綠色靈焰出現在手中,兩人一看這妖靈便

才相信唐玉所言,畢竟這妖靈不是誰都有的!「唐玉先生請稍等,我們稟報一聲。」說著一人便轉身離去。

「唐玉先生可是從星霆院而來?」另外一名女侍衛詢問到。唐玉肯定是沒有見過她,或許因為之前的事情傳言到她們耳中才會引起面前這人的好奇心吧。「正是,不知姑娘為何問此事

?」面對唐玉的回答,女侍衛還欲再說什麼,嘴唇剛動起來剛才進去稟報的那女侍衛便是回來了「唐玉先生請。」唐玉聽得此話就沒有什麼猶豫地沖兩個女侍衛點了點頭邊隨她進入了綉月宗

之內,心中產生了道道漣漪,縱使是唐玉這般成就的青年,也依舊對著當年的事情難以忘卻,如今這般相見,不知又會是怎樣一番情景?

「就是這裡了。」女侍衛說了一句,唐玉抬起頭一看,院門之外赫然一彩妝素裹的美人站在那裡!

門口那面若皎月,綵衣素裹的女子在微風之中略有青絲拂過,唐玉定睛一看便認出這不到半年前才分開的納蘭嫣然如今已經是靈皇巔峰了。「看來那血池對你也有著不小的好處啊!」

唐玉見到面前這女子已然沒有了當初那份怨恨,雲嵐宗一事確實是年少輕狂的一種舉動,現在的唐玉若是再次將當年的事情經歷一次,結果還會是這樣么?納蘭嫣然自從上次跟唐玉分開之

后便是回到了綉月宗之內,這段時間來唐玉的傳聞不斷,在她心中那個當年的廢物也遠遠走在了自己前面,想起曾經的種種,她甚至有種「如果當日在雲嵐宗內,唐玉真的讓她跟隨在身邊,

服侍一輩子,該是多好?」的想法。不過事情已然過去,若真是從來,想必她就不會再提出取消婚約的事情了吧,可是時間上哪裡又能買到後悔香的?想必香帝也煉製不出吧!「你果然還

是來了,老師在院子里等你,你隨我來吧。」納蘭嫣然使勁搖了下頭,便不再去幻想那些事情。唐玉點了下頭,侍女見狀便自行離開了,納蘭嫣然只是在前面帶著路,一生一不吭,或者說

此時的她緊張地全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前行沒多久,一個雍容華貴的身影出現在唐玉面前,此刻他目光停留在這身影之上腳卻不再動了!聽到腳步聲,那身影顫動了一下,卻也久久沒有

回頭,這樣持續了不知多久,納蘭嫣然已經離開庭院之中。彷彿時間不再流逝,彷彿。。。這一刻已然永恆,唐玉再也安奈不住心中的感情,便是率先打破了那種寂靜一個箭步衝上去狠狠

地摟住了羅嵐!嬌軀並沒有任何反應,沒有絲毫地抗拒,縱使相見能持續千年萬年又怎比得兩人緊緊相擁那一刻美好?唐玉貪婪地吸…允著那種似曾相識的味道,羅嵐緩緩轉過了身軀,此刻

白皙的面容上卻是多了些剔透的淚水,玉手輕撫,也是配合著唐玉摟在對方懷裡。「許久不見了,離開之時沒想到還能有今日。。。」羅嵐的聲音依舊,唐玉濕潤的眼角中那深邃的雙眸盯

在面前這宛如天仙一般的女子,露出了慧心的笑容「當日為何不留在我身邊,這些年,可是讓我好找啊!」唐玉輕撫著依偎在自己懷中的羅嵐,此時的綉月宗之內動人的一幕卻只有一人收入

眼底…

「當年我是雲嵐宗的人,聽你的話解散了雲嵐宗已經是大逆不道了,你卻是全然不為我想,叫我怎麼留下?」羅嵐的話不無道理,但唐玉卻也與雲嵐宗有著不死不休的大仇。聽羅嵐此

話,唐玉心中有些愧疚,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把羅嵐比得流落他鄉,而唐玉所作的一切都只有她默默地承受著。「如今呢?隨我走,我想要你留在我身邊!」唐玉的話如此堅定,在

他心中除了悅兒,恐怕羅嵐的地位連莎玲都難以相比!他確實是再也不想羅嵐離開了,這幾年她帶著納蘭嫣然在雲洲闖蕩也不可能一帆風順,想到這裡,唐玉對於她的愧疚也就更重了!

