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瀚的靈力看不著痕迹,卻帶著無以倫比的氣勢,直接襲向墨九狸,墨九狸心中微微一驚,頓時身影一閃…… 色中惡鬼,不管是做人還是做鬼,其實都不算強悍。

這些鬼物的表現就是證明。

擡手就可以隨意滅殺。

關鍵地方在於,殺之不死。滅之不盡,能夠循環再生。

這樣持續之下,我甚至都有點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力倒退。

要不是能夠感受到元力種子在身體之中不斷的跳躍,輸送能量,或許我自己都有可能發瘋。畢竟這種事情未免太過邪異。

巫力運轉,這一次,我全力滅殺。

將這羣色鬼給瞬間崩解之後,仔細感受,而後,迅速感受到了其中的不同。

這些鬼物被我滅殺。但是本身所具有的鬼氣並未消失,而是被吸收之後再次凝練成型。

這些鬼物並不是真正的鬼物,而是被某種法器製造出來的存在。

竟然和真的鬼物完全一樣。擁有神智和本身的殺傷力,雖然數目不多,但是循環不息,並不消失,還真的能夠起到以假亂真的作用。

煉魂幡!

我的腦海之中瞬間閃過養鬼道之中的一件和金象鎮魂樁等級差不多的法器來,倘若擁有煉魂幡的話,的確是可以召喚出許多陰魂鬼物對我進行無休止的騷擾襲擊,完全就沒有辦法滅殺。

因爲這些鬼物的根源是在煉魂幡之中而不是他們自身。

想要滅殺這些鬼物,就必須要找到煉魂幡的本體才行。

難怪這些鬼物如此難纏。

殺之不盡。

就算是無數的蒼蠅也會直接將你生生消耗致死。

倘若真的是煉魂幡,這威力卻又似乎太小了一點。

金象鎮魂樁和人皮鬼鼓的威力我可早就見識過的。

人皮鬼鼓連嬰鬼都害怕,更別說金象鎮魂樁直接被張佐臣化身邪佛,成爲了本身禪杖,養鬼道之中寶物不少,煉魂幡的威力又怎麼可能才這區區幾隻不入流的鬼物可以比較的?

色鬼被我滅絕之後,迅速生成。其中消耗的時間相當之短暫,要不是我存了心思特地觀察根本不可能發現這短暫時間之中的變化。

將賤老虎召喚出來,讓他直接吃了這些鬼物。

鬼氣能夠凝聚回收,自然是能夠源源不斷的的生成鬼物出來,但是賤老虎既然號稱弒天,自然是讓這些陰魂鬼物有來無回。

看到幾隻色鬼,賤老虎顯然完全是看不上眼,撇撇嘴。最後還是不情願的大嘴一張將他們直接吸收進入了肚子裏面。

這一次,鬼氣再也無法逃逸出來。

賤老虎本身具有一些我完全不是很明白的特殊能力,至少,在我現在看來,只要不是煉魂幡全力開動,賤老虎完全就不會害怕這些所謂的再生鬼物的騷擾。

";這次權當警告,小子。儘早離開,否則,死!";

鬼物沒有再次出現,取而代之是一個相當之邪氣的聲音傳來,在這一瞬間,我捕捉到了和之前破我術法的傢伙一樣的元力波動。

這傢伙竟然也是凝聚了元力種子的高手。

特地讓我感受到他的氣息,顯然是爲了震懾我。

我並不迴應,而是巫力纏繞這種波動,全力運轉巫家咒術,想要暗算這個傢伙一回。冬醫諷技。

上一次他破我術法,我算是吃了一個大虧,這一次,自然是要找回場子來。

";哼!";

我們兩人的力量在暗中轟然對撞。

我這邊一陣陰風生成,下意識的退了一步,那邊,換來的還是一陣惱怒的吼叫,隨後,一道陰風朝着我這邊席捲過來。

隱隱然還有鬼物咆哮縱橫,顯然這傢伙再次運用煉魂幡對我展開了攻擊。

我冷哼。

咬破舌尖,一口舌尖血直接噴吐在了滅魂針上面,巫力運轉,說道:";給我破。";

