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華緊緊抱着段紫嫣,看着她如玉一般的面容蒼白的如蒙上一層霜一樣,而那一雙眼眸卻是再也不能睜開了。

“即使是有預謀又如何,關鍵的是我母親再也醒不來了”炎華看向芷容:“今夜之事到此爲止,你走吧,從今往後你我再無瓜葛。txt小說下載”

芷容沉默不語,只是手捂着傷口。想讓自己感覺到疼痛,以證明自己的心還活着。她勉強的站起來冷冷一笑:“我走得了嗎你炎家今夜出了這樣的事,母親以死相逼不是要逼你造反嗎都出來吧”

瞬時間從大門外涌進許多手持兵器的士兵,還配着一部分弓箭手。這些人由炎風帶隊,都齊刷刷的將武器對準了芷容和沈青,弓箭手的羽箭蓄勢待發。

“少主”炎風行禮,而後看向炎風懷中的段紫嫣。他臉鐵青,起碼段紫嫣也算得上他的半個師父。“此妖女蠱惑少主放棄靖唐,現在又殺害了夫人,萬萬留不得”

“炎風。你們是埋伏了很久等着我上鉤呢麼”芷容冷哼一聲,冷眼看向炎華。這樣的局面他還能說只是巧合

炎華憤怒的呵斥炎風:“退下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允許傷害容王父親在哪”

“公爺已經集結了城內私軍,此時正與文家和慕容傢俬軍抗爭,城外的西南軍和南疆將士們也已經得知夫人去世的消息。正在攻城少主,大勢所趨,你不能再退讓了不爲了自己也爲了夫人,不能讓她白白犧牲”

芷容大驚,炎烈這是明擺着起兵造反。炎華和炎家同爲一體,縱使炎華現在要退出也是不可能。何況他剛剛失去了母親,現在只剩下父親,他哪裏會讓自己的父親單獨作戰。

沈青擋在芷容面前,即使羽箭射過來她也可替芷容抵擋。然而,她剛剛用了太多的內力,臉也不大好,身體也只是勉力支撐而已我的姥爺是盜墓賊。

此時最重要的還是炎華的態度,只要他堅決不下令,那麼炎風也不敢動芷容。 三國之鬼神無雙 芷容便又的機會並且發出訊號給沈家軍。

而炎風也料到了這種情況,手中飛鏢三支齊發直直朝着芷容而去。幸好沈青防範着他,寶劍一出將三支飛鏢全部打了出去。“主上,趕緊給沈家軍發訊號”

不用沈青說,在炎風出手的那一刻,芷容便拿出了頭上的一直金釵,折成兩段,裏面便是信號彈。在沈青打落炎風的暗器只是信號已經發出去了。

這一套動作行雲流水,炎華看得更加氣憤。而芷容則淡淡解釋道:“我自從到了北境有一個習慣,便是無論何時何地都隨身帶着暗器和信號彈。”

這話中的意思再也清楚不過,她不是故意在新婚夜帶着這樣的東西,也沒有任何的預謀,純屬習慣而已。

炎風着了急,下令道:“弓箭手準備,絕對不能讓這個妖女走出炎家”

“住手”炎風抱着段紫嫣走向炎風:“炎風我倒是不知這府中何時你當家容王從前與我有約定,我不能違背傷她性命。今夜我已經與容王恩斷義絕,並且報了一劍之仇。至於殺母之仇日後戰場相見必定會報”

“少主,她可是給沈家軍發了訊號,沈家軍一來,我們可是很難離開京城了。公爺那邊很是艱難,若不能及早的剷除沈家軍將領,今夜,我們的將士都將埋骨京城”

