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錚化為三頭六臂,金光閃閃,透露出一股蓋世霸氣。

轟!洪錚一隻手推動逆轉三招,一隻手打出太祖神拳。其餘的手臂,分別打出金猊天功,混沌大缺指,舞動仙魔龍齒棍,崩山拳。

六種真法,被洪錚一人全部打出。但是他體內的氣息,沒有絲毫下降。他身軀內儲存的靈氣恐怖而驚人。丹田內,有數百上千道龍力在沉浮。他的氣息,磅礴而又浩蕩,絲毫不見頹勢,體內精氣滾滾,體表光芒滔滔。

他此刻,化為了蓋代戰神,一人獨佔三大高手。

嗤啦,太祖神拳上出現了大蠻荒太祖虛影,發出蠻荒咆哮,與姜景倫的星辰手撞擊。光芒裂開,符文四濺,大祭台瘋狂震動著。星辰拳,被崩碎了。

手中仙魔龍齒棍還有崩山拳,迎上了鳳蒼宇的蛟龍。二者爆發大戰,撕裂長空,轟隆隆之音不斷迷茫。

此刻,洪君臨的大動亂真法已經到來,金猊天功推動。騰出一隻手,出現了東皇鍾,護住全身。

咚咚咚。

這方小天宇,開始沸騰,靈氣暴動,充滿湮滅的氣息。

「殺!」洪君臨幻滅仙眸發光,臉色冷厲,與洪錚貼身站在一起。姜景倫也是逼近,眉心舍利子發光,化為一隻豎瞳,猛然睜開。一束恐怖的光出現,化為一柄月牙刃,橫空而出。帶起大片的大道光芒,向洪錚刺了過去。 不得不說,姜景倫異常強大。眉心舍利子發光,月牙刀一出現,就裂開洪錚的崩山拳,瘋狂斬來。

洪錚見狀,祭出東皇鍾,東皇鍾滴溜溜轉動。一面繪有江河山川,一面繪有日月星辰。此刻,江河山川的一面開始發光,符文凹凸起伏。撞擊在了月牙刀之上,將月牙刀撞飛。但東皇鍾也是受損,跌落在地面上。

「死!」洪錚猛然轉身,與鳳蒼宇瘋狂對擊一掌。二人各自一掌,均已經達到了孕骨巔峰,二人的腳下出現了裂縫,大祭台似乎要坍塌了。但無敵碑上,隨後出現了符文,開始修復。

江湖位面小人物 此刻,無敵碑開始發光,那宮殿,竟然在後退,轉瞬間,就與大祭台拉開了三十丈的距離。

同時,一架彩虹橋出現,與大祭台鏈接。彩虹橋底下的地面,開始崩塌,化為了無邊深淵。下面有無邊火海,火焰似乎連仙都能夠焚燒。

無敵碑上,再次出現了幾行字,傳遞出一個意思——半刻鐘之後,菩提之門就會打開。眾人若想進入菩提殿,必須分出勝負,不能飛行,踏過彩虹橋。

「必須儘快幹掉他。」姜景倫說道,「半刻鐘內,我們也得分出勝負。」

「祭魔。」鳳蒼宇爆喝一聲,脊背大骨中傳出誦經聲,其中一塊脊背大骨化為了一尊大魔,橫空出世。

它一出世,便攜無上大威而來,聲勢浩蕩。雙手交叉,雙臂上迸射出無數骨刺,鋪天蓋地向洪錚擊去。

洪錚喉骨滾動,迅速蠕動著,轉瞬間竟然蠕動成拇指長的龍形喉骨。喉結如龍頭,有仙光湛湛。

「吼!」他猛然咆哮,肉眼可見的音波擴散。嘹亮龍吟聲響徹天際,撼動青冥。那是一股充滿威嚴的龍吼,似乎能夠讓天地匍匐,九幽寂滅!

不少修為低下的天寵都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這大音實在太過恐怖。似乎跨越洪荒,從遠古而來。他們耳膜被震的隆隆作響,腦袋都有些暈乎乎的。

骨刺在音波的衝擊下,全部化為了齏粉。

「獅虎龍象經!」姜景倫頭顱發光,雙手一展,左臂上出現符文,化為一尊巨大神獅,右臂化為一尊白虎。他雙手一展,直擊蒼穹,獅虎俯衝而下,碾壓虛空而過。

洪錚陰森森的看了一眼姜景倫:「先殺掉你!」

他毫不畏懼,猛然沖了上去。

而此刻,鳳蒼宇再次打出了祭魔術。一記魔拳劈來,光芒炸裂天宇,全力轟擊在了洪錚的背上!

