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問天狀若癲狂,聲嘶力竭的大吼着,銀色的雷龍張開巨口,一團劈啪作響的紫色雷霆盤繞的刺目雷球散發着讓人心悸的毀滅氣息,而湛藍色額生海龍聖角的海龍神光泛起,背後浮現出海神的法相虛影,聖光騰騰,海神虛影揮舞着手中的海神三叉戟,劃出萬丈煙霞!

“炎龍九轉!火麟變!”

烈羽玄所化的火麒麟不甘落後,猙獰的嘶吼着,渾身燃燒的熾烈焰光化作糾纏的炎龍,隨後半空繞舞盤旋,一隻純白的火麒麟從中蛻變而出,瑞獸麒麟,額生麒麟紋,揹負蒼天圖,獠牙刺目,劍戟橫空,純粹的能量脫胎的聖光化作最炫目的攻伐大術,同時奔向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的身影在那銀色雷霆的滅生炮和白麒麟面前是那麼的渺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璀璨刺目無法看清的恐怖爆裂光芒蕩起毀滅性的衝擊波,朝着四面八方奔襲吹散。龍捲風咆哮着,整片南嶺遭受了三塊巨型隕石的撞擊,已經是滿目瘡痍。看不到半點兒青山秀水的痕跡,此時龍捲風暴夾雜着雷暴肆虐,大片小山一樣的巨石化作漫天齏粉,煙塵沖霄,宇智波斑深處最中央的爆炸中心,但是卻巋然不動!

“不錯的聯擊手段,不過作爲團隊合作的話……”宇智波斑波紋狀的輪迴眼不帶半點兒感*彩的波動。冷冷的開口,“一起死去。 重生80醫世學霸女神 也算團隊合作的一種吧!”

面對毀滅性的滅生炮和白麒麟的撞擊,宇智波斑只是輕輕的擡起了右手,扭曲空間的漩渦浮現,只見那狂暴的即將爆炸。毀滅一切生靈的雷暴中央竟然如同最乖巧的綿羊一樣被宇智波斑一手鎮壓,兇悍的白麒麟,凝聚了炎龍九轉的九次爆炸性的能量增長的化身,同樣無法起到半點兒攻擊作用,竟然同樣被宇智波斑定住,隨後紛紛裂解成最原始的能量,被宇智波斑吸收!

“餓鬼道……”

咻咻咻!

雷暴中央的滅生炮噗的一聲消散於無形,而兇厲乖張的白麒麟則是轟然破碎成璀璨的光雨,毫無保留的統統被宇智波斑吸收。宇智波斑毫髮無損,輕而易舉的統統都將其化解!

“被……竟然被吸收了?!”

“怎麼……怎麼可能!!這到底是什麼能力!”

烈羽玄和海問天同時真身巨震,親身的感應到宇智波斑竟然信手拈來的就將兩人的全力一擊吸收殆盡。化作自己的能量補充,此消彼長,這等手段簡直是讓人毛骨悚然!

“一切攻擊對我宇智波斑是無效的的!”宇智波斑冷冷的說道,“想要擊敗我,那就來近身戰鬥吧,你們的身體硬得很。我對方纔的熱身戰鬥非常滿意!”

“狂妄!!皇者的強大,你如何能企及!”

海問天怒吼一聲。雙頭巨龍發出震天撼地的咆哮,遮天蔽日的巨爪朝着宇智波斑狠狠的拍來!

烈羽玄火麒麟真身眸光閃爍,終於,背後成功的亮起了八尊烈陽曜日,如金烏振翅盤旋繞舞,天陽降臨,灼燒人間,可怕的至陽的壓制力量瀰漫在天地間,第九陽涅陽始終護在昊天塔內的新我至尊赤煌身上,不曾離去,若是能夠將赤煌的第九陽徹底剝奪,那麼新我至尊將徹底身殞,一切道果,盡歸烈羽玄所有!

火麒麟間不容髮的封住宇智波斑的死角,宇智波斑的體積實在是太小了,只是如跳蚤一般的凌空躲閃,很快兩尊千丈的真身將所有的死角統統都封鎖了,但是宇智波斑卻並不驚慌,波紋狀的輪迴眼最中央的漆黑瞳孔縮小到了針尖那般大小,隨後浩瀚的瞳力驟然爆發,虛空都在震顫。

“神羅天徵!”

