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西撒不清楚的是,塞西莉亞在新年時,收到了一隻岩洲郵寄來的珍貴寵物,呆毛考拉。這種罕見的呆萌無尾熊除了拿來觀賞外,再無任何特殊功能。就因為數目稀少,外形可愛,所以它們的價格一再攀升,受到廣大貴婦的追捧。而從小與玩具熊為伴的塞西莉亞,又是那種對熊類產品毫無免疫力的類型,所以她淪陷了,最後,西撒淪為呆毛考拉的代替品,每天品嘗妹子製作的寵物套餐,為尊貴的考拉大人試毒。

春天來臨,又到了萬物繁衍的季節,除了西撒在yy外,塔塔墨耳斯也有了類似的gdong。想聯繫艾爾莎和她說說話,卻沒有合適的借口與勇氣,苦思冥想半天後,西撒再一次中槍。

塔塔墨耳斯以西撒受傷為借口,猶豫了整整一天,終於鼓起勇氣撥通了艾爾莎的電話,接著被對方一通臭罵,最後一臉滿足的掛下了聽筒。能被夢中情人痛罵一頓,對他來說也是一種無比滿足的享受啊!

得到西撒的消息,艾爾莎二話不說,便寄出了一樣物品,一件能夠快速提高西撒實力,讓他擁有自保能力的物品。

新學期第二周過去,西撒來到一樓取走了艾爾莎寄來的信件。回到卧室。他將信封拆開,信件內容很簡單,讓他老老實實待著,不要到處惹是生非,此外便是好好保養身體之類的嘮叨叮囑。將厚厚一疊信件翻到最後一頁,西撒終於看到了正文,多年不能修習的武道流法,終於可以開始了。

看完信件,西撒把玩著手中的銅製卡片,迫不及待的盼望著夜晚的到來。

晚上十點。西撒早早洗漱乾淨。換了一件timian的新睡衣,接著來到鏡子面前將zi收拾一番,希望能給『師傅』留下一個好印象。將金色長發吹乾后,他又把微微長長的指甲修剪一遍。確定再沒有可以整理的地方后。他才將卡片放在枕頭下方。然後閉眼默念一串數字,接著進入冥想狀態。

恍惚之中,西撒又一次進入那個詭異的世界。介於夢境與虛幻之間的世界。這一次的夢境,沒有紫色的天空和古怪的霧氣,而是一片死寂的漆黑。雖然四周黑暗無比沒有光源,但他卻能清晰的看到zi的手指與身體,嗯,果然是入睡時的那件睡衣。他甚至相信,即便很遠的對面chuxian一個人,他也能看清!

這個預感很快便應驗了,沒過多久,他對面的空間鑽出一個白色的人影,慢步向他走來。

「你就是西撒,西撒.別西卜?」蒼老的聲音傳入西撒的耳中,接著,一個高大健壯的身軀遮擋了他的視線。

身高至少兩米以上,身體魁梧的身體,寬闊的肩膀,不過,怎麼是紙片構成的?發現來者與zi不同,並非完整人類的身體,而是由一堆紙片拼湊而成的后,西撒滿腦子的好奇與疑惑。莫非zi的老師是一個奇特的種族,籍籍無名的『紙片族』?

「小傢伙,我問你話呢?真沒禮貌。」大紙人再次問道。

「呃,沒錯!老師好,我是艾爾莎引薦來的。」西撒挺直身體,無比恭敬的回道。

沒理會西撒的答案,紙人張大手掌,一把捏住西撒的naodai,將他提了起來。沒等西撒反抗,一股陰冷的能量鑽入他的身體,傳遍全身,令他無法動彈。

「咦?你剛受過傷,還換了內臟?麻煩!死亡屬性,和那個丫頭一樣。嗯,沒有修鍊過武技,艾爾莎那個丫頭還算聰明,勉強符合要求。白銀脈?改造的不錯。身體素質普通,這個天賦不錯,垃圾、垃圾、垃圾……靈魂密度過關了……」自言自語了大半天,紙人終於丟開西撒。

