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身發光,會飛的教廷人員。還有長着蝙蝠翅膀的血族,我靠你要怎麼向民衆解釋,是海面上的海市蜃樓?別以爲全人民都是傻子,任由你忽悠。

不過現在這些煩人瑣碎的事,都和狂爵無關,當日他也很乾脆的飛回了中國,現在正在上海一家別墅裏享受哩。

狂爵去冰櫃裏拿出一瓶82年的紅酒,並順便給血冥拿了一個黃瓜,這是血冥最愛吃的東西。

狂爵隨手把黃瓜扔給了正在看動畫片的血冥,然後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慢慢的品嚐了起來:“我說血冥,這次不但沒有打劫成教皇,還差點害的我被雷劈,你說我們這筆帳,應該怎麼算好呢。”

血冥咔吧咔吧,幾口把抓中的黃瓜吃完,然後大叫一聲:“這個問題嘛,恩,恩,總有輸有贏嘛,總不能走運的全是你啊,誰知道最後竟然出來了兩個怪物,要對付他們,你必須把封印給解開才行。哦對了我給你的那個陣法研究的怎麼樣了。”血冥轉移話題的說道,

狂爵白眼一翻,心想算了,事情都發生了,還在乎那麼多幹嘛,所以也就沒在乎血冥轉移話題:“恩研究的差不多了,我在考慮是不是能加點科技進去,畢竟道理都是一個樣的嘛?其實說到底,陣法和集成電路沒什麼兩樣,只是兩個需要的載體不同。恩我現在這在自學電工一類的知識,我約莫估計了一下,也許還真存在那中可能性。反正我也不是很急,都這麼多年過來了,我可一定要保住性命,不然就沒見到小倩的機會了。”說完狂爵就把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血冥一個跳躍,跳到電視機前,很老練的從一疊影片中,找到一盤老鼠與貓的動畫影碟,把剛剛看完的換了下來。然後掉屁顛皮的走到狂爵身邊,跳上沙發,頭對狂爵的腿上一歪,搖了搖尾巴,那意思是讓狂爵給它撓撓癢。

狂爵無奈,只能小心翼翼的把那瓶紅酒放到一邊,用兩隻手給血冥撓其癢來。

血冥舒服的‘恩’了一聲,當然他的眼睛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過電視機:“對了你明天不去店裏看看,你這個老闆也太不負責了吧,從開店到現在已經有半年了吧!你總該象徵意義的去看看,視察視察嘛!”

“你說的也對,明天我們就去看看好了,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任務做,就放一天假吧。對了我們要不要跟他打一下招呼”

血冥舒服的**一聲,擺了擺耳朵:“恩還給他們打一下招呼好了,畢竟你第一次去,還是不要鬧出什麼笑話來,可就不好完了。”

“恩,那好吧。”…….

狂爵開的那家店,其實是全上海最特別的一家,叫“南宋風味小吃店”你可不要被那個‘小’子給欺騙了,其實那個店一點都不小,一共上下五層,每層佔地上萬平方米。風格也沿用南宋的很多風格,從外面看和普通大樓沒什麼兩樣,但裏面卻別有洞天,因爲裏面被狂爵設計成園林式,栽種了很多水果類的東西,如草莓,西瓜等等,顧客如果想吃的話,那是免費的,你可以自己去摘。這可是花了狂爵不少的心血,當時狂爵爲了能讓那些水果,四季常有,還專門佈置了一個‘春風化雨陣’愣是讓這個小空間裏,成了一個沒有空調但四季長春的妙地。當然這裏的其他東西,也都是全無污染的,桌子和椅子等等,全是木製品,所用的玩盤類,也都是從景德鎮花巨資買了的。

當然僅僅那樣,還不足以吸引衆多客人,要說最吸引人的還是那充滿特色的南宋小吃,像什麼水嫩包子,清炒小魷魚等等,閒時吃上一盤那纔是享受。不過裏面就是消費貴了點,不過還是有非常多的有錢人,喜歡去那裏消費,因爲在那裏你買的是一種生活的氣氛。

第二天,對‘南宋風味小吃店’來說註定是難忘的一天,因爲今天他們那神祕的老闆要來視察。

一個個美麗的服務員,都把自己打扮的俏麗俏麗,就連平時很少修邊幅的女經理也刻意的修了一下邊幅,心想要是能綁上這個大款的話,自己可是少奮鬥幾十年啊。

早上八點,一輛豪華奧迪,用了一漂亮的甩尾,停在‘小店’的停車場裏。然後就從車上下來一個,帶着黑色墨鏡的年輕帥哥,同時跟着下來的,還有一個走路都一飄一飄的黑色大狗。