洪錚被擊,身軀踉蹌了一下。但是他速度不減,六臂撕扯獅虎,猛然撕碎,貼近了巨顱族姜景倫。

姜景倫心中一驚,瘋狂後退。但為時已晚,洪錚身軀高大,此刻俯視著姜景倫,打出了混沌大缺指!

洪錚指斷仙光炸裂,充斥一股浩蕩青冥的聲音。他在一瞬間,打出了兩百多指,全部點在了姜景倫的每一塊骨骼上!

砰砰砰!

指指到肉的聲音不斷響起,每一指,都深入到了姜景倫骨骼中。

「啊!」姜景倫痛苦嘶吼,全身上下不斷出現骨骼爆裂聲。一息間的功夫,他身上竟然已經出現了指洞。每一塊骨骼,全部都有指洞。有些沒有指端大的骨骼,則是被硬生生的崩碎!

洪錚再次點出一指,若仙人指路,準備點碎他的眉心。但此刻洪君臨已經衝來,從天空降下,膝蓋上衝出一大片符文,隨後膝蓋瘋狂的叩擊在洪錚的肩膀上!

咚!發出了金鐵交擊之聲。

洪錚身軀歪了一下,臂膀發麻。洪君臨眼眸中再次露出驚色,因為洪錚的軀體力量,實在太恐怖了!

洪錚嘴角有鮮血流出,那一擊,震傷了他的心肺。

「滾!」他一腳踹在了姜景倫的身上,將他提出了光幕包裹的地方。

姜景倫沒死,但卻失去了戰鬥力,一身的修為,都被廢了。他躺在地面上,面色痛苦,鮮血不斷流淌。眼眸中有掩飾不住的驚恐之色,他實在無法想象,洪錚到底強大到了一種什麼樣的程度。三大天寵圍攻,竟然奈何不了他。而自己,也被廢了!

他此刻的樣子實在太慘了,全身上下,都是指洞。尤其是指洞四周,還繚繞著符文,有一種詭異的力量在阻止他修復殘軀。

肖帝瞳孔狠狠的收縮:「洪錚,有無敵大勢。」

大祭台不斷的碎裂,但又不斷的修復。

蘇伯賢見到姜景倫被打廢的時候,心中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他與八卦龍馬勢均力敵,一時半會間,誰也奈何不了對方。

達摩鱷同樣也是,二人修為相差不大。

幾大高手爭鬥,大祭台不斷抖動,不斷開裂,隨後又癒合。

鳳蒼宇的臉色越來越陰沉,時間一點點流逝。洪錚不僅沒有露出頹勢,反而越來越強大,氣息不斷增長。

「怪物,此人就是個怪物!」鳳蒼宇想怒吼。

「妖孽,真是妖孽。」洪君臨心中也是這樣評價,他忽然升起了一個念頭,「自己真的不是他的對手了。或許,只有洪家那個妖孽的不像樣子的堂哥,才能夠壓制洪錚吧?」

洪錚兇猛無比,衝上天空,帶起光芒,照亮天宇,一記仙魔龍齒棍瘋狂掃出,將鳳蒼宇逼退。

「太祖神拳!」洪錚隨後又對著洪君臨轟出一拳,拳光滾滾,炸裂青冥九幽。洪君臨倉促接招,而後身軀猛然拋飛,卡擦一聲,左臂折斷!

「鳳蒼宇,該你了!」洪錚三頭六臂,異象驚人,眼眸化為了黃金色。鳳蒼宇體內的魂蜷縮著,一動也不敢動。太陽爆發出的光雨對他的傷害很大。

鳳蒼宇退後,背後蛟龍圖浮現,他腳踩蛟龍,衝上了天空。渾身魔氣滔滔,十塊魔胎全部復甦,準備爆發出宏大一擊。

但洪錚……不會給他機會。

「擊天……一念斗戰變,神馳八荒筋斗雲!」洪錚收回了三頭六臂,施展了擊天一念斗戰變!此刻,洪錚的軀體迅速壓縮,化為了八尺,身材頎長。背後寶骨發光,衝出了無盡碎光,交織成斗戰真身。斗戰真身一出現,如水銀一般,融入到了洪錚的軀體內。

邪王虐寵:棄妃太難纏 一剎那間,洪錚眉心咔咔作響,六缺裂縫竟然暫時性癒合了一點!斗戰法身融入到了洪錚的軀體內,與他靈魂契合。一道道繁複的誦經聲從他體內傳出,宛若天神禪唱。 此刻的洪錚,似乎斗戰神王借體重生,氣勢宏大無比,讓人心驚,抬手間就能夠移星換斗一般。整個人,像是專門為戰鬥而生。

天空出現了雷鳴,一尊筋斗雲出現,洪錚踏了上去。

再次打出混沌大缺指。

那一指,風華絕代,壓蓋天地,所有人在那手指出現的時候,均是感覺眉心刺痛,神魂似乎都要裂開了!