感覺很抱歉,大家在長假中也沒能寫一些溫馨的場面。只是文進行到了這裏實在是沒有辦法啦,十一還在上班的孩紙是我。。。

這冰劍本是極寒之物,又鋒利無比,一劍洞穿的肩膀血流不止。很快地上便是一灘刺眼的鮮血並且冒着寒氣。

芷容那雙如歷盡千年風霜的眸子彷彿射出一股股的寒氣直逼炎華全身。炎華這樣與她四目相對,手裏緊緊握着劍柄,感受到芷容絕望的氣息,心也忽然墜落。

他們二人的距離只有咫尺,然而兩顆千瘡百孔的心卻已經墜向不同的深淵。遙不可及。芷容的肩膀已經開始結霜,寶劍在身體裏時間越久寒氣便滲入的越多。

可是二人卻都未注意到這一點,感受着對方沉重的呼吸,通身的怨恨。恩斷義絕的話語還在芷容耳邊縈繞。而炎華的身體也開始發抖,他竟然用劍刺傷了最的人。

“主上”沈青奮力一掌拍在炎華持劍的臂膀上,炎華生生後退幾步,隨即一口鮮血從嘴角滲出來。他扶住廳內的玉石柱子。

這一掌沈青可謂是用了全力,而炎華卻毫無防備。所以傷勢極重已經震壞了右側的經脈。然而此時他並沒有顧及自己的傷而是看着沈青將芷容身上的劍拔下來。這次發現傷口已經結冰。

“主上,你挺住,我給你運功療傷”沈青扶芷容坐下。開始爲她療傷以化解寒毒。而芷容則一瞬不瞬的直直盯着炎華。似乎要將他冰凍住一般。

炎華抱起段紫嫣冰冷刺骨的身體,再看芷容慘白的面容,他的心狠狠一抽。然而看着自己母親胸前結冰的傷口,他同樣無法面對和原諒。

芷容慢慢的恢復了體力,肩膀的血也止住了。然而這一劍太狠,她能感覺寒毒殘餘在體內,縱使沈青用盡一身的功力也清除不了。

從前她所受的苦是他人所加,再苦再痛都可以忍耐都可以不在乎。然而,這次,她的新婚夜。她的丈夫卻深深的傷了她,沒有任何辯解的機會這樣被刺穿了肩膀。傷在肩膀,痛的是心。

“炎華,你終歸還是不信任我。也許從一開始便是。或者從陶泠然自殺的時候開始。你我之間不只是一道溝壑,而是一重重的山脈。那麼深的情分,那麼重的誓言抵不過你一眼所見的假象祕藏之輪迴傳說全文閱讀。”

芷容靠在沈青身上,雙手不停的發抖。靈魂似乎都已經出了竅。

沈青心疼的緊緊抱住她,破口罵道:“炎華,今夜之事本是有所預謀。你在京城這些年難道看不出爲何偏生今夜炎傢俬軍出事,爲何炎夫人會莫名的出現在這裏你難道真的不明白嗎”

炎華緊緊抱着段紫嫣,看着她如玉一般的面容蒼白的如蒙上一層霜一樣,而那一雙眼眸卻是再也不能睜開了。

“即使是有預謀又如何,關鍵的是我母親再也醒不來了”炎華看向芷容:“今夜之事到此爲止,你走吧,從今往後你我再無瓜葛。”

芷容沉默不語,只是手捂着傷口,想讓自己感覺到疼痛,以證明自己的心還活着。她勉強的站起來冷冷一笑:“我走得了嗎你炎家今夜出了這樣的事,母親以死相逼不是要逼你造反嗎都出來吧”

瞬時間從大門外涌進許多手持兵器的士兵,還配着一部分弓箭手。這些人由炎風帶隊,都齊刷刷的將武器對準了芷容和沈青,弓箭手的羽箭蓄勢待發。

“少主”炎風行禮,而後看向炎風懷中的段紫嫣。他臉鐵青,起碼段紫嫣也算得上他的半個師父。“此妖女蠱惑少主放棄靖唐,現在又殺害了夫人,萬萬留不得”

“炎風,你們是埋伏了很久等着我上鉤呢麼”芷容冷哼一聲,冷眼看向炎華。這樣的局面他還能說只是巧合

炎華憤怒的呵斥炎風:“退下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允許傷害容王父親在哪”

“公爺已經集結了城內私軍,此時正與文家和慕容傢俬軍抗爭,城外的西南軍和南疆將士們也已經得知夫人去世的消息,正在攻城少主,大勢所趨,你不能再退讓了不爲了自己也爲了夫人,不能讓她白白犧牲”

芷容大驚,炎烈這是明擺着起兵造反。炎華和炎家同爲一體,縱使炎華現在要退出也是不可能,何況他剛剛失去了母親,現在只剩下父親,他哪裏會讓自己的父親單獨作戰。

沈青擋在芷容面前,即使羽箭射過來她也可替芷容抵擋。然而,她剛剛用了太多的內力,臉也不大好,身體也只是勉力支撐而已。

此時最重要的還是炎華的態度,只要他堅決不下令,那麼炎風也不敢動芷容。芷容便又的機會並且發出訊號給沈家軍。

而炎風也料到了這種情況,手中飛鏢三支齊發直直朝着芷容而去。幸好沈青防範着他,寶劍一出將三支飛鏢全部打了出去。“主上,趕緊給沈家軍發訊號”