「師傅,我過關了嗎?」想到艾爾莎在信中的提醒,一定要沒臉沒皮,西撒又一次湊上去,殷勤的問道。

「勉強合格了。」蒼老的聲音再次從紙人體內傳出。

「多謝師傅!」西撒嘿嘿笑道。

「不要叫我師傅,聽起來怪難受的,你叫我名字沙羅曼好了。」紙人擺了擺手。

「是!」西撒點了點頭。

「你父親已經支付了學費,而你也符合我的要求,從今往後,你便是我的學生,至於什麼時候收你為弟子,全看你的表現。好了,有什麼疑惑就問吧,今晚的時間很長,我會一一解答。」紙人用毫無波瀾的口氣說道。

「沙羅曼老師,這裡是夢境嗎?」打量四周,西撒又用腳踩了踩堅實的地面,然後開口問道。第二次進入這種古怪的空間,他有很多的疑惑。

「對,是夢境。」

「……」這就是你的『一一解答?』。被簡潔的答案噎住,西撒一時無話可說。

「很疑惑嗎?我們的真實距離很遠,我沒時間找你,而你也見不到我,想和你進行交流,只能通過夢境。此外,在夢境交流,既可延長學習時間,而且也不會傷到你的身體,在精神世界習到的武道,可以完美的發揮在zi身上。」彷彿能夠感應到西撒的想法,沙羅曼開口解釋道。

「你會讀心?」西撒驚訝的後退一步。

「不會。這裡是夢境,你的思想會通過多種方式泄露出來。我比你強,所以能夠理解的你的想法。」

「呃,那個,你為什麼和我不一樣?」無話可說,西撒指了指沙羅曼的紙片身體,開始沒話找話。

「你現在的樣子。全部來自你的想象,你本能認為zi應該是這個樣子,如果你認為zi穿著運動服,認為zi是個精靈,就會變成另一幅樣子。至於我,比較特殊,我只能通過『恐懼』來具現zi的身體。我現在的樣子,便是心靈深處最恐懼的事物。」沙羅曼說道。

「騙我?我才不怕紙片吶!」西撒不信的說道。

「這裡不是你的夢境,還有,這不是普通的紙片。」沙羅曼平靜的說道。

「嗯?這是你的夢?咦。果然不是紙片。這是……欠條?」湊近身體,西撒終於發現那無數張紙片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仔細閱讀。是一張張天價借條、欠條。至於落款人的名字。則模糊一片無法讀取。

「這不是我的夢。我不會做夢,但可以潛入其他人的夢境,並且將第三人拖入某個指定的夢境。比如你chuxian在這裡。」沙羅曼抬起手臂,指了指西撒。

「這是誰的夢?你為什不進入我的夢境?」聽完沙羅曼的解釋,西撒很想kankan他chuxian在zi的夢境中時,會變成什麼樣子?zi究竟會對什麼感到恐懼?

「你太弱了,無法支持我的存在。如果我進入你的夢境,你的精神會崩潰。這裡是你師姐的夢,如果你通過我的考驗,你將成為我最後一名徒弟。如果你失敗,我會再找一個。」沙羅曼依舊用那種毫無感情的語調說著,給西撒一種和機器人交流的錯覺。

師姐?我的某個師姐,內心深處十分懼怕欠條?這是什麼奇葩角色?

「那個,沙羅曼老師,能介紹一下我們流派的具體qingkuang嗎?」

「好的。你頭上有兩個師兄和兩個師姐,他們都是我的正式弟子。我的流派叫做『脊鰭』,是一種模仿上古魔物而形成的蛇類暗殺拳,分為魔拳與邪拳兩種。接下來,我會教你完整的『外式,邪蛇拳』,如果達到要求,我會收你為正式弟子,繼續傳授『里式,魔蛇拳』。」沙羅曼解釋道。

「『里式』比『外式』厲害?」西撒好奇道。聽起來,怎麼都覺得『魔蛇』更厲害一些。

「不!男的學『外式』入門快,女學生一般以『里式』入門。達到極致后,兩種拳法沒有高低之分,它們的區別只在於攻擊方法不同。」

「那我學『里式』好了!」西撒討價還價道。

「艾爾莎曾告訴我,你一直想做名女孩子,想來你也有女孩子的細膩。既然你執意如此,那我會教你魔拳的。」沙羅曼還是那種腔調,說起話來認真無比,絲毫沒有調侃的意思。

艾爾莎究竟說了什麼?這老頭居然相信了!我堂堂大男人怎麼可能想變成女孩子?!