滅魂針陡然飛出,目標卻並不是煉魂幡之中鑽出來的鬼物,而是那個隱藏在暗處的傢伙。

與此同時,賤老虎的大嘴再次張開,將襲擊而來的陰魂一口吞入了肚子之中——

";法器不錯,不過,下次你沒有這麼好運。";

沉默一陣,這傢伙再次開口說道,隨後聲音消失無蹤。

我鬆了口氣,心中壓力頓時小了不少,雖然沒有露出破綻,我想,這個傢伙應該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傷害纔是,要不然,斷然不可能會輕易退卻。

法器?

只是不知道這傢伙是說的賤老虎還是滅魂針。

要是將賤老虎當成法器,那可就真的搞笑了。

喘息了一口氣。

我趕緊去查看卓小魚的情況,我一看,頓時紅了臉,之前因爲着急之下,並沒有給卓小魚找到合適的衣物遮擋身體,這樣折騰了一下之後,更是春光乍泄,什麼都露在了外面。

其實也不能算是什麼,只是若隱若現顯然更加讓人無語。

我咳嗽一陣,眼觀鼻,完全不去理會這種齷齪心思,招來一件寬大的衣服將卓小魚給遮擋住,然後就要去將卓小魚給扶起來。

在觸碰到卓小魚的一瞬間,我的手腕子上一陣冰涼,而後一道寒氣朝着身上蔓延過來。

我吃了一驚。

好精純的鬼氣。

極品辣媽好v5 我調動巫力,引發自身火氣,將這一股陰邪之氣擊潰,隨後擡頭,吃了一驚,因爲我面前,一個全身赤裸,身上長滿了綠毛的小孩兒正在對我齜牙咧嘴的不斷威懾。

我嚇了一跳,身上起了一層的白毛汗。

這傢伙是什麼鬼物?

我竟然完全判斷不出來。

賤老虎可不會理會那麼多,直接大嘴一張就直接朝着這個小男孩兒給吞噬了過去。

尖叫聲音響起,小男孩兒竟然只是被咬碎了一跳手臂,其餘竟然順利脫身。

對着我一陣齜牙咧嘴之後迅速消失不見。

離開的時候,房間之中的燈泡全部碎裂。讓我再次皺眉。

竟然能夠逃脫賤老虎的大嘴吞噬,這小男孩兒到底是什麼東西?

雖然身上鬼氣凝聚,但是強橫駁雜到了極點,完全和鬼物不同,我一時之間,有點不能判斷這個小男孩兒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了。

賤老虎很是滿意的打了一個飽嗝搖頭晃腦,說道:";味道不錯,竟然吃得半飽。可惜,被他給跑了。";

賤老虎隨着不斷吞噬東西,本身實力和胃口也是在不斷的增強,現在一條手臂竟然就已經半飽,我就更加的好奇之前消失的那個詭異男童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我沒有理會賤老虎,將卓小魚給服了起來,檢查了一下,確定沒有什麼異常情況之後,一道定神咒打了出去。

卓小魚的呼吸頓時就平緩了下來。

我鬆了口氣,看來只是被嚇到了而已,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這女人之前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到了關鍵時刻,竟然這個樣子,還真是讓人無語。

不過,等了半天卓小魚都不醒過來,這就讓我有點奇怪了,我還指望着找到卓小魚能不能呢過幫我忙呢,現在怎麼搞?

