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頓時歡騰起來,「快,快讓他解除戰陣!」

焰興奮的搓了搓手,心裡想著,「等下出其不意,首先就干挺這個軍團長,上次居然敢在自己面前裝逼。」

那魔導師被軍團長克制,焰可沒有。

恰恰相反,他還克制這個近戰為主的軍團長。

春風十里,不如娶你 軍團長控制住了魔導師,站在高高的空中,忽然放聲大笑起來。

「放你出來?為什麼?這樣不是挺好的啊。」

軍團長朝大魔導命令道:「叫你的手下加把勁,給我把這個廢物弄死。」

大魔導被掐的差點透不過氣來,嘴角的血都還在往外流,聽到軍團長的話,卻也是癲狂的笑了起來,然後陰惻惻的下達了命令。

他知道,軍團長和他還有可談的,自己還有價值,還死不了。

反而是他以為的強大敵手就要死在他面前了。

他心裏面不屑,「哼,螻蟻就是螻蟻,永遠擺脫不了卑劣的本性,剛有點優勢,就想著贏家通吃了。」

焰也是一愣,卧槽,上次自己那麼弱雞,他不殺自己,這次自己達到了他的要求,這傢伙反而要殺自己了。

局勢以竟在掌握!

橫刀奪愛:老婆乖乖讓我愛 軍團長得意道:「你還是安心的做你的垃圾去吧,這個世界只需要一個天才就夠了,等我掌控了黃金之城,以後這個世界就是我的了,我將要點燃神火,成就神位!」

焰這下算是明白了過來,這個傢伙已經達到了聖域巔峰,為了變得更強,竟是謀划起了成神。

這樣一來,所有的聖域就是對他統治凡人的威脅了。

趁著這次機會,他準備把所有的聖域一網打盡,這樣能夠快速傳播信仰。

軍團長猖狂的大笑了起來,順手拋出兩顆頭顱。

有一個焰認識,是那個費雷登的聖域法師,另外一個就不用說了,肯定是奧萊斯的宮廷大法師!

兩個頭顱面目猙獰,眼睛瞪得大大的,顯然死得很不甘心。

「聖域,果然是一群無情無義的傢伙,我在廢墟裡面等了好幾天,結果只有一個人趕來相救。」

軍團長其實早就殺了宮廷大法師了,然後利用他的聯繫法陣誘騙別的聖域前來營救。

聖域不好殺,主要是聖域們都跑得太快了,遠遠的就沒了蹤影,一個個的找,不知道要多久呢。

只要留下一個,就是對他傳播信仰愚弄凡人最大的隱患。

這次暗裔強力的進攻終於讓他等到了機會,他已經殺了三四個聖域了,如果再控制住暗裔背後的頭目,利用戰爭傳播信仰,大事可成!

「我十五歲成為中級戰士,五十歲達到高級巔峰,一百歲就已經跨入聖域,然後四處挑戰強者,一路走來,已是兩百年有餘,如今終於到了臨門一腳。」

軍團長侃侃而談,看著焰在戰陣內活動空間越來越小。

「你一個庫納,竟然試圖染指我的世界?好一個聖殿騎士團,好一個灰袍守護者,真是天才一般的想法,你安心去吧,這些東西我都給你好好的完善起來。」

「我,就是下一任世界守護者,聖殿騎士團長該讓誰來當呢?要不我自己兼任一下?」

軍團長洋洋得意,越說越高興,手上的力道驟然加重,「別拖延時間,給我讓你的手下用力!」

軍團長不屑的看了一眼手上的俘虜,坐擁這麼多的資源,一副天牌,給這個大魔導打成這個樣子。

自己都為他感到恥辱!

「還是我牛逼,天縱奇才,世間萬物為我所用!」

焰自嘲一笑,「想不到我自詡為嘴炮王者,坑蒙拐騙作惡多端,無所不能,無所不為,沒想到也有今天!」

軍團長哈哈一笑,「你真是厚臉皮,第一次見有人這麼誇自己的,作為我的墊腳石,你死的不冤。」

焰:「你難道以為你贏了?」

軍團長:「怎麼,鹹魚也想翻身?」

焰笑了,「我就是喜歡看你們這些人裝逼的樣子,然後被我狠狠的打臉。」

「鹹魚不會翻身,但就怕你釣到的是一條大鯊魚啊。」

焰張開手掌,一絲火苗在手心閃動。

周圍的黑光開始燃燒起來,這神奇的火焰竟是直接把戰陣形成的黑光給點燃了,而且黑光戰陣形成的封印之力竟是完全不能夠束縛住焰!

火焰落在護盾上,嘭的一聲,爆炸般的燃燒起來!