火麒麟、雙頭巨龍登時渾身巨顫,如同身處虛空亂流中的浮萍,整片空間都凝固了,完全動彈不得,隨後一股無邊無際的排斥力轟然爆發,以宇智波斑爲中心,呈現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真空地帶,恐怖的排斥力的瞬間將其中的一切統統都震開,大地凹陷出一個巨大的球形地步的深淵,火麒麟和雙頭巨龍登時被震飛,渾身的鱗甲和神焰都潰散,足足震開千里才得以穩住身形!

宇智波斑冷笑着迴應海問天的呵斥:“即使是逞強,能做到這種地步已經很不錯了!你玩夠了吧,是不是也該退場了?”

“那麼,我宇智波斑也全力以赴吧!”

“野獸之難!”

須佐能乎究極體再現,這次駕馭九尾,浩瀚到難以估量的恐怖戰鬥力鋪天蓋地的滌盪開來,藍紫色的天狗頭盔覆蓋在猙獰的古武士的面龐之上,兩團冷森森的火焰從眸中亮起,堅不可摧的盔甲覆蓋全身,四隻雄壯的手臂悍然持劍,座下的九尾妖狐源源不斷的提供着查克拉,身穿須佐能乎究極體的鎧甲,驚天動地的氣息填滿了天地之間。

“他……真的只是區區一個凡人麼?”風霓裳心頭都在發顫,臉頰煞白,“這等浩瀚到難以估量的能量,竟然能在一瞬間凝聚成實質!並且駕馭自如,這……這恐怕戰鬥力穩壓皇者啊!”

“所謂的神話,不過是仿效事實被傳承的!”秦守口乾舌燥,壓下內心的激動之情緩聲道,“而宇智波斑,就是創造神話的人!”

“不急,一點兒都不急……”宇智波斑舔了舔嘴脣,英武的面孔略顯猙獰,“只需要稍加等待一會兒就可以……就給你們戴上項圈,兩隻小畜生……”

三尊千丈高的巨大真身法相和須佐能乎究極體迅速的戰作一團,打鬥聲驚天動地,到處可以看到遮天蔽日的煙塵沖天而起,數之不盡如小山那般的巨大碎石懸浮在半空,久久難以落下,戰鬥的餘波咚咚的傳遍大陸邊荒,即便是最遙遠的獸人國度的生靈也能心頭髮顫的感受到戰鬥的餘波,咻咻的虛空亂流劃過,堅不可摧的玄武甲留下了道道白色的刮痕,連綿不斷的衝擊波四散翻涌。

天幕的氣象如同川劇變臉的表演者,喜怒無常的上演着種種駭人的異象,隨着戰鬥的不斷白熱化,黑茫茫的武器籠罩在萬丈高空,下方則是滾滾烏雲,無邊無際,電閃雷鳴,紫雷翻涌咆哮,雷海沸騰,怒舞嘶吼,狂風怒吼,雲霧翻涌,燒塌天宇的火海肆虐,翻涌不休,陰暗而兇厲。

但見藍紫色的巨劍橫空,天狗頭盔復甦一般嘯月沖天,伴隨着的,還有宇智波斑近乎沸騰的戰意!(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中文網公衆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衆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衆號!) 樺柑沒有拒絕千枚的提議,因為她本來就想去會會塔可等人。更何況輝和凝雪還在她這邊,她自然也不肯放棄這份優勢。

不過,輝在聽到千枚和樺柑之間的對話后,卻開心不起來。他看了眼依舊沒有恢復神智的凝雪,然後繃緊了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經,以迎接可能到來的戰鬥。

「我還以為你被我同伴打敗了,沒想到是你隱瞞了實力嗎?」

輝問起千枚,他試圖從千枚口中套出塔可等人現在的情況。

「我沒有隱瞞實力,我敗了,然後被你的同伴—塔可等人帶了回去。而我之所以能出現在這裡,是因為我比你的同伴多想了一些事情。」

千枚這麼說著,對輝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然後得意一笑。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塔可的名字,那想必你們相處的還不錯,為什麼不多在我們那邊待一會呢?」

