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適應不同客戶的需要,陳陽製作的護身符也劃分出高中低檔,來滿足不同人群的需要。

當然這高中低檔的區別只是在玉器上,他加持的護身符都一樣。便讓吳廣幫著採購一批上等玉器,今天正好空閑,便過來拿貨。

老遠看到藍雨欣正要招呼一聲,藍雨欣卻是滿臉愁容的離開,並沒有發現他。陳陽自然不好追上去打招呼。

只是心裡多了一份疑惑,停車走進店鋪時,看吳廣正在收起浪琴名表,心裡一動問道:「這腕錶是剛才那個小姐的?」

「不錯,正是那位小姐典當在我這裡,你認識她?」吳廣點頭。

「她是我公司同事叫藍雨欣,是不是遇到什麼難處?」陳陽介紹說。

「拿東西到我這裡典當,肯定是遇到難事。這塊表還是嶄新的,她就急著典當,看來難處不小。」吳廣老練的說。

「她肯定沒錢買名表,不然哪會剛買來就典當。」陳陽猜測說。

「你猜對了,這表是別人送的,你看這外包裝明顯是禮品裝,能送得起如此貴重物品的可都是有錢人。不過那位小姐也配得上有錢人喜歡。

現在有錢人缺的就是這種漂亮又純潔的女孩,可惜攀附權貴最終都是被玩弄的命運,沒有幾個能真正嫁入豪門,烏雞變鳳凰從來都是在童話世界中。有錢人找老婆同樣得門當戶對,光漂亮可不夠。」吳廣搖頭感嘆。

陳陽聽得眉頭打皺,那晚就想幫藍雨欣,只是她不領情。但總不能看著她往火坑裡跳,嘆口氣說道:「老吳,這表我幫她贖回去,可以嗎?」

吳廣一愣,但隨即滿口答應說:「你要求的事當然無條件答應,再說你這也是做好事。」

連利息都沒收陳陽的,將名表單據什麼的一起給了陳陽,只收取陳陽三萬元本金。隨後又將那批玉器買走,陳陽便開車去新月集團,準備將表還給藍雨欣,順便勸她幾句。

可是到公司才想起來今天周末不上班,再去她家找人就顯得太急切了,心想等一兩天也不是什麼大事,便暫時將這事放下。去公司保安部跟黑熊等人交流一陣,了解公司最近的動向,做出一些新的布置。

之前陳陽從這裡抽走四名隊員去了尚美公司,最近陳武又在調查青龍幫,所以將黑熊升職為副隊長,總攬新月集團保安部。

最近新招募不少新隊員,正在抓緊訓練,不少事還得陳陽親自指導一番。這一天剩下的時間便在跟隊員的交流忙碌中度過。

下班時正要招呼黑熊等人去附近夜市攤喝幾杯,他們這幫人草莽出身喜歡在街邊喝酒,很合陳陽的脾氣,陳陽其實也喜歡街邊的氛圍。

這兩天江新月沒回來,沈舒瑤也去外地拍外景,有幾天回來,所以陳陽無事一身輕,多晚回家都沒關係。

就在這時手機響起來,林果果在裡面喊道:「陳陽哥哥,我們今天出院,決定開party慶祝,你快過來接我們。」

陳陽倒是忘了這一茬,只好拿出一疊錢給黑熊,讓他們兄弟自己去外面喝酒,全當自己請客賠罪。 向他們告辭開車向一醫院飛馳而去,此時天已經黑下來。中間有一段幽靜路段,旁邊是街心公園。不少人已經在路邊夜跑。

