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地的屍體,讓人驚駭!

最後只剩下沐三爺一個人。

沐三爺全身顫慄,冰冷的氣息讓她他顫慄。

蘇櫟回頭,看了一眼沐雲寒。

“二叔,他始終是沐家的人,是沐家的長輩,由我們兄弟二人殺了他,始終是不脫,他就交由沐家的長輩處理吧!”

“好!”沐雲寒陰沉着臉看着沐三爺。

“三叔,回雲城去吧!”

沐雲寒語氣森寒。

“回雲城……”沐三爺自嘲一笑。

他還有何顏面回去?

他害了他的一家子。

回去他如何面對自己的妻兒?

要怪,只能怪他自己太貪心。

只能怪他自己沒有那個能力去得到自己想要的。

“雲寒,還回哪去,就在這裏吧!”沐三爺看着他。

沐雲寒不是一個鐵石心腸之人。

他是不要緊,可不能連累他的家人。

沐三爺猛的跪到地上。

大雨淋溼了他的全身,讓他看起來很狼狽。

“雲寒,三叔不回去,三叔知道,你一向不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三叔可以死在這裏,但三叔希望你能放過你那些未成年的弟弟妹妹們。”

沐三爺一臉祈求地看着沐雲寒。

“三叔,你若是多想一想,便不會是今夜這樣的局面,你安心去吧!”

人非草木,他也不會去遷怒那些未成年的弟弟妹妹們。

沐雲寒的話,沐三爺是信得過的。

他微微一笑,眼裏充滿了絕望。

他快速的催動體內的玄氣,自毀玄脈。

他怔怔的看了沐雲寒一眼,倒在血泊中。 “齊兒,沒有讓任何人進去吧?”蘇櫟問道。

蘇齊邪魅一笑,有些紈絝。

他微微蠕動了一下脣角,“哥,你也太小看我了。”

這裏邊的人,是他拼了命都要保護的人。

他又怎麼會讓任何人進去打擾?

“櫟兒,齊兒,這裏的事情二叔會處理,你和齊兒進去陪陪你孃親吧!”

沐雲寒知道他們兄弟二人的心情。

此刻心裏應該不會好受,大嫂不管是活着還是死了,都很受人惦記着。

都一年多了,大嫂和大哥沒有一點消息傳回來,他們的心裏都很擔心。

“謝謝二叔!”一年多以來,他已經習慣了雲城的生活。

他也漸漸被爺爺奶奶和叔們之間的親情融化了冰冷的心。

“進去吧!”沐雲寒心疼的看着他們兄弟二人。

“嗯!”蘇櫟點了點頭。

沐雲寒看了看暗處。

“青楓,敬淮,出來吧!讓人將這裏收拾一下。”

青楓和敬淮這時纔出現在衆人面前。

青楓和敬淮帶人,將地上的屍體清理走。

“二哥。”沐雲帆急急的跑了過來。

沐雲寒微微蹙眉。

“帆兒,你怎麼過來了,邵陽閣的事情都處理好了?”

沐雲帆跑得有些氣喘吁吁!

“呼!”到了沐雲寒身邊,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氣來。

“二哥,邵陽閣的事情,有爹爹在處理呢?我是擔心你們這裏出事情。”

沐雲帆俊目快速的掃視了一下滿是血跡的洞口。

“這戰鬥挺激烈的呀!你們都沒事吧?”

沐雲帆左顧右盼,眼裏很擔心。

沐雲寒一看,微微一笑,打趣地說:“找什麼呢?你這是擔心你二哥,還是擔心其他人呀?”

重生之優等生 沐雲帆猛地回過神來,臉色有些不自然。

“二哥,說什麼呢?自然是都擔心你們的。”

沐雲帆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楹兒的修爲是這裏最低的,他能不擔心嗎?

他一知曉邵陽閣的事情,就到邵陽閣,邵陽閣的事情處理好以後,他就直接來了這裏了。

“放心吧!葉姑娘就沒有出來過,沒事的。”

沐雲寒突然覺得,弟弟也長大了。

再過不久,他們雲城可能又會有喜事了。

不求門當戶對,只求能和相愛的人白頭偕老。

經過大嫂和大哥的事情也好,他更加的體會到了這一點。

對於相愛的人,也倍加珍惜!

想通以後,他纔會去追雅琪的,他用了半年的時間,他們之間相親相愛,最後走到了一起。

那種幸福,只有相愛的人才能體會。

沐雲帆一聽,這下臉更紅了。

“二哥,你們都成婚了,帆兒也已經老大不小了,自然是要爲自己考慮一下的。”

沐雲帆知道自己的心思藏不住了,便大大方方的承認算了。

反正他也喜歡楹兒。

沐雲寒笑着點了點頭。

“帆兒,你這樣想就對了,二哥突然覺得,你長大了。”

閃婚甜妻超暖萌 沐雲寒走過去,輕輕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笑得一臉和煦地說:“帆兒,既然兩情相悅,就要努力去爭取,二哥見過葉姑娘幾次,那葉姑娘是一個不錯的女孩。” 沐雲帆一聽,瞬間笑得合不攏嘴。

“二哥,你也覺得楹兒很不錯吧?”

