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也就是在此時,葯閣下方,一道非常恐怖的氣勢,陡然傳來。

這道恐怖的氣息,完全不輸於夏侯雲。

陳進低頭一看,只見一道前凸后翹的美婦身影,陡然是出現在了陳進的視野之中。

「師兄,你沒事吧?」

美婦出現之後,看向夏侯雲,微微問道。

夏侯雲看到她后,眼睛一亮,當即是喜道:「我沒事。」

美婦點了點頭,沒再說話,然後,將目光,投向陳進。

陳進看著出現的這女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這女人,看起來不過三十多歲的樣子,而且,皮膚保養的非常好,就是身材,也是非常傲人。

但陳進何等眼力,他一眼便是看出了這女人的實際年齡,至少已有六十歲。

「大長老!」

「大長老竟然出關了。」

「這下好了,有閣主和大長老在,兩位神境巔峰,一定能將陳進拿下,為三長老和四長老報仇!」

頓時,葯閣的其他人,認出了出現的這個美婦,紛紛是說道。

徐煙見到大長老出現之後,眼中,也是異彩連連。

雖然她是葯閣閣主夏侯雲的弟子,但她也沒少受大長老的指點。

而且,作為女子,大長老容青瓷,更是她的偶像,是徐煙想要成為的人,是她的目標。

容青瓷出現在高空之後,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這位小友,今日,咱們就此作罷,如何?」

她微微開口,聲音有些清冷。 然而,容青瓷此話一出,全場皆寂。

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議的看上她。

尤其是三長老和四長老一脈的人,眼中,都是滿是不解。

大長老既然已經出關,有大長老和閣主,兩位神境巔峰在此。

兩位神境巔峰是什麼概念,聯手之下,足以橫掃華夏。

但是現在,大長老竟然說出,想要和陳進作罷的話來?

「想要作罷,也無不可,拿出徐煙神魂欠條之上,所欠下的東西來,即可!」

陳進冷笑道。

他來葯閣,並非是為了殺人,主要還是為了來逼迫葯閣交出他所需要的一些天材地寶的。

既然對方想要罷手,也無不可。

陳進此話一出,容青瓷卻是沉默了。

她又看向夏侯雲,此時,夏侯雲的臉色,非常的陰沉。

但是夏侯雲也知道,陳進既然是能硬撼九龍陣,甚至是一拳差點將九龍陣打廢的猛人。

之前的交手,也已經印證了,他就算是手段齊出,也並非是陳進的對手。

而師妹容青瓷,雖然也是神境巔峰,但修為比他還要略有不如一點。

就算他們兩人聯手,想必戰勝陳進絕無問題,但也未必就一定能擒下陳進。

而陳進,若是打不過,完全可以跑,他們也不見得攔得住。

若是之後,結下了不死不休的血仇,有一個比他還要更加厲害的神境巔峰的仇人,加上陳進如此年輕的恐怖天賦,這對於葯閣來說,也絕對是一件災難性的事情。

夏侯雲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但他還是給了容青瓷一個眼神。

容青瓷點了點頭,他們兩人,達成了一致條件。

然後,容青瓷又才看向陳進,說道:「小友,我葯閣願意結交你這個朋友,所以,我們願意拿出徐煙欠神魂欠條之上的東西,不過,你要的那些天材地寶,其中有幾樣,乃是我葯閣的鎮閣之寶,其餘之物,也無一不是極為珍稀的藥材,你這一拿走,對於我葯閣來說,那也是傷筋動骨。

但我葯閣願意出,也希望小友你,可以拿出小還陽丹、辟穀丹等的丹方來,分享給我葯閣。」

容青瓷沒有再提什麼修鍊的功法,她知道,這絕對不現實,除非是拿下陳進,對他搜魂,否則,沒有人會交出自己的修鍊功法來。

而徐煙出山去榕城找的丹爐,雖然也是極為珍貴,但在容青瓷看來,就遠不如這些藥方的價值了,畢竟,葯閣之中,最不缺的就是一些上好的丹爐,因此,她甚至都沒有提這個事情。

陳進聽后,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冷笑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沒有資格跟我講條件。」

若是葯閣,乖乖的拿出東西來。

陳進高興之餘,將這些丹方也給了他們,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但葯閣若是想要以此為條件,那就打錯如意算盤了。

「你……」聽聞此言,容青瓷臉色一變。

葯閣已經做出了如此讓步,簡直是破天荒頭一回。

陳進卻仍舊是咄咄逼人,讓容青瓷的面色,也是寒了下來。

「閣下,當真是要與我葯閣結下不死不休的血仇嗎?」容青瓷聲音冰冷了下來。

和夏侯雲站在一處。

體內真元鼓盪,隨時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陳進聽后,卻仍舊是冷笑一聲:「笑話,你葯閣弟子,簽下神魂欠條在前,我只是如約前來收賬,天經地義。至於血仇,我若不高興了,踏平此地,滅你葯閣,一個不留,哪來的什麼不死不休的血仇。」