狂爵用腳踢了踢血冥,傳音道:“誰叫你昨天晚上偷喝酒的,你個混蛋,喝了也就喝了,可是把我所有收藏的成年好酒給喝了滴點不剩,要不是看在你連走路都走不穩的話,我真想給你鬆鬆筋骨。”

今天爲了迎接狂爵,所有得員工都站在門外,排成一個長隊,等候他們眼中的神祕老闆。

早已站在門口等候狂爵的那個總經理,笑眯眯的向狂爵走去,因爲他看的出來,眼前的這個帥哥,就是自己的幕後大老闆。因爲昨天狂爵發了一個電子郵件給她,其中就有一張狂爵的照片。

“你好董事長,你可是第一次來視察。”那個風度翩翩的女經理對狂爵說道。然後就客套的和狂爵握了握手。

狂爵笑了笑說:“你是叫蔡清對吧!最近生意怎麼樣,還好嗎?,有什麼問題可以說一下,我儘量幫你解決”

蔡清聳聳肩,笑着說道:“沒什麼大的問題,收入也很穩定,只是最近有個叫黑虎幫的,看我們賺錢眼紅,想分一杯羹,被我拒絕了幾次,不知道會不會找麻煩。哦對了,我們進去談吧。”說完就側身讓步示意狂爵先走。

“那好我們邊走邊談,生意是的事,我不懂,所以我不打算管這一快,不過要是有人找麻煩,那我還真是不怕,他住在那裏,我有時間去會會他去,把這個麻煩解決掉也好。”

等到到了經理室裏,狂爵坐在客椅上,隨便看了看四周,發現還很不錯,佈局充滿了自然的氣息,心想這個經理還是蠻有品味的。

“恩,這個給你看一下,是這半年來的進出口賬本。”說完蔡清就遞給了狂爵一疊厚厚紙業。

狂爵隨便翻了兩業,發現什麼也看不懂,也就懶得看下去,又遞給了蔡清說:“我想我還是不用過問生意上的事好了,你做事我放心。對了屬於你的分紅你自己扣了嗎?要是沒扣的話,現在扣了吧。”

蔡清拘謹的笑了笑,去端了一杯清水給狂爵:“恩我已經扣了,還有我私自漲了一下員工的工資,你不會怪我吧!當時我想要通知你,商量一下,可是怎麼也找不到你,也就自己私自做了決定。”

“怎麼會,社會都在進步,人民的生活水平都在提高嘛,總不能工資不漲,有什麼好的決定,你以後不要問我了,你自己看着決定就行。”說完看見就摸了摸蹲在地上的血冥。

然後狂爵和蔡清兩人又談論一些關於‘小店‘發展的問題,不知不覺到了中午。狂爵站起來說:“我想我們還是下去隨便吃點東西,好久沒吃家鄉風味了,都有點嘴饞了。”說完就呵呵的笑了兩聲。

“那好,正好我叫大廚做了幾個小吃,現在應該做好了。”

在下面的餐桌上,狂爵慢慢的吃着水嫩包子,細細的體味着,那是曾經狂爵小時候最喜歡吃的食物之一。不過血冥就沒那麼多講究了,只看它熟練用抓子,住抓着食物就朝嘴裏填,根本不管那抓上的油膩。空手的時候,還把手上的油膩對狂爵身上狂摸一通。不過狂爵也習慣了,沒有太在意那麼多,只是把桌上的餐巾紙放在血冥的面前,示意它用那個。

蔡清看着面前的這一人一狗,咯咯笑了起來:“那個狗好聰明,是從那裏買的,好聰明,我也想買一個。”

狂爵瞪了血冥一眼,示意他不要在用爪子對自己身上抹:“恩這個是我小時候撿的,也不知道從那裏來的,不過我和他的關係一直都很好。”

血冥聽到自己是撿的,頓時對狂爵齜牙咧嘴的揮揮爪子,傳音示威道:“回去在算總賬。”

就在這時候,一隊穿着黑色西服的人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


其中一個看起來好像是領頭的大漢,抽了一口手中的**,大聲的吼道:“聽說,今天你們老闆來了,正好我們老大想和你們老闆談談,請你們那個神祕的老闆出來一見。”說完就把手中的菸蒂給扔在旁邊的草地上。