「呃,那個,我還是學邪拳吧!」西撒臉色難看的說道。

「好的,下面,我解釋一下兩種拳法的區別。」

經過沙羅曼的講解,西撒很輕易的理解了兩種拳法的特性。說白了,就是異界版北斗神拳與南斗聖拳,招式的數目或許沒有前兩者誇張,但效果卻一模一樣。邪拳擅長外部攻擊,產生撕裂效果,上手快,效果顯著,但難以精通。魔拳則是由內而外的攻擊,手法獨特複雜,需要極大的耐心,威力也很大。

兩門拳法的效果截然相反,但基礎卻相同。模仿太古魔物脊鰭蛇,在體內建立特殊的能量循環系統,不斷改造zi的身體,最終讓身體shiying這種攻擊方法。這種改造是不可逆的,一旦建立,身體就會向著脊鰭蛇偏移,逐步脫離人類的範疇。

因為傳承的等級很高,即便毫無天賦的普通人,只要學習了這套武道,便可一步登天天,向著禍位進發。同樣,由於傳承太過霸道,以後再不能學習其他流派的武技,因為身體再不支持建立額外的能量系統,否則會被排斥。

建立能量系統有兩點要求,第一,必須有蛇類血脈,後天融合的也可以,例如艾爾莎用zi血液配置的銀化藥劑,就是在為西撒打基礎。第二點,體內不能有任何能量系統,也就是不能學習任何武技。艾爾莎當年學習了別的武技,造成身體不能兼容『脊鰭流』的系統,最後悔終生。白銀之輪屬於特例,這個並不是武技,而是一種純粹的輔助能力,不會被『脊鰭』排斥。

經過長達『三天』的學習,西撒終於記下了能量系統的構建方法。有了構建術式的經驗,構建能量系統並不困難,與死氣池和藍色病毒類似,前者在血肉中構建術式,而武技則是改造血肉,在體內製造一套全新的循環系統,供能量流動,緩慢滋養改造身體。

脊鰭流的武技對屬性沒有要求,什麼類型都可以。當建立王能量循環后,便要學習『蛇骨術』、『蛇肌術』、『蛇舌吐息』等秘術,緩慢改變身體,讓zi全面向著蛇類邁進。

這一點令西撒咋舌不已,腫么越來越有大蛇丸的感覺?軟體改造術咩?還真是變︶態啊!不過能給自身注射蛇血的傢伙,才不會在乎這些吧?反而無比期待才對。

做完上述的要求后,便可毫無負擔的施展魔拳與邪拳。

當沙羅曼傳授完複雜的基礎知識后,他又告訴西撒兩個禁忌。一旦違背禁忌,他便會失去力量,脊鰭流武技將成為擺設。

禁忌一:戰鬥時,必須空手,不能使用任何冷兵器。否則武技會自主封印。

禁忌二:戰鬥時,必須赤足,不能穿鞋!拖鞋、木屐、草鞋、襪子都不可以穿,否則武技將自主封印。

尼瑪,何等坑爹的禁忌啊?!(未完待續……)

ps:感謝滴滴滴滴水,笑笑的打賞,還有豆油書生1、金色權力的月票。求推薦票。 一個月後,西撒帶著新鮮出爐的畢業設計,向斯諾的辦公室走去。在前往教學樓的路上,他彈出一根手指,輕輕從大理石花壇上撫過,接著帶出一道歪歪扭扭的裂紋。滿意的收回手指,西撒加速,向著教學樓跑去。

「這是你的畢業設計?你確定沒有搞錯?」看著那疊寫有『論金剛狼的可行性,與進一步改造的些許設想』字樣的畢業設計,斯諾面目扭曲的問道。

「沒錯,就是這份。」西撒點了點頭。最近一個月,他每晚都會在夢中接受老爺爺的摧殘,導致白天沒有精力干任何事情。至於畢業設計,這種沒有存在感的東西,隨便糊弄糊弄就過去了。