有點擔心之下,就想要掐一下人中,看看有用沒有。

我剛纔彎下腰就感覺到了不對,即便是黑暗之中,不過這並不影響到我的視力,凝結元力種子之後我的五感有了很大的提升,這種程度的黑暗對我完全沒有絲毫的影響。

我分明看到卓小魚睜大了眼睛,看着我露出得意的笑容。

有詐。

我瞬間反應過來,伴隨卓小魚惱怒的聲音:色魔給我去死。

說完,兩根手指直接朝着我的雙眼插了過來。

我趕緊伸手擋住我,誰知道卓小魚只是聲東擊西罷了,手被擋住完全就不放在心上,腳下偷襲,頓時一腳就揣在了我的要害部位上面。

我是修行者不錯,甚至凝結元力種子算得上高手級別,但是那裏照樣脆弱得很,頓時就痛得吱兒一聲眼前一黑,差點之結暈了過去 險險躲開黑衣老者的第一招,還沒站穩,黑衣老者因為墨九狸躲過自己的攻擊,眼神越發冰冷,接著第二道攻擊,第三道攻擊……

接連襲向墨九狸,讓墨九狸也怒了,她現在的實力,在二重天是沒辦法跟這個黑衣老者抗衡的,但是不代表她會輸給對方,墨九狸手一揮一道火焰打出來,還故意讓小金收斂了身上的氣息,直接飛向老者的手臂……

察覺到墨九狸的火焰溫度,黑衣老者冷笑一聲,壓根沒有把小金的火焰當回事,小金心中冷笑:「敢看不起小爺,真是找死!」

等到小金的火焰碰觸到老者的手腕,老者想要揮手甩掉時,已經晚了……

「啊……」一聲慘叫,老者手裡的攻擊打偏了,疼的急忙縮回手,想要將火焰熄滅,卻是怎麼都辦不到。

不過瞬間,黑衣老者的一條手臂就被小金給滅的渣也不剩了,而且小金故意的一點點的燃燒老者的身體,讓對方親眼看著的左手臂被焚燒成灰……

黑衣老者瞳孔狠狠一縮,看著自己消失的左手臂,再看正在消失的右手臂,心中憤怒無比,卻又疼痛無比,他怎麼也想不到這個女人的火焰如此強悍……

連他身上的冰屬性靈力,都無法熄滅的火焰,這到底是什麼鬼火焰啊!

「住手,住手,快點住手啊……」黑衣老者眼看著自己的右手也要消失了,急忙看向墨九狸喊道。

「小金!」墨九狸聞言喊了一聲,小金的火焰雖然停下了燃燒的速度,但是卻未離開黑衣老者的身體。

黑衣老者疼的滿頭大汗,眼神驚駭的看著墨九狸問道:「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剛才已經說了,這馮家,我收定了,而且還是徹底的!」墨九狸直接說道。

「我們馮家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黑衣老者不明白的問道。

「馮家確實和我無冤無仇,但是卻是你們馮家先招惹我的,既然敢招惹我,自然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墨九狸看著黑衣老者淡淡的說道。

「你怎麼能……」黑衣老者聞言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到底要如何你才能放過我?」 豪門重生:傲嬌首席惹不起 黑衣老者疼的身體都有些顫抖的問道。

「認主是你唯一的活路!」墨九狸看了眼黑衣老者說道。

「什麼?你不說發誓就行了嗎?」黑衣老者聞言皺眉問道。

「那是因為那些人足夠聽話,發誓就行了,但是你不是一直看在眼裡,還是選擇來殺我嗎?對於誓言規則不太嚴謹的如今來說,讓你發誓似乎也沒什麼用吧!」墨九狸看著黑衣老者諷刺的說道。

「你……我……」黑衣老者看著墨九狸,最後還是什麼都說不出來。

「我不會勉強你,畢竟命是你的,你想怎麼選都是你的自由!」墨九狸故意的說道。

可是黑衣老者聞言,卻險些被墨九狸的話氣的吐血,什麼叫怎麼選是他的自由,他那裡還有選擇, 卓小雨得勢不饒人,得意得哈哈大笑起來:“你這個變態色魔,看我這次不收拾你。”

