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重雲與君澤站在門外,此時正看向開門的司魈。

「兩位來找我?」

……

蒼靈峰前,傾漓站定半空,注視著那由著面前石門之中散出的紅光。

凌淵進入石門已然過去半日,然而在這半天的時間裡,除去那石門內的紅光變幻之外,再無其他動靜。

傾漓忍不住想要朝著那石門靠近,卻是還未等到她動作,便是被長空一把拉住。

「風傾漓,凌淵那小子不是說了,讓你等他回來的么,你對他就這麼沒有信心?」

長空嘴上雖然這麼說著,心裡卻也免不了在打鼓。

他也不清楚凌淵是否真的會安然無恙,那樣重的傷勢在身,而那石門之中又不知道到底有些什麼妖魔鬼怪在裡頭,更何況要阻止那個莫翎,實在是讓人不得不擔心。

傾漓並沒有看到長空臉上瞬間閃過的擔憂。

聽言當下她狠狠的吸了口氣,好讓自己鎮定下來。

長空說的對,她要相信凌淵,按照凌淵的本事怎麼會有事,她現在要做的不過是在這裡等著他出來。

「長空,謝謝你留在這裡陪著我一起。」

傾漓說著向著身旁的長空看去,只是當長空側身看過來的時候卻明顯從傾漓的眼中看到了之前從未有過的堅定。

她確實是堅信著凌淵會回來,一定會!

冷風襲來,帶起一陣說不出的寒意。

蒼靈峰上,那開啟的石門之中,紅光逐漸變淡,似乎在預示著石門之中的動靜。

光芒越淡,則是說明那石門之中力量在不斷地減弱,傾漓覺得等到那紅光散去的一刻,必然能夠等到凌淵從石門之中走出。

長空站在傾漓身側,聽言將之前那些所謂的猜測全數拋到腦後。

凌淵那樣的人怎麼會就這麼輕易的出事,而且那石門之中的紅光明顯在變淡,變弱,這不就表示凌淵在石門之中必然是有所行動,說不定就要控制住那石門內的通道,順便將莫翎那小子給解決了呢。

靜下心來,長空則是安靜的站在傾漓身後陪著她一起守在這裡。

……

石門之中。

就在凌淵進入的瞬間,由著那黑暗之中便是猛地竄出無數道暗紅色的鎖鏈來向他襲去.

凌淵見此卻也不慌,手中裂天一動,頃刻間便是揮出一道破天寒光向著那些鎖鏈而去。

幾乎只是眨眼之間,那些本是襲向凌淵的鎖鏈彼時被裂天斬斷。

與從同時,那黑暗中的氣息也隨之陡然一弱。

按了按心口上的傷口,凌淵之前擔心傾漓發現,方才用了些許的幻術將自己身上的傷勢隱藏起來。

而眼下置身於這石門之中,自然也無需再隱藏什麼。

畢竟幻術同樣會耗損真力,此時最為重要的乃是保存實力,放才能追上那名想要開啟通道之人。

視線由著四周掃過,凌淵隨即鎖定面前一條幽深昏暗的通道。

那是石門之中無數條通道當中最為幽暗陰森的一條,亦是氣息最為強大的一條。

凌淵看準那條通道的同時徑直邁開步子便是向前走去。

……

日落月升,天色漸沉。

等到司魈帶著洛重雲與君澤兩個人出現在蒼靈峰之時,已然入夜。

遠遠地,司魈便是看到那一抹暗紅人影站定與夜風之中。

而在她的身前,那一方山壁之上竟是隱隱有著紅光泛出。

洛重雲與君澤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洛重雲見此本能的想要上前去詢問,然而就在他邁步的一瞬卻是被身後的君澤拉住。

