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聽雪一聲嬌喝,戰陣所需要的天血神衛都被洛聽雪帶向了自己的幻鷹飛攆上。直上天際。

幻鷹飛攆,這個在空幻世界里被皓天煉製完成的神器。在洛聽雪回到故土的時候被皓天交給了她的手裡。與此同時交給她的就是五行修羅界。

皓天的目的就是讓雲宮家的人都見證一下自己的成就。不曾想這個倒是派上了大用場。

四周的空間粒子在幻鷹飛攆的防禦罩上留下各種各樣的流光。洛聽雪操控著幻鷹飛攆直奔這個靈域主人的方位。

一個時辰后,循著這個靈域主人的氣息,洛聽雪還有一眾天血神衛找到了這個事件的始作俑者。

佔據雲宮世界,殘害這裡的生靈。難道就不怕被神罰令處決嗎?你我都是葯器靈尊。我想你應該知道這個道理吧!

洛聽雪對著氣息最為濃郁的地方呼號道。

桀桀桀桀桀桀桀桀!陰森的聲音從洛聽雪呼號的方向傳來。

不要裝神弄鬼!給我出來。

小丫頭。你就是那個地獄畫師之妻吧?一個猥瑣大叔的聲音從裡面傳來

呵呵!正是在下!我沒有想到皓天哥哥的名頭居然讓你給知道了。

葬魂神尊~媚莊這個人你是知道的吧?

知道,這個人不就是我皓天哥哥手下敗將么?手下敗將也值得一提?

強者的對話總能讓人感覺到恐懼。這不~幾個天血神衛都被海量的信息給震驚的話都說不出來。

皓天少爺居然將另一個世界的神尊給幹掉了!


而這個神尊居然是和始祖一個等級的。

皓天少爺從小就是一個妖孽,皓天少爺什麼都可以做的出來的。

少夫人居然和葯姨的境界一樣。

所有的人都炸開鍋了。就想死一塊金屬鉀被直接投擲入沸水一樣,都被皓天還有洛聽雪的壯舉而驚呆了。

五行,紫雲,你們兩人可以從我的靈域里出來了。用心神給自己的靈域的兩大炎魂傳遞出訊念之後,洛聽雪將皓天的五行修羅界從戒指里取了出來。

居然是五行修羅界!我沒有想到這個東西居然地獄畫師大人給了你。

算你識貨!兩個強橫的氣息從洛聽雪的身軀上湧現,隨即,從炎魂古墓里誕生的兩大炎魂從洛聽雪的額頭直接出現在眾多天血神衛的面前。

居然是炎魂古墓的炎魂!

說吧!你來這個世界的目的是什麼?

替我的師傅,葬魂神尊報仇!


我想你到是沒有這個本事!既然我皓天哥哥在葯器靈尊的境界就能誅殺你師傅,那你的境界也只是一瓶子不滿半瓶子的搖。

小丫頭,你休要猖狂!這個猥瑣大叔不淡定了。 亂世邪君:獨寵逆天弃妃

怎麼!就只容許你在我家裡撒野就不能讓別人反抗了,什麼神邏輯了!不管了,你現在給我現身,不然我要對你不客氣了。

玲瓏月 。洛聽雪知道他的靈域已經將自己和這一眾人的生命都在這個傢伙的一念之間了。只要他讓死,就不得不死,而洛聽雪倒是不著急,因為五行修羅界在手,秒殺他?沒問題!還有自己的葯器靈尊的境界,根本就是一個時間問題了。

還有你我是敵人,就不要稱呼我皓天哥哥為地獄畫師大人了,你那樣的稱呼讓我覺得十分的噁心。洛聽雪直接將話語的語氣變得十分的冰冷,處處帶刺。

還有你如果是靈尊,那我就可以有了一塊墊腳石。我都好久沒有享受一下和人血拚的時候了,以前的話都是和皓天哥哥,哎~

洛聽雪話語里貌似是對皓天的思念但是這個絕對是極度森寒的殺戮宣言。

少夫人,這個傢伙,已經讓我們不少的兄弟都吃了虧,就連葯姨都沒有辦法的,您的話應該可以將這個傢伙給秒殺的吧?

秒殺算不上,要是皓天哥哥,還有月兒,他們兄妹二人的話,這樣就沒有問題了,月兒的境界和我的一樣都是葯器靈尊,皓天哥哥,他的境界已經是超越了葯器靈尊而存在的另外一個的存在。

那~少爺的境界是?

