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那些不久前用來綁京極真的繩子排上了用場,遊子和京極真兩人,很快把那個男人給綁了起來,扔到了貨車的最深處。

“下車。”

遊子低聲道,三人快速從車門滑了出去,然後又趁着司機不備的時候把司機也給打暈然後綁了起來。

這個時候,三人才有時間仔細看看周圍的環境,而看到眼前那碩大的建築物時,即使沉穩如遊子和京極真,也微微倒抽了一口涼氣。

那個佔地好幾公頃,高達十幾層的現代化建築物竟然出現在這種荒涼的深山裏面……

是誰,爲了什麼目的而耗費了如此大的人力物力在深山裏面建立了這麼一棟龐然大物?

因爲對現代瞭解地不多,犬夜叉倒是沒有多大的感覺。

慢慢靠近那棟大樓,也許對於外面的結界太過於相信,周圍反而沒有保安和監控器,這對於遊子三人來說實在是個好消息。

“你找個地方藏起來,接下來交給我和犬夜叉就行了,京極君。”

進去之前,遊子對京極真道。

誰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麼樣的,就算犬夜叉現在看起來是個人類,也比真正人類的京極真要強,最起碼他身上的火鼠裘就能夠當做防彈衣來用。

更何況如果遇到意外的話,在犬夜叉的面前遊子可以使用自己異於普通人的力量,在京極真的面前,就要受到很多限制了。

神祕總裁很不純 “你的朋友就被關在這裏嗎,黑崎桑?”

京極真沒有迴應遊子的話,反而面無表情地反問道。

“嗯,是的。”

遊子點了點頭,在進入結界之後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阻攔遊子的感知了,現在她就可以確定戈薇就在這棟大樓裏面,甚至連大概幾樓都能大概感覺出來。

“那還等什麼?”

說着,京極真邁步就要向大樓裏面走去。

“等等!”

遊子拽着京極真的袖子阻止了他的動作:

“你沒有聽明白我的話嗎,京極君?”

遊子的表情很嚴肅:

“我們誰也不知道這棟大樓裏面有什麼未知的危險,你又不認識戈薇,沒有必要爲了她冒生命危險。”

是的,在這裏遇到京極真是意外,遊子根本就沒打算讓他跟着一起進去冒險,能夠使用結界,就算京極真是空手道冠軍,在某些未知的能力面前,他仍然和赤手空拳的嬰兒一樣脆弱。

“我是不認識什麼戈薇,可是我認識你,黑崎桑。”

京極真定定地望着遊子,眼底是不可忽視的堅定:

“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去冒生命危險救人的,黑崎桑。”

犬夜叉就這麼被京極真紅果果地忽視了。

“可能會死的。”

遊子動容了,訥訥地低聲道。

“如果必須有一個人需要犧牲的話,我希望那個人是我。”

說這句話的時候,京極真連眼睛都沒有眨動一下,執着而堅定的眼神可以看出他的認真。

京極真能不知道接下來道路的危險嗎?怎麼可能!

他自己就是被抓來然後被遊子所救的,他都不敢想象如果沒有意外地遇到來找人的遊子和犬夜叉的話,自己的結局到底會是怎麼樣的。

在貨車裏面的時候京極真還想着自己可以找機會逃跑,可是在見到這棟建築物之後他才知道自己一開始有多麼天真。

這種建築物根本就不是那些爲了錢而綁架的人所能承擔地了的,這起綁架的後面,明顯有着一個非常龐大、而且有勢力的組織。

這其中的危險可想而知。

然而,比起向後轉然後回家洗洗睡了,京極真寧願陪着遊子一起去冒險。

只要想想遊子可能會面對的危險,京極真就覺得心底一片冰涼,連心跳似乎都不屬於自己了。

在這種情況下,京極真又怎麼可能會選擇退出?

“沒有人需要犧牲!”

遊子近乎粗魯地打斷了京極真的話,望着他的雙眼裏面神色複雜難辨。

感動?

怎麼可能不感動?一個人爲了自己願意獻出生命,只要那個人的血不是冷的,當然會感動。

焦急?

怎麼可能不焦急?和犬夜叉進去的話他們倆應該有很大的機率把戈薇完整無缺地救出來,可是加一個京極真,就多了很多的變數。

遊子定定地望着京極真,大腦飛快地轉動着,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該不該同意。

“他想要去就讓他去好了!”

最後,還是等的不耐煩犬夜叉替遊子做了決定。

對於向來獨立,靠着自己生活了幾十年的犬夜叉來說,既然京極真要去,他就要爲自己的決定負責,他自己和遊子沒有權利、也沒有必要阻止他。

於是,在耽誤了幾分鐘之後,進入大樓的人數還是三個人。

悄悄地潛入到大樓裏,爲了不被發現,三人並沒有乘坐電梯,而是在樓梯間一層層地向上爬。

有了遊子的指路,三人並沒有浪費時間一層層地去找,而是直接衝着八樓而去。

是的,在進入大樓之後遊子已經感覺到了,戈薇的氣息就在八樓。

然而,離目的地越近,遊子臉上的表情就變得越凝重,或者不能用凝重來形容了,那種冷凝,完全可以說是深沉的怒氣。

“怎麼了,黑崎桑?”