輝從千枚的話中聽出了一些端倪,然後故作無奈地調侃一句。

「你願意一直待在我們這邊嗎?」

千枚反問道,然後她就對樺柑點點頭,示意樺柑可以繼續行進了。

「那誰,你可以回隊伍中了,沒有必要繼續治療我們的敵人。」

這時,千枚無意中瞥見了跟在輝身旁照看凝雪的異類醫生,於是她就吩咐那醫生先行退下,她看不得自己的同伴照顧自己的敵人。

「如果是我就算了,可你不應該這樣對待你的同族。」

輝自然不可能受千枚頤指氣使,他這麼回應道,並停下腳步,想壓下千枚的傲氣。

「你這傢伙…別忘了,你現在是我們的俘虜,你現在已沒有和我們提條件的資本。而我也不會像樺柑那樣心軟,我不會滿足你的任何一個要求。」

輝的話並沒有壓下千枚的傲氣,反而讓千枚更加偏執了。由於千枚之前有過一段難以回首的經歷,所以她無法原諒任何與人類有關的同伴。

「那你會滿足我的要求嗎?」

這時,輝還沒來得及回應千枚的話,殤的聲音就從高處傳來,打斷了這一行人的思路。

轉瞬之間,殤就從樹上落下,穩落在閃紋身旁,並以最快的速度擊倒了閃紋身旁的同伴,然後扣押了閃紋,以此威脅其他異類。

而殤之所以選擇先從受傷的閃紋下手,是因為他還不能確定這一夥異類的整體實力。之前和千枚的交手讓殤意識到,千枚一夥和自己之前遇到過異類不同,她們更有組織性,她們並不是殤一個人就能應付得來的對手。所以,殤就打算用閃紋作為要挾,以此帶著輝先行離開。話雖如此,殤雖然採取了謹慎措施,但他卻並沒感到慌張,他現在只對自己最後可能無法獨善其身這件事感到無奈。

「我想你會滿足我的要求。」

殤用短刃卡著閃紋的要害,以此要挾千枚等人不要輕舉妄動,然後他就示意輝來到自己這邊。

「樺柑,這傢伙曾是那個組織的人,他的手上沾滿了我們同族的怨恨,我不會放過他。

你勢單力薄,以為這樣就能威脅到我們了嗎?」 ps:看《火影系統異界縱橫》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衆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衆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銀亮的閃電閃過,僅僅只是照亮了一瞬間的黑暗,天地間陷入了短暫的即將,但是隨後,一切重新迴歸紛亂的戰場,接連不斷的驚雷爆響,天搖地動,黑雲巨顫,漣漪似的盪漾開來,如同世界傾頹那般,最後一聲驚天動地的宏聲巨響,萬道豔霞四射沖天,透過茫茫的黑色霧氣,天地陡亮,啥時間,黑雲玄霧之間,數之不盡的炫彩光柱破立飛舞,團團旋轉,焰光流離變幻,目不暇接。

“分出……勝負了麼?”

煙塵瀰漫嫋散,千丈海浪拍舞,赤焰熄滅,天地倏然玉宇澄空。

只見宇智波斑的須佐能乎究極體完好無損的屹立天地之間,面前則是傷痕遍體的火麒麟和雙頭巨龍,火麒麟身上十餘個前後透亮的血洞,流淌着神血精華的皇血,如同粘稠的地火漿一樣,瑞氣騰騰帶着血腥味,海問天不甘心的大口大口的喘息,但是卻改變不了實力上的差距,宇智波斑這個神祕男人實在是太恐怖了,戰鬥力強悍到讓皇者都爲之心顫,以一敵二的殊死搏鬥,竟然悍然鎮壓,摧枯拉朽一般的戰鬥將兩人打到心神搖動,底氣全無,有一種叫做絕望的情緒正在生根發芽。

“真是不可思議啊……”烈羽玄慘笑不已。口鼻溢血,“這到底是什麼層次的力量,竟然能媲美皇者。將我們兩人以摧垮拉朽的戰鬥手段鎮壓……”

“可惡……”海問天的本尊,原先威風凜凜,以東極海域數百種媲美神金的材料煉化打造的藍金鎧甲,統統都在這場戰鬥中粉碎了,此時連巴掌大小的碎片都找不到了,只剩下破損不堪的內甲,前後透亮的血洞清晰可見碎裂的斷骨。海問天面容扭曲,遍佈血痕的臉龐猙獰的厲害。無論如何都難以接受這個慘烈的事實!