說完,竟然再次衝上來對我拳打腳踢。

卓小魚本身格鬥素養還算不錯。我又不好傷到她,因此,反倒是成爲了一個活靶子,被卓小魚給壓着狂揍。

後來實在是扛不住了,我直接讓韓德出來,惡鬼法相展現。

滿心以爲卓小魚會被嚇到,誰知道,卓小魚竟然直接冷哼,說道:“你個死變態,還想要騙我。”

說完。竟然直接一巴掌朝着韓德抽了過去。

惡鬼法相之下都不害怕。

韓德都被這個普通女孩兒給弄得沒了辦法。

只能後退一步,鬼氣纏繞,將卓小魚給暫時捆綁,讓她不能亂動。然後看着我說道:“張天師兇那是因爲有本事,這女娃娃兇,那是因爲缺心眼。”

說完。搖頭,大有一副將頭疼事情扔給你去處理的架勢一閃身,直接鑽進玉印之中。

我害怕卓小魚被鬼氣纏繞太久,陰氣入體,對身體有害,只能拉開距離之後。將鬼氣打散,說道:“我不是壞人,請你相信我好不好?”

卓小魚得了自由,氣勢洶洶,完全不管我在說什麼東西,又是頗爲彪悍的朝着我猛衝過來。

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再次將卓小魚給鎮壓住。讓她動彈不得,說道:“夠了啊,要是你再這樣我真的把你先奸後殺,然後毀屍滅跡。”

卓小魚一愣,隨後愈發惱怒,想要掙扎卻完全沒有辦法。

我愁眉苦臉,隨後掃過卓小魚的房間,心思一動,直接一根指頭點在了卓小魚的額頭上面,說道:“開。”

元力種子凝結之後,我能夠做到以前許多相對來說比較困難的事情,比如暫時打開天眼。

人在先天狀態,天眼並未閉合,而且,出生之後,就已經有了記憶,只是這些記憶一般在十八個月最多三十六個月滷門閉合的時候就會徹底消失,這也就是道家之中說的,重新歸於混沌狀態。

倘若修行到了真人境界,那就算的上徹底的先天境界,由此,就能夠輕易找回三歲以前的記憶,能夠發現小時候看到過的很多有趣的東西。

這也就是爲什麼小孩子總是偶爾啼哭不停的原因所在,因爲他們滷門並未閉合,天眼尚且沒有關閉,總是能夠看到一些不可思議的東西。

天眼打開之後,卓小魚還在鬼叫:“你這個混蛋,給我做了什麼,爲什麼我額頭這麼燙這麼痛。”

對於卓小魚,我實在是有點無語了。

將她的腦袋用力朝着旁邊扭動,說道:“你是不是有親人今天頭七?”

卓小魚一愣,因爲他已經看到了安安靜靜站在房間角落之中的那個年輕男子。

卓小魚原本還有點神經質,顯得神經異常粗大呢,在看到男子的時候全身一震,猛然尖聲大叫起來:“明理,明理……快放開我混蛋,你快放開我。”

看着卓小魚歇斯底里的狀態,我有點無語,直接將她放開,一邊小心戒備,卓小魚這一次並沒有對我下手,而是瘋狂的朝着這個年輕男子撲了過去,說道:“混蛋,你到哪裏去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一躍而過,這個叫明理的傢伙只是遊魂,並非陰物,並不具有害人之心,甚至已經短暫失去了關於這裏的記憶,回到這裏,不過是牛頭馬面押解回來重走陽間路算是對於這一生的告別,再下去,那就是和孟婆湯,重新轉世爲人了。

衝破遊魂之後,年輕男子已經淡化消失,卓小魚就跟瘋子一樣,到處轉悠尋找,一邊很是兇狠的盯着我,吼叫:“你將他弄到哪裏去了,弄到哪裏去了?”

“逝者已矣,節哀順變,他已經去投胎轉世了,你找也找不到了。”

我原本是想要證明自己絕非壞人,因此纔給卓小魚開了天眼,沒想到,卓小魚竟然會是這種神情,激動得很,都已經頭七了,按照道理,她應該早就知道纔對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