突然一個穿運動短褲、緊身背心的女郎跑著橫穿馬路。這女人一看就是運動健將,身材前凸后翹皮膚又白,讓人眼前一亮。

陳陽都有些被吸引略有分神,原本以他現在的速度能在女郎跑過來前穿過去,突然她竟然臉上露出慌亂神情,加速跑過來。

陳陽再想剎車已經來不及,砰一聲撞到她身上,女郎飛了出去。

嘎,陳陽立即剎車,顧不得多想,立即下車查看。

女郎側身躺在那裡,地上看不到血跡,但陳陽也看不到她的臉,只能蹲下伸手翻轉她的身體。

「你怎麼樣,哪裡不舒服,能動嗎?」陳陽關切的詢問。

手伸到她肩上,正好挪動她。

突然女郎放在胸前的手動起來,快如閃電,一道精芒向著陳陽的脖子割過來,那是一把黧黑的匕首,在夜色下幾乎看不見。

這是一個殺手,一個一流殺手,欺騙陳陽到如此近的距離,對她來說絕對一擊致命,沒有失手的可能。

可就在瞬息之間,陳陽手一揚便抓住她握匕首的手腕,接住她這必殺一招。

女郎一擊失敗沒有絲毫停頓,另一隻手出拳攻擊陳陽的腰腹,手上帶著指套,上面有一寸多長鋒利的尖刺,隨便擊中哪裡也是個窟窿。

同時她左腳彈起掃向陳陽的下盤,雖然是側躺在地上,她的身體卻像蛇一樣靈動,可以做出常人無法想象的動作,從最刁鑽的角度出擊。

倉促之間陳陽只來得及再出手,將她另一隻手擒住,小腿站樁硬抗她一腳側踢。

女郎腳掌狠狠踢在陳陽小腿上,她的鞋都是特製的,裡面藏著鋼板,踢得陳陽小腿一陣發麻。

女郎卻是更慘,痛臉上一變,感覺腳掌都要斷了,這人腳怎麼如此硬?自己這一腳即使一堵牆也能踢到,在他這裡反而自己受傷。

面對這樣歹毒的女人,陳陽自然不客氣,手掌用力咔嚓兩聲,便卸了她一雙手腕,女人臉色更難看,呈現出蒼白色,但她自始至終一聲不吭。冰冷的眼神依然那樣毒辣,好像斷手不是她的一樣。

同時她身體扭動,右腿又是從一個意想不到的角度踢出來,這一腳更狠毒,直踢陳陽的褲襠。而且腳尖寒光閃爍,從鞋底彈出一把兩寸長鋒利的鋼刺。

雖然神龍九轉是讓全身練得堅硬如鐵,但事關男人的根本,陳陽還是不敢大意,萬一踢壞了做人還有什麼意思。

陳陽連忙雙腿併攏夾住她的小腿。可這依然沒完,女人嘴巴張開。噗一道精芒直奔陳陽的面門。

這女人真是渾身都是武器,陳陽躲閃不及,只得鬆開一隻手抬手抵擋,這邊剛抓住射過來的毒針,女人手腳又纏打上來,根本不顧手腳的傷勢。

尼瑪的,沒完沒了了。

陳陽怒氣上涌,手上瞬間發力,抓著她的手臂將她掄起來向著地上砸去。

女人依然蛇一樣的糾纏不讓他砸到,可在陳陽絕對力量的掄摔之下,只是支撐兩三下便失去反抗能力,死魚一樣被陳陽砸倒在地,口鼻都在冒血奄奄一息。

「誰派你來的?」陳陽冷喝。

女人一聲不吭,眼睛里射出一樣的狠毒,陳陽心裡一動,立即伸手捏開她的嘴巴,一時間看不到那一顆是毒牙,便索性卸了她的下頜骨。

這裡雖然偏僻,但時間一長還是有人好奇的看過來,陳陽不想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提起女人上車,一邊發動一邊冷酷的說:「你最好老實交代,否則我有一百種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女人身體不能動,死魚樣的眼睛瞪著他,到現在都沒有任何情緒變化流露出來,顯然不受威脅。陳陽心裡暗嘆:「白長一副好身材,卻被訓練成冰冷的殺人機器。」

懶得再看她這幅模樣,陳陽意念一動將她丟進陰陽界,讓小黑去審問。

雖然看不出女人的來歷,但陳陽也能猜到幕後買兇的是哪些人,不是李家就是島國川崎家族。青龍幫的打手還沒這種專業程度,丹心派不會傻到派這種普通殺手對付自己。

這女人雖然身手一流毒如蛇蠍,但在真正的修真者面前還是構不成任何威脅。其實女人撞車倒地時陳陽已經看出不對,是故意靠近給她出手的機會。

別看陳陽當時一臉無害模樣,其實早就暗中警惕,女人再突然的襲擊也逃不過他靈識的控制。要殺她瞬間就能完成,只是想抓活口拷問才費了一些手腳。

小黑正在陰陽界里無聊得很,得到這個任務大喜,摩拳擦掌的說:「陳陽放心,我有一千種辦法讓她老實交代……莒三過來將這女人扛進我的刑房。」

只剩一隻手一隻腳的莒三撐著拐杖過來,也是露出猙獰之色。他在這裡受盡欺凌,現在也可以欺負別人了。

女人眼裡首次露出恐慌之色,完全陌生的環境,還有這會說話的貓,猙獰的殘疾人,都在挑戰著她心理承受的極限。

陳陽此時自然沒心思關注陰陽界裡面的事,開車很快到達一醫院,林果果已經在住院部樓下等候,都有些不耐煩,見面便在抱怨:「陳陽哥哥真慢,她們等不及都先走了。又被沈夢雲佔先,你今晚一定要幫我打敗她。」