血冥擡頭看了看那個大漢,就像看了一個死人一樣,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舔抓上的油膩,嘿嘿的笑兩聲。幸好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那個黑衣大漢的身上。血冥那嘿嘿的笑聲,並沒有被人注意到,要不然還真的有點耐人尋味,這條狗太特別了。

蔡清用手按住狂爵的身子,搖了搖頭,示意狂爵坐下,小聲說道:“我來吧,你要是去了估計怕有危險。”

狂爵輕輕的把蔡清的手給拿掉,擺擺手:“沒關係我正好好去看看,是誰這麼有個性,在我的地盤撒野。”說着句話的時候,狂爵眼中紅光一閃,不過隔着墨鏡,蔡清並沒有看到,不然她肯定會嚇一跳,這個人好大的煞氣。

狂爵向那個大漢走了過去。

“你好,請問你是那個黑虎幫的人嗎?我就這裏的老闆,有什麼事,可以找我商量。”

那個黑衣大漢嘿嘿的笑了起來,拍着狂爵的肩膀,露出那黃澄澄的牙齒,大大咧咧的說道:“你小子識相,我們老闆找你商量點事,老大說了,他要罩着你,這可是很大的榮耀啊,你去問問,凡是被我們老大罩着的人,那個生意不是順順利利的。而我們能只收取一點點的保護費而已,放心我們收的不多,我們真的不收多,我們只要你們百分四十的利潤就行了。”說完就不懷好意的看着狂爵。

狂爵不動神色把手伸出去:“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那個黑衣大漢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不動聲色的把手伸出去。兩隻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磕巴磕巴的幾聲爆響,那的大漢頭上,慢慢的冒出了冷汗,這還不止,就連面部都開始扭曲發紫,就差口吐白沫了,但還是沒有投降。

狂爵感覺玩也玩夠了,笑了笑,猛的用力,只聽磕巴一聲把那個大漢手上的骨頭,捏斷了幾根。然後對那個快要痛暈的大漢說:“回去告訴你們老大,要談判可以,我們找個好地點好了,那個地點好呢,就東郊三路的那個廢棄工廠怎麼樣,那裏很安靜,非常安靜,那裏可是作奸犯科的好地方啊,一定要去啊,我等着你們。”說完狂爵主動把手鬆開,對那幾個想幫忙的小的,瞪了一眼。然後就向目瞪口呆的蔡清走了過去。

狂爵鬆手後,那個黑衣大漢就很乾脆的暈掉,不過暈掉的前,還放出了一句狠話:“好,我們一定去,到時候不要怪老大剁碎了你。”

然後他身後的那些蝦兵蟹將們,就七手八腳的把他給抗走了。

狂爵看了看還在悶頭大吃了血冥,無奈的笑了笑,然後轉頭對蔡清道:“今天就這樣吧!如果還發生種事情,你可以發個電子郵件給我,我會解決,這不是娘們隨便說說就行的,要靠實力。”說完狂爵揮舞了一下拳頭。

蔡清沒吃過豬肉,還沒看過豬跑嗎,他自然看的出來,眼前的這個老闆好像也是那些所謂的道上的,而且還是非常高級的那種,所以也就不再多問,只說了一句:“不管怎麼樣,我什麼都不知道,你要做的話,就乾淨一點,不要把我拉下水。”說完就去簡單處理一下剛剛發生的事情。

狂爵對還在狂吃的血冥,就是一巴掌,然後領起來:“走了,還吃,今天晚上可是有個宴會等着我們呢。”然後就領着血冥走了出去。

而那些剛剛還想傍大款的美麗服務員們,此時眼神已經變了,變得有點懼怕的味道,她們可不想和一個黑社會的人想好哩。

坐到車裏,狂爵習慣性的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語:“我僅僅只做了這麼一點過分的事情,她們難道就懼怕我了嗎?也好,這樣我也清淨一點。”說完就發動汽車朝自己的別墅駛去。 求推薦收藏和點擊,喜歡這本書的人,請不要吝嗇你手中的票,每天更新5000多字,保證看的過癮

美麗的夜色,銀光遍地,空氣雖然還帶了那麼一點點的熱意,卻也不是很強烈。這樣的天氣,在四五月份是很難道的,很多人閒着沒事,都會選擇在大街上溜達溜達,散散心陶冶一下情操,順便在飽飽眼福,畢竟上海的美女不少。