「如今的我,卻還是不能離開綉月宗。。」羅嵐銀牙咬著下唇,略有遲疑地竟還是把這話說了出來,她心中千萬個願意,可現在的情況卻是不允許了!可這不能離開的理由卻是無論如何都不

能告訴唐玉。「為什麼?」唐玉略有驚異地看了看眼前這美人,心中有些波動,旋即失望的神色便是流露出來。羅嵐對於唐玉這樣的反應心中有的是一份甜蜜還是擔憂?面對這個少年她有

著千萬的情愫,甚至每夜她都會看著天空中如鏡般的月亮,明月千里寄相思,她的思念又曾被唐玉所感覺到了么?「唐玉,你對我不需要任何愧疚,若只是想要補償的話,我不需要。。。

」羅嵐臉上泛出一絲緋紅,而此刻唐玉分明也聽出了她話裡有話。唐玉看著羅嵐羞澀的目光,頭一低,靈熱的雙唇便將羅嵐的小嘴抵住,兩人舌尖觸碰之時,羅嵐身體似是顫動了一下,這

一吻是如此深情,翠螢花樹之後的納蘭嫣然卻是看得心如刀割,淚水也順著臉頰流下,她甚至想不明白自己心中是對唐玉愛戀,還是為老師而開心。而那庭院之中,兩人久久沒有分開,雲

韻急促的呼吸聲漸漸變淡。花香,凝聚在他們身旁,那種盤旋而出的婉轉思緒也在二人頭上漂浮。三年來的思念,三年中的苦楚,羅嵐在這一刻終於可以釋放出來,一千多個日夜之前,離

開了雲嵐宗的那一刻,羅嵐的心徹底涼了,她卻沒有想到那破碎的心靈會不停地思念著心中那個壞小子,她也沒想到今天那份消失的感情會再次充斥自己的心扉!此刻的羅嵐,心中已然滿

足,即使自己永遠被困在這綉月宗之內又有何妨,能夠再次這樣依偎在唐玉懷中,羅嵐還有什麼奢求的呢?唐玉略有不舍地分開的雙唇,羅嵐美眸微微睜開,看著羅嵐稍顯紅潤的小嘴,嘴角

微微上挑了一下「這般回答,你可滿意?跟我走吧,不論如何,我不想再失去你了。。」唐玉的話使得羅嵐微睜的眼中再次充滿了淚水「我卻真是不能與你走,難道我不想跟你走在一起么

,只是,僅是不同往日,這雲洲,不是加碼帝國…」羅嵐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被嗚咽聲所代替,唐玉心中頓時升騰起一種感覺,那就是羅嵐現在過得並不好!

「羅嵐,什麼事情,你對我說,如今就算是將整個綉月宗掀翻,我也要把你帶走!」看著唐玉堅定的目光,羅嵐心中卻是激蕩著無盡的悔意,當日若是留在他身邊了該多好?也不會有今

日之事了。然而此刻的羅嵐依舊咬著唇,搖了搖頭。唐玉見狀也明白羅嵐的苦楚,他心裡明白羅嵐對自己的感情,若非迫不得已,她不可能拒絕自己的要求,若非此事牽扯甚大,羅嵐也不

會不敢對唐玉說,她心中是害怕這個男子為她冒險,為她拚命的!愛,分很多種,而羅嵐對他的那種愛卻是一種奉獻,只要對方過得好,自己就算是心酸地看著他卻不能說話,就算是苦苦

地想著,卻也不能尋求!

見羅嵐如此,唐玉心中的怒氣更勝,信念也更堅定,他這樣的男子又怎麼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受苦?此時唐玉看她的目光便是有些刺目。「今日便隨我走,我看這綉月宗之內有誰敢攔我!

」說著,一絲殺氣從眼中流露,整個庭院之中頓時泛出寒意。

「唐玉你好傻,你真的好傻。。。。」唐玉的懷中,羅嵐嬌聲怒罵著….

「我是傻,若是我不傻,當年在山洞之中就不會…」唐玉見羅嵐這般撒嬌似的話,心裡頗有些喜愛之情,甚至差點把羅嵐的憂愁給忘記了!哼,羅嵐依偎在唐玉身邊,小手狠狠地在他

胸前錘了一下。「若是當日你真那麼做了,恐怕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羅嵐這般說著,淚水全然不見了,而替代的是那種臉頰的滾燙。。「今日若是我跟你走了,恐怕你真的和花

宗結上愁了!」羅嵐似是想到了什麼,心存懼意地說到。而唐玉卻沒有在乎那話,如今他已經決定要帶羅嵐走,就算是真的和整個綉月宗不死不休也無所謂了!「我已經想好,你放心吧,日

後有什麼事情就不用你管了。」唐玉扶著她的身子,安慰似的說著。「若你真的想好了,我與你走便是,看你現在雖然已經是靈宗,可在綉月宗看來卻也並不算什麼!」唐玉沒有在乎羅嵐此

時的勸說,便讓她去收拾收拾東西。羅嵐乖巧地答應了一聲便朝屋裡走去,此刻唐玉心中有些疑惑,若是說羅嵐能安然的呆在綉月宗,那麼她的威脅一定是綉月宗之內的人所施加的,又會是誰

,因為什麼事情?