「『金剛狼』是個什麼東西?」翻開設計書,斯諾咬牙切齒的問道。

「用金屬替換了骨骼的狼人,叫做『金剛狼』。」西撒一本正經的解釋道。

「那應該是生物改造的範疇吧?我們可是死亡學院,你給我研究『亡靈』啊!」斯諾怒道。

「實驗證明,將骨骼替換成金屬后,無論多麼強大的狼人都會死亡,所以我將實驗對象改為狼人亡靈,效果出奇的好,於是就有了這份『亡靈學』設計!」

「哦!我明白了,給亡靈更換一套金屬骨骼,就是『金剛狼』嘍?」斯諾恍然大悟。

「對!就是這回事。」西撒點頭。

「那麼,你告訴我。haochu都有啥?打造一套金屬骨骼很貴吧?安裝上去動作會變慢吧?還有,炮灰亡靈都是廉價貨,裝備貴重的骨骼符合邏輯嗎?那些高級亡靈,也不需要這種破玩意來提高自身強度吧?你告訴我,這玩意有啥意義?!」斯諾黑著臉問了一連串問題。

「只為紀念某個遠方的故人而已,沒有實際意義。」西撒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裝逼的回憶道。

「你給我適可而止啊!最近上課心不在焉,畢業設計也不好好做,還想順利畢業嗎?」斯諾拍桌子問道。

「放輕鬆啊!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最近。我總覺得有人在監視我。所以還是低調點比較好。」西撒解釋道。

「發生什麼了?」斯諾眉頭微挑,問道。

「嗯,有人偷走了我的實驗記錄,亡靈系和瘟疫系都不見了。記錄都鎖在柜子里。一般沒人會幹這種缺德事吧?」西撒回道。

「記錄的內容都有什麼?」

「唦。亡靈系的還好。全是木乃伊的相關數據,偷走也meishi。不過瘟疫系的記錄中,有一小部分關於b病毒的實驗資料。要是當做垃圾被賣掉倒還好說。萬一落到有心人的手裡,就麻煩了。」西撒陰沉著臉說道。

「這樣啊,我會幫你盯著的,你也小心一點。還有,這東西拿回去,『金剛狼』根本沒有發展前途!給我滾!」斯諾摔飛畢業設計,接著罵道。

「切,金剛狼不行,那就萬磁王吧!」

……中域,暗之環的辦事處。

「調查清楚了,馬卡斯和艾爾莎去了第七行省的原始森林,殺死了樹神尼嘉璐,挖取了它的樹心。戰鬥結果很奇怪,馬卡斯毫髮無損,先一步帶著樹心回歸阿肯市。而艾爾莎則重傷退回兒童形態,現在正在養傷。」菲利蒙拿著手中的報告,和身邊的女子討論道。

「尼嘉璐那傢伙有二階吧?就算禍要殺它,也要耗費不小的力氣,馬卡斯怎麼能殺死它?還有,馬卡斯融合的血脈應該是綠箭蛾,他要『樹心』做什麼?」女子嘴裡叼著一根鉛筆,問道。

「這點我也很疑惑,他的實力與預測的不符,他沒能力gandiao尼嘉璐才對。」菲利蒙贊同道。

「哼哼,那可未必。」負責人推門而入,滿面笑意的說道,「看似不可能的背後,總是有原因的。」

「哦?你笑的這麼開心,遇見什麼好事了?」菲利蒙趴在桌子上,有氣無力的問道。

「博格給出了一個勁爆的消息,馬卡斯實力的飛速提升,以及輕易殺死尼嘉璐,還有挖取樹之心這種種行為,都與一件事物有關。」負責人得意道。

「別賣關子了,快點說吧,馬上中午了,別耽誤午飯。」女子斜了他一眼,催促道。

「馬卡斯手中有一截『世界樹』的殘破樹榦,他將身體與樹榦相連,實力大幅度提升,超越了自身極限,達到介於害與禍之間的地步,目前處於瓶頸,無法突破。因為世界樹的原因,他對付『樹木屬性』的尼嘉璐,簡直輕而易舉。此外,他家農場的下方,有一段十分隱蔽的世界之脈,很早之前,他便將樹榦埋入其中進行溫養。阿肯市前幾年誕生的神靈,那個加入市的『貝姆』,便是受到『世界樹榦』泄露能量的影響,最終進化成低級次神。馬卡斯挖取樹心的目的,就是連通世界之脈,以世界樹榦為核心,樹心為基礎,製造一個小型神域,庇護他的家人。可惜,他還不清楚,zi的岳父就是推動yiqie的黑手,可憐的傢伙。」負責人嘲諷的說道。