這邊剛撿回幾條命,她們又是火星撞地球矛盾叢生,開個party都分成兩派。

原本曲云云跟林果果一派,但有趙大寶這個牆頭草慫恿。沒等到陳陽過來接人,而沈夢雲那豪華的賓利車先到了,便拉著曲云云投敵去了沈夢雲的陣營,一群人乘坐賓利車先去了夜總會。

這邊林果果自然是氣得跺腳,怨氣都發在陳陽身上。

「哈哈哈,放心,收拾幾個小丫頭還不是手到擒來。」陳陽自信的壞笑,載上林果果呼嘯而去。

那邊楊婷婷才走出值班室,向跟他說幾句話,都沒追上他,懊惱的一跺腳,嘴裡自責的說:「好機會又錯過,難道真要主動打電話說這事……難為情死啦……」竟然露出少有的小女兒神態。 名都夜總會剛開業三個月,卻已經成為江都市最有名的娛樂場所。不但因為這裡設施高檔奢華,更因為裡面服務小姐一流。

一個個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甚至還有十幾名漂亮的洋妞,每晚的表演場也是大碗眾多,經常能看到國內當紅的明星演出,甚至各種稀奇古怪的比賽。

陳陽第一次來,林果果同樣也是第一次來,兩人興緻勃勃的四處觀看很興奮。

「哼,不準看那些女的。」林果果還在管教陳陽。

「哈哈,美女就是拿來看的,不看哪有對比。這裡女人確實漂亮。」陳陽壞笑。

「你還看,我生氣啦!」林果果氣得拿手指掐他。

「哎喲……你怎麼總是掐人,龍蝦變的。」陳陽不滿的慘叫。

「誰叫你不知悔改。」林果果神氣的說,就是個小醋罈子。

「小姐,306包廂在哪邊?」陳陽卻是向一個性感迎賓打聽。

「先生您好!306在這邊,我送您過去。」迎賓恭敬的回應,彎腰向陳陽行禮時胸前深深的溝壑好誘人。

「不用你送,我們知道走。」林果果更加不滿。拉著陳陽就走,嘴裡還在抱怨:「一天到晚不知道被多少人看過,有什麼好看的,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我看她身材不錯。」陳陽中肯的說。