納蘭嫣然擦乾淚水便是帶著猩紅的眼睛朝庭院走來,畢竟唐玉和羅嵐的話她都聽在耳中。見納蘭嫣然走來,唐玉便是迎了過去,看到前者那發紅的眼圈,唐玉心中略微有些明了,可是

自己又不能說出來,只能問了一個他心中一直有而羅嵐不肯說的問題「我想帶你們離開這,但是這綉月宗似乎有些什麼人會反對吧?」對於唐玉的話納蘭嫣然只是點了下頭,唐玉見她情緒十

分低落,卻又只能繼續開口「不知什麼事情,能否告知於我?」其實唐玉能問出此話納蘭嫣然心中也有數,她也正是想跟唐玉說這是,或許在她心中若有若無地有種不希望唐玉為了羅嵐冒

險的想法。 腹黑雙胞胎:搶個總裁做爹地 「綉月宗之中的宗主最大,執事第二大,如今宗主閉關,也就是綉月宗執事花慶兒最大了,當日我跟老是來到綉月宗也是受到她的邀請,可是在這裡住了不多時間卻是發現了一件難以

啟齒的事情….知道那事之後老是也是被她囚禁起來,若是老是不答應她的條件,就不許再走出這綉月宗半步,如今宗主不在,即便是她在,恐怕我們也沒法逃到半點好處。記得當日在天目

山我跟你說的話么?老是不希望你來找她,其實。。。其實是不想你冒險,我也不願看到你冒險,可卻想再見到你。。。所以也就把老師在綉月宗的事情告訴你了!」說著,納蘭嫣然的聲音

有些顫抖。唐玉聽得有些眉目了,不過是一個綉月宗執事罷了,可納蘭嫣然卻是沒說完整,發生了一件什麼事情呢?「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唐玉的話的確有些問得唐突了,可是現在這關頭

怎容得如此不茹不楚呢? 黑金狩獵者 納蘭嫣然臉色有些發白「那綉月宗執事花慶兒是個女同….」此話一出唐玉頓時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看來這羅嵐還真是氣質才色絕佳啊,不知男人垂涎,女人都能動

心?想到這裡,唐玉便是有些發笑「這綉月宗執事是什麼等級?」最關鍵的問題唐玉總是得問問的,總不能自己要面對的是靈尊強者卻毫無準備吧!「應該是8星靈宗。」納蘭嫣然有些躊躇,

但最後還是說出來了,話出的時候也悄悄地看了眼唐玉的神色,而後者眼中卻是流露了一種輕蔑的眼神,此刻唐玉心中卻是在想著這人還真是不知死活,竟然連羅嵐都想搶?雖然唐玉這想

法有點先入為主,可他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如今的唐玉才不管那執事如何,只要是自己想要的,拼了命都要得到。「那執事這幾日出去處理綉月宗分宗的一些事情,估計也就快回來

了,若是想要走,便今天走吧,現在綉月宗之內應該沒有人能擋得住你。。。一個靈宗強者。」最後六個字的時候,唐玉看得納蘭嫣然的表情有了明顯的起伏。唐玉撫了撫她的頭,卻是另納

蘭嫣然沒有想到的「如今你也靈皇巔峰了吧,放心,過幾日我給你煉製破宗香,助你突破,不過今日我們便是先走吧,如今這事情的確有些棘手呢。」聽得唐玉的話,納蘭嫣然默默地點了

點頭,這時羅嵐也收拾好一些細軟,見得納蘭嫣然便又些停頓,她心中自然知道面前這個小弟子與唐玉的關係,而且此時的納蘭嫣然已經深深地喜歡著唐玉,不過唐玉卻並沒有對此感到困

惑「羅嵐,你的事情我聽納蘭嫣然說過了,今日我們便離開吧,以後的事情再做打算,如何?」唐玉的話如此說了,羅嵐自然沒有意見,此刻她只要能和唐玉在一起便好,而一旁的納蘭嫣

然也會始終跟著,主意打定之後唐玉便是拿起羅嵐的東西收入納戒之中「走吧。」

唐玉此話出時,頓時覺得有些不對勁,靈魂有一絲的波動,他猛地一抬頭,心中想著是那慕汀蘭捏碎了玉片吧,而且就在不遠處的森林之中!唐玉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開口了「我們

便是強行突破這裡去救一個人,這人非救不可!」唐玉的話再次說出,兩人卻也只是點了點頭。唐玉的靈魂之力自然能感覺到綉月宗的上空有一種強大的結界,這種結界對於靈宗強者都是有