這段時間,他沒事就往神池洞跑。

比櫟兒還要還要跑得勤快!

自然也是覺得楹兒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女孩。

她溫柔,漂亮,善良,又溫柔賢惠,又能做一手好菜,他怎麼都覺得自己賺到了。

“嗯!”

沐雲寒點了點頭。

“你在大街上救了她,並且把她帶回雲城來照顧大嫂,這也許就是你們之間的緣分。”

“也是,如果當初不是我救了她,也許這段緣分就錯過了。”

“帆兒,表達善意,需要善良,更需要方法,善意可以給予他人心靈溫暖,但如果不顧對方的感受,直截了當的表露善意,就會變成一種傷害,所以,不管你想怎麼做?一定要徵得葉姑娘的同意才行。”

只有愛過的人,才知道如何去包容對方。

才知道如何去理解對方。

最溫柔的善意,從來不是赤裸裸的同情。

而是真心對待!

誠心誠意的對待!

“二哥,沒想到成婚以後的你,懂得更多!”

沐雲帆溫和一笑,他知道該怎麼做的。

畢竟聖賢書也不是白讀的。

只是可惜了,大哥和大嫂都不在家。

二哥和玥兒的婚禮,他們都沒能參加。

不知道他的,他們能不能回來參加。

“二哥,齊兒和櫟兒在裏邊嗎?”

沐雲帆看了看神池洞裏。

“嗯!”

“櫟兒和齊兒,馨兒對大嫂的事情一直不能釋懷,都已經一年多了,大嫂和大哥沒有一點消息,別說我們擔心,櫟兒他們兄妹三人會從希望等到絕望的,也難怪三叔和四叔起歹心。”

沐雲寒每每一想起這件事情來心就痛。

可他們能做的,就是替大哥和大嫂照顧好他們兄妹三人。

其他的忙,他們似乎都幫不上。

沐雲軒的空間指環戒裏。

蘇紫陌一直聽着兩個兒子你一句我一句的對話。

很是傷情!

“雲軒,齊兒和櫟兒把事情解決了,邵陽閣的人,只有你三叔和四叔自殺了,其他的人,都放過了,得饒人處且饒人,櫟兒和齊兒沒有動手殺他們,是好事。”

蘇紫陌不想兒子們揹負着太多的人命。

能不殺就不殺!

善良不僅僅是施予,更是尊重。

當心懷善意的時候,推己及人不是強加於人,這纔是善良的最高境界。

“我說過,讓你別太擔心了,齊兒和櫟兒已經能獨當一面了。”

沐雲軒抱着蘇紫陌往牀榻走去。

“陌兒,有了天靈赤陽果,你不用修煉也沒有關係,今夜早一點睡吧!”

“好!”蘇紫陌點了點頭。

雖然不是很累,可她也沒有心思在修煉了。

“明日我們去魄天城,藍靈他們今晚已經過去了。”

“好呀,你去哪我就去哪?”蘇紫陌一臉無所謂。

她現在是想得到,做不到。

沐雲軒緩緩一笑,:“自然是我去哪你就去哪?”

“嗯!你還能撇下我不管嗎?”蘇紫陌眯眼看着他。

“我捨得嗎?” 全能廢婿 沐雲軒將她輕柔的放到牀榻上。 “就知道你捨不得。”

蘇紫陌輕輕捶了一下他的胸口。

兩人經常打情罵俏。

卻也非常的幸福。

“陌兒,睡吧,明日一早,還要趕路呢。”

沐雲軒拉過被子蓋住彼此,緊緊的擁住她。

每晚這個時候,都是自己最幸福的時候。

“嗯!”

蘇紫陌往沐雲軒懷裏靠了靠,閉上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意。

她蘇紫陌現在,除了幸福,只剩下幸福了。

第二天,蘇紫陌和沐雲軒一大早就出發。

金色的陽光如同美酒一樣,令人沉醉!

沐雲軒帶着蘇紫陌往魄天城的方向飛去。

蘇紫陌看着天空下的美景,心情舒暢。

“雲軒,這三大陸的景色,的確比皓月國的還要美,若是這裏沒有被巫師佔領,這裏一定會比皓月國更加繁華。”

“嗯!”這一點沐雲軒也比較贊同。

皓月國多數被魔獸佔領人類能生活的地方,並沒有這片大陸好。

可皓月國的人依然過的比這裏的人還要幸福。

“陌兒,巫師滅絕以後,這裏的人生活就會好一點了。”

“是呀!這裏的巫師是我們滅掉了,我們的名字會在這片大陸名垂青史的。”

蘇紫陌回頭,目光溫柔的看着他。

“自從你做了這個決定以後,我們都有得忙了,還有十四個城要收復,在孩子生下來之前,一定要收復往,咱們抱着寶寶去和那個老巫婆鬥。”

蘇紫陌嘴上說着,可心裏卻盼望着那一天快一點到來。

現在對於她來說,就是度日如年。

度日如年,她現在天天都在體會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