「哼,不就胸大,要不是上面抹粉,皮膚粗糙的見不得人。」林果果嫌棄的說,別說女人看人就是犀利,嘴也毒,小丫頭才多大說起來都一套一套的。

「哈哈,比你還是小點。」陳陽憨笑。

這句話林果果愛聽,頓時臉色和藹很多,胸脯挺得更高得意的說:「也不看看姐靠什麼吃飯?」

就在兩人走進去時,藍雨欣身著一條藍色連衣裙走進來,這是一套很保守的連衣裙,長袖高領,遮住她完美的身體。卻頓時將現場這些衣著開放的女人比下去。

如畫容顏,完美身材,沉著高貴的氣質。讓一眾男人看得眼睛放光。

她也向迎賓詢問兩句,有個迎賓帶著她從左邊上樓,剛好跟陳陽兩人錯過。

陳陽兩人乘電梯上樓進入306包廂,沈夢雲等人已經來了一陣,正在裡面唱歌玩樂。有十幾個女孩子,男孩子只有秦浩然等三個人,加上趙大寶陳陽也就五個,明顯的陰盛陽衰。

林果果到來,陣營頓時分成兩撥,五六個女孩子跑過來歡迎林果果,其她女孩子則圍在沈夢雲身邊一臉不屑。

秦浩然也是過來招呼,對林果果很巴結,眼神里流出的都是喜歡,只是林果果很少拿正眼看他,顯然是單相思。

他對陳陽依然充滿敵視,連帶他那兩個哥們看陳陽也是充滿了挑釁。

倒是沈夢雲看陳陽的眼神沒了之前的厭惡,閃爍得很,一直不敢跟陳陽對視,但陳陽目光離開,她又不時看過來。

只是顯然沒有道謝的意思,曲云云和李燕都跑過來跟陳陽打招呼,她還是一臉高傲的坐在那裡不動。

「沈夢雲,今晚怎麼玩?」林果果還沒坐下便大聲喊道。

「還能怎麼玩,你也就會唱幾首歌,跳一下蹩腳的舞蹈,只能跟你比這些啦!」沈夢雲神氣的回應。

「好!今晚我們一定要決出勝負,誰輸了拜大姐。」林果果牛氣的說。

「你做定我小妹。」沈夢雲不客氣的說。

包廂的門已經關上,連包廂公主都被她們趕走,這裡完全屬於她們的天地。

「點歌,快點歌。記得一邊一首。」女孩們叫嚷著沖向點唱機。

「陳陽哥哥、趙大寶,你們是我一夥的,一會兒也要唱歌跳舞,幫我打敗她們。」林果果抓住兩人說。

趙大寶自然沒意見,陳陽卻是使勁撓頭,哥已經不唱歌跳舞很多年,萬一生疏被人比下去,多難為情。

「果果,我也加入你們。」秦浩然急切的說。

「要來就來,不多你一個。」林果果難得對他大方一回,秦浩然高興不已。

其他兩個男生無所謂,被沈夢雲召集過去,這樣正好雙方人手相等。

前面有人點好歌,不用等後面的人慢慢點歌,沈夢雲那邊有個女生出來第一個開唱,是一首冷門的網路歌曲。

女生音色不錯,可惜陳陽不喜歡這音調,一首歌唱完都沒聽懂什麼意思。屏幕上有自動打出的分數,一首歌唱完得到82分是個不錯的分數,這也是她的成績。

比賽很簡單,兩邊每人唱一首歌,最後所有的得分加起來誰多誰贏。

跟著林果果這邊一個女生登場,她唱的一首流行情歌《我的快樂就是想你》,這次陳陽聽進去了,可惜女孩唱功不咋的,一首好聽的歌被她唱跑調好幾次,陳陽又沒了聽下去的興趣。

「陳陽過來,這麼多好吃的不吃白不吃。」趙大寶沖陳陽賊笑,他正蹲在茶几邊大吃特吃,比陳陽更不關心唱歌。

陳陽自然更不客氣,小丫頭們都是吃貨,叫來的東西應有盡有,正好跟著享用一番。

不過他比趙大寶更沒品,茶几前的沙發已經被女孩子佔據,他直接往地毯上一座,悠閑得很,才不管女孩子們嫌棄的目光。

第二個女孩唱完,只有65分,林果果這邊暫時落後,引來沈夢雲那邊齊聲鬨笑,林果果臉上掛不住了,氣憤的說:「我們才派一個最不擅長唱歌的出場,暫時落後有什麼好得意的。」

「是嗎?地上還坐著兩個二師兄,他們能比趙丹強?」女孩們指著陳陽兩人嘲笑,明顯不看好他們。

林果果心裡也沒底起來,之前從來沒聽過兩人唱歌,天知道行不行,再看他們坐在地上的吃相,氣更加不順,過來警告說:「你們別光顧著吃,趕緊選拿手的歌曲準備一下。」

「我不用唱吧!」陳陽一臉為難狀,更是讓林果果絕望。

倒是趙大寶猛拍胸口保證:「大寶哥當年乃是校園歌神,肯定一曲將那些小丫頭秒殺,有我在最後壓陣不怕。」

林果果這才有點信心,繼續回去督戰。 半個小時后,雙方各有是個唱完,分數正好打成平手,沈夢雲坐不住了,跳起來說:「現在我來唱。」

「哇,雲姐出馬,絕對是滿分。」頓時掌聲雷動,林果果這邊都有人鼓掌,顯然沈夢雲的歌很好。

「我有花一朵,種在我心中,含苞待放意幽幽,朝朝與暮暮,我切切的等候,有心的人來入夢……」

舒緩動聽的音樂聲響起,她唱的竟然是經典老歌《女人花》,別看她小小年紀,卻有著梅艷芳低沉完美的割喉。剛唱一句便將所有人吸引,陳陽都停下手裡得了零食,被她帶入歌聲的意境之中。