爲什麼!

爲什麼這個年齡只有二十五歲的傢伙竟然具備這等恐怖的戰鬥力,讓兩位皇者都要在其手中被完美鎮壓,摧枯拉朽的壓迫之下他們竟然連反抗能力都沒有,甚至內心產生了絕望。這到底是爲什麼?!想他堂堂一代海皇,佈局數千年,竊取兩大神血宗族的傳承之力,纔有了至高的皇道果位,但是現在,這皇道果位,竟然在面前這個孤傲冷峻的男子面前,不值一提!

翻手之間,統統鎮壓!

“呦……你那是什麼表情?”宇智波斑居高臨下的抱臂。身居須佐能乎眉心的八角晶體之中,波紋狀的輪迴眼漠然的注視着海問天,“我們之間的差距你不是早已領教過了嗎?”

海問天精血橫流。心靈遭受了莫大的衝擊,雙眼泛紅的雙頭巨龍嘶吼着,背後兩大神靈竟然凝若實質,如同真正屹立於世間的神靈化身,海神虛影手持海神三叉戟,海神之力定風波!雷神紫雷環繞。雷神戰錘引千鈞雷霆!這是最後一擊了,烈羽玄眸光深沉。深深的看了一眼似乎是在閉目養神,盤踞虛空靜靜觀戰的少年神尊,緩緩的吐盡了胸膛中最後一口濁氣,他知道能否獲勝,只看這最後一舉了。

昊天塔霞光萬道,瑞氣降落千條,每一條如同玄黃色的菱紗一樣垂下,觸手可及,每一道重若山嶽,足以壓塌南嶺,化作最爲堅韌的防禦手段,嘩啦啦的交織聲此起彼伏,秩序神鏈凝聚而出,匯聚成一條赤紅色的蛟龍,最中央再次凝聚出了一條紫金色的秩序神鏈,其中蘊含的是火神的法則,即便是赤帝赤霄練、新我至尊赤煌統統都栽在了這上面!

宇智波斑冷冷的注視着這紫金色的秩序神鏈和海神雷神的虛影,但是仍然目空一切的傲然環抱雙臂。

“殺!”

海問天嘶吼着仰天咆哮,兩尊神靈爲其助威,烈羽玄不甘落後,同時聯擊出手,紫金色的秩序神鏈若出海蛟龍,嘶鳴間洞穿閃電,後發先至!

少年神尊半眯着神光湛湛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宇智波斑,玄武甲之下的風霓裳、北海老龜等至尊也是深深的提起緊張的心死死的盯着戰局,手心捏了一把汗。

宇智波斑的須佐能乎究極體巋然不動,兩把妖異的藍紫色劍刃凝聚而出。

宇智波斑不急不緩,似乎根本沒有看到毀滅性的殺招降臨,鎮定自若的任由璀璨的光澤將赤紅色的斑駁戰甲染得銀亮,右手合掌,從中彎彎曲曲的生長出漆黑的鐵棒,咔嚓一聲,折成數段,冷冷的擡起了森然的眸子。

下一刻,時間彷彿已經靜止了,宇智波斑的瞳孔驟然擴張,一股足以覆蓋整片大陸的恐怖瞳力鋪天蓋地的涌現擴散!

“輪墓,邊獄!”

少年神尊在這時候猛然間瞪大了眸子,驚疑不定的出聲:“竟然有兩個?!”

海問天七竅流血,渾身巨顫的在半空靜止了,隨後渾身上下噴泉似的大片精血爆炸,染紅了天幕,來勢洶洶的雙頭巨龍真身存存崩裂,背後的兩大神靈虛影彷彿被驚世駭俗的力量在一瞬間徹底擊潰,化作漫天的光雨消散於無形!