沿着東郊三路一直走的話,你會在郊外看到一個殘破的廢棄工廠,它是前幾年由於破產,而廢棄了,現在有人想要收購,可是以前那個廠家不同意,願意很簡單,就是一個字貪,所以至今也沒賣的出去。這可成全了那羣黑幫分子,要是火拼的話,一般都會選擇那裏,畢竟那裏很安靜,也很好處理屍體,沒什麼人來嘛。

黑虎幫的人馬,效率還真的不錯,提前兩個小時到那裏,安排了一下人手,到時候打算給狂爵一大大‘驚喜’。

一切都安排好後,黑虎幫的幫主黑虎,就把白天那個被狂爵幹暈的傢伙,拉出來好好修理一下。啪啪,上去就是幾巴掌,把那個傢伙的臉蛋給打的像番茄一樣,腫的不似人樣:“你個廢物,你他媽的是怎麼辦事的,手都被捏斷了,好啊實在太好了,你他媽的難道就不能做點像樣的事讓我對你刮目相看一下嗎?”說完就用手掌使勁的拍了拍那個倒黴鬼的臉蛋,頓時那個傢伙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那個堂堂八尺大漢,跪在地上,哭喪着臉說:“大哥,對不起,可是他的手勁真的很大,我狡狼承認我不是他的對手,我輸得不冤。再說當時那種情況,我們又不能拿出搶來對着他就是一梭子,畢竟那裏可是高級公共場所,裏面可是有很多我們惹不起的大人物。”

黑虎哼了一聲,然後坐在椅子上,對身後的幾個人道:“去叫其他人,準備一下,給我把那個美國XM107阻擊搶發下去,我到要看看,在這個連100毫米鋼板都能穿過去的人間兇器面前,你到底有多脆弱。對了把M16全部給我換成AK47,雖然M16精確度高了很多,但是火力還是沒AK47來猛烈的,我最喜歡把反抗的螻蟻打成刷子。”

然後他身後的幾個黑衣人,走了兩個,估計是去通知那些手下了吧。

黑虎猛的把身旁的一個美女,給拉近懷裏,大聲的笑道:“小美眉,今天晚上來點什麼‘餐’,昨天晚上爽吧,每次我都把你給幹飛了啊,嘿嘿。”說完就解開了那個美女的上衣,看那興奮的架勢,估計是打算在自己手下的面前,表演一下,人類是怎樣繁殖的。

這個時候狂爵正開着奧迪,悠哉遊哉的慢慢前去。當然爲力追求享受,狂爵還放了一首優美的鋼琴曲——夜曲。那優美跳躍的旋律,就好像一個夜的精靈,在耳邊時快時慢的跳躍着,曲中透露着一股憂傷的味道,曲調有點慢,但是卻醉人心絃。狂爵看了看窗外的明月,小聲的說道:“多美的夜色啊,可是看起來,要沾點血色了!算了不管了,我狂爵還從來沒被誰欺負過,得罪我總該付出那麼一點點的代價的。”

血冥坐在旁邊閉着眼睛,搖頭晃腦,嘴中哼着小曲:“對了,你確定你不用刀嗎?你老是用搶好像對你修煉刀法不是很好。”

“安拉,你也知道和那些小羅羅練刀,你開玩笑的吧,還是算了吧,十三口徑的手槍足夠震撼人的了。哦前面就到了,準備一下,我們可要好好和那個叫黑虎的傢伙‘談談’哩。”

總裁前夫不好惹 ,把神念放出去一‘看’,好傢伙,準備還真的很充足啊,竟然有三個阻擊手瞄準了狂爵不說,暗地裏還有幾十把AK47對着狂爵的腦袋。不過狂爵沒有在意,反正那些東西對自己都是沒有殺傷裏的。

狂爵走進去一看,殺心頓起,因爲他看到,讓他非常不爽的事情。黑虎用一個‘很老套’的老漢推車,在狂幹一個美女,肉於肉相互碰撞,而發生波波的聲音,讓狂爵感覺非常刺耳。於是狂爵很乾脆的把懷中那變態的手槍,給拿了出來,對着空中就是一槍。