一瞬間,火焰便蔓延到了周圍的暗裔身上。

可怕的一幕發生了,火焰像是有傳染性一樣,所有的暗裔身上都開始燃起火焰。

殺氣蓬勃的戰陣瞬間化作了哀嚎的煉獄!

因為所有的暗裔此時如同一個整體,火焰蔓延開來,竟然導致所有的暗裔都沒有躲開!

幾句笑聲的功夫,所有的暗裔都化作了灰燼!

談笑間,百萬大軍飛灰煙滅!

焰走出巨大的火焰球,背後是扭曲掙扎著的無數火人,襯托的焰越發的猙獰起來。

一個世界的守護者,這時露出了他的獠牙,他才是最大的惡魔!

軍團長冷汗流了下來,「不…不可能,這麼這麼強大,揮手之間…百萬生靈化為灰燼。」

焰說:「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自詡為天才,你還不是恐懼我的存在?」

軍團長:「你是怪物,根本就不是人,我…我不懼任何挑戰!」

軍團長拿出兩把戰斧,「我成神之前的最後一戰!」

焰哈哈大笑起來,這個軍團長戰鬥意志倒是很強。

焰說:「我的眼裡沒有敵人,像你這樣被我分分鐘乾死的路人很多,你不會是第一個,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

「火來!」

焰渾身猛地竄起一股火焰。

變身! 自從孩子出生之後,宋離雖然說並沒有每日都去親自照顧兩個孩子,但心思卻是都在兩個孩子身上。

尤其是見兩個孩子長的壯實,這心裡也是忍不住的高興。

任那個當娘的,看見自己的孩子長的好,這心裡肯定也都是高興的。尤其是丈夫還這麼喜歡這兩個孩子,宋離的心裡是更加高興了。

「該給孩子起名字了!」宋離提醒道。

這幾日她跟丈夫也都認真的在給孩子想名字,只是這名字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想出來的,他們都想了好幾個了,但卻又偏偏都覺得不太合適。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自己的心思在作怪,這明明名字還不錯,可是卻依舊還是讓人覺得不太行。

「要不,這事兒暫且就先放著?」顧寧道。

實在是給孩子起名字這事兒有些過於為難自己了,否則的話自己還不會這麼愁苦。但自己能跟媳婦說嗎?

那肯定是不能說的啊!

宋離瞪了顧寧一眼,道:「有你這麼當爹的嗎?這孩子眼看就要長大了,你卻連名字都沒有給人家孩子起好,你說說看,你好意思嗎?」

顧寧不說話了,他媳婦的這話說的不錯,的確是應該把孩子的名字給起了才行。

「那這樣,我再去想想看,你也好好想一想,到時候誰取得名字合適就用誰的,你覺得如何?」顧寧提議道。

宋離倒是沒有拒絕顧寧的這個提議,作為孩子的娘,她當然也是想要給孩子起名字的。但她也知道,這一想都是當爹的給孩子起名字的,至於當娘的給孩子起名字的還真的是沒有多少。

可如今丈夫卻能夠將這難得的好處讓給自己,讓她的心裡怎麼可能不歡喜呢?簡直不要太歡喜了!

「那說好了,我給妹妹起名字,你給哥哥起名字。」

顧寧一愣,隨即笑道:「好!」反正不管孩子的名字最後是誰起的,那兩個孩子都是他們的親骨肉。

他們夫妻對孩子的愛,都是一樣的。

好在兩個孩子現在都還小,還能夠等一等。

最後這名字還是成功的取出來了,大的叫顧瑜,小的叫顧蔓。

夫妻二人將名字給取出來之後,立馬就給老家那邊去消息了。一來是宋離安全生產了,要給老家的人報個平安,而來就是孩子的名字也已經定下了,都要讓老家的人知道才好。

一來二去的,等老家的人收到他們的家書時,孩子都已經滿兩個月了。

而宋離夫妻二人也從老家那邊給他們的書信裡面知道了,馬氏懷孕的消息。這也是一樁喜事,畢竟當初誰都沒有想到馬氏竟然還能夠懷孕,不過要說最高興的人那肯定是宋有成了。

都知道他盼著馬氏能夠再生一個孩子,盼了有多久了,如今總算是被他給等到了,這也算是他的運氣好了。

宋離出了月子之後,就尋了不少對孕婦好的東西。託人給帶回老家去了,馬氏懷孕了,這身體最是要保重好,否則等到了生孩子的時候可有的罪受了。

顧寧都快要懷疑人生了,從前阿離的眼裡那是只有自己。可現在阿離的心裡更加惦記的是兩個孩子,甚至就連馬氏都要排到自己的前面去了。

「阿離,你好久都沒有理我了!」

宋離是真沒有想到丈夫竟然還會跟自己撒嬌呢,但問題是她好像也沒有怎麼樣吧!