「司魈自然會去問清楚,你我還是在這裡等候的好。」

君澤話落便是指了指那已然朝著傾漓走過去的司魈。

洛重雲轉身與君澤對視一眼,兩人眼中皆是閃過一抹謹慎,隨即當真就那麼站在原地沒有動作。

司魈邁步向著半空上傾漓所站定的方向走去。

夜風襲來,驀地吹起傾漓的衣袂,暗紅的衣角揚起,竟是徒增了幾分陰冷之意。

司魈邁步而來,此時站定在傾漓身後,只覺得周圍的溫度都陡然下降了許多。

「夫人,不知邪君大人他……」 傾漓聞聲看向身後,見到司魈出現的瞬間,眼中仍舊淡然一片。

「凌淵他進入了那石門之中。」

傾漓開口,語氣也比想象中的要沉穩許多。

一旁的長空見此倒也鬆了口氣,看起來傾漓此時仍舊不曾失去信心,這樣很好,最起碼她現在還可以有精神支撐著她在這裡等著凌淵出現。

相比於傾漓的淡然,司魈在聽言當下卻是忍不住臉色一變。

他抬眼朝著那石門方向看去,眼中閃過一抹欲言又止。

然而當他對上一旁長空遞過來的眼神之時,硬是將想要說出的話咽了下去。

司魈摸了摸鼻尖,好一會方才又道:「大人他進入多久了?」

……

蒼靈峰紅光乍現,卻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弱了下去。

傾漓守在蒼靈峰前的第七天,眼看著滿前的紅光逐漸消退,傾漓眼中不由得現出一抹期待。

而站在她身後的長空大爺臉上的神情卻是越發的凝重起來。

他知道凌淵必然能夠將那石門內的通道關閉,只是凌淵他能否活著從石門內走出……卻讓人擔憂。

七天的時間裡,洛重雲跟君澤每隔一天便會親自前來確認情況,而司魈則是守在不遠處靜候著。

他不敢向傾漓過多的說明什麼,而眼下能做的似乎只有守在這裡。

第九天……

傾漓眼中的期待之情雖然不曾退散,卻是已然生出了幾分凝重。

由著那山壁之門之上殺出的紅光幾乎已經弱的讓人察覺不到。

傾漓驀地神色一變,竟是邁開步子朝著那石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守在她身後的長空此時已經覺得有些疲累,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竟是就見得傾漓已經出現在了那石門之前。

身後寒風呼嘯而來,長空見此猛地一震,緊接著便要上前去將傾漓拉住。

「不行,風傾漓你不能進去!」

幾乎就在長空喊出聲來的同時,傾漓已然靠近到了那石門跟前,只要再向前一步,只需一步她便可以走進去!

身後長空大爺幾乎瘋了般的朝著她飛撲過來,然而傾漓卻不想再等下去。

她不確定凌淵是不是真的沒事,而她不想一直這樣什麼都不做的等下去,進到石門之中,只有進去了她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才能確定凌淵是不是還好好地活著。

冷風陣陣,一瞬間帶起一陣決然冷意。

就在傾漓邁步朝著那石門之中邁入的一瞬,那由著她頭頂上竟是猛地落數道氣勁所化成的繩索來。

那繩索速度極快,幾乎就在眨眼間便是將傾漓困住,緊接著就聽得半空上一聲冷喝,下一刻,傾漓已然被那些繩索拉起,出現在蒼靈峰之上的半空中。

耳邊傳來飛鸞的鳴叫之聲,傾漓聞聲回過神來,入目的卻是一抹白衣人影。

高冷男神是妻奴 夜千荇邁步而來,神色陰沉的看向下方的傾漓。

與此同時,那出現在他掌中的氣勁繩索猛地收緊,竟是直接將傾漓由著下方拉到了飛鸞背上。

沖身而來的長空見此總算是鬆了口氣。

然而還沒等到他站定身形,就聽得半空上一聲炸響。

那本是繩索困住的傾漓竟是已然衝破束縛站定到了夜千荇面前。

閃婚總裁通靈妻 「為什麼要阻攔我?」

傾漓站定身形,臉上已然顯出幾分蒼白疲憊之氣。

夜千荇由著神山一路趕來,幾乎不曾停歇過,不想方才出現就看到傾漓竟要邁入那石門之中。

視線由著傾漓的身上掃過,夜千荇眼中閃過一抹冷意,隨即冷聲道:「凌淵應當說過你不能進去那石門之中。」

傾漓聽言仍舊不為所動,「那又如何,我現在只想知道他的情況,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插手。」