洪錚眸子冷的可怕,一指點出,指尖迸發的光似雷霆般炸裂,縱橫交錯。

「鳳蒼宇,我忍你很久了。」洪錚說道,一指點向鳳蒼宇。

鳳蒼宇臉色終於大變,瘋狂後退,心中驚顫。

「快退,這是混沌大缺指,快,快,快!」鳳蒼宇體內的魂瘋狂咆哮著,忍不住震顫。

「這是什麼真法?」鳳蒼宇腳踩蛟龍,化為一道流光,沖向雲霄,脫離出光芒,直擊穹頂。

他臉上再也沒有了溫和之色,有一絲驚恐。他體內的魂,來歷他最為清楚,如此強大的魂,竟然懼怕一種真法。

「這是帝術啊……」

「你逃不掉。」洪錚背後鳳凰翅綻開,速度再次提升,瞬間降臨鳳蒼宇的身後。

眾人抬頭,驚愕的看著這一切。只見洪錚兇猛的一塌糊塗,腳踩筋斗雲,背負鳳凰翅,一指點出,有氣吞山河之力,更有一種巔峰無敵大勢。

噗嗤!鳳蒼宇猛然吐出一口鮮血,因為洪錚那一指,猛然擊在了他的後背上。將他的肩胛骨擊穿,裂紋密布了鳳蒼宇的全身。

「滾開!」鳳蒼宇猛然回頭,不顧傷勢,強行催動脊背大骨,嘩啦啦抽動。隨後,他其中一塊寶骨橫空出世,化為一尊高有三丈的生靈。長有犄角,獠牙外翻,張開血盆大口,身軀膨脹,竟然開始自爆!

轟!

恐怖的衝擊波蕩漾而出,在這關鍵時刻,洪錚果斷召喚之前掉落在地面上的東皇鍾。古鐘幽幽發光,江河山川亮了起來,化為十丈大小,懸浮在洪錚頭頂,隨後將洪錚全身遮蓋。

鐺!

一聲鐘鳴,炸裂長空,鍾波浩蕩,波紋一圈圈,似大浪泛起。

洪錚降落在地面上,咳出一口鮮血,他看著已經消失在視線中的鳳蒼宇,冷笑一聲。

眾人都有些麻木了。

洪錚一擦嘴角的鮮血,雙眸如電,看向蘇伯賢與達摩鱷。

「現在輪到你們了。」洪錚手中出現一桿黃金槍,一槍橫掃而出。直接轟在了蘇伯賢的身上!

「啊!」蘇伯賢慘叫一聲,被打的現出了原形。乃是一尊一丈大小的六尾天狐,金色的血液流淌了一地。

「洪兄,饒我!」蘇伯賢躺在地上,渾身戰慄。

「想走?」達摩鱷見狀,化為一道流光,向光幕外衝去。他實在膽寒了,根本沒有想到洪錚竟然如此兇猛。這真的是家族裡面出來的子弟?

該是什麼樣的家族,才能夠培養出如此驚采絕艷的人?

「洪某讓你走了么?」洪錚腳踩大瘋九步,轉眼間就來到了達摩鱷的身前。

鏗鏘!