著效果的,然而唐玉卻並未把它放在眼裡,兩種妖靈融合的靈蓮便是可以破去吧?唐玉心中想著,踏立在虛空之上,兩手迅速升騰起妖靈,駕輕就熟地融合起來,頃刻,一個莫大的靈蓮便

是出現在手中「跟在我身後,咱們走吧!」唐玉的話使得二人眼中有種傾慕之色閃過,這等絕技當年唐玉在雲嵐宗之上不止一次的用過,而那時候唐玉的實力和現在簡直是天地之別,當日

的靈蓮有如此效果,今日的靈蓮又會引起怎樣的波動?羅嵐並沒有在乎這靈蓮是否會引起一陣波動,她只知道面前這男子有著自己可以依靠的實力,依偎在他的懷中有這一種難以言喻的安

全感,心裡這般想著,唐玉的靈蓮也被其拋出,靈蓮接觸到結界之時,唐玉口中低喝一聲「爆」!頓時一朵如蓮花盛開般的靈焰充斥了綉月宗上空,宗內之人無不面色大驚,所有人都在這一

刻沖了上來想要一探究竟,而就在她們衝來的同時,唐玉手中重尺陡現!

面對這已破的結界,唐玉沖著兩人喊了一句「你們兩個先出去,我隨後就來!」兩人遲疑了一下,卻也只是先飛出結界之外,好似擔心唐玉一般看著他,此刻唐玉眼中殺意升騰,宛如

一個嗜血魔君,重尺在身前一揮!嘴中的聲音好像從牙縫裡擠出一般「擋我者,死!」

唐玉的話說的時候有些心急,再加上他本身也不是什麼唯唯諾諾之人,導致了天上那些有翅膀沒翅膀的綉月宗強者看著唐玉竟是僵持在半空中!唐玉見她們並未選擇攻擊,也未選擇退去

,便是殺意湧上心頭!「十息之內都給我滾開,不然就別怪我手下無茹了!」唐玉的話再次響徹每一個在場之人的耳中,可卻依然沒有人退去,唐玉這時才明白想要不戰靈就脫身實在有些

太天真了,右手陡然發力,頓時天地之間能量迅速匯聚,綉月宗之內那些奇花異草這一刻似乎都有種枯竭的徵兆。「花香,帶著靈宗以下之人迅速離開!」聽著一位中年女子的話,一個和納

蘭嫣然差不多年紀的小姑娘便領了大部分人離開了,此時天空之上就只有七位綉月宗人與唐玉對立,見對面只留下了七位靈宗強震,唐玉略有輕蔑地看了看她們「果然還是以多欺少,這綉月宗

也不過如此。」話畢,能量匯聚的重尺頓時化作一道長達百餘米的靈焰,整個綉月宗高空溫度陡然上升至極點,甚至地上觀看之人已然有些趕到視線扭曲!重尺帶著橫掃千軍之勢朝那七位靈

宗強者身邊掃去,靈焰過處,好似空氣都已然被灼燒,「焰分噬浪尺!」唐玉嘴裡低喝著,而此刻他如同靈神一般的身影映在了羅嵐和納蘭嫣然目中,兩人有些發愣,可隨即羅嵐便是起身

要回來幫忙,然而卻被唐玉的話攔住「今日你看著就行,若我唐玉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日後還有什麼臉面在雲洲發展!」說著無意,聽著有心,羅嵐此刻臉上有著一絲掛不住是羞澀

之情,她也尷尬地看了看納蘭嫣然,而後者卻是沒有過分在意唐玉的話,此刻當她似乎擔憂更勝一籌。

鋪天蓋地的靈焰將七人沖的有些踉蹌,不過他們也都是一星二星靈宗,實力不弱,沒有強行接下頁是她們明智的選擇,而一擊未果,不待唐玉有所動靜,她們也似乎明白了唐玉和羅嵐

的關係!「不知院下可是唐玉先生?為何今日來我綉月宗大鬧?」帶頭的一名二星靈宗拱了拱手客氣地說道,唐玉此時心中殺意正濃,見面前這人反而如此舉動心中便是對其的大膽而有些佩

服起來。「今日我要帶羅嵐走,誰攔我,誰死!」唐玉的話一字一頓,字字鏗鏘。咦?幾個質疑的聲音在唐玉聲落之時便是響了起來,「如今我們也沒有人說不準這羅嵐姑娘離開,你又為

何強行破壞我綉月宗結界這般帶人走?」唐玉聽這話到還真有點戲劇性,如今反倒成自己不對了?不過仔細想想,羅嵐的事情可能還真就很少有人知道,這幾個綉月宗長老或許全然不知情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唐玉心裡想著,況且此時慕汀蘭那裡還需要人幫忙呢,要是有個萬一自己又怎麼跟風靈師交待?「既然如此,那我便是走了,今天這是得罪了!」話畢,唐玉拱了拱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