「世界樹的樹榦?這可是最頂級的寶物吧?全世界範圍內,也找不出幾件比它更珍貴的東西。」菲利蒙吃驚道。

「確實如此。上古的世界樹,是全世界最頂級的珍寶,一棵大樹連通無盡世界之脈,佔據大陸一方,建立神系與神國世界。可惜它破碎了,如今保留最完整的部分,是世界樹根,也就是現在的北域冥界。聽說北冥界已經恢復元氣,chuxian了新神系的雛形,有望恢復當年風采。至於世界樹其他碎片,都喪失了大部分能力,但依舊是極度珍惜的材料。無論拿來入禍,或者建立小神域,甚至衝擊真神,都是不可多得的助劑。」負責人解釋道。

「世界樹榦與馬卡斯,哪個更有價值?」女子敏感的把握到關鍵,「計劃是否更改?」

「客觀而言,馬卡斯當然遠不如世界樹榦,不過我們的根基在南洲,中洲的『樹榦』再珍貴也用不上,所以計劃不變,還是捕獲馬卡斯。」

「世界樹榦啊,聽你這麼一說,我們更沒資格和他叫板了。總部有派援兵嗎?」菲利蒙苦惱道。

「總部好像要聯繫喪鐘?」女子突然說道。

「是有此事,世界樹榦的價值太大,總部以此為報酬聯繫了死亡喪鐘的no.7,不過對方沒有回應。反倒是毫無交集的n0.9表示願意接這單委託,作為報酬,除了那截世界樹榦外,還要總部一部分魔化技術的資料。」負責人說道。

「總部同意了?」菲利蒙問道。

「同意了。」負責人點頭,「no.9表示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行動,讓我們等消息。他們會出手,直接解決馬卡斯與艾爾莎。」

「呼,這下我就放心了。」菲利蒙喘了口氣,徹底癱在桌子上,不再動彈。

「博格那邊呢?」女子問道。

「博格已經為我們引薦了黃金脈,他們會出手阻止白銀脈的援軍。博格負責封鎖阿肯市的消息,不給馬卡斯他們求援的機會。還有法師塔,必要的時候,他們也會出手。」

「嘖嘖,總部這回真是下了血本,馬卡斯真有那麼值錢嗎?」菲利蒙感慨道。現實太殘酷,他曾經與馬卡斯不相上下,現在卻越差越遠,真是難以接受啊。

「有了他做參考,總部就能研究透舊日罪族的秘密,到時候無論魔化實驗,還是地獄改造,都會進入新的階段,組織也將一躍加入一線勢力。眼光放長遠些,比起世界樹榦,馬卡斯更有價值。對了,那個西撒找到了么?」負責人問道。

「我辦事你放心,小傢伙已經找到了,就在黑臼齒讀三年級,還是個天才。我的人已經盯上他了,不過有點小麻煩。」女子說道。

「怎麼了?」

「嗯……,那個小子好像被天譴神教看上了,正被調查著,我的人不敢過分打聽。還有,他的老師是斯諾.歐葉納姆,就是十年前那個連續襲擊七座天譴教堂的自爆瘋子。我的手下監視還可以,動手的話,就不好說了。」女子解釋道。

「不需要你動手,no.9會處理的,你只要看緊就行了。密切注意馬卡斯的動向,盯緊艾爾莎和西撒,至於桃樂絲就算了,她是公爵的。」負責人囑咐道。

「明白。」x2(未完待續……)

ps:感謝笑笑和胖子的打賞,以及豆油書生1的月票。推薦票啊推薦票……昨天加班太晚,沒時間碼字,暫停一天,周末補上。慶中秋,三更,夠誠意吧?(未完待續。。) 周末,西撒孤身來到磨石鎮,熟門熟路的找到黑市,開始了這一周的交易。私人秘制木乃伊,特色活性亡靈,效果大家都懂的魔葯,非法的違禁瘟疫,從斯諾那裡順來的改造器官……