達摩鱷躲閃不及,竟然直接撞擊在了洪錚的胸膛上。但洪錚動也沒動,胸膛前甚至有火花迸發。達摩鱷再次震驚了,這還是人的軀體嗎?它感覺腦袋一陣的發暈,疼痛無比。

「洪兄,先前是我的不對,求你放過我。」達摩鱷懸浮在空中,哀求說道。

洪錚根本沒有理會,一把掐住了達摩鱷的脖子,緩緩攥緊,將達摩鱷捏的快要變形了。

「啊,疼,疼啊!」達摩鱷慘叫著。

「什麼東西?洪錚忽然摸到了一手的粘液,黏糊糊的,有些腥臭。

大茶壺過來看了看,認真的說道:「老闆,他被你捏的屎都噴出來了。」

洪錚一臉嫌棄,厭惡的將達摩鱷丟在地面上,狠狠跺了一腳:「滾,噁心!」

「哈哈哈!」大茶壺捂著肚子瘋狂大笑,眼淚都笑出來了,「堂堂皇血幼獸達摩鱷,竟然被人捏出屎了!」

上官墨苔額頭上也是出現了三道黑線,捂著自己的額頭,想笑又不敢笑。

「呱呱呱!笑死老子了,達摩鱷,你太丟人了。」戚夢秋張開大嘴。

王隆錦也是一臉苦笑。

眾人剛開始一愣,隨後一個個都憋著笑……太特么搞笑了。達摩鱷竟然被洪錚捏出屎來了。

達摩鱷先是低著頭,渾身的顏色都變了。它小心翼翼的看了洪錚一眼,然後飛快的爬走,在雪地上拖出了長長的黃白痕迹……

不過眾人笑了一陣子之後,發現了一個重要問題——洪錚,在天寵中,似乎無敵了。

洪君臨此刻已經受了重傷,他心中有些悲涼。自己自入世以來,還未遭遇過如此大敗。尤其是三名強大天寵圍攻,都沒有將洪錚給拿下。難道,洪錚的天賦,真的如此無敵?

「來日再找你算賬。」洪君臨吞下一顆丹藥,在洪錚趕來前,祭出一把天梭,劃開虛空,迅速遁走。遙遠的雪域,一道流光出現,正是洪君臨的身影。他狠狠的盯著大祭台上的洪錚,隨後轉身走遠。

「還有誰要來嗎?」洪錚踢了一腳天狐蘇伯賢,將他踢飛。

「小子,你是在找死嗎?」那老天狐聲音如雷,看著洪錚。

「你大可以進來一戰。」洪錚毫不客氣打擊。

「你最好不要出大祭台,否則,我定要將你給擊斃!」

無敵碑開始發光,一道光芒映照在洪錚的身上。碑上有符文古字浮現——合格,踏彩虹橋,進菩提殿,可以允許你攜帶三人進去。

無敵碑上一出現這信息,頓時所有人都瘋狂了,一個個呼吸都急促了起來。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只要與洪錚打好關係,就能夠進菩提殿。哪怕得不到小菩提,也是天大的造化。菩提殿之中,遠遠不止菩提樹那麼簡單。

「墨苔,你隨我一起進去?」洪錚說道。

上官墨苔搖搖頭。俏皮一笑:「我的路,不同,我就不進去了,我有預感,我進去反而有危機。我在外面幫你。」

她紅唇微翹,示意洪錚抬頭看向天空。

洪錚何等聰明,瞬間明白上官墨苔的意思。她留在外面,好奪取經胎。

「大茶壺,七彩天雞,你們呢?」

「我們不感興趣。」大茶壺嘿嘿一笑。

洪錚點點頭,思索了一會兒:「王道友,戚道友,不如你們隨我一起進去吧。」 王隆錦與戚夢秋一聽,激動的顫抖起來:「洪兄,此話……當真?」

洪錚點頭:「自然當真,也多虧二位道友幫忙。」

王隆錦哈哈大笑,將戚夢秋猛然抱在懷中:「哈哈,哈哈,我不是做夢吧,這可是菩提之門啊!」

玉翅金蟾也是雙目爆睜,激動的無以復加。二人看向洪錚的眼神,變的有些火熱。

這才兩個人,場面上,還有一個名額啊。眾人想到這裡,頓時一個個呼吸急促起來。有不少天寵都在暗恨自己不夠果斷,方才為什麼不幫洪錚。

「洪兄,在下古魔地天寵俞謙牧,望洪兄能夠將最後一個名額讓給在下。在下願意奉上太古琥珀,裡面傳說封印了一尊上古之時的生靈。」一名身材頎長,面貌清秀的男子說道。他太陽穴中間伸出了兩隻繁複的黑角。

洪錚瞥了俞謙牧一眼,都懶得鳥他。剛才你幹什麼去了?

「洪錚,不要答應,一個人都不要帶。」上官墨苔恨恨的說道,不屑的撇撇嘴。

「聽你的。」洪錚溫和的看著上官墨苔。

「洪兄,洪兄,請帶上在下。」

「洪兄,我剛才準備出手的,但是你已經出手了,我來不及反應。」

在場眾人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眼神火熱的看著洪錚。多麼希望洪錚能夠開尊口,將他們也帶進去。

身穿奢侈錦衣的余哲臉色無比複雜,他恨不得狠狠的抽幾個大嘴巴子。剛才自己要是出手的話……現在洪錚肯定會帶自己進去。

隨後,他將目光轉向了王隆錦:「隆錦,咱倆關係一直不錯,麻煩你勸一勸洪兄。」

王隆錦聞言,有些為難。隨後將目光轉向洪錚,也不好開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