「你這是怎麼了?」宋離難得看見丈夫這個樣子,自然忍不住的就笑了。

顧寧簡直就是有苦難言啊,他媳婦已經變了,再也不是從前那個一心只有自己的媳婦兒了。不過這好像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當娘的在意自己的孩子難道還錯了嗎?

難道說自己還能夠阻止自己媳婦兒對自己孩子好?這當然是不可能的了,可就是覺得自己的這心裡難受啊!

軍戀照我去戰鬥 這都叫什麼事兒啊!

「算了,咱們還是看孩子去吧!」顧寧現在已經有些自暴自棄了,他這也是沒有辦法,好好的媳婦兒現在卻是根本不在意自己了,這不管是換了誰,心裡應該都不會太好受的。

所以自己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丈夫都已經在自己的面前表現的這麼明顯了,如果自己要還是什麼都沒有看出來的話,只怕她這個媳婦也是不稱職的很了。

只是看見丈夫這麼憋屈的樣子,她的心裡竟然還覺得挺有趣的,看來自己這也是變壞了,要不然怎麼能夠這麼想呢?

奶娘們將兩個孩子照顧的很好,但再好也不如自己的親爹娘好啊!

尤其是當二人一人抱了一個孩子起來的時候,那兩個孩子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明顯起來了。奶娘在一旁討好的說道:「骨肉血親,果然如此。小少爺跟小小姐都高興呢!」

顧寧也挺得意的,孩子剛出生的時候別看他一臉鎮定。但實際上他還真的是有一點害怕的,小東西又軟又嬌的。

他根本就不敢下手,但現在不一樣了!

他竟然都能夠伸手去抱了,雖然也不怎麼樣吧!但至少,他敢了。

宋離就更加不用多說了,這些日子她幾乎是每天都要來看著孩子,順便再練習一下該怎麼抱孩子。所以從抱孩子的角度來說,她絕對是比顧寧要強多了。

不過在顧寧的面前她覺得自己最好還是不要說這話,否則要是將他給氣著了也不太好。

轉眼就是三年的時間過去了!

兩個孩子從還只會看著他們哭跟笑,到現在已經能夠滿院子的到處亂跑了。

甚至一個不小心,你就不知道孩子跑哪裡去了!

「娘,等會兒我跟哥哥藏起來,你來找我們啊!」顧蔓最喜歡的就是這個遊戲了,每次她跟哥哥藏起來以後,她娘都找不到自己。

這一次她也一定可以藏得好好的,絕對不讓她娘找到她!

宋離點點頭,對著顧蔓說道:「那你去吧!等你藏好了,娘就來找你!」

兩個孩子剛剛找好藏身的地方,還沒有等到喊開始,宋離就看見丈夫從外面回來了。

「辛苦你了!」宋離上前去迎接丈夫。

顧寧見只有宋離一人,卻沒有看見那兩個皮猴子,還有什麼不知道的?

「又在玩捉迷藏的遊戲?」顧寧問道。

這個遊戲他們一家人在一起玩的次數已經很多了,但兩個孩子好像一直都是樂此不疲一樣,每一次都還能夠繼續玩下去。

宋離點點頭,道:「是啊!他們喜歡玩,我就陪著他們玩一玩!」

顧寧笑了:「那我也陪著你們一起玩吧!」

說完,便牽著宋離的手,去找兩個藏好的孩子了! 焰此刻就像是一個火焰巨人。

戰錘猛地揮出,軍團長臉上神情駭然。

這攻擊力…空間都已經出現了裂痕,要是被打中,恐怕他的結局不會比那些暗裔好上多少。

戰錘迎面而來,他趕忙把手中的大魔導丟出。

大魔導慘叫一聲,渾身冒出好幾處光芒,那是魔法道具被激發的效果,隨後大魔導還快速的放出了領域。

但是這一切的掙扎都沒用。

焰聖火包裹下的戰錘竟是比破魔領域還要霸道,直接無視了領域的排斥性!

轟!鎚子砸在大魔導的身上。

十幾層護盾瞬間全部碎裂,大魔導連臨死前的哀嚎都來不及發出,便被打成了漫天碎片,火焰包裹在大魔導屍體的碎塊上。

看起來整個身體像是火球一樣炸開,然後還沒落地,便被燒成了虛無,回歸了天地之間。

軍團長臉色大變,這力量,他根本無法抗衡!

多少年了,他每一次都能夠想到反擊的方法,但是這一次,他直覺大腦一片空白,天才如他,面對排山倒海一般的壓倒性力量,完全束手無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