一圈轉下來,他的懷中不僅多了一張六位數的支票,手中還拿著兩盒用來製造『心臟引擎』的特殊材料,身後還有一具簡陋的棺材。大半年的時間,西撒經常往返於黑市,不僅還完了欠學校的債,更囤積了大筆原料,豐富了私人實驗室的倉庫,成為一名不入流的小土豪。

結束完交易,西撒溜到某個無人的巷角,打開實驗室大門,將盒子與棺材送了進去。除非將原料變成成品,否則這些東西再無法出現在主世界。

換了一身運動服,西撒戴上帽子與口罩,遮住自己的相貌,然後拉開井蓋,向下水道走去。雖然錫蘭大陸還處於異界工業大時代,但下水道系統卻出乎意料的豪華,排污系統一共分了三層。磨石鎮並不發達,但也有兩層。

進入人跡罕至的第二層,西撒從一堆管道中找的一扇小門,接著鑽了進去,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殺手的老巢到了。拉高小貓口罩,西撒照例尋找起那種資料齊全,行蹤已經確定,暗花不高,目標有點實力,沒人願意接的生意。

很快,一個實力派組合映入他的眼帘。四個人,三個能力者。一個武者,最強的那個能夠噴射毒霧,實力與野生變異殭屍相仿,剩下的就更別提了。雖然實力不夠,但這夥人很警覺,配合默契,而且還有槍有炮。

人類與沒腦子的亡靈不同,不能單純看實力,還要參考更多的東西。僱主對這夥人的評價很高,綜合實力達到一個患下位。這個評價讓西撒興趣大增。他的死亡力量離患還有一段距離。但身體素質卻差不了多少,再加上最近神功大成自信心爆棚,怎麼看,都能和患過兩手。更何況一群毛線都不是弱雞呢?

詳細閱讀了任務細節。只是殺人滅口。並沒其他特殊要求,暗花是坑爹的五萬元,已經掛了一個星期卻無人問津。廢話。雇一個患做保鏢,怎麼都要二十萬的價格,更何況暗殺呢?即便是一實力略差的組合,也沒人敢輕舉妄動。實力差,正說明經驗豐富,夠陰險、夠狡詐,一不留神被陰死,也是很有可能的。斟酌片刻,西撒用自己的代號接了這個任務。

回到地面,西撒再次換裝,接著鑽入貧民窟,擺脫掉身後想要佔便宜的尾巴。

在街道溜達幾圈,磨石鎮多了許多行色匆匆的生面孔。這裡本就是北域冥界與中洲其他地方做交易的地點,人流量大很正常。但最近一個月,磨石鎮冒出了許多力量隱晦,孤身一人的能力者,他們明顯不是來做生意的,更不是保鏢。而地底下暗殺委託的數目,也大幅度上升,一股風雨欲來的氣息籠罩在城市上空。

「要變天了?」想到大陸各地的動蕩,連白銀密會都分裂了,西撒覺得,像北域冥界這種危險勢力怎麼也逃不過這一劫。

「報告西撒,搞定了,那伙人都在!四隻魔蠅三百六十度全方位跟蹤,保證一個都漏不掉!」卡蜜拉出現在西撒的肩頭,彙報到。

「噢,我知道了。」

在路邊攤買了十串炭燒壁虎,西撒找了一面牆壁靠上去,接著閉上雙眼開始品嘗小吃,一副享受的模樣。在閉眼的同時,他開始聯繫蠅巢中的母蟲,一隻肥肥胖胖與蠶有九分相似的金色肥蟲。

這條母蟲是塔塔墨耳斯人品大爆發的意外產品,有她在,西撒可以集中大批量的培養高品質魔蠅。唯一令他不爽的,是母蟲並不通過雄蟲受精,而是他。不要誤會,正直的西撒當然不會對只有手指粗細的母蟲做羞羞噠的事情,當然也做不出來。每次催生魔蠅幼蟲,西撒都要用『白銀血液+血蜜+靈魂糖漿』的混合物刺激母蟲,然後誕下結構不明的蟲卵。

閉眼釋放精神波動,西撒從蠅巢中感受到一股微弱,卻非常親密的信號。木有腦子的女皇大人,正開心的回應著西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