烈羽玄慘叫連連,火麒麟攔腰被恐怖的力量生生截斷!那紫金色的秩序神鏈寸寸崩碎,火神的法則也好,所謂的神靈壓制力量也罷,統統不值一提!千道玄黃色菱紗般的瑞氣被震散,昊天塔瞬間被崩飛,烈羽玄的本尊第一次露在了外面,難以言喻的驚懼之感從心頭涌現。

須佐能乎究極體的藍紫色劍刃間不容髮的刺下,將重傷的烈羽玄和海問天釘在了地上。

這點兒傷害對於皇者來說根本不致命,想要掙脫並恢復,再簡單不過了,但是根本等不到烈羽玄反應過來,渾身上下針扎似的痛苦傳來,烈羽玄猛然間發現,自己周身穴位竟然被刺入了黑色的斷裂的鐵棒,怪異的傳來森冷的氣息,烈羽玄試圖掙扎,但是隨即駭然變色,自己的力量竟然被壓制了,那黑棒帶着無與倫比的精神力壓制,波紋狀的輪迴眼擾亂了他的能量運轉,神血本源力量也被鎮壓了!

海問天垂死掙扎,同樣被制住了,渾身大穴刺滿了黑棒,動彈不得,成了砧板上的魚肉!

“這黑棒……到底是什麼?!”烈羽玄勃然變色,連心神與昊天塔的聯繫都失去了,一瞬間冷汗直流。

唰!

宇智波斑散去了須佐能乎究極體,踏步出現在海問天和烈羽玄面前,冷冷的看着兩人,從始至終沒有流露出半點兒感*彩。

烈羽玄幾乎要咬破了嘴脣,深沉的憋着一口氣,沉聲道:“果然是我們栽了……我只有一個問題,你既然有這樣的底牌殺招,爲什麼不早用出來,或許不必這麼麻煩就能以雷霆手段將我們擊殺……”

海問天雙眼充血,同樣死死的盯着宇智波斑,強提一口氣,等待着宇智波斑的回答。

宇智波斑只是冷笑一聲,輪迴眼極具壓迫感的看着他們,如同至高無上的主宰,說出了原著中最霸道無雙的臺詞,一模一樣,不同的情景,一樣霸道的臺詞!

“你見過那個大人跟小孩動真格的嗎?”

烈羽玄登時臉色煞白,海問天雙眼遍佈血絲,強行提起的一口真氣登時氣的潰散,一口浴血噴出,徹底重傷昏厥過去,估計就算是有辦法把他叫起來,他也不敢起來了。

“這話實在是太霸氣了……”老頑童幸災樂禍的嘖嘖怪笑個不停,由衷的對宇智波斑產生了濃烈的興趣和敬佩之情!

實力強悍,來歷神祕,手段驚人,魅力十足,霸道無雙……

這些種種神祕的光環加在一個人的身上,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才能造就這樣的奇才啊!

宇智波斑從始至終都沒有把烈羽玄和海問天當做對手,深邃的輪迴眼冷冷的盯着少年神尊,少年神尊同樣嚴陣以待的虛空站立起來,九天神環蕩起片片煙霞,日月搖光,風搖寶樹,地映金蓮。

秦守熱血沸騰的死死的盯着戰局,心潮澎湃着,他原先還在擔憂到底斑爺的戰鬥力有多強,還在糾結於斑爺能否戰勝神尊的人元分神,現在看來,斑爺恐怕能與大陸第一人神尊的天元分神媲美了!這可是曾經以雷霆手段,摧枯拉朽的戰勝龍皇雨卓丞的天元分神!

不光是秦守,北海老龜、風霓裳、老頑童、甚至連烈羽玄也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宇智波斑和少年神尊的戰鬥拉開序幕!真的有人能夠挑戰傳說麼?不敗的天元分神的神話,難道今天要在這裏打破?!到底誰能更勝一籌呢?恐怕接下來的戰鬥會更加的精彩,足以記入大陸史冊的驚天一戰!