‘碰’的一聲,嚇的黑虎渾身一個抽搐,竟然射了。黑虎猛的把頭轉向狂爵那裏,看到是狂爵,頓時呵呵的笑了起來,拍了拍身前按個美女的屁股,示意她下去。

那個美女也不忌違,就當着狂爵的面穿上衣服,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了下去,走過狂爵身邊的時候,還對狂爵跑了一個媚眼。

黑虎笑眯眯的向狂爵招招手:“兄弟,站着幹什麼,過來、過來,我們好好聊聊,大家都是好兄弟嘛。”

狂爵走到黑虎的身前,找了個椅子做了下來:“說吧,你的慾望有多強烈,我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我絕對反對暴力,一切都是可以協商解決的嘛。”

黑虎拍了拍手,對手下使了個眼神,然後才胸有成竹的說道:“恩這嘛,我的慾望也不是很強烈,我只要你順利潤的百分之五十就好了,當然你也不是沒有好處,有我在你那‘小小’的門面,保證沒有任何人敢打注意,誰要是幹打主意,我第一撕了他。這個生意其實是很划算的。”黑虎很自然,也很自信的在原有基礎上又加了百分之十。心想到了這裏,還不是我想說多少,就說多少多少的嘛,你要是不同意,也是不行的啊。

狂爵玩味的笑了笑:“是嘛,那還真有意思,百分之五十的利潤,你還真敢開口,你要百分之五十的利潤也行,我有一個很‘小’的條件。我只要你給一樣東西就行了,你看多划算啊。”

黑虎眼中一寒,然後臉上又堆起了笑容:“說,我想我會量滿足你的,你要什麼儘管開口就是。”

“很簡單,我也不是那種很貪的人,我只要你的生命,你幹不幹,看看多麼簡單,只要你付出你的生命你就可以得到,每年十幾億元的遺產,多麼划算啊。”

這一次,黑虎的臉色非常非常的不好,陰森森的說道:“飯可以亂吃,但話可不能亂說,要是亂說的,可是要吃點‘槍子’的。當然如果你想吃的話,我可以免費送你一梭子,保證讓你爽的****。”說完就嘿嘿的笑了起來,並從懷中拿出一包雪茄,抽出一根,自己點上,慢慢的吞雲吐霧起來。


“先生,你還真有意思,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子彈,那就麻煩你了,給我一梭子吧,我渾身的血液都已經亢奮起來了,快點,快點、快點、快點,我已經都快等不急了”越說越亢奮的狂爵。滿頭的白髮猶如靈蛇狂舞,黑色墨鏡也被狂爵給拿了下來,那猩紅猶如厲鬼般的眼神,直直的盯着黑虎。

黑虎艱難的吞了口唾沫,嚇的大叫一聲:“不要管子彈浪費,給我殺了他,殺了他,快點。”說完黑虎就忙向自己身後的手下跑去。

頓時嘟嘟的槍聲劇烈的爆響了起來,當中還參着幾顆阻擊彈頭,全都打在狂爵身上,發出巨大的金屬摩擦聲。那刺耳的聲音,聽起來是那樣的駭人。

上百把AK47同時開火的威力有多大,現在可以告訴你,真的很大,非常大,狂爵的身上的黑色西服瞬間就被打的粉碎,不過還好,狂爵裏面穿的全身法寶級別的衣服,根本就不懼怕那些子彈,要不然狂爵就要**裸的見人了。

等到第一波子彈全部打玩了之後,黑虎等人睜大眼睛,看着還完好無損的狂爵,嚇的嘴巴張了老大,滿臉恐懼的吼道:“快裝子彈,把那個火箭炮也給拿出來,給我轟死他。”

狂爵吹了一下口哨:“血冥用禁制把這裏封起來,我來玩個貓捉老鼠的遊戲。”

坐在汽車中的血冥一個瞬移出來,隨手發了一個禁制,防止所有人逃跑。然後用舌頭舔了舔嘴脣,猙獰的說道:“那麼我也來玩玩好了,好久沒有品嚐到鮮血的味道了。看看這羣人的頭上全黑的發亮,怕是每個人手上都有幾條人命,正好我也賺點功德金光。”