不用沈青說,在炎風出手的那一刻,芷容便拿出了頭上的一直金釵,折成兩段,裏面便是信號彈。在沈青打落炎風的暗器只是信號已經發出去了。

這一套動作行雲流水,炎華看得更加氣憤。而芷容則淡淡解釋道:“我自從到了北境有一個習慣,便是無論何時何地都隨身帶着暗器和信號彈。”

這話中的意思再也清楚不過,她不是故意在新婚夜帶着這樣的東西,也沒有任何的預謀,純屬習慣而已。

炎風着了急,下令道:“弓箭手準備,絕對不能讓這個妖女走出炎家”

“住手”炎風抱着段紫嫣走向炎風:“炎風我倒是不知這府中何時你當家容王從前與我有約定,我不能違背傷她性命。今夜我已經與容王恩斷義絕,並且報了一劍之仇。至於殺母之仇日後戰場相見必定會報”

“少主,她可是給沈家軍發了訊號,沈家軍一來,我們可是很難離開京城了。公爺那邊很是艱難,若不能及早的剷除沈家軍將領,今夜,我們的將士都將埋骨京城”。百度一下“朱門繡卷” 二五五章 我來了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不要管爲父,你母親爲了你能成大業已經犧牲自己,你千萬要記住。她走了我活着也麼什麼有趣,這就去陪她!”炎烈竟然不受芷容威信便要借芷容放在他脖頸上的劍自盡。

不過,他使勁兒往前一伸的時候芷容卻及時得手了劍鋒。她冷哼一聲,一個劍柄打在炎烈的頭上,他立即昏了過去。

倒真是不愧和段紫嫣是夫妻,兩人的選擇竟然都如此的相同。然而,段紫嫣的事已經成了錯誤,芷容怎麼會讓炎烈再次得逞。之前在炎家那一劍炎華還是留了餘地,沒有用內力,也沒有傷到要害,只是因爲以前二人的情分,炎華還沒有殺芷容的想法。

然而,此次可不同,她是主動將炎烈抓做人質,明着和炎華對抗。若是炎烈真的死在了她手中,整個炎家軍必會瘋狂反撲,炎華也不會有一絲猶豫便來找她算賬。

芷容將炎烈放在馬上,殺伐的目光掃着四周。周圍額炎家軍見此,紛紛後退,誰也不敢妄動而傷了家主。芷容嘴角一勾望向炎華。

此時沈恆已經脫離危機,可是炎華的劍依舊沒有離開他的胸口。他看着下面漫天火光、人山人喊之中的紅衣女子,金色的頭冠光彩奪目,最爲刺眼的要屬她頭上的祖母綠飾品。

那是他們的定情之物,曾經他親則爲她梳頭挽髮帶上那屬於妻子的飾品。那一刻他便認定,芷容便是他一生的伴侶,必將不離不棄。

然而此刻,他們不僅成了仇人還在這城門前對峙。各自俘虜了對方重要的人。芷容的目光滿是怨恨、痛惜和苦楚,她隨風飄揚的繡有金色圖案的紅色衣袍猶如火焰一般,好似從地獄而來。

那被他洞穿的肩膀又開始流着寒血,那一半嫁衣早已經分不清哪裏是布料哪裏是血跡。

炎華深吸一口氣喊道:“放了我父親,除非你不想要沈恆的命!”

炎華太瞭解芷容,她對待屬下如同親人,沈恆又是一路隨她打下北境半個地盤的將領。她絕對不會爲了李佑而犧牲沈恆。

“炎華。我和你從小一起長大,到不知道你還有這個本是,竟對女人下手,還拿人質做威脅。看來從前我對你這知之甚少。”文宇眯着眼睛含笑說着。然而誰都聽出這話語中的諷刺。

其實,文宇心裏更爲着急。按照他的想法,根本不會去管沈恆的性命,只需要乘此機會狠狠的重創炎家軍,擒拿炎華。將他們一舉殲滅,不讓他順利的返回南疆纔是正理。

若是放虎歸山,那麼日後南疆必定強大。依着炎華的性子必定還會窺覬靖唐江山,李佑可就不會那麼好過,靖唐的百姓也會受戰亂之苦。

可是話說回來,沈恆是沈家軍大統領,現在京城之內的很多地方的治安都依靠沈家軍。而芷容對沈恆就如兄長,她肯那炎烈當人質與炎華對決,便可以看出她對沈恆的重視。

所以,文宇便是有膽子也不敢動沈恆。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否則到時候沈家軍再來個暴亂。那麼京城便會元氣大損,弄不好,靖唐根基也會受到損傷。何況,芷容身後還有北境的支持。他不能妄動。