女人花搖曳在紅塵中,女人花隨風輕輕擺動,只盼望一雙溫柔的手,能撫慰我內心的寂寞……女人如花花似夢……

漸漸的眾人跟唱起來,林果果都不例外,一曲好歌就是能讓所有人的心靈凈化,忘掉一些煩惱紛爭。

四分多鐘最後兩分鐘成了眾人合唱,不得不說沈夢雲是現在出場中唱歌最好的一個,已經有專業水準。

嘀嘀嘀,最終評分出來,卻只有58分。

「怎麼這樣,這機器壞了,云云唱得多好聽?」頓時很多人不滿,沈夢雲也是一臉鬱悶。

「哈哈哈,誰說機器不準,很準確的好不好,剛才人聲這麼嘈雜能有58分不錯了。」林果果得意大笑。

「不算不算,讓云云再唱一遍,剛才是有人搗亂。」趙丹等女孩氣憤的說。

「嘻嘻嘻,我們搗亂算作弊,但剛才可是你們先跟唱,怎能怪我們,不能再唱。」林果果得意的笑,她這邊陣營也在附和。

一時間吵得不可開交,陳陽從地上站起來,摟著肚子說:「哎呀!西瓜吃多要上廁所,你們先玩,我去去就來。」趁機溜出包廂,心想雙方火氣正旺,萬一打起來殃及池魚不划算,還是先躲開的好。

「陳陽等等我。」趙大寶也是跟著跑出來,看來跟陳陽抱有同樣的心思。

兩人自然沒去廁所,而是沿著走廊閑逛,趙大寶看著來往的漂亮女人,湊到陳陽耳邊賤笑說:「江都市還有這麼好玩的地方,改天我們單獨過來玩,現在有一群女孩子不方便。」

「去去,我沒你這麼齷蹉。」陳陽一臉嫌棄,眼睛卻也是對來往的女人看不停。

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麼多美女不看幾眼太可惜。

經過一間包廂門口時,陳陽眉頭微皺,隱約聽到裡面傳來鄭少康的聲音:「既然來了不喝酒怎麼行,就喝一杯……這麼多朋友在,別不給面子……」

一聽就是在誘騙無知女人,後面被一陣嘈雜的音樂聲掩蓋,陳陽也沒心情多聽。這種花心大少成天想著玩女人,自己哪管得過來。再說跟他來這裡的女人也純潔不到哪裡去。

陳陽沒有多想,腳步不停走過去,跟趙大寶兩人去中心走廊看一段下面大舞台的表演,十幾分鐘后才回到306包廂。

318包廂里,藍雨欣被逼無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這是豪華包廂,裡面足有200多平米,除了大廳還有兩個休息室。此時裡面男男女女幾十個人,女的明顯比男的多,但藍雨欣卻是心情忐忑,那些男人的目光讓她害怕。

「雨欣不夠朋友,我們都是一杯喝完,你怎麼才喝小口,快乾了。」一個短髮青年熱情勸酒。

「難得今天這麼高興,雨欣幹了。」

「美女喝啊!」其他人也在起鬨。

「我真的不能喝酒,一杯下去就醉了。」藍雨欣一臉為難。

「這是紅酒沒度數,怎麼可能一杯就醉。」

「雨欣可不能給女同胞掉鏈子,我們都幹了。」眾人還是不放過她。

「喝了吧!難得大家這麼高興,李少和龐少都看著你,他們可是貴人,一般人想跟他同桌都不可能。」鄭少康也假裝體貼的勸說。

藍雨欣招架不住,只要將杯中的酒喝完,頓時一陣掌聲響起,李明翰又在說:「美女好酒量,我再敬你一杯。」

「李少,我真的不能喝……」藍雨欣連連搖頭,喝酒後俏臉嫣紅,更是讓一群男人熱血沸騰,眼睛里射出貪婪的光芒。

「我先干為敬,你看著辦。」李明翰臉色一沉,擺出大少的派頭。

「這……要不我幫雨欣喝。」鄭少康故作好人的說。

「你喝行,將那一瓶幹了。」李明翰冷笑。

鄭少康頓時焉了,又來勸藍雨欣:「李少敬酒不能不喝,先喝這一杯,後面的都推掉……」

藍雨欣只好再喝一杯,喝完后立即向眾人道歉,走向洗手間。

這邊李明翰、鄭少康對視一眼,滿臉的奸笑,發現藍雨欣真不能喝酒,他們更是得意,想著一定灌醉她。

陳陽回到306包廂時,正好輪到林果果唱歌,一首非主流的網路歌曲,配合小丫頭靈動的個性,演繹得很是到位,拿到95的高分,再一次壓倒沈夢雲的陣營,此時已經領先30多分。

沈夢雲自然不甘心失敗,連續派出兩位實力幹將,竟然是那兩位男生。

聽慣了女聲唱歌,再聽男生唱歌一股陽剛之氣撲面而來,他們唱功也好,兩首歌都拿下85的高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