葯器幻尊!並且已經將葬魂時機額給煉化融合自己的靈域,就在咱們故鄉的北方,成為皓天哥哥的幻界,我想等這裡的事情結束之後,帶幾個家族裡最為有潛力的人去那裡試煉試煉,你們我想有這個機會。你們要努力了。這個也許就是一次我考核你們的契機了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洛聽雪和那一眾的天血神衛都是用神識互動的。這個在雲宮世界里大吵大鬧的入侵者絕對是聽不到他們在說些什麼。

保密性~絕對安全。

好!你讓我現身我就現身吧!(未完待續。。)

ps:差一點就寫到了四千字!v587!推薦票鵝?訂閱鵝?打賞鵝?(鵝:呢?表通假) 坑道里只有兩顆低功率白熾燈泡,光線陰暗。坑道兩邊是兩排掩體,大部分掩體沒有門,裏面已被加工成魚池,魚池裏面是各種類型的魚苗,也有幾斤重的草魚和鯉魚。看來人防坑道已經出租給商販們做倉庫了。

但是有幾間掩體的門關着,朱清宇便用仙功技能,一間間打開,裏面分別是發電、通信、排風、抽水設備,這些設備已經塵封多年沒有運轉了,大多已經鏽跡斑斑。

朱清宇等人繼續向深處搜索,中間一截坑道根本沒有路燈,地面因多年積水,竟有一寸厚的泥漿。

一行人用電擊棒的強光照射,腳步踏在泥漿裏,發出“叭嗒”的回聲。

途中遇到五道防暴門阻隔,朱清宇均用仙技打開。

走了大約兩公里,前面依稀幾點燈光,朱清宇示意大家提高警惕,做好戰鬥準備。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後面的這一截坑道的掩體裏面全部堆放着香蕉、菠蘿等水果,看來這截坑道已經被人防辦出租給果販子了。

又走了一百多米,朱清宇等人竟然走出了A坑道口,坑道口的防暴門開着,門口有一個瓜棚,棚下有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睡在涼蓆上,正發出均勻的鼾聲。

A坑道口外面就是怪石灘了,朱清宇站在這裏,能聽見湍急的流水聲。

而坑道一側,邊城地區人防辦等單位的辦公樓以及一大片農舍籠罩在夜幕中,不時傳來幾聲雞鳴。

坑道都走通了,沒有見到趙國柱的身影,朱清宇感到很鬱悶。

“什麼智慧絕呀,簡直是騙人的玩意!”朱清宇掀開衣服,看了看肚臍,上面光環色澤暗淡,不注意根本看不見。

閃嫁男神 ,用手按了一下肚臍,竟然毫無反應!

正在驚疑之時,光環突然閃了一下,一個只有朱清宇能聽見的細小聲音急促地叫道:“能量快用盡,能量快用盡,請儘快開展護法,積攢能量!”

“能量用盡?這可是仙人的世紀三絕呀,有沒有搞錯啊!”朱清宇有些緊張,因爲如果沒有世紀三絕,好多難道都無法解決,就連一道防暴門都無法打開。

那麼,怎樣開展護法?剛纔打開道道防暴門難道還不算護法嗎?還把能量都用盡了!難道必須與人交手才能積攢能量嗎?

朱清宇終於明白,世紀三絕雖然厲害,但也不是一層不變的東西,它也需要吸取他人的功力來滋養,甚至喝幾滴人血。

但是坑道都走通了,只見着一個看瓜棚的老者,其他的什麼人都沒見一個。

正在無奈之時,突然四下裏燈火通明,一陣吶喊,幾十個身穿白色練功衫、膀臂上雕着青龍、手執刀槍斧棍的漢子出現在坑道門前的大壩上。

前面領頭的正是郭應龍,左右是肥冬瓜和刀疤臉。

看瓜棚的老者被叫聲驚醒,看一這陣勢,嚇得屁滾尿流,抱起褲子跑進了坑道掩體。

郭應龍手執一根銀槍,他長髮批肩,額頭上一綹綠色的髮辮捲曲盤繞,充滿殺氣。

朱清宇雖然沒有仙功能量,面對郭應龍也絲毫不懼,他認爲特戰兵練就的強功,也足以能與郭應龍抗衡。


郭應龍銀槍一舉,大聲喊道:“兄弟們,快抓強盜啊!”