想到北境,文宇又笑了。之前炎華和芷容的婚事他一言不發,既不反對也不贊成,就是因爲芷容手中握有重兵還有北境在手。而炎華則由炎家軍、西南軍和南疆做後盾,。

二人的結合根本就是強強聯合,對靖唐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炎華會看在芷容的面子上不再侵犯靖唐。北境那邊也不會再有亂子。壞處是,從此往後靖唐便受到兩面夾擊。

一輩子那麼長,誰就敢肯定芷容日後不會轉了心思幫助炎華完成大業?他說不準,李佑也不敢保證。便是芷容自己都未必能夠保證的吧。

然而,爲了芷容的幸福,李佑那個癡情種子是什麼都肯做的,他沒有給炎家降罪,也沒有驅逐西南軍和南疆軍,只是讓軍隊在退出京城範圍。由一部分御林軍和部分的文家軍看管。這本本就是一個大錯誤

所以,事情到了今晚的局面雖然大大的出乎了文宇的意料。這種結果卻是他樂意見到的,這是拉攏芷容和北境的好機會。也是李佑成長的機會。

說到北境,他不得不想起金子軒。不知道一直沒有離開靖唐的金子軒在得知京城內的事情後會是什麼反應。他十分期待。

“文宇,你不用這樣和我說話,你那點心思我一清二楚,現在這個局面不正是你所想看到的麼?”炎華瞟了一眼他再次望向芷容。“你擁戴的皇帝夜未免全都爲你着想。”

文宇挑了一挑眉,不以爲意的坐在馬上扇着扇子。他看向芷容,卻見對方如炬的目光射過來,他微微頷首微笑:“皇上對你如何,你自己心裏清楚。”

芷容不再管他再次看向炎華,文宇所想到的她也想過,只是她相信炎華,相信李佑更加的相信自己。只是,段紫嫣永不知足。這樣的局面全都是她一籌策劃而已。她和炎華卻成了最終的受害者。

可那又如何呢,炎華即便心中明白也選擇甘願相信她殺了段紫嫣。而她也公然叫他反賊。白日還是歡歡喜喜的拜堂,晚上便是兵戎相對。天下間最可笑最可悲的夫妻莫過於他們兩人吧。

“好,我們各讓一步,只是我要講幾個條件。我放了你父親,你放了沈恆,兩軍交戰但是不得傷及百姓,如何?”

炎華的劍稍稍收回一點:“不錯的主意,我同意。那麼我們同時放人,別刷花招,你應該知道京城其他的地方還有火藥沒有點燃。,接着!”

炎華說完便將沈恆狠狠的踢下了城樓,沈恆與用輕功,順利的落在馬上。而芷容則狠狠的將炎烈踢給炎華。“接着!”

這一下子炎華卻是沒有想到,他本以爲芷容會離開炎家軍內。沒想到卻是用了同一種方式將炎烈踢過來。

更要緊的是芷容剛受傷不久,她元氣大損,哪有那麼大的力氣。所以炎烈騰空而起卻根本到不了城樓。炎華不得不放棄城樓而去接炎烈。

只是這一瞬的功夫,沈恆再次飛上城樓,重新排兵佈陣,調集弓箭手對準城外西南軍便是一通射殺。

炎華不可置信的看着芷容。“我倒是忘了你過去一年行軍打仗,手段也已經十分的狠辣了。 你和我的傾城時光 炎風繼續攻城,務必衝出去!”