現在,就是在創造神話啊!

正當所有人心神緊繃的關注着宇智波斑和少年神尊對峙,期待交戰的時候,宇智波斑卻懶散的將手中的宇智波團扇刺入地面,在衆人不解的註釋之下慢吞吞的盤地而坐,慵懶的倚靠在團扇上,淡淡的看着少年神尊,用平靜的開口了,但是所說的話,卻是霸道至讓人熱血沸騰、近乎癲狂!

“和分身對戰實在沒勁……等你本體來了再戰!”(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中文網公衆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衆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衆號!) 「你勢單力薄,以為這樣就能威脅到我們了嗎?即便你和他一起上,我們也能在不使用能力的前提下把你們擊敗。」

千枚這麼說著,她認為己方人數佔了優勢,她必然能夠擊敗殤,給與殤應有的懲處。

「事已至此,那我們也沒什麼好聊了。對了,輝,我還從沒在你面前展示過我全部的實力吧。那麼,不管你參不參與這場戰鬥,你都要看好了。人類的力量並沒你想的那般弱小,而你,也不應該再因失去力量而迷茫。」

殤看了輝一眼,以他對輝的了解,他認為輝最終會參加這場戰鬥,但輝一開始可能會猶豫。 繼承兩萬億 所以他就對輝說了幾句,想要先以身作則,激發起輝戰鬥的慾望。

殤說完這番話,就敲暈並推開了被他挾持的閃紋,丟掉了手中的短刃。

而輝則沒有作聲,他看著殤,思考著殤剛才的話語。他想不明白殤為什麼要進行這場以一對多的戰鬥,按正常邏輯考慮,殤根本就沒有勝算。不過,輝也知道,不能用正常邏輯看待殤,畢竟殤曾是前百夫長,曾清除過數不盡的異類。

這時,輝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這多少讓他明白,殤為什麼敢於開戰了。

『殤曾和我說過,他曾一個人清除了整個村落的異類,而現在的情況正和殤之前經歷過的戰鬥相似。不過,一村落的異類雖然比現場的異類多,可現場的異類都很強,認真一想,這兩種情況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輝猜不出這場戰鬥的結局,於是就權衡起參戰的利弊。輝略微思考,最終決定加入這場戰鬥。畢竟他也是人類,且若自己隊伍中最強的殤被擊敗了,那自己也會陷入不利的境地。

在輝猶豫之時,殤已然褪下了礙事的上衣,準備像以前一樣放手一搏。

而千枚沒有吐槽殤褪下上衣這一舉動,她一心只想讓這位前百夫長付出代價。

不覺間,在千枚和樺柑的帶領下,一眾異類已將殤團團圍住。其餘的異類則圍住了輝和凝雪,以防他們兩人支援殤。

不過,異類們也不傻,他們知道殤這樣的百夫長擅長近戰,所以他們刻意和殤拉開了距離,以便施展各自的能力。

這時,殤率先發動了進攻,他的速度如閃電一般迅捷,瞬間就擊倒了距離自己最近的異類,並接著向為首的樺柑攻過來。

千枚之前和殤交過手,所以這次她集中精力感知了殤的一舉一動,她感知到殤的下一個目標是樺柑。千枚當然不可能讓殤得逞,已經感知到殤下一步舉動的她,沖了出來,和殤過了幾招。

殤驚訝於千枚能跟上自己的節奏,他這才想起,之前千枚還沒展示出她的實力,塔可就偷襲了她,導致她很快就敗了。而現在和之前不同,由於這次沒有塔可輔助,所以殤才見識到了千枚的真正實力。

不過,驚訝歸驚訝,在過了幾招后,殤也摸清了千枚的底。

而樺柑等人見千枚和殤交手了,也迅速反應過來,並發動能力,輔助千枚。 “他……他竟然要與神尊完全體一戰?”風霓裳俏臉大變,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美眸。

在場觀戰的至尊齊齊的倒抽了一口涼氣,眼眸中紛紛露出震撼之色,這個男人瘋了麼?竟然自負到這種程度?!要知道神尊的天元分神的戰鬥力那已經是大陸絕巔了,除非神靈再現,否則誰是他的對手?千年前可以憑雷霆手段鎮壓龍皇雨卓丞!宇智波斑戰鬥力再強能媲美天元分神麼?

