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塵順着感覺走,畢竟這個地方他也曾來過。

越是深入,源塵能夠感到妖氣越濃郁。

不過有兩大瑞獸在,什麼妖獸都要屈從。

當然這要在那些強大的妖獸不在家。

不過恰巧,今明兩天三千山脈有大活動。

強大的妖獸都要參加,源塵自己不會放過這種好機會。

歐陽靈兒臉色難看,她發現自己小隊的三個人失蹤了。

距離夜晚到來還有一小時,寒潮馬上就到。

歐陽靈兒深知,天靈境以下,在寒潮中必亡。

“我們走。”

歐陽靈兒決不能冒險,因爲她還有牽掛。

“大姐大帶隊,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怎麼可能會出事,可能是大姐大發現了有趣的東西。”

“你們都忘了一種可能,也許是大姐大覺得,在三千山脈外層歷練,太沒有挑戰性。”

“所以去中心區了。”

歐陽靈兒作爲二年級大姐大,又是這次入學考試的負責人,她的責任重大。

“靈兒姐回來了。”

同年級的姐妹都湊上前去。

“準備防護陣,抵禦寒潮。”

見得歐陽靈兒臉色不好,同年級的學員都識趣的閉上嘴。

寒潮如約而至,身處防護陣中的男男女女自然不用再擔心。

源塵安頓好冥悠悠和趙長生,源塵一個人繼續自己搜刮天材地寶的美好時光。

“天材地寶在這些妖獸手中純粹浪費。”

源塵可是見得,一隻熊崽子將雪神花采來當枕頭,一頭蜥蜴用破靈草來擦拭身體……

源塵自認爲在替天行道,任何侮辱天材地寶的生靈都該受罰。

寒潮中,源塵脫掉上衣。

原本冰魄花的位置,長出了一朵搖曳生姿的冰蓮。

冰蓮如今還是花苞。

可是源塵卻知道,冰蓮的出現,讓源塵可以主動攻擊了。

但是源塵納悶,自己的冰魄花明明是冰神令帶給自己的,爲什麼還能進化。

看來,到時候要問問白冰凡、白冰琪兄妹。

源塵又搜刮了二十五處大妖洞穴,這纔回到原先樹洞中。

“源大哥,沒什麼事吧。”

趙長生也曾經當過兵,上過戰場殺過敵。

“沒事,你的傷怎麼樣。”

“好了,源大哥的藥真神了。”

源塵嘴角一抽,那可是能生死人而肉白骨的七竅樹葉。

“源塵哥哥,你能治好我的病嗎?”


源塵回過頭,看着耳朵泛紅的冥悠悠。

源塵躊躇良久,這才取出一片花瓣,送到冥悠悠手中。

冥悠悠激動萬分,本想接過來,結果源塵手勁太大,冥悠悠抽動半天,硬是接不過來。

最終源塵鬆了口氣,冥悠悠纔拿了過去。

“將它放在眉心,一夜即可。”

冥悠悠不是人族,長期生活在陽光下,遲早化成灰。

源塵休息一會,然後又重新掃蕩去了。

機會難得,錯過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源塵最擅長的就是把握時機。

這一天一夜,三千山脈橫空出世一位蒙面大盜。

大盜雁過拔毛,掘地三尺,硬生生啃走了一層地皮。

第二天一早,源塵和冥悠悠、趙長生便出現在守護陣外等候。

歐陽靈兒本來都心灰意冷,但解除大陣一刻,見到源塵等人。

心中鬆了一口氣之餘,開口便將源塵等人教育了半天。

惹得百餘人頻頻側目,大呼厲害。

第二考有驚無險,歐陽靈兒放鬆了,可三千山脈中的大妖若是回窩,恐怕就不淡定了。

源塵兩袖清風,滿載而歸。


仙靈空間中,源塵望着飛快減少的天材地寶,也是不淡定了。

“你慢點吃,我……心痛。”


這次誅心劍表示無辜。

牛吸海吞、海納百川,都無法形容溯仙塔的吃相。

原本裝得滿滿當當的仙靈空間,在短短數息間,天材地寶大減三成。

“夠了夠了,你閉嘴。”

源塵實在受不了了,他感覺自己的生命正在隨着天材地寶的減少而減壽。

石碑刻字:“現在你只能近距離的觀賞溯仙塔外面第一層,是否停止吸納。”

源塵目瞪口呆,這麼多天材地寶,你就讓我近距離在外面看一層,連摸都不讓摸。

“繼續。”

喊完後,源塵彷彿失去所有的力氣,躺倒在天材地寶中久久無法移動。

北靈考覈第三考,擂臺戰。

源塵主動請纓上了擂臺,做了擂主。

無他,源塵想揍人。

源塵渾身毫無靈力,他身上的掛件也都被他丟掉。【掛件:迷你版洛神冰一個、雪源女王之子白熊一隻、天寶大白冰蠶一枚】

輕裝上陣,才能毫無顧慮。

源塵突然想起一拳,那是無慾大帝的一拳。

無慾又有欲,我無慾他有欲,我有欲他無慾。

源塵可是被無慾拳折騰的不輕。

“在下賈政井,是……”

還沒交代完,賈政井便率先發難。

拔劍出鞘,明晃晃的劍光朝着源塵襲來。

源塵似乎嚇住了,倉皇之下用拳頭抵擋。

“源塵哥哥,小心。”

洛神冰嚇了一跳,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不會這麼弱吧。”

焱雪琴有些不可思議。

“這傢伙想坑人。”

焱天火覺得這個兄弟越來越投緣了。

“爲什麼我在他身上,感受到族人的氣息。”

白冰琪一身白裙,長髮散亂垂下,有些狐疑但卻不確定。

“妹妹這麼一說,我也有這樣的感覺了。”

白冰凡一身白衣,風塵俊朗,此時開口,卻是非常不篤定。

就在這時,源塵的拳撞在那劍光之上。

所有人似乎都見到那拳頭濺起鮮血。 嘭!

劍光與拳影碰撞,擂臺下所有人都吃驚的張大了嘴。

“這不可能。”

賈政井率先發難,明明已經搶佔先機,可是對面那毫無靈力的一拳,竟然有如此威力!

咔嚓!

劍從中間折斷,源塵沒有停頓。

柔弱的拳頭印在賈政井胸口,賈政井頓時感覺生無可戀。

一種無慾無求的情緒感染着他,征服着他。

無慾大帝的無慾拳,源塵可是深有體會。

“我參加擂臺賽是爲了什麼?”

“我加入北靈學院有什麼目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