注意力時刻都放在遊子身上的京極真很快就察覺到了遊子的異常,犬夜叉也跟着皺起眉頭看着遊子,一顆心焦躁不堪——

難道又有什麼意外了嗎?

因爲今天晚上的特殊性,犬夜叉失去了所有妖怪的能力,只能靠着遊子的他特別沒有安全感,遊子的每個不對勁的表情都讓犬夜叉心裏不安,生怕戈薇又發生了什麼意外。

“沒事,我們繼續前進。”

深吸了一口氣,遊子壓下了心底快要溢出來的怒火,一馬當先地向最後一層樓進發。

——剛剛,她竟然察覺到了這裏還有一個熟悉的氣息,一個完全不應該出現在這裏的氣息! 遊子的雙眸裏一片暗沉,隱隱藏着亟待爆發的黑暗。

一個戈薇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被擄來就已經夠讓她心生憤怒的了,現在竟然還有一個……

黑暗裏,犬夜叉和京極真都沒有看到,遊子眼底一閃而逝的殺氣。

接近了八樓之後三人看清楚了,這一層和前七層都不一樣,不是一間間的屋子,而是整層樓就是一個房間,一個擺滿了各種實驗器材的實驗室!

隱在透明的大門後面,三人只見到十多個身穿白大褂的人影在實驗室裏來回穿梭,有條不紊地幹着自己的事情。

仔細打量了一下室內之後,遊子和犬夜叉的瞳孔猛地一縮,然後就是兩股猛然爆發的殺氣。

犬夜叉因爲變成人類而跟着變成黑色的眸子此時猩紅一片,眼前所見的一切讓他再也忍不住,管他什麼計劃,什麼暗中行事,如果看到這一幕還能保持冷靜的話,他也不會被殺生丸那麼不待見了!

“你堅持一下,戈薇,我馬上就來救你!”

“哐當!”

“嘀嘀嘀……”

從藏身處衝出來的犬夜叉狠狠地一腳踹到門上,可惜,除了急促響起來的警報聲之外,看似並不厚的大門一動未動。

防彈玻璃的大門確實不是現在體內沒有一絲妖力的犬夜叉能夠踢開的。

“不好!”

犬夜叉剛一動京極真的臉色就是一變,果然,隨着“嘀嘀”作響的警報聲,實驗室裏面的白大褂們同時望了過來,見到遊子三個絕對不是這裏的人之後瞬間慌亂起來。

然後,其他的樓層也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

敵人,被犬夜叉引來了。

京極真閉了閉眼,再睜開的時候剛剛一瞬間的慌亂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堅定和沉着。

雖然他們是因爲犬夜叉的貿然動作而被發現的,可是京極真並沒有真的怪他。

因爲從玻璃裏面見到的實驗室裏面的景象,就是他這個和裏面之人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都忍不住心生殺氣,更別提這個一看就和裏面之人關係十分親密的犬夜叉了。

而實驗室裏到底什麼讓犬夜叉那麼瘋狂?

——在實驗室裏面最中間的地方擺放着兩張試驗檯,一男一女兩個十幾歲的人被緊緊地綁在上面!

不僅僅如此,兩人的身上插着數不清的電線和管子,還有人不時地用不知道幹什麼用的儀器在兩人的身上探。

被綁的兩個少年少女眼睛睜得大大的,臉上一副痛苦無比的神色,就算隔着隔音的玻璃,外面的三人似乎也能聽到從兩人那張張合合的嘴裏發出的痛苦呻.吟。

見到這一幕,別說向來衝動的犬夜叉,就算是沉穩冷靜如遊子和京極真也完全冷靜不下來了,對於犬夜叉的動作自然不會有任何責備。

京極真警惕的同時又不動聲色地瞄了遊子一眼,身上散發出如此強烈冰冷寒意的少女,真的是那個自己喜歡溫柔又堅強的黑崎遊子嗎?

這一刻,穩穩地站在那裏的少女,宛如女戰神降臨一般,威風凜凜。

即使知道現在不是想些亂七八糟事情的時候,京極真的心仍然狠狠地跳動了一下,本來就爲遊子沉淪的心臟,硬是又向下沉溺了幾分。

有着如此多不同面貌的黑崎遊子,真的是讓自己欲罷不能啊!