即便是秦守這個召喚宇智波斑出來的始作俑者也目瞪口呆了,萬萬沒想到,宇智波斑竟然氣魄和格局如此的廣博,目標並不是僅僅侷限於神尊的區區天元分神,目標竟然是神尊那三大分神!即便是地元分神、人元分神也不放過!要與巔峯完美神尊一戰!

這到底是有何等的自信啊!

烈羽玄滿是血污的面孔充斥着駭然之色,腦袋難以置信的迴盪着這一幕,宇智波斑自負而孤傲的話語,讓他的內心世界發生着翻天覆地的震動,似乎他有些明白了,他和宇智波斑那永遠不可彌補的差距在哪裏了。

他烈羽玄,佈局可以坑殺赤帝,竊取皇道果位,但是他永遠沒有一顆強者之心。一顆目空一切,欲與天公試比高的強者之心!

他和海問天,敗得不冤!

少年神尊眸光大盛。深深的看着宇智波斑,似乎是在認真的打量,宇智波斑慵懶的盤坐在地上,倚靠着宇智波團扇,韜光養晦,甚至連輪迴眼都是半眯着,齊腰的黑髮隨風擺動。似乎根本不在意這時候神尊悍然發難偷襲的可能,這等自信和氣度。讓人折服!

“好!既然你想見識一下我的本體,那麼就滿足你!”少年神尊冷哼一聲。

這一日,冰神殿所在的懸空山,兩道遁光如白虹貫日。帶着驚天動地的浩蕩神威,從冰神殿中破空而出,沿途異象紛呈,蓮花生萬朵,祥霧護千層,駭人心魄的威壓充斥在天地間,如同兩尊至高皇者齊齊的出世了,幾乎是瞬息之間,冰神殿的至高神尊出動了!

但凡是冰神殿的信徒無不朝着神尊的法相頂禮膜拜。虔誠的貢獻出自己的念力,瘋狂的朝聖。

少頃,神尊的地元分神、人元分神出現在了南嶺。

宇智波斑提前睜開了眼睛。一道銳利的光澤從輪迴眼中迸射而出,宇智波斑緩緩的站起身來,輕輕的一提宇智波團扇,赤紅色斑駁的鎧甲發出噹噹的脆響,浮凸的眼袋灑下深深的陰影,一雙彷彿可以窺破一切的輪迴眼波紋緩緩的蔓延着。他的嘴角,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從未有人能與我神道三分神的本體交戰過。誰也沒有這個資格!”神尊的天元分神不疾不徐的說道,冷漠的擡起一雙眼眸,盯着宇智波斑,以他的念力之強,竟然根本看不透宇智波斑的底細,這個神祕男子身上傳來的氣息實在是太過危險了,少年神尊神覺何其敏銳,竟然有一種稍有不慎,自己竟然可能真的隕落在其手中的錯覺!

少年神尊淡淡的開口,地元分神和人元分神面容看不清表情,衆生相念誦着虔誠的經文,滾滾滔天的信仰力瘋狂的涌現,源源不斷的如同瀑布一樣傾瀉而下,秦守看的一陣駭然,這信仰力的龐大,已經超過了自己迄今爲止所有花費的信仰力之和了,神尊的神道祕術,竟然將信仰力利用到了這等恐怖的程度!

地元分神與人元分神踏步而入,三身歸一。

神尊沐秋殤第一次在人前歸於本體,三元歸一,神尊一人而已,其威勢竟然以不可思議速度迅速的蔓延着,一寸一寸的壓滿了整片天地,大陸幅員遼闊,廣袤無邊,但是每一處都存在着神尊的氣息,無邊無際,浩蕩無邊,空間彷彿凝固成了蠟像,白雲凝厄,玉宇澄空。

“這就是神尊的真正實力麼?!”北海老龜第一次露出如此駭然的色彩,難以置信的叫道,“這等恐怖的氣勢,恐怕遠不是皇者能夠媲美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