陳進此言,並非虛妄。

若他願意,葯閣之人,一個也跑不了。

「狂妄!」

容青瓷一聲嬌喝。

她已經放下了身段,做出了讓步,但陳進,卻仍舊是咄咄逼人。

這一刻,一股恐怖的氣勢,自她體內,陡然爆發而出。

夏侯雲也是,神境巔峰的氣息,瞬間爆發。

兩人的神境巔峰的威壓,直接是向著陳進籠罩而來。

「哼!」

陳進冷哼一聲,身上的氣勢,也是直接朝著兩人衝擊而去。

頓時,虛空中,再次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氣勢的對拼,陳進以一敵二,絲毫不落下風。

甚至,顯得遊刃有餘。

武道真元,和混沌之力,完全就不是一個等級的能量水平。

「今日,葯閣若不交出這些東西來,我必定踏平葯閣,自己去取!」

陳進再次一聲冷哼。

然後,身上的氣勢,再次攀升。

直接是將夏侯雲和容青瓷的神境巔峰氣勢碾碎。

夏侯雲和容青瓷,都是一聲輕微的悶哼,臉色上,多了一絲蒼白之色。

接著,陳進更是伸手在虛空之中一抓。

一把漆黑如墨的長劍,再次出現在陳進手中。

赫然正是陳進的法寶「煉獄」!

陳進將混沌之力,注入煉獄之內,頓時,煉獄發出一聲清脆的鳴啼,一股恐怖的氣息,自煉獄劍中散發而出。

彷彿只要這一劍下去,便是擁有著開天闢地般的恐怖力量一般。

「閣下未免太自大了。」

夏侯雲此時,冷聲說道。

然後,他和容青瓷,也是分別取出法器來。

全都是天機閣出品的,上乘法器。

夏侯雲手持一柄長劍,不過,他手中的長劍,跟陳進那漆黑如墨的煉獄截然相反,閃動著耀眼的光芒。

而容青瓷,則是從腰間解下一柄軟劍來。

若是不仔細分辨,還只會以為,她的腰間,乃是腰帶,然而實則,其中隱藏著一把天機閣出品的攻擊性法器。

「千刃!」

「柳枝!」

徐煙看著這兩柄劍,喃喃道。

師傅夏侯雲手中所持之劍,名為「千刃」。

而大長老容青瓷手中所握軟劍,名為「柳枝」。

據說,這兩把攻擊性法器,都是天機閣出品的上乘攻擊性法器。

乃是當年,上一任老閣主,在夏侯雲和容青瓷,各自踏入神境之時,以大代價,請上一任天機閣老閣主,親自出手,專門定做的。

耗費了無數的精力,這才打造出這兩把上乘法器來。

隨著徐煙的呢喃,周圍的其他人,也是紛紛認出了這兩把劍。

「竟然是千刃和柳枝。」

「有上乘法器在手的兩位神境巔峰,實力必然暴漲,陳進,死定了。」

三長老其中的一個孫子輩,看到這一幕,眼中直接是閃過一絲快意。

彷彿已經看到了,陳進命喪黃泉的模樣。

然而,他臉上的笑容,還未來得及收起,他的眼神,便是呆住了。

臉上的笑容,也是如同凝固了一般。

只見上空之中,在陳進和閣主以及大長老,紛紛是拿出了自己的法器之後,直接便是一觸即發。

無數的劍意縱橫。

劍與劍,不斷地碰撞。

只是,片刻后。

空中直接是發出一聲叮的聲音。

這一刻,千刃斷。

下一秒,柳枝碎。

夏侯雲和容青瓷,兩人各自的上乘攻擊性法器,在和陳進手中的煉獄之劍,對拼幾劍之後,紛紛損毀。

「比之天羅地網,還要略有不如。」

見到千刃和柳枝后,陳進卻是搖了搖頭。

天羅地網,算是邁進了最為低階的法寶行列。

但這兩柄劍,卻只能說是,剛剛摸到了法寶的門檻而已。

地球上,或者說是天機閣出產的這些法器,實在是讓陳進有些失望。

「這……這怎麼可能?」

劍斷後,容青瓷,此時也是瞪大了眸子。

飽滿的胸脯,不斷地起伏,顯示著她內心的震驚之色。

「你手中的劍,到底是什麼?」

他們所用的已經是上乘法器了,而陳進,這把劍,比之他們的等級,完全不止是高了一個檔次。 陳進手中那把漆黑如墨的長劍,對於她和夏侯雲手中的法器,完全就是碾壓性的。

天機閣,何時煉製過這等威力的法器了?

「煉獄!」

陳進直接是回應道。

手中長劍,再次橫空。

「你們,還要戰嗎?」

陳進看向兩人,宛若魔神,俯瞰眾生。

容青瓷和夏侯雲互視一眼。

都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凝重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