炎風接了令便開始攻城,而炎華則親自對陣芷容。芷容身陷炎家軍內。奮力揮舞着冰刃,每一劍都絕妙的要了人的性命。她殺紅了眼,本來眼眶的淚水混合着血液一起落下,竟成了血水。

這個樣子,讓那些久經沙場的漢子看了都感覺毛骨悚然。炎華心裏一震。卻也只是這樣而已。他要衝出去就一定要拿下芷容。

此時沈恆已經脫離危機,可是炎華的劍依舊沒有離開他的胸口。他看着下面漫天火光、人山人喊之中的紅衣女子,金色的頭冠光彩奪目,最爲刺眼的要屬她頭上的祖母綠飾品。

那是他們的定情之物,曾經他親則爲她梳頭挽髮帶上那屬於妻子的飾品。那一刻他便認定,芷容便是他一生的伴侶,必將不離不棄。

然而此刻,他們不僅成了仇人還在這城門前對峙。各自俘虜了對方重要的人。芷容的目光滿是怨恨、痛惜和苦楚,她隨風飄揚的繡有金色圖案的紅色衣袍猶如火焰一般,好似從地獄而來。

那被他洞穿的肩膀又開始流着寒血。那一半嫁衣早已經分不清哪裏是布料哪裏是血跡。

炎華深吸一口氣喊道:“放了我父親,除非你不想要沈恆的命!”

炎華太瞭解芷容,她對待屬下如同親人,沈恆又是一路隨她打下北境半個地盤的將領。她絕對不會爲了李佑而犧牲沈恆。

“炎華,我和你從小一起長大,到不知道你還有這個本是,竟對女人下手,還拿人質做威脅。看來從前我對你這知之甚少。”文宇眯着眼睛含笑說着,然而誰都聽出這話語中的諷刺。

其實,文宇心裏更爲着急。按照他的想法。根本不會去管沈恆的性命,只需要乘此機會狠狠的重創炎家軍,擒拿炎華,將他們一舉殲滅。不讓他順利的返回南疆纔是正理。

若是放虎歸山,那麼日後南疆必定強大。依着炎華的性子必定還會窺覬靖唐江山,李佑可就不會那麼好過,靖唐的百姓也會受戰亂之苦。

可是話說回來,沈恆是沈家軍大統領,現在京城之內的很多地方的治安都依靠沈家軍。而芷容對沈恆就如兄長。她肯那炎烈當人質與炎華對決,便可以看出她對沈恆的重視。

所以,文宇便是有膽子也不敢動沈恆。否則到時候沈家軍再來個暴亂,那麼京城便會元氣大損,弄不好,靖唐根基也會受到損傷。何況,芷容身後還有北境的支持。他不能妄動。

想到北境,文宇又笑了。之前炎華和芷容的婚事他一言不發,既不反對也不贊成,就是因爲芷容手中握有重兵還有北境在手。而炎華則由炎家軍、西南軍和南疆做後盾,。

二人的結合根本就是強強聯合,對靖唐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炎華會看在芷容的面子上不再侵犯靖唐,北境那邊也不會再有亂子。壞處是,從此往後靖唐便受到兩面夾擊。

一輩子那麼長,誰就敢肯定芷容日後不會轉了心思幫助炎華完成大業?他說不準,李佑也不敢保證,便是芷容自己都未必能夠保證的吧。

然而,爲了芷容的幸福,李佑那個癡情種子是什麼都肯做的,他沒有給炎家降罪,也沒有驅逐西南軍和南疆軍,只是讓軍隊在退出京城範圍,由一部分御林軍和部分的文家軍看管。這本本就是一個大錯誤

所以,事情到了今晚的局面雖然大大的出乎了文宇的意料。這種結果卻是他樂意見到的,這是拉攏芷容和北境的好機會。也是李佑成長的機會。

說到北境,他不得不想起金子軒。不知道一直沒有離開靖唐的金子軒在得知京城內的事情後會是什麼反應。他十分期待。

“文宇,你不用這樣和我說話,你那點心思我一清二楚,現在這個局面不正是你所想看到的麼?”炎華瞟了一眼他再次望向芷容。“你擁戴的皇帝夜未免全都爲你着想。”

文宇挑了一挑眉,不以爲意的坐在馬上扇着扇子。他看向芷容,卻見對方如炬的目光射過來,他微微頷首微笑:“皇上對你如何,你自己心裏清楚。”

芷容不再管他再次看向炎華,文宇所想到的她也想過,只是她相信炎華,相信李佑更加的相信自己。只是,段紫嫣永不知足。這樣的局面全都是她一籌策劃而已。她和炎華卻成了最終的受害者。

可那又如何呢,炎華即便心中明白也選擇甘願相信她殺了段紫嫣。而她也公然叫他反賊。白日還是歡歡喜喜的拜堂,晚上便是兵戎相對。天下間最可笑最可悲的夫妻莫過於他們兩人吧。

“好,我們各讓一步,只是我要講幾個條件。我放了你父親,你放了沈恆,兩軍交戰但是不得傷及百姓,如何?”