遊子可不知道這中關鍵時刻京極真還有心情對着自己驚豔,剛纔如果不是犬夜叉先踢了一腳的話,現在踢出那一腳的絕對就是她自己了。

看着裏面被當做實驗品綁在臺上的少年少女,遊子的心底一片冷意和焦灼。

溫柔大方的戈薇,冷漠正直的手冢,現在不但被緊緊地綁着,更是忍受着極大的痛苦,哪裏還有一絲平日的樣子?

遊子看着舉着因爲沒有妖力供應所以破破爛爛的鐵碎牙不斷狠狠敲擊着防彈玻璃的犬夜叉,身子好像一根繃緊的弦,隨時都有斷裂的可能。

是的,那個遊子不久前感覺到的熟悉氣息的主人,正是現在應該安穩地待在家裏,或者看書或者練習打網球的手冢國光!

遊子不知道手冢什麼時候、如何被擄來的,她不敢想象,如果今天犬夜叉沒有來找自己,自己什麼時候才能知道手冢失蹤了,又會花費多少時間才能找到這裏。

看着裏面實驗的強度,到了那個時候,自己找到的還會是一個完整的手冢國光嗎?

這一刻,怒火沖天之餘,遊子第一次感謝那些人是把戈薇和手冢一起綁架而來的,雖然這麼說有些對不起現在仍然在受苦的戈薇。

京極真的視線也大多放在了犬夜叉的身上,眼底飛快地閃過了一抹莫名的光芒。

下午在咖啡屋的時候,雖然時間很短,而且犬夜叉還綁着頭巾,可是京極真很相信自己的觀察力,那個時候的犬夜叉絕對是銀髮金眸的。

可是等到晚上,在貨車上的時候因爲光線不足還看不清楚,進了大樓之後京極真卻赫然發現他已經變爲了黑髮黑眸。

以着犬夜叉下午來找遊子時焦急的樣子,京極真不覺得他還有心思去染髮帶美瞳,可是他的髮色和眸色又是怎麼回事?

還有,現在有誰是光着腳,而且隨身帶刀的嗎?

京極真的肚子裏面一大堆的問題,心裏卻再明白不過,比起解惑,現在更加重要的是救人。

即使他根本就不認識實驗室裏面的兩個人,但是隻要有一絲人心未泯滅的,見到把活生生的人做實驗都不會無動於衷的!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實驗室裏面也有幾個白大褂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了型號不同的槍支,眼見着三人的處境越來越危險了,而犬夜叉破門的行動還是沒有一絲起色。

這個時候遊子再也忍不住了,他們每多在外面浪費一秒鐘,裏面的兩人就多忍受一秒鐘的痛苦。

而這,絕對不是遊子樂意見到的。

“閃開,犬夜叉!”

遊子低喝一聲,犬夜叉剛不耐煩的轉頭,就見一張符紙飛射過來,貼到了玻璃門上。

曾經和桔梗這個巫女交情匪淺的犬夜叉一下子就認出了這是什麼,條件反射地閃了開來。

然後,只聽得遊子一聲冷冷的“爆”,那張符紙就像一個炸彈一樣,瞬間爆炸了。

撂荒的土地 隨着碎裂的,還有防彈玻璃門。 犬夜叉一點都沒有覺得遊子能夠做到這一點有什麼奇怪的,門一開的瞬間,他就要向裏面衝,去救戈薇。

“小心不要讓子彈打到頭。”

遊子提醒了一句,雖然不知道什麼是子彈,不過犬夜叉最起碼知道了似乎只要不被打到頭,自己應該就沒有生命危險。

幾個小時的共同行動,犬夜叉的心裏不自覺地對遊子產生了不淺的信任。

“噠噠噠……”

迎接犬夜叉的,是一陣陣密集的子彈。

犬夜叉謹記遊子的囑咐,小心地護住自己的頭,至於身體,有火鼠裘的保護,雖然被子彈打地生疼,卻完全不被犬夜叉放在心裏。

比起去拯救戈薇的急迫心情,這點疼痛可以忽略不計。

遊子想要進去救人的心情絕對不比犬夜叉少多少,而且犬夜叉要救的人只有一個戈薇,對於遊子來說,卻還多了一個手冢。

可是,遊子不可能向犬夜叉那樣不管不顧地直接向前衝,別忘了她的身邊還有一個京極真等着她保護!

在只有一個對手的情況下,仔細觀察着對手的手臂肌肉動作,京極真可以保證自己躲開子彈。

可是那是在只有一個對手的情況下。

現在,實驗室裏有十多把槍,又沒有什麼防體,就算是武力過人的京極真,也十分危險。

當然,那時沒有遊子在的情況下。

如果遊子就在身邊還讓京極真受傷的話,她就真的可以回爐重造一下了。

快速地再次從兜裏掏出一張鬥神符,遊子手一抖,“唰”地一下射向京極真。

鬥神符閃過了一道京極真看不到的金光,然後他的周圍就出現了一個大大的“護”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