一聲落下,傾漓當即轉身向後,動作間竟是直接由著飛鸞背上躍下,朝著那石門方向而去。

長空見此趕忙去攔,卻是就在傾漓落下的同時,只聽得由著那山壁之上猛地傳來一聲轟響。

石門之中黑紅之乍現,緊接著竟是如同雲霧般的由著石門內湧出。

傾漓方才靠近到那石門之前便是猛地被那一陣黑紅之氣擋住了視線。

片刻之後雲霧散去,黑紅之氣由著山巔之上散開,那之前被籠罩在其中的蒼靈峰山巔再次出現在眾人眼前。

傾漓站定山巔之上,整個人卻陷入一瞬的呆愣。

山巔之上,石壁之前,本應該出現在那裡的石門,此時竟是如同那一陣消散的黑紅之氣般的憑空消失了去。

長空抬頭便是見到這樣的景象,等到他回過神來去看向傾漓之時,竟是發覺那站定在山巔上之人如同在瞬間失去了生氣般的僵在原地。

夜千荇由著半空之上向下看去,忍不住皺了皺眉,緊接著竟是直接由著飛鸞之上躍下。

「風傾漓,那通道被毀,陣法被破,那石門自然也就會隨之消失,至於凌淵他……既然選擇了進入到石門之中,他便是已經做好了無法走出的準備。」

站定在傾漓身後,夜千荇揉了揉眉心,語氣之中帶了幾分惋惜。

他也沒想到事情竟是發展到了這樣的地步,若是之前凌淵沒有為了封印墟而耗損了太多的真力的話,許是還有可能在毀掉通道之後由著石門之中衝出,然而現在石門已然關閉,凌淵想必也已經隨著那通道的消失而……

冷風陣陣,刺骨冰寒。

這邊傾漓聞聲一撒謊眸子終於稍稍有了些許的動作。

然而當她看向夜千荇的瞬間,卻是只聽得傾漓堅定道:「他不會死!」

幾乎跌撞的撲身過來的長空大爺方才落定便是聽得傾漓這麼一句,他猛地攥緊了手掌,卻沒有多言。

夜千荇聽言一時間也沒有了動作。

看著這樣的風傾漓,他覺得自己再多的解釋都是無用的,既然她堅信凌淵沒死,那便隨她去好了。

看到夜千荇出現之時,司魈便已經一個竄身由著遠處奔了過來。

「殿主,主子他……」

司魈落下身來正要開口,卻是還未等到他把話說完就見得夜千荇猛地揮手示意他住嘴。

「風傾漓,通道之事雖然已經解決,冥域卻因此生出動亂,你當真打算一直守在這裡,忍心看到凌淵付出的一切都被白費?」

夜千荇說著邁步便是朝著傾漓走近過去。

然而還沒等到他走到傾漓面前,就聽得傾漓冷聲道:「冥域的死活與我何干?凌淵要的不過是護著這方通道不被開啟,至於你口中所說的那些,不過是你們為了一己私慾而造成的!」

凌淵想要護住的是這一方冥域之疆土,而夜千荇口中的冥域大亂不過是他們藉機爭奪對自己更大的利益而已。

傾漓抬眼,暗紅的眸子里閃過一抹冷然。

她會完成凌淵所想,卻不是為了這些自私自利的上位者。

夜千荇聽言臉色一僵,他不曾想到傾漓竟會說出這些。

一旁的司魈本以為夜千荇聽到傾漓的話必然會就此大怒,不想就在他準備上前去求情之時,竟是見到夜千荇的嘴角一勾,竟是驀地笑出了聲。

「好,說的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強求你出手,只是……」

「我何時說過不會出手?」

這邊夜千荇話音未落,就聽得傾漓搶先一步說道。

她只是說明其中的本質,卻並沒有說不出手,她還要等著凌淵回來,她不想讓凌淵回來之後看到的是一個四分五裂破敗不堪的冥域!

寒風襲來,捲起一陣徹骨冰寒。

明明是盛夏灼陽,卻溫暖不了這一刻的陰寒冰冷。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