炎華的劍稍稍收回一點:“不錯的主意,我同意。那麼我們同時放人,別刷花招,你應該知道京城其他的地方還有火藥沒有點燃。,接着!”

炎華說完便將沈恆狠狠的踢下了城樓,沈恆與用輕功,順利的落在馬上。而芷容則狠狠的將炎烈踢給炎華。“接着!”

這一下子炎華卻是沒有想到,他本以爲芷容會離開炎家軍內。沒想到卻是用了同一種方式將炎烈踢過來。

更要緊的是芷容剛受傷不久,她元氣大損,哪有那麼大的力氣。所以炎烈騰空而起卻根本到不了城樓。炎華不得不放棄城樓而去接炎烈。

只是這一瞬的功夫,沈恆再次飛上城樓,重新排兵佈陣,調集弓箭手對準城外西南軍便是一通射殺。

炎華不可置信的看着芷容,“我倒是忘了你過去一年行軍打仗,手段也已經十分的狠辣了。炎風繼續攻城,務必衝出去!”

炎風接了令便開始攻城,而炎華則親自對陣芷容。芷容身陷炎家軍內,奮力揮舞着冰刃,每一劍都絕妙的要了人的性命。她殺紅了眼,本來眼眶的淚水混合着血液一起落下,竟成了血水。(。 二五六章 此情悠悠

我想起很久沒有看恐怖片了,所以就點了一個,然後。。。。睡着了。

“軒王,幽泉山莊便是最好的去處”沈恆反應機敏,立刻想到了最佳的療傷去處。

靖唐京城之內最好的溫泉就在城外不遠的幽泉山莊,那是皇室冬日前去遊玩的地方,不僅景緻極美,最妙的便數山莊之內的溫泉。那裏的溫泉不僅能夠疏通筋骨,去除疲憊,還有醫病的用處。

芷容體內的寒毒用內力醫治不過是暫時的緩解,若想祛除根源還需要長期的泡藥泉纔可。金子軒立刻帶着芷容馬不停蹄的出了京城來到幽泉山莊。

因爲畢竟只有皇家人才能進去並且需要皇上的旨意,所以山莊的守衛並不讓路。金子軒狠厲的目光掃向衆人:“看清楚了這是容王,若是她有任何的閃失,李佑怪罪下來你們可擔當的起”

那守衛頭領更加的不領情,冷着臉回道:“軒王對我皇直呼其名,已經是大不敬,再說您也說了這是容王,並不是我靖唐皇室,幽泉山莊只有靖唐皇室方可進入,您手上連道旨意都沒有,恕我不能從命”

“容王的軍隊正在爲靖唐平息叛亂,你們卻不讓容王進去療傷,天下有這樣的道理嗎給我衝進去,誰敢阻攔,格殺勿論”

芷容的身體越發的冰冷,金子軒從沒把李佑和靖唐放在眼裏。這頭領如此一說,他更加的惱火,也不多話,帶着人便往裏面衝。

那頭領其實心裏也打鼓,容王的功勞天下皆知。當今皇上的皇位可算是有一半都是容王幫忙。而今唐京動亂,炎家謀反,容王又站在了靖唐一方。此時若是真的耽誤了容王療傷,那麼那個後果他還真的擔當不起。

他也是官場上的老油條,這不擋是玩忽職守,強制抵擋又是毀了當今皇上的道義,沒準事後還會遭難。更何況他那些人怎能抵擋得住金子軒的強兵。

所以。他不過是表面上抵擋一下,但是卻沒有用全力,而是派人趕緊進京城請示李佑去了。

金子軒找到最好的藥浴溫泉。抱着芷容跳了下去。沈恆則在外面守着,這時候金子軒必定會運功爲芷容療傷,千萬不能被人打擾。

兩人雖然是在熱氣騰騰的溫泉之中,但是如水之手衣衫盡溼。芷容玲瓏的身材展現無遺。她很快便過二十歲生日了,起初的少女已經發育。長大成人。

然而,此時此刻卻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金子軒閉上眼睛,雙手放在芷容後背,開始運功。這裏的藥泉效果極好。他才運功一會兒就明顯感覺芷容體內的寒毒慢慢的隨着溫泉的熱氣一同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