喊罷,直取朱清宇。

青龍幫的人齊聲吶喊,上前猛殺。

李正風幾人抖擻精神,迎戰衆敵,防護盾牌與兵器相接,發出嗶叭之聲,而電擊棍所到之處,鬼哭狼嚎。

郭應龍槍若游龍,神出沒鬼,槍頭不離朱清宇左右,發出“嗖嗖”之聲。

朱清宇步履輕盈,東挪西躲,銀槍頭總是差之分毫,難近肉身。

朱清宇仍然東挪西躲,並不還擊,意在消耗對方體力。可那郭應龍卻越戰越勇,絲毫沒有疲憊之態。

那邊李正風等人已處於衆人的包圍之中,雖然前面已有十多個人身遭電擊倒地,但其他並未退縮,仍如惡狗一樣瘋狂出擊。

朱清宇轉而認爲久戰對己不利,因爲對方人多勢衆,自己雖然有意延緩時間消耗郭應龍的體力,但是那幾個保安除李正風外,身體可要出現透支。

想到這裏,朱清宇一個側身躲過郭應龍的槍頭,左手順手抓住槍桿,用力一扯,郭應龍的身體前傾,但手中的銀槍仍然牢牢地抓着,並未脫手。

朱清宇看準郭應龍的心窩,猛擡右腿向上踢去。

郭應龍見狀隨即一個“蛟龍翻滾”,朱清宇右腳踢空,手中的槍桿竟然從手中失落。

“不愧是青龍幫少幫主!”朱清宇心裏念道,他更想到邊城這個地方,真是藏龍臥虎之地。

朱清宇右腳落地,迅捷飛起踢出左腳,翻滾中心郭應龍用左掌接住,並借力使身體站了起來。

然而正在郭應龍站立未穩的瞬間,朱清宇驟然使出如意掌,動作快如閃電,郭應龍躲避不及,身中兩掌。

郭應龍連退三步,若不是他用銀槍支撐,決然倒地。

郭應龍受到重擊,咳嗽了兩聲,喘着粗氣。

朱清宇正要繼續出擊,但他突然聽見“啊”的一聲,他偏頭一看,保安小羅手中的盾牌已被對方鐵棍打破,身上中了一棍。

而這時的李正風已大汗淋漓,還有兩個保安已無還手之力。

朱清宇放棄了郭應龍,轉身殺入陣中,用如意掌救出幾個保安。

шωш ▲ttκΛ n ▲¢ 〇

這時,兩輛警車拉着警報駛入坑道口,車上下來七八個手執電棒的民警,前面一個佩戴三級警司的瘦高個民警還拿着一支手槍。

瘦高個民警朝天開了兩槍,厲聲喝道:“都不準動,全部蹲下!”

在場的人都停止了打鬥,但並沒有蹲下。


“是誰擅闖民宅和人防坑道禁地?”瘦高個民警大聲問道。


“王所長,是那幾個保安,爲首的是叫什麼朱、朱清宇。”郭應龍指着朱清宇說。

“把這幾個保安全部帶走!”王所長手一揮,幾個警察便揮着電擊棒搶上前來。

朱清宇見狀大聲說道:“王所長,我們是在找人,是郭應龍無故偷襲我們吶!”

可是王所長並不聽他辯解,再一揮手道:“到派出所再講,帶走!”

一個警員拿着手銬上前,朱清宇伸出雙手,眼睛卻盯着旁邊的王所長。

就在警員正要銬上朱清宇雙手的瞬間,只見朱清宇突然轉身,左手勒住了王所長的脖子,右手已奪下王所長手中的手槍,其動作快如閃電,在場的人根本沒看清楚,而王所長本人也沒反應過來。

朱清宇高舉手槍喊道:“全部給我蹲下,把手舉過頭頂!”

派出所的民警們沒有配槍,只有電擊棒,根本沒有抗衡的資本,只有乖乖地舉起手來。李正風等人立即上前,用民警手中的手銬,將在場的八個民警全部銬了起來。

但是郭應龍一夥則與朱清宇怒目相對,沒有任何反應。

朱清宇哼了一聲,舉槍朝郭應龍前面的地面上連發兩槍,地面上呈現兩串火花。

青龍幫的隊伍中有幾個人經不住手槍的威懾,雙膝下脆,舉起雙手。

郭應龍毫無懼色,轉身向脆下的手下吼道:“都給老子站起來!青龍幫的人寧可戰死沙場,也決不給人下脆!聽見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