這時候,嘟嘟的槍聲又開始瘋狂的響了起來,同時響起的還有幾聲咻咻聲,那是火箭炮發出的聲音。

火箭炮在空中的軌跡,被狂爵看的一清二楚,然後猛的砸出幾拳,把那幾個火箭炮給砸的粉碎。轟隆一聲,爆炸開來,火光四濺。把狂爵給淹沒在火海之中。

黑虎等人總算鬆了一口氣,心想那個怪物應該死了吧,可是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一聲巨大的槍聲,驚醒了他們。蹲在高處的一個阻擊手,腦袋被被一槍轟得粉碎。黑虎等人一驚,忙看向火光燃燒的地方,看到狂爵根本就不在乎,那熊熊燃燒的火焰,慢慢的走了出來。那把號稱人間兇器的變態手槍,對着另一個炮手的腦袋,就是一槍,碰的一聲,那個炮手的腦袋,也被轟的粉碎。

黑虎嚇的手腳都有點發軟,但還是拼命的大吼:“換子彈,給我拼命打,誰打死那個砸碎,我賞他1000萬。”說完黑虎就帶着幾個心腹朝後門逃去。

天劫煉仙錄 ,必有勇夫,剛剛還膽怯的槍手們,突然變的毫無畏懼起來,一個個托起槍桿,瞄準狂爵,眼中全是狂熱。槍聲變的比剛剛更加密集。嘟嘟的槍聲,就像一曲**的旋舞曲,毫無停歇的意思。

血冥後腿一瞪,地面猛的發出轟的一聲,凹下去一米。而血冥則像炮彈一樣,射向高處的另一個阻擊手,張開血盆大口,咔吧一聲,把他的頭顱給咬斷,狠狠一咽,吃了下去。隨後雙抓對着屍體一撕,就把那個無頭屍體給撕成幾塊,漫天的鮮血散了血冥一身。被鮮血刺激的血冥,已經完全亢奮起來,仰天大吼一聲,血紅的雙目又盯上另一個人,然後就一個飛撲,撲向了那個倒黴鬼。

狂爵手中的槍聲不斷,準確的命中一個個腦袋。

不消片刻,幾乎所有人都被狂爵和血冥殺個精光。狂爵一拳把一個箱子砸的粉碎,在下面看到剛剛和黑虎**的那個美女,皺了皺眉頭,手中的搶有點猶豫不決。

那個美女看到狂爵在猶豫,忙說:“不要殺我,你要我做什麼都行,你看,我的身材還是很好的,這個也很大很軟,不行你摸摸,你要是急的話,我願意給你‘吃’。”說完就把身上的衣服給撕了下來,露出兩個雪白的玉兔。

看到那個美女如此,狂爵的眼神突然變的堅定起來“墜落在地獄深淵的你,應該去那暗無天日的地獄,一路走好,祝你下輩子可以做個好人,當然你下輩子如果還能投胎做人的話。”然後就把搶對着那美女的腦袋就是一槍。

狂爵從空間中拿出一個**,換上:“恩,就還剩最後幾個人了,要放慢點速度,不然就沒的玩了。”說完就瞪一眼渾身鮮血的血冥:“看看你身上,全是血,回去不許你睡在牀上,先到黃浦江裏洗乾淨再說。”

血冥大叫了一聲,算是抗議。

滿臉恐懼的黑虎等人,對着一個透明的罩子,不停的衝撞過去,可總是被彈了回來,他們明明看到在不遠處有人下車解手,他們大聲的喊‘救命’,而那個人卻好像沒有聽到一般,解好手,又開車走了。

他們一個個喘着粗氣,滿臉恐懼的看着,不斷傳出淒厲叫喊聲的廢棄工廠。那一聲聲淒厲的叫喊,就像催命符一樣。每當有人叫喊一下,他們的心臟就狂跳一下,他們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最後廢棄工廠裏,再也沒個叫喊聲傳出來,他們更是嚇的要死,那說明那兩個怪物已經解決掉所有人,要來找他們了。

黑虎一橫,拿起手中的AK47對準透明罩子,就是一通狂掃,其他人見此,也拿起手中的搶對着同一點上狂掃。一邊掃,一邊拼命的大吼,用來去除心中的恐懼。

狂爵和血冥,慢慢的向黑虎等人走去,看那架勢就像散步一樣。

很快,幾人的子彈就打完了,回頭一看,嚇了一跳,狂爵和血冥離他們僅僅只有幾十米的距離。於是他們幾個瘋狂的向那禁制衝了過去,可是又被彈了回來,然後又衝到那禁制前,用**對禁制上面猛砸,就連手受傷,流了好多鮮血都毫無知覺,極端的恐懼讓他們忘記了一切,他們只有一個目的,那就